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四百章 第十剑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十年来,就我一人走到这里来了吗?

  林云心中一颤,在这胖老者的身上,莫名感到股寒意。

  若是自己下来之时,不敌其琴音,是否也会埋尸在这湖底?

  若是当日,他因琴音乱心,跳下去的瞬间是否会走火入魔而亡?

  答案,怕是自己有些不愿接受。

  想到这,林云打量这眼前老者,大约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不管如何,老者的实力,毋庸置疑。

  对方既然答应解惑,起码他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那就问吧。

  “我想问前辈,剑法巅峰圆满之后,在之上是否还有相应的境界?”

  林云说出了缠绕在心间许久的疑惑。

  “自然是有的。”

  胖老者神色冷漠,淡淡的道:“常人都知,功法武技皆有四大境界,初成、小成、大成和巅峰圆满,可大部分人能将一门武技修炼到大成,就已经了不起的成就。”

  话说到此处,胖老者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嘲讽。

  紧接着道:“至于巅峰圆满,那更是寥寥无几,甚为罕见。所以不会有人去问也不会去想,巅峰之后,可还有路?他们就像是画中人,一个个身在画中而不自知,你能察觉到这一步,离出画不远矣。”

  “巅峰院门之上的境界,是出画境?”

  林云如有所思,轻声说道。

  似乎抓到了一些什么,静静的等待着老者的解释,眼中涌起许多期待。

  “倒也没错,的确是出化,不过此化非彼化,乃是出神入化的意境,简称化境……”

  胖老者也不管林云能不能听懂,坐下喝了口茶,一股脑的继续不停说了下去。

  “化境,简而言之,就是化为己用。一门剑法,修炼到再强,也是前人所创。化为己用,将其变成自己的剑法,不知道比前者强了多少倍。小子,明白了吗?”

  胖老者略显不屑的看向林云,嗤笑道:“不过跟你说了也没用,你就算知道了,怕是连……嘿嘿。”

  他卖了关子,笑了一声,不做多言。

  “你是说,我就算知道了,也未必能破画而出。连破画而出都做不到,又何谈化为己用,重新成画。”

  林云思维敏锐,察觉到对方没有说的话。

  “作为十年来,第一个走到我这的人,你倒是不算太蠢。老夫,就是这个意思。”

  胖老者拖着长长的尾音,不咸不淡的笑着。

  林云没有多言,拱手告退。

  缓缓走到湖心上,路已经知道,接下来就他自己能否有所悟了。

  环视一圈,林云闭上双目。

  胖老者摸着胡须,苍老而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这小子,倒是有些合他心意。

  不废话,能行不能行,先试试再说。

  可做的却是无用功,破画而出,谈何容易。所谓破画,就是将之前的修炼到巅峰圆满的剑法,尽数打碎,可却要保存其中根基。

  一个不慎,破画不成,反倒会让自己尽废。

  他和当年那小子,倒是有些相似,总是不信邪。

  也不知道那老小子,在葬剑林中,过的怎么样了。

  脑海中出现一些往事,胖老者眼中闪过抹烦躁之色,眉头微皱,不愿多想,抱头就睡了。

  湖面上,林云整个人沉浸在水月剑法的思索中,在他的臆想中有一片荒野。

  水月剑法的一招一式,不断分解,荒原上,出现无数残影,每个残影施展的都是水月剑法不同的招式。

  本来只有十八招的剑法,在他的拆解下,化成一百多个步骤。

  随着时间流逝,荒原中,残影数量越来越多,一百、两百、三百……呈倍增加。

  三天后。

  胖老者悠悠醒来,朝着湖心看去,脸色顿时微变。

  立刻惊醒过来,凝目细看,就见湖面上林云周身散发着灵光。灵光如丝,将他层层包裹,像是一圈蚕茧。

  “这……”

  胖老者大吃一惊,显然没有料到如此一幕。

  沉浸在臆想中的林云,对周遭一切,充耳不闻。

  荒原中,他端坐在一座石山上,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残影。时不时,屈指一弹,没弹一下,便会有道残影消失。

  残影有少至多,眼下,又由多到少。

  说来玄妙,却是不难理解。

  他正在打破以往所习的水月剑法,将其拆解,重新书写,化为对他自己最合适的水月剑法。

  水还是那片水,月还是那轮弯弯的月,唯有剑,今非昔比!

  “应该够了。”

  当只剩下九道残影时,林云点了点头。

  哗!

  现实中,林云睁开双目,缠绕着他的灵茧,当即碎裂。

  抽丝剥茧,破画而出!

  当灵茧完全消散的瞬间,林云身上,绽放出万千光芒,耀眼夺目。

  冰肌玉骨,流光点点,宛若新生。

  他伸手一招,岛上一根枯树枝飞来,被其紧紧握住。

  春风化雨,百川合流!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原本是水月剑法,飘忽不定,流水无形的的意境。本有五招,可被他打碎,柔和在一招之内。

  一剑出,茫茫细雨,化为溪水,百川合流。

  轰!

