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三百九十九章 向剑之心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三百九十九章

  最后看了眼青玄笔录,林云合上笔录,盘膝而坐。(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千机印!

  十指交叉变幻,晦涩复杂的手印,在其双手间不断闪烁。

  林云缓缓闭上双目,心神内视,重新落在丹田处的资源花瓣上。

  有了之前许多次的失败经验,此次绘制起来,轻车熟路,毫无阻碍。

  他就像是挥毫泼墨的画家,以真元和岁月之力为墨,以千机印为笔,泼墨挥毫。

  火焰纹、雷云纹、庚金纹、风翎纹、寒云纹一个个堪称完美的二品灵纹,在其体内勾勒出来,糅杂融汇在一起。像是一滴水,渐渐铺展开来,诸多灵纹,纵横交错,环环相扣。

  从外面看去,林云盘膝而坐,闭上双目,十指葱翠如玉。交叉变幻中,犹如蝴蝶飞舞,轻盈灵动,又如梦幻光影,变幻莫测。

  千机印,千机百变,千变万化。

  没有千机印,诸多毫不相干的灵纹,便无法相互契合,凝聚成画。

  时间流逝,三天后。

  紫鸢花瓣周围,一圈圈淡白色的岁月之力,微弱不显,无法看清,几乎消耗殆尽。

  林云落下最后一笔,掌碎山河图,绘制成功。

  在其体内,诸多灵纹宛如星辰,烙印在贯通全身四肢百骸的经脉上。流光闪烁,晶莹剔透,咋眼看去,就像是无尽黑夜中,天空中一颗颗闪亮的明星。

  可细细看去,却能惊讶的发现,星空中闪烁的星辰,分明是一幅画卷。

  虎掌从天而落,拍碎万仞孤峰,让山河为之颤抖的。

  恐怖的气息,扑面而至,让人心跳加快,不寒而栗。

  林云睁开双目,眼眸中精光闪烁,吐出口长长的浊气。

  神韵灵动俱在,这幅掌碎山河图,至此,总算是真正完成。

  “试试威力吧!”

  心念微动,林云浑身上下,由内到外陡然迸射出一道道璀璨灵光。浑身威压,疯狂暴涨,玄武九重、玄武十重、半步紫府

  轰!

  达到惊人的半步紫府后,其身上的气息依旧暴涨,飙升到令人窒息的紫府境。

  光芒涌动,狂风骤起。

  伴随着一声惊天虎啸,半空中陡然落下一只庞大的虎掌,以雷霆万钧之势,迅猛落下。

  砰!砰!砰!砰!砰!

  当虎掌落在思过崖上,山峰剧烈的摇晃起来,连绵巨响,轰鸣不止,仿佛天地都在这一掌之下,颤栗起来。

  眼看这思过崖,经受不起如此恐怖的一击,山崖中骤然亮起一道道光柱。

  却是崖中暗藏灵阵,受此巨变后,彻底激活。

  磅礴恢弘的阵法,将这一掌之威,尽数承受下来。

  半空中。

  数名执事,站在剑雕上,看着思过崖上发生的一切暗自心惊。

  “好可怕的力量,这到底怎么做到的,竟然让护山大阵都激活了。”

  “不是已经自断玄脉了吗?”

  “不可思议”

  一道道目光落在林云身上,眼中都闪烁着骇然之色,玄武八重修为居然能爆发出此等惊人的力量。

  实在让人不敢置信,想象不出是如何做到的。

  几人暗中观察一番,确定林云没有逃走的迹象后,深深看了眼后悄然离去。

  风波消散,思过崖上。

  林云眼中一片惊讶,他心中的震撼,丝毫不比这些执事低。

  太可怕了!

  此等威力,就算比他玄武九重巅峰时期,祭出的镜花水月都相差无几,甚至犹有过之。

  最要命的是,这掌碎山河图提前绘制后,等到祭出之时,无需消耗真元。

  掌碎山河,这名字倒是半点不虚。

  以林云的境界,自然无法做到,一掌震碎万仞孤峰的实力。可若是他有紫府境界,天魄境,再以此图祭出,那掌碎山河,还不是轻而易举额。

  震撼之后,他渐渐冷静下来,思索其中的缘由。

  灵纹!

