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四百五十四章 未知的第六层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9 16:19:45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第四百五十四章

  “这家伙,自己败在一个蛮人手中,就见不得林云哥拿到公子的名号。”

  李无忧愤愤不平的说道,同为剑阁弟子,叶枫的言行确实让人气愤。

  几人随意的说了几句,将欲离去之时,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迎面走了过来,为首者赫然是大皇子秦羽。

  秦羽神色冷峻,瞧不出波澜,只是目光落在林云身上时,眉宇间的杀意仍旧是无法克制。

  显然,其对林云的杀心,从没有少过分毫。

  “你来做什么?”

  心妍寒着脸,冷声问道。

  “来看看我的未婚妻,顺便恭喜一下,我们新晋的葬花公子。”

  秦羽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轻声说道。

  “请阁下自重,这里没有你的未婚妻,欣妍姐与你没有任何关系,阁下贵为皇子,还请自重。”

  林云上前一步,拦在欣妍面前,直面秦羽。

  两人话语间,暗自交锋。

  “是吗?我秦羽想要得到的东西,谁也不能阻止。这次拿到榜首后,你猜我会和圣使,提出什么要求?”

  秦羽似笑非笑,目光落在欣妍身上,眼中闪过一抹贪婪。

  似乎暗示林云,拿到榜首,就向圣使提出重新得到欣妍的要求。

  “我要是拿到榜首,你猜我会和圣使提出什么要求?”

  林云眼中闪过抹杀意,争锋相对,冷声回应道。

  秦羽嘴角微翘,不屑一笑,缓缓转身。

  “我劝你还是好好担心一下自己吧,我比你更清楚云真的实力,对上他你能活下来就算是赢了。榜首?别做梦了,我大秦的龙门大比,一个剑奴都能拿到榜首,未免太可笑了一些。”

  背对着林云的秦羽,神情不屑一顾,根本就不认为林云能在云真手中活下来。

  秦羽的狂妄和目光无人,让几人脸色都显得不太好看。

  其话语中暗含的威胁之意,又像是一团阴影,笼罩在几人的心头。

  “小师弟,他拿到榜首,应该会另有图谋不会把这个机会浪费在我身上。眼下故意过来,怕是想扰乱你的心思,让你在三日之后,面对云真的时候心境紊乱。”

  欣妍轻声说道。

  林云闻言一怔,随即想想,确实有此可能。刚才自