一世独尊 第三九十五章 暗流涌动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三百九十五章

  “护法!”

  洛锋惊了,完全呆住了,忍不住失声叫唤起来。(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他见梅护法惩罚白霆,几乎将其打的垂死,本以为事情有了转机。

  林云就算被罚,也不至于太重。

  可当听到梅护法,要废林云一条玄脉时,完全傻眼了。

  这玄脉怎么能废,莫说玄脉碎裂所带来的痛苦,这种修为上的倒退对武者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

  “洛锋,你有话要说?”

  梅护法沉声说道。

  “梅护法,这林云的玄脉不能断。他这一身修为如何来的,是在魔莲秘境中靠命拼出来的,得来不易。秘境二十年一现,这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这一废,他这修为如何涨回来?”洛锋感觉心中堵得慌,顾不得许多,有些激动的道:“林云为我剑阁,立下赫赫之功,他剑斩大盗莫罗,让千年古钟,凤翎云霄。他在琼台公主宴上,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壮我剑阁威名。魔莲秘境,他登

  顶宝殿十层,让雪落荒原,传说再现。这些还不够吗?他献给宗门的黑炼妖丹,武学残本,极品丹药,上古秘宝,可才刚刚清点完毕放进功德殿,我宗门底蕴大增,剑阁怎能过河拆桥,废他玄脉!”

  “所以呢,他在剑阁连杀九人,无视宗规,我还要奖励他不成?”

  梅护法转过身来,沉声喝道。洛锋神情激动,浑身颤抖,声音有些哽咽道:“宗门铁律十年前,你也是这么说的。宗门有令,所以眼睁睁看着,夜大哥一家,家破人亡,夜大哥可是救过你的命!没有夜大哥,有你今天的护法之位吗

  十年后,你又说宗门铁律,这一次我不服。护法,欣绝已经死了,欣妍昏迷至今未醒,为何一定还要再废林云一条玄脉!”

  梅护法神情微微一怔,往事重提,心中涌起莫名的痛楚。

  “剑阁铁律,若护不住对剑阁忠心之辈,那要他何用?护法,收回成命吧。”

  洛锋看向梅护法,沉声劝道。

  已经闭上双目的林云,眼角涌出一丝泪花,本以为眼泪在葬剑林的那十天已经流尽。

  可今日,却依旧没有忍住。

  “护法,别废林师兄的玄脉,这王琰杀了也就杀了。平日里横行霸道,欺辱同门的事,他做的还少吗?”

  “这君子盟,就是剑阁的毒瘤,本来早就该解散了。林云师兄今日杀的好,可是替我们狠狠出了口恶气!”

  “我等虽与林师兄没打过什么交道,可从未听说过林师兄,有什么霸凌同门的传闻。”

  洛锋情之所至,一番肺腑之言,让霄云广场外,诸多剑阁弟子为之动容。

  纷纷上前,跪在地上,为林云求情起来。

  他们是剑阁弟子,甚至玄武境界的修炼,何等不易。废一条玄脉,所带来的痛苦和后果,简直是灾难性的打击。

  意志稍有不坚,武道之路,可能就此了解了。

  眼瞧着密密麻麻,跪在地上求情的宗门弟子,梅护法神色微变。

  剑阁从未出现过如此震撼的场面,一时间,让他倍感为难。

  噗呲!

  可就再次,闭上双目的林云,陡然睁开眼吐出大口鲜血。其本就苍白的脸色,再无半点血色,身体摇摇晃晃,仿佛随风就会倒掉的干瘦树枝,略显凄凉。

  身上玄武九重的气息,陡然骤降。

  自断玄脉!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包括梅护法在内皆是脸色大变。

  “林云!”

  洛锋长老,第一个冲了上去,老泪纵横道:“何苦呢你这孩子,总是这样。”林云挤出一丝笑意,安慰道:“洛长老,别在为难梅护法了,或许这决定未必就是他下的,不是他所能更改的。再者,剑阁立宗如此久,无规矩不成方圆,能免我死罪,已经法外开恩,再去为难梅护法是不

  对的。”

  话音落下,他看向残破的广场上,为他求情的上千名弟子,拱手道:“我与诸位,最多不过数面之缘,今日却能为我慷慨言辞,下跪求情,林云愧不敢当。有诸位师兄弟,剑阁威名,定会永存不倒。”

  “林师弟”

  残破的霄云广场上,起身的宗门弟子,面面相觑,皆是一脸震撼。

  如此结果,实在让人无法预料。

  梅护法心中长叹一声,无声无息来到林云身前,一语不发,在他肩上拍了三下。

  每拍一次,都有一股浑厚的真元渡入林云体内,缓和他体内玄脉自断的伤势。

  等到三次之后,本来撕心裂肺的剧痛,荡然无存。

  “思过崖中,不准带剑,也不准拥有储物袋,信得过我的话,交我保管。”