  其中缘由,怕是出在灵纹上面。假若他的真元,随手释放出去,爆发出来的威能是十。那这真元经过岁月之力的雕琢后,再度爆发出去,威力定然会呈倍叠加。

  如此想来,林云思路,渐渐清晰起来。

  这就好比一块铁,磨成利刃,杀伤力便会暴涨。一块璞玉,雕琢完后,便会价值连城。

  道理,就是这般。

  林云闭上双目,重新审视,烙印在经脉上的一个个灵纹。在释放出去后,这些原本星辰般耀眼的灵纹,黯淡无光,微弱不显。

  不过架构未散,显然无需重新绘制。

  只要岁月之力和真元恢复后,再以千机印,将其一一点亮便可。

  “一个个单独的灵纹,无法杀人,可当这灵纹成画后,何止杀人!”

  林云轻声自语,言语间,闪过抹浓浓的霸气。

  一扇广阔的大门向他打开,让他见识到了灵纹的可怕之处,玄师,不可小瞧。

  “再好好琢磨一番,这掌碎山河图,还有精进之处。”

  细细想来,林云翻看青玄笔录,重新观看起来。

  他的心,在这一刻,完全静了下来。

  之后的日子,再无烦躁,阴霾尽去,魔怔消散。

  白日,或是研读青玄笔录,或是观云听雨,或是练习剑术。

  巅峰圆满的水月剑法,在其手中,挥洒自如,轻松写意。两种不同的意境,随心所欲,任意变幻。

  研习越深,越让他感到,此剑法还有诸多潜力可挖。

  并非破绽需要补全,而是单纯的感觉到,这水月剑法还能更进一步。

  他感受到了一扇模糊的门,可却始终无法得门而入,百思不解。

  无形中,他的剑术,达到了某种极限。

  这种极限,并非他自身的实力的极限,而是眼界的极限。

  乞丐每天吃着馒头,臆想中的皇帝,不过也是个吃肉包子的主。说来很俗,但这便是眼界。

  只不过大多数人,深处其中,而不自知。

  因为他们连馒头吃不上,又何须操心吃上馒头之后的事。

  林云收“剑”而立,思过崖中,缓缓踱步。

  剑,是一根枯木枝。

  可在半步先天剑意的加持下,不逊色任何玄器。

  道在何方?

  林云在思索,这一次却不是上次思索时的迷茫,而是一种奋起。

  一页眉尖,两处关山。同样一句话,却是两种不同的心境。

  叮叮当当!

  恰在此时,琴音又起,从幽寒的深渊,穿过云雾,回荡在林云耳畔。

  琴音寥寥,如黄莺轻鸣,如雀鸟吟唱如高山流水,流水激石,清脆悦耳,金石之音,铮铮不止。

  自林云出现在思过崖上后,这琴音便未有停歇过。

  初始,在他听来,杂乱刺耳,犹如魔音。可随着心境的变化,琴音不断的舒缓,到得现在,已如仙音,缥缈灵动。

  聪明如他,自然早已知晓。

  琴音从未变,只是他自己的心在变。

  “是谁呢?”

  林云勾起抹好奇,这人能在思过崖中弹琴,在宗门内定然地位不俗。

  若是坏人,早就被思过崖中的执事赶走了,怎会让他停留在此三月多。

  琴音是因我而至,还是本来就在?

  无数疑惑,在心间环绕,林云一步步,来到山崖便凝实深渊。

  深渊不可跳。

  梅护法与他交代他,以往有人,想从深渊中溜走。可下场大都凄惨,死无葬身之地,乃是禁忌。

  风吹云散,露出一片漆黑的深渊。

  除了无尽的幽寒,一无所有,冷到让人颤栗。

  林云盯着深渊静静的看去,心中莫名涌起惊恐,仿佛有魔鬼在深渊下等着他。

  狰狞、恐怖。

  只一眼,就让人不寒而栗,让人双腿颤抖,让人下意识的远离。

  他缓缓闭上双眼,脑海中,思绪如电般闪过。

  道在何方?

