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九十六章 思过崖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三百九十六章

  几乎是在他腾空而起的瞬间,就从妖兽骏马上,落在了大皇子秦羽身前。(看啦又看小说网)

  蕴含着浑厚真元的一掌,在其含怒之下,朝着秦羽汹涌喷拍的盖了下来。

  轰!

  这一掌还未完全落下,就震的地面轰隆隆巨响起来,裂开一道道缝隙,吹沙走石,尘埃滚滚。

  大皇子秦羽脸上的笑容陡然收敛,气质陡然一变,体内迸射出夺目的光芒。

  宛如一尊平地燃烧的烈日,浑身上下一片赤红,抬手间一掌迎了上去。

  灼热的气息喷涌而出,掌芒间爆发出刚猛无边,霸道无匹,媲美太阳般耀眼的光芒。

  这股霸气,君临天下,舍我其谁。

  嘭!

  双掌对碰之下,王天连退好几步,落地之后,看向秦羽的眼神闪过抹惊骇之色。

  秦羽冷声道:“王天,你怕是只知道我大皇子的身份,不记得我飞羽公子的名号了吗?”

  “地级功法!”

  惊醒之后,王天看向秦羽,心中闪过抹震撼。

  刚才秦羽爆发的一掌,绝对是地级功法。

  他身位王氏宗族族长,许多年前便已晋升紫府境,远非初入紫府境的人能比。

  可一掌之下,竟然输给了对方半招,细细思量之下,顿感惊恐无比。

  但以对方的境界怎么能够贸然修炼地级功法呢?

  功法修炼有严格的要求,地级功法,就连紫府高手都不敢轻易修炼。

  这人到底有多可怕?

  一念之间,王天心中生出种无力感,随之而来的是阵阵惶恐。

  刚才他暴怒之下,对秦羽出手,只因王琰之死让他失去了理智。

  可眼下冷静过后,却是惊恐不已。

  自己在干什么,居然向大秦帝国的皇子出手,这可是株连九族的重罪。

  脸色瞬间就吓得惨白,慌忙跪下,忐忑不已的道:“奴才刚才出手冒犯,还请皇子殿下降罪。”

  “何罪之有?”

  秦羽脸上的寒芒消散,露出淡淡笑意:“王伯父,考究在下武艺罢了,莫非,你还真存着心思诛杀本皇子?”

  “没有,绝对没有。殿下武艺,实在惊人,年底龙门大比的榜首之位,怕是非殿下莫属了。”

  王天松了口气,连忙改口道。

  “退下吧,王琰之死,我会给你个交代的。但不是现在,你懂吗?”

  “在下这就告退。”

  王天不敢应答,原本气势汹汹的他,领着王家众人狼狈无比的退去。

  “这老狗到底还是怂了,不算很傻”

  无声无息中,秦羽身边,出现一名黑衣老者,神色冷漠的看着离去的王氏众人。

  秦羽没有说话,他摸了摸鼻子,手中多出一抹血迹。

  脸色,重新阴沉起来。

  其鼻孔中,无端端流出鲜血,显得十分古怪。

  “这玄阳诀对殿下的负荷还是太重了,少用为妙”

  黑衣人转身看到此幕,脸上没有任何异色。

  自古以来,功法修炼便有严格的门槛,若无特殊际遇,强行修炼,下场都是凄惨无比。秦羽看着手中鲜血,神色阴晴不定,沉声道:“龙门大比,高手辈出,若不剑走偏锋,如何冠绝群雄。三年前我没有夺得第一,三年后,绝对不容有失。不过这玄阳诀还是不够稳定,计划得提前了。欣妍若

  是醒了,第一时间通知我!”

  “如您所愿。”

  黑衣老者微微一笑,再度消失,仿佛他从未存在过一般。

  紧接着,青玄会成员和皇室护卫现身,秦羽面露微笑,恢复常态。

  思过崖。

  凌霄剑阁中,思过崖是一处颇为特殊的地方,这里只关押妖孽翘楚。

  若是寻常弟子犯了同样的禁,要么贬去草木峰做杂役,要么关进地牢受刑。

  可此地看守之严,却比许多宗门要地都要严,比之玄武殿、功德殿也不遑多让。

  关押此地,想要逃走和强行离去,比登天还难。

  而且一旦被发现有逃走的迹象,看守此地的执事,是可以就地斩杀的。

  崖前是无尽幽寒的深渊,深不见底,崖后是昏暗潮湿的洞穴。崖上除却几颗干枯的古树,三面悬空,云雾皑皑,空旷无边。

  思过崖中,梅护法与林云,讲解了一番此地的规矩后。

  便将身后的执事尽数挥手喝退,轻声道:“人都走了,和我说说吧,为何要对王琰出手。”

  梅护法肯定相信林云出手,定有其理由在,而且眼前这少年向来冷静。

  并非鲁莽之刃,怕是有其深意。

  林云不语,取出一根银针,这是王琰第一次躲开的那根银针。

  “这是何物?”