  梅护法轻声道。

  林云点点头,取下身后的剑匣,目光落在古老的剑匣上。匣中有他的葬花剑,自从得到此剑后,它还从未与自己分离过。

  半世浮萍随水逝,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棉吹欲碎,你去我留,两个秋。

  忽然间,涌起初次得到此剑时,耳畔曾经想过的诗句。

  脑海中许多画面闪过,他从青云宗,他从一介微末的剑奴,走到现在。有过生死,有过别离,有过绝望,也有过悲伤,唯独此剑,不离不弃。

  将剑匣交给梅护法,林云又取下储物袋,郑重递出。

  储物袋中,有许多至宝,以及秘密。

  可梅护法,肯定是值得信任的人,交给他不用想上太多。

  “走吧。”

  梅护法亲自领路,带着林云,前往剑阁思过崖。

  在众人有些失魂落魄的目光,青衫少年的背影,一点点消逝,霄云广场上,响起许多长叹之声。

  林云,他人虽走了,可注定在剑阁弟子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他有太多,太多值得让人回忆的往事。

  天骄妖孽,翘楚人杰,他的名,他的剑,当之无愧。

  日落西沉。

  目睹了一场大戏,至始至终都未露面的秦羽等人,返程赶往帝都。

  一路上,秦羽身边的青玄会成员,提及白天霄云广场上的事,皆是感慨不已。

  这些人俱是玄武十重巅峰,甚至还有半步紫府的绝顶高手,他们在大秦帝国无论声名还是实力,都是仅次于八公子的翘楚。

  可今日见到林云种种行事,嘴上没有多说,可心中多少有些钦佩。

  自断玄脉,对自己如此之狠的举动,呕心自问谁都没法做到。

  秦羽倒是心情颇为不错,林云虽然没死,可自断玄脉,注定废了。

  就算侥幸重新晋升玄武几重,也不是今年的事了,年底的龙门大比,肯定没他什么事了。

  况且,活着的林云,对他而言对死掉的林云,价值更高。

  哒哒哒!

  行至一般,荒山野岭中,前方突然尘埃滚滚。一群人杀气腾腾,骑着妖兽骏马,将秦羽等人的路给堵住了。

  众人心中顿时惊讶不已,这大秦帝国,什么人如此大胆。

  竟然敢堵秦羽的路,活的不耐烦了吗?

  “大皇子,我去看看?”

  玄天宗韩岗,眉头微皱,沉声问道。

  秦羽面露微笑,轻声道:“不用紧张,你们先退后吧,一群废狗罢了。”

  “可是”

  “先退下。”

  秦羽笑容不减,继续说道。

  其他人见状,不在多言,都知道大皇子殿下的话,从来不会重复三遍。一旦说了三遍,后果便会不堪设想。

  他已经说了两次让众人退后,自然不敢再劝。

  半响,秦羽身边簇拥着的青玄会成员和护卫,如潮水般尽数退去,只剩他一人孤零零的朝他走去。

  尘埃之后,这群气势汹汹的武者,不是别人。

  正是大秦帝国,四大宗族之一的王氏宗族,领头着赫然是王家当代族长,王天!

  看着孤身前来的秦羽,王天脸色阴沉之极,甚至还含着浓浓的杀意。

  “大皇子,好胆色,不怕老夫一怒之下,杀了你吗?”

  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王天咬牙切齿的说道。

  秦羽俊朗的脸上,不动声色,轻声笑道:“杀王琰的是林云,你怕是找错人了。”

  “杀王琰的的确是林云,可让王琰待在凌霄剑阁的却是你秦羽!”

  王天伸手指向秦羽,怒喝道。

  “若非你一再言明,王琰待在剑阁比王府安全,我岂会让他前往剑阁?殿下可真是好算计!王家刚刚替你卖完命,眨眼你就将王琰给卖了,卸磨杀驴,好手段!”

  “有吗?我好奇,我让你们王家替我做什么了?”

  “装傻有意思嘛若不是听你的吩咐,我王家何至于为此冒险,去伏杀核心弟子。”

  “我的吩咐?呵呵,我让谁吩咐的,族长倒是与我说说呗。”

  秦羽一脸无辜,双手环抱在胸。

  “你让王琰亲口与我说的”

  可话未说完,王天脸色突然大变,王琰已经死了,已经死无对证了。

  他的目光再去看对方,对方双手环抱在胸,脸上挂着的笑容,分明充满戏弄之色。

  “族长大人继续说啊,怎么不说了?这故事编的可真有意思,我还没听够呢。”

  秦羽咧嘴一笑,一脸风轻云淡。

  “我杀了你!”

  王天怒火中烧,气的浑身发抖,从妖兽骏马中腾空而起。狂风骤起,杀意沸腾中,闪电般杀了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