  无尽的思绪,汇聚四个字,在心间萦绕不散。

  林云睁开双目,眼中闪过抹决断,长发飞扬中,眉间锋芒肆意。

  向剑之心,一往无前!

  轰!

  毫无畏惧,他义无返顾,犹如一柄利剑,破空而去。

  耳畔狂风骤起,不停的坠落,时间仿佛静止,久到地久天长,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突然间,琴音再响,林云眼前一亮。

  一片宁静的湖泊,出现在视野中,还未反应过来,便重重的落在湖泊上。

  嘭!

  湖面上顿时惊起,重重浪涛,波澜不止,汹涌无边。

  铮!

  琴音陡然间萧索凌厉起来,一股杀意,弥漫在湖面上。

  透过重重水雾,隐约间,林云看到了一座湖心岛。岛上有座亭,亭中有道模糊的身影,正在弹琴,杀意也是从那而起。

  不及细想,数到水柱,如利剑般破空而至,朝他杀来。

  林云抬手一拳,圣音咋现,五鼎之力爆发,将这数道水柱一拳轰碎。

  哗!

  水柱刚刚消散,眼前一堵水浪,如海啸般涌来,化为猛兽欲将他吞没。

  铮铮!

  琴音暴躁,如妖兽怒吼。

  七玄步,金乌展翅!

  林云双臂一展,便腾空而起,并指为剑,一记皓月之光祭出。

  湖面似有明月坠落,一抹浩瀚恢弘如月光般的剑芒,呼啸而去。

  嘭!

  猛兽般的水浪,尽数炸裂,天空中,水浪翻腾,化作茫茫大雨。

  惊鸿一瞬,剑无虚发!

  缓缓落下中,林云手背有紫鸢印绽放,一道道紫色剑芒,在弹指的瞬间,便出现在老者面前。

  老者在半空旋转一圈,避开破空而至的剑芒,琴音余音为止,他便重新落下。

  十指拨动间,再度弹弄起来。

  霜寒万里!

  不等他气势起来,林云并拢的双指,在胸前一划。剑气纵横,寒芒四溢,湖面上无论是暴起的水柱,转动的涟漪,跳动的水花,尽数冰封。

  顿时,一片寒冰奇景,出现在湖面上。

  可也只存在一瞬,但这一瞬,足够林云上岛。

  轰!

  上岛的刹那,身后冰封的奇景,尽数融化。无数水花落下,在林云身后腾起重重水浪,高达数十丈。

  朝前看去,亭中老者,身材略胖,容颜苍老,皱纹密布,长发灰白相间。

  唯有一双眼,一双眼如星辰宝石,明光璀璨,摄人心魄。如利剑,锋芒锐利,刺破虚空,让人不敢直视。

  “老先生,在此多久了。”

  林云上前走去,开口问道。

  “十年了。”

  “十年,有够长的,做什么呢?”

  “观花。花开犹似十年前,人不似,十年前俊。”

  老者抚琴而叹。

  林云走上亭子,瞧着对方模样,笑道:“怕是十年前,也不怎么俊吗?

  “要你说我?”

  老者脸色冷了下来。

  林云不急,沉吟道:“十年观花,花开如旧,人不如旧。额前旧痕未去,眼角又添新纹,可纵使衣带渐宽,不悔,不悔观花十年!”

  老者微微一怔,怅然无语,随即冷笑道:“自古以来,衣带渐宽,都是说人瘦的,你是在嘲笑我吗?”

  “不敢。只是瘦子有什么好委屈的,胖子才委屈呢,胖成一颗球,还能不悔,才叫霸气。”

  林云轻声笑道。

  晃荡!

  老者豁然起身,将桌上长琴掀翻,冷笑道:“巧言舌簧,不还是再说老夫胖嘛!”

  林云见状,不再纠缠,沉吟道:“我来问道。”

  “问吧。”老者神色冷漠,面不改色:“十年来,思过崖上,有人来有人走。有的人心生畏惧不敢跳,有的人跳入深渊,入魔而亡,有的人死在老夫的琴音下,你是第一个走到老夫面前的。我准你问道的资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