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四百零六章 出神入化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四百零六章

  吼!

  龙鳞马在一刻爆发出惊人的气势,嘶吼中,浑身金色的毛发熠熠生辉。马背上的龙鳞卫,各持一柄长枪,长枪吞吐着凛冽的寒芒。

  八杆长枪配合龙鳞马的恐怖气息,爆发出锋芒凌厉的锐气,就像是八条狂龙。

  破空而至中,枪尖颤鸣声尖锐如咆哮,刺耳无比。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只一瞬,就将龙鳞卫的恐怖完美展现。

  传言中,八名龙鳞卫联手,可斩紫府!

  林云冷眸如电,在血龙马的脖子上,轻轻拍了一下。

  面对着八匹龙鳞马爆发的惊天气势,血龙马狂啸如雷,四蹄爆发出璀璨的闪电,浑身燃烧起可怕的血焰。

  无边煞气,犹如暴躁的烈焰,在它身上冲天而起。

  轰!

  血龙马朝前猛的一踏,地面上半尺厚的积雪,骤然炸裂。电光爆闪,狂风巨震,宛如实质的煞气随着血龙马的怒吼,咆哮而出。

  看似简单的一步,可当血龙马前蹄落下之时,风云变色,雪花乱舞。

  八匹气势汹汹的龙鳞马,陡然间不受控制,原地胡乱奔腾起来。

  马背上的龙鳞卫,顿时脸色大变,手中狂龙怒吼般的长枪,一下就乱了阵势。

  血龙马嘴角勾起抹不屑的笑容,一步踏出,闪电般奔腾起来。

  呜呜!

  哀鸣声起,八匹血龙马在颤抖中,匍匐倒地,龙鳞马触不及防尽数被扯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异变,让这八名龙鳞马,眼中都闪过抹惊慌之色。

  坐下龙鳞马,可是面对紫府凶兽都不会畏惧的,在这血龙马的威压下,竟然连起身都没法做到。

  “杀!”

  可这八人到底是身经百战,几乎在落下的瞬间,便猛的一掌拍在雪地上。

  轰!

  雪花乱溅,八道身影重整声威,朝着血龙马刺了过去。

  没有了龙鳞马的加持,八人声威弱了不少,可联手之下,依旧强悍,让人不敢小觑。

  血龙马上林云眉间闪过抹寒意,浑身剑意与坐下血龙马的煞气,融为一体。

  本就狂暴的血龙马威压,再添锋芒,声威暴涨。八名龙鳞卫,只感觉落下的威压,像是锐利的剑风,不断拍打在身上刮得身上战甲嗡嗡作响。

  震荡之下,气血翻腾,脸色都十分难看。

  “滚!”

  陡然间,林云猛的一拉缰绳,奔腾中的血龙马前肢高高跃起。战马嘶鸣,其上半身凌空横扫而出,双蹄快如如电,厚重如山。

  伴随着恐怖的巨力,八名龙鳞卫连人带枪,被血龙马重重踢飞。

  嘭!

  等到血龙马双蹄落地,地面在颤抖中,迸发出宛如实质的气质。半空中的八名龙鳞卫,各自吐出口鲜血,狠狠摔倒在地。

  脸色苍白,在地上翻滚不停,却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风雪未停,林云端坐血龙马上,目光冷冷的朝前扫去。

  四方惧静,龙鳞马如此迅速的落败,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

  街道附近和楼阁中观望的武者,眼中皆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看向其坐下的血龙马,眼中都闪过抹忌惮之色。

  这马,暴躁的有点过分了。

  出师不利,倒地不起的八名龙鳞卫,像是一记耳光打在了大皇子等人身上。

  秦羽五指握在马车扶手上,不停的拨动,其虽一言未发,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他身上阴沉的杀意。

  马车两侧,玄天宗韩岗、水月山庄王锋、混元门季无恒、秦天学府唐杰、凌霄剑阁白黎轩,这些青玄会的高手,身上都燃起一丝冰冷的杀意。

  “这废物还是让我来吧。”

  不等其他人上前,玄天宗韩岗,拍着战马朝前走了过去。

  他的目光,落在血龙马身上的林云身上,冷声道:“自断一重玄脉的废人,还敢来大皇子的婚礼上捣乱,我看你是真活的不耐烦了。”

  昔日,公主府琼台盛宴上,对方废他师弟白榆,就已让其其了杀心。

  可惜不仅没能宰了这小子,反而败在了欣绝手中,让他引以为耻。如今,他修为大进,降魔拳修炼至巅峰圆满之境,实力今非昔比。

  本想着,龙门大比上,大败欣绝,一雪前耻。

  却没想到对手没了。

  可欣绝虽死,林云却还活着,眼下无疑是虐杀对方的大好机会。

  擅闯皇子婚礼,打伤龙鳞卫,每一条都足以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其浑身上下陡然绽放起道道金华光,刚猛霸道的佛威,配合他浑身暴躁的杀意,就像是一尊画册中走出的佛门金刚。

  浩荡佛威,迷荡不休,雷霆狂怒,暴戾的气势,令这风雪都为之一阻。

  “降魔拳!”

  “韩岗的降魔拳,据说已经修炼到巅峰圆满之境,林云却是自绝玄脉,实力不进反退,这一战怕是会败的相当凄惨。”

  “韩岗估计不会留活口吧,毕竟他师弟,在公主府中被林云给亲手废了。”

  有许多知道二人恩怨的武者,纷纷开口道。

  扑通!

