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四百四十二章 以剑之名,吾令花开!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四百四十二章

  扭曲的缝隙,突然爆发的强光,刺眼夺目。

  十三爷和胖老者,脸色微变之后,渐渐凝重起来。

  半响之后,胖老者笑道:“这小子是真的不安分,看来你这鱼龙珠怕是难以送出去了……”

  十三爷收回目光,沉吟道:“听天由命吧,他自己的选择,也该明白后果才对。”

  两人对话,看似毫无头绪。

  实际上,以二老的修为,都感应到葬剑图中正有着剧烈的能量在波动。

  突然之间,平白多少了十多倍的剧烈波动。

  即便以二老的修为看来,也是相当可怕,不可小觑。

  毫无疑问,秘境中的林云,正到了突破剑诀的关键时候。

  葬剑图,五层,古老的石台上。

  荒凉的空间内,剑意衍化的种种异象,狂暴的躁动起来。

  一切的缘由,都来至于某尊石台上,爆发出来的璀璨光芒。

  那光芒犹如一尊燃烧的大日,光芒之璀璨夺目,似乎将这辽阔的空间都照的一片大亮,藏不住任何阴影。

  刺眼的光芒中,藏着一尊模糊的身影。

  毫无疑问,身影的主人,除了林云之外不会再是其他任何人。

  一切的一切,只因那枚被林云吞下的妖丹,已经到了被炼化至尽的地步。

  在他身体的深处,那枚蕴含着浑厚如山一般精纯灵气的妖丹,只剩下小指甲般大小。

  可就是这小指甲大小的,在他体内爆发出恐怖的光亮,万千光线迸射出去。

  林云到底是低估了,低估了这枚妖丹的恐怖,在十三爷以紫府妖丹喂养十年的情况。那鱼王炼化的灵气,达到了让他叹为观止的地步,浑厚而凝重,精纯凝练。

  眼下,苍穹之上,血云滚滚。沉闷的雷声,在剑意衍化的云层中,不停响起,显然是在酝酿着什么。

  恐怖的气息,在天穹间弥漫,暗沉的空间看不见一道落雷。

  除了狂暴的躁动之外,整片空间没有任何声音,寂静的让人感到诡异。

  一股暴风雨来临前的压抑,正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弥漫开来。石台上的林云,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无端端就感到莫名的恐慌,他有种预感,若是无法晋升剑诀九重。

  接下来将要爆发的雷霆,会将他瞬间湮没,当场灰飞烟灭。

  光芒笼罩的林云,心神前所有未有的紧张起来,紫鸢剑诀不停的运转,疯狂炼化着鱼龙妖丹。

  只要在雷霆落下前,将妖丹炼化,剑诀晋升才有将其挡住的希望。

  嗡嗡!

  突然间,林云感到丹田紫鸢花震动起来。

  七十一片花瓣犹如利剑般嗡鸣不止,爆发出狂暴的剑意,以近乎掠夺的方式吞噬者体内璀璨耀眼的妖丹。

  它仿佛有意识一般,感应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显得十分着急。指甲大小的妖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一点点迅速吞噬,笼罩在其身上的光芒也不断收缩凝练。

  轰隆隆!

  天穹之间,莽莽剑意衍化的血云,剧烈无比的翻滚起来。爆发出轰隆隆的巨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再度加强。

  快点,快点,快点!

  仿佛是在和死神赛跑,背后有无形的恶魔,追逐着自己。

  林云心中无比焦急,生死关头,所有杂念消散。

  咻!

  当妖丹最后一点明亮被紫鸢花吞噬,林云心瞬间提了起来,只见体内四肢百骸涌现出点点光华。如雨点般,朝着紫鸢花哗啦啦落下,犹如飞蛾扑火不顾一切。

  等到所有光华,尽数落在紫鸢花上的之时,林云心猛的一条。

  他见到,冰晶般的紫鸢花轰然破碎,进而重新凝聚,不断变幻起来。

  没多半响,一朵崭新的紫鸢花,在他体内重新凝聚成型。新生的紫鸢花,犹如紫色冰晶,比之前要纤细许多,除此之外花瓣中心都有一道细小的血线,看上去像是有生命一般。

  林云脑海中嗡的一下炸了,无法形容,看到此花后的感受。

  如果非要用一个字去说,就是妖!

  妖艳而高贵,仿佛是花中之王,睥睨天下。

  等到七十二片花瓣,尽数张开的刹那,似有一道古老的声音穿越时空。凝聚着悠悠岁月凝聚的沧桑,化作晦涩玄奥的意念,在他脑海中震荡不休。

  脑海中,出现了一道浩瀚磅礴的画面,一名紫衣老者,容颜冷峻,目光如电,睥睨八方。

  横旦在天穹间,持剑贴在身前,左手双指并拢,从剑身末端一路向剑尖划去。

  “以剑之名,吾令花开!”

  当并拢的左手双指划过剑尖的瞬间,其身上绽放出神秘的剑印,紫衣老者浑身爆发出恐怖的剑意,其身后陡然绽放出一朵庞大至今的紫鸢花。

  倾斜的紫鸢花绽放的刹那,搅动漫天风云。

  于天穹间,形成一个巨大而恐怖的漩涡,仿佛吸进去的不是云层,而是整个天地。

  紫衣老者挥剑横扫,茫茫无际朝他扑来的黑色魔影,瞬息之间,皆备荡成一片虚无。

  以剑之名,吾令花开。

  林云心中震撼无比,一种奇异的情绪,在他心间弥漫开来。

  想来想去,脑海中出现的紫衣老者,肯定是当年纵横上古的紫鸢剑圣了。

  画面中紫衣老者的每一个动作,在脑海中,被他不停的重构。

  原来如此!