  他舍弃了其中变化,将此意境的威力,尽数整合在一剑之中。

  无声无息中,水面上便暴起,惊天巨浪,冲霄而去。

  从今往后,属于他的水月剑法,将只有一种意境,如月长存,君临天下,孤芳自赏,将月的孤傲,衍化为极致的霸气。

  以水观天!

  林云的剑势弥漫开来,湖面上像是多了一层湖水,磅礴无边,恢弘大气,这小小一片湖,似乎变得厚重了起来。

  烟水茫茫。

  平静的湖面,荡起层层涟漪,浩渺的水雾悄然而起。

  期剑,就像是湖水只上茫茫水雾,浩荡大气,如梦死回。

  这一剑,烟波浩渺,水雾茫茫。

  大浪滔天!

  湖面上荡起刀道剑光,层出不穷,与浪同舞,剑如浪涛,浪涛如剑。

  若是深处其中,别说挡住剑光,能够站稳就算不错了。

  身形变幻,林云一连施展出六剑,每一剑都似有不同的变化。可每一剑,却都有一种同样的意境,那是属于如月一般的霸气和孤傲,常至始至终,都贯穿在每一缕剑光中。

  皓月之光!

  同样是皓月之光,可眼下的皓月之光,却大不一样。

  是一抹紫色的剑光,湖面上荡起一轮紫色的明月,当月光出现的刹那,林云身影诡异消失。

  天地间,唯有一抹皓月般的剑芒,划破湖面。

  咔擦!

  剑光划过,湖面如平地,出现一道平整而修长的沟壑,等到月光消散林云才现出身形。

  并非他真的消失了,只是月光太甚,掩盖世间万物。

  霜寒万里!

  水月镜花!

  紧接着,又是两大杀招,在他手中一一展现。晋升化境后,这两大杀招,同样面目全非,可与他自身剑意,完美契合,仿佛这水月剑法,就是他本人创造出来的一般。

  还不够……

  施展完水月剑法的林云,站在湖面上,若有所思。

  隐约间,九剑挥洒完毕,他感觉似乎还能再进一步,将这属于他水月剑法真正催发到极限。

  可这一丝灵感,飘忽不定,难以把握。

  就在这灵感,将要消失之时,他耳边突然响起铮鸣如惊鸿贯日般的琴音。

  林云眼中光芒大盛,顿时明悟。

  伴随着这一缕惊世琴音,挥出化境之后,完全属于他自己的第十剑。

  湖面炸开,惊天巨响中,一道水龙卷轰然暴起,天空陡然阴暗了起来。呼啸间,磅礴剑意倾泻而出,异象连连中,一道道闪电撕破长空,恐怖到让人窒息。

  这一剑,碎了天,碎了云,唯有这一剑,如月永存!

  林云收“剑”而立,轻声道:“这第十剑,就叫它……天碎云吧。”

  独属于他的第十剑,独属于他的天碎云。

  “你这小子,倒是深藏不露,害我走眼了。”

  胖老者神色淡漠,略显不悦。

  林云微微一笑,没有解释。他在思过崖中,苦思三月,剑法早已到了溢满将出的地步。

  只差临门一脚罢了,看似只用三天破画,可没人能知道他在思过崖中是如何熬过来。

  “若无绝对把握,这深渊,我如何敢跳。”

  林云话语显得十分自信,可这自信中,却藏着一份为他自己能懂的苦涩。

  落座后,他道了声谢。

  没有胖老者最后那一声琴音,这第十剑,他怕是没法参悟出来的。

  一旦错过那稍纵即逝的灵光,肯定是一辈子都无法领悟天碎云的,此等机遇,只有一次。

  错过,就错过了。

  老者淡漠的点了点头,兴致不高。

  “前辈说自己在此观花十年,可我在这岛上,似乎并没有看到花?”

  想起此事,林云好奇的问道。

  “一剑斩了。”

  “为什么?”

  林云惊奇不已。

  胖老者端着茶杯,淡淡的道:“如你所言,花越长越艳,人越长越丑,看得心烦,便一剑斩了呗。”

  话是轻描淡写,可林云却听得惊心动魄。

  所谓观花,肯定不是真的观花,老者在此十年,定是悟剑。

  悟剑十年,却又一剑斩了,这是胖老者觉得,十年悟剑全都错了。

  可即便真的错了,也是十年之功,说斩就斩,实在有些让人惊讶。

  “前辈后悔吗?”

  “呵呵,你杀个人都不悔,老夫斩一朵花,何须后悔。”

  胖老者放下茶杯,悠悠笑道:“你就别关心老夫了,还是想想自己吧,思过崖中消失三天,等同逃逸,乃是死罪。天亮之前,你回不去就是死路一条,小梅子接救不了你。”

  林云脸色微变,回头看去。

  一片孤峰,直入云层,云层之上,还不知有多高。

  当初只想着下来,却没想过,如何上去。

  胖老者似笑非笑的看向他,眼中神色,充满玩味。
合租医仙 捡个杀手做老婆 武逆 超级学神 带着农场混异界 都市圣医 提拔 超级神基因 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 马前卒 龙血武帝 仙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瞅瞅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世独尊,一世独尊最新章节,一世独尊 2K小说fpz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