  当韩岗身上的佛威升到极致时,其坐下战马再也承受不住,瘫倒在地。就见韩岗身形暴起,凌空一拳,携带着降魔之怒,朝着林云狠狠轰了下去。

  拳芒威势之下,空中飘零的雪花,当场碾碎,不复存在。

  顿时,二人之间,无风无雪,清澈空明。

  “死吧!”

  凌空落下中,韩岗浑身真元激荡,凝结着佛门秘印,让这一拳之威迸发出惊人的压迫力。

  “好强的气息!”

  人群中看着如半空中落下的韩岗,犹如一尊佛门金刚,仿佛连山峰都能轰碎。

  血龙马上的林云,在他茫茫拳威下,显得渺小无比。

  “凭你怕是还没这个本事……”

  血龙马上林云腾空而起,伸手一招,将剑匣中弹出的葬花剑紧紧握住。

  当五指握住剑柄的瞬间,半步先天剑意,从他身上汹涌而起。这股剑意纯粹而凌厉,飘渺出尘,不食人间烟火,可却霸道无匹,睥睨八方。

  他没有绝强的修为,不过玄武八重巅峰,可这股剑意在他身上爆发之后。却让他的气势,与韩岗平分秋色,生死无畏,锋芒四溢。

  向剑之心,一往无前!

  “剑意?”

  韩岗眉头紧皱,不过随即冷笑不止。

  “没有修为支撑,你这剑意在如何强横,也不过是空中楼阁,徒有其表!”

  其体内十道玄脉尽数激活,磅礴真元汹涌澎湃,将自身佛威催发到惊人的地步。拳芒声威怒吼,强大的气息散逸出去,形成狂暴的飓风,搅乱漫天风雪。

  “徒有其表?”

  林云丹田处七十一片紫鸢花花瓣尽数绽放,紫鸢花周围十八重淡白色的光纹,同时波动起来。

  在岁月之力的加持下,他八道玄脉,晶莹剔透,迸发出璀璨灵光。

  轰!

  真元激荡,其玄武八重的气势不断狂涨,汹涌而出。嘹亮的剑音响起,剑出半寸,寒芒爆闪,刺眼夺目,璀璨光华,让韩岗双目为之一痛,眼眸微颤。

  他在林云身上,看到一股从未见过的意境,半寸剑光,清冷而孤傲。明明修为,比对方要高两重的韩岗,这一瞬,竟然生出惶惶之意,像是面对一轮皓月,显得渺小无比。

  锵!

  剑身如流水从林云眼前划过,葬花剑尽数出鞘,磅礴剑意,嗡鸣不止。

  韩岗心中,猛然一颤,佛威在这锋利无匹的剑意渗透下,竟出现一丝丝裂缝。

  “这……怎么可能……”

  韩岗顿时显得有些慌乱起来,自信开始动摇起来,“可恶,装模作样!”

  脸上露出抹狰狞之色,韩岗怒吼怒吼,五官在扭曲中,将自身拳芒催发极限。

  他五指紧握的拳芒,绽放出一丝丝暴虐的黑气,仿佛裂变成一头凶猛而狰狞的妖兽,显得更为可怕起来。

  “完蛋,林云真的要死了。”

  外人看不到韩岗心中的慌乱,只见到他这一拳裂变后的恐怖,心中皆为林云叹息起来。

  已经没有悬念了……

  嘭!

  可当拳芒和剑光轰然碰撞的一颗,谁也没有料到的一幕出现了,半空中传来惊天巨响。二人在空中,旗鼓相当,平分秋色,想象中林云被一拳轰死的画面根本没有发生。

  没有给外人惊讶的时间,林云身形闪烁,连出六剑。

  春风化雨,百川合流!

  一剑出,茫茫剑意,化为溪水,百川合流,无声无息中,有惊天巨浪,冲霄而去。

  以水观天!

  水月剑势弥漫开来,半空中的林云,仿佛置身在一片湖水中,莽莽剑势,磅礴无边,恢弘大气,空中飘零的雪花,在剑势下似乎都变的厚重起来。

  嘭嘭嘭!

  韩岗拳芒怒吼,降魔拳衍化到极致,可却始终无法碾碎这股剑势。

  烟水茫茫!

  半空中陡然荡起层层涟漪,有浩渺的水雾悄然而起,这一剑,烟波浩渺,水雾茫茫。

  大浪滔天!

  一道道剑光在空中,犹如浪涛,层出不穷,剑如浪涛,浪涛如剑。

  局面在顷刻间逆转,原本气势汹汹的韩岗,完全被林云的剑势压制,只有被动挨打的分。

  “不!”

  韩岗气势狂跌,他生出一种错觉,仿佛面临的是紫府高手,完全没有一战之力。

  嘭!

  六剑之后,韩岗一身佛威,千疮百孔,降魔拳气势全无。

  “给我败!”

  林云冷喝一声,手中葬花,如一轮孤傲的明月,君临天下,孤芳自赏。

  这一剑,将月的孤傲,衍化为极致的霸气。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如此强横的剑势,完全超越了他们的理解。

  “住手!”

  大皇子的队伍中,顿时响起一声声怒喝,马车左侧,青玄会其他高手的身影,腾空暴起,狂掠过来。

  可剑已出,如何能停。

  噗呲!

  鲜血飞溅,玄天宗韩岗胸前肋骨,在这一剑之下尽数斩断,身体被剑芒中蕴含的势,重重的冲击到雪地之上。

  “化境!这是传说中的化境!”

  人群中突然有老者,失声颤抖道,看向林云的神色,极度不可思议。

  剑术超凡,出神入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