  他心中恍然大悟,这紫衣老者所祭出的剑印,实际上就是他之前掌握的刹那芳华。

  只是,刹那芳华,一经施展便会耗尽真元。

  只能用来与人搏命,而且赌性太大,杀不死对手,自己则必死。

  可剑诀晋升九重后,只要祭出剑印,则一念令花开。

  他在心中不停的揣摩起来,临摹着紫鸢剑圣祭出的神秘剑印,一股玄妙的波动弥散开来。

  古老的石台上,林云身上散发出神秘的紫色幽光,像是一片片花瓣。

  轰!

  突然,天地间陡然爆发出一声充满血腥与杀戮的怒吼,茫茫无际的血云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

  紧接剧烈的翻滚起来,衍化成一尊血色虚影,彷如魔神般。

  手持一道长达百丈的剑芒,朝着林云所在的石台,狠狠斩了下来。

  嘭嘭嘭!

  剑芒所过之处,摧枯拉朽,一尊又一尊古老的石台,当场被斩成粉末。

  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石台,在这剑芒面前,就如同纸糊的一般,不堪一击。

  林云睁开双目,瞧得眼前一幕,脸色顿时哗然大变。

  血色虚影如山一般,其剑芒如雷霆斩下,仿佛要横扫一切。

  石台上的林云,在这剑芒面前,显得无比渺小。

  “可恶!”

  林云不得许多,扬手一招。末入石台中的葬花剑,化为一抹流光,落入其手中。

  呼呼!

  剑芒带起的狂风,将林云一身青衫吹得猎猎作响,长发早已劈散,在身后随风起伏。

  不过说来奇怪,明明是生死之境,可当握住葬花剑剑柄的刹那。

  林云的心,出奇的安静起来。

  老朋友,又要麻烦你了……

  一人一剑,历经太多生死,早已心意相通。无需多言,剑身兀自嗡鸣起来,葬花剑表明自己态度。

  林云嘴角微翘,露出一抹笑意。

  抬头看去,少年脸上笑容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向剑之心,生死无畏的气魄。

  不会,我林云绝不会死在此地!

  眼见着,横扫一切的血色剑芒,就要当头落下。

  林云扬眉一挑,右手此剑贴在身前,左手双指并拢,贴在剑身上不停的朝上划去。

  咔咔咔!

  随着并拢的双臂,缓缓划过,丹田紫鸢花一片片绽放。

  等到手指划过剑尖,七十二片花瓣尽数绽放,一股无可匹敌的剑势从林云身上爆发出来。

  “以剑之名,吾令花开!”

  在其头顶陡然绽放出一朵庞大的紫鸢花,搅动漫天风云,林云双手持剑,挡住这落下的血色剑芒。

  嘭!

  惊天巨响中,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看似渺小的林云,硬生生挡住了这一道剑芒。

  地面轰隆隆震颤不停,林云嘴角溢出丝鲜血,脸色才刹那间苍白无比。

  脚下古老的石台,出现一丝丝裂缝,眼看着就要分崩离析。

  “滚!”

  咬牙切齿的林云,以浑身气力怒吼一声,持剑将这血色剑芒震开片刻。

  呼哧!

  趁着片刻时间,他一脚踏碎古老的石台,闪电般窜了出去。

  轰!

  血色剑芒再无阻碍,径直斩在地面上,划出道一眼看不尽的巨大的沟壑。

  半蹲在另外一尊石台上的林云,浑身虚弱无力,大口踹着气。

  其披头散发,鼻孔、眼睛、耳朵都慢慢溢出鲜血,这勉强挡住的一剑,还是让他受伤不轻。

  可少年嘴角,倔强的扬起一丝笑意。

  他终究是活了下来!

  葬剑林中,吃着鱼的十三爷和胖老者,眼眸中同时闪过抹异色。

  半响,十三爷摸着胡须笑道:“这小子,命还真大。”

  胖老者喝过一小口寒潭香露,笑道:“呵呵,与天搏命,葬剑图中的累累尸骨,无尽断剑都没将这小子吓退,的确命大。”

  锅中满满的雪龙鱼,已被两人吃了三分之一,可那块蕴含着雪龙鱼所有精华的月牙肉却还是没动。

  两人都互相盯着对方,谁敢动,立刻就是一剑……不对,是筷子。

  不远处的血龙马,可怜兮兮的趴在地上,眼巴巴看着锅中雪龙鱼。口水流了一地,满眼都是水雾,真的是从未见过的委屈模样。

  “吃鱼吗?也算我一个呗……”

  半刻钟后,一身狼狈的林云,满脸笑意的走了出来。

  二老都没料到林云这么快就出现了,还未反应过来,就见林云拿起筷子将锅中的月牙肉夹在了口中。

  “舒服,小红,你也来吃点吧。”

  当月牙肉入口的瞬间,林云眼睛便亮了起来,还从未吃过如此美味。酣畅淋漓,回味无穷,浑身剧痛的伤势,都为之缓和了许多。

  抬头一看,血龙马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林云脸上露出笑意,将锅整个端了起来。

  “住手!”

  十三爷和胖老者的脸,同时一黑,起身大喝。

  可还剩三分之二的雪龙鱼,连肉带汤,已经一股脑的就被血龙马吞了下去。

  咕隆咕隆!

  抬头看向二老,血龙马双眼微眯,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弥漫全身,露出两排大门牙怪笑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