  “血雨银花针。”

  “不可能”

  梅护法脸色微变,血雨银花针他是知道的,可这等左道异宝,早已因太过恶毒,销声匿迹。

  即便有,也不该出现在大秦帝国。

  当年天机门被灭,左道异宝,便是用一件少一件,十分稀少。

  即便是整个南华古域都十分少见,何况是大秦帝国。

  “护法,一试便知。”

  咻!

  银针从林云手中,一闪而去,梅护法接过后,以此针刺在手指上。

  一滴鲜血,从指尖冒出,在半空中眨眼变得漆黑一片,散发着淡淡的腥味。

  “的确是血雨银花针。”

  “当日寂灭山脉中,王琰虽然蒙着脸,可我对他的眼神看熟悉了,已确定就是他所为。白天,我以此物试探他,他失言之下,叫出了此物的名字。”

  “你确定?”

  “确定。”

  梅护法脸色显得有些阴沉起来,以王琰的眼界,是不可能知道血雨银花针的。

  不止是王琰,就算是许多紫府长老,也未必听说过。

  “所以你选择直接杀他?你可以和宗门通报,没必要自己动手,将自己逼上绝路。”

  “我有想过。不过对宗门来说,这也算不得铁证,反而打草惊蛇,说不定就让王琰跑了。我在葬剑林中,耽误了十天,不可能再让他王琰多活下去。”

  林云神色波澜不惊,平静的说道。

  梅护法顿时无言,林云说的很对,但凭他这一番话,的确算不得铁证。

  宗门想要以此来杀王琰,怕是很难做到。

  算是明白,林云为何选择当众斩杀王琰了,许多事就算知道真相宗门也没法动手。

  他如此做,相当于替宗门出手,报了欣绝的仇。至少表面上出手的人,死在了他的剑下。

  “除了兵刃之外,你选两样东西留着吧。”

  梅护法岔开话题,取出林云的储物袋,算是对他额外开恩。

  关思过崖是来此受罚的,按理来讲,不能取走任何东西的。

  林云若有所思,取了一枚记载着大风劲的武学玉简,一本青玄笔录。

  “你有没有想过,王琰可能只是一个棋子,真正的幕后黑手,可能另有他人。”

  梅护法看向对方,沉声说道。

  “有想过,师兄临别前说过,有人不想让他出现在年底的龙门大比。其中恩怨纠葛,梅护法,或许比我知道的多。”

  林云沉声说道。

  适才,霄云广场中,洛锋长老言语间谈到了一场十年前的往事。

  欣绝之死,并没有表面上那般简单。

  “知道又如何?”

  梅护法苦涩一笑,叹道:“你别怪阁主,阁主确实是在保护你,许多事三言两语没法与你说清。但你只需明白一件事,太过耀眼,也许下一个死的就会是你。让人不在注意到你,反而会安全许多。”

  “哪怕自断一条玄脉吗?”

  林云自嘲一笑。

  “对,哪怕自断一条玄脉!”

  梅护法神色肃穆,却是认真无比的道。

  他的目光,四处打量起来,看着思过崖上的一草一木,轻声道:“思过崖中,有许多剑阁前辈待过,有人在这里发疯,有人在这里沉沦,有人在这里入魔,也有人在这里涅槃重生。”

  许久之后,他的视线重新落在林云身上,沉吟道:“保重。”

  当思过崖中,只剩下林云一人时,天地间,无穷的寂寞和萧索扑面而来。

  阵阵寒意,无端涌入心间。

  就连风声在这崖上,也是微弱不稳,万籁俱静,静的让人感到可怕。

  林云就地盘膝而坐,运转真元,调息伤势。

  他自断玄脉,内伤颇重,没有一段时间静养,很难恢复。

  内视之下,可以发现,他第九条玄脉,寸寸碎裂,盘根错乱,看上去触目惊心。

  如此惨状,让人十分无奈。

  眼下,他想要重新晋升玄武九重,比同等资质的武者,要难上十倍不止。

  也许,也许好多年都没指望。

  “这是”

  可就在此时,他心中闪过抹讶异,发现体内无端多出三道金色的印记。

  每一道印记,都蕴含着澎湃无比的真元。

  真元无论质量和数量,都远超林云巅峰时期,一道印记,就能媲美他玄武九重的真元。

  林云豁然睁开双目,眼中闪过抹异色。

  这是本源修为!

  是梅护法,他之前在霄云广场上,拍在自己肩上的三掌没有那么简单。

  但当他想要吸收这印记中的真元时,却遇到一股阻力,碎裂的玄脉,隐隐作痛。

  当即醒悟过来,这印记,得他玄脉重新凝聚之时,方可炼化。

  山脚下。

  梅护法遥望山峰,本是中年模样的他,两鬓生出些许白发,眼角多出几缕皱纹。“小家伙,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能不能涅槃重生,还是得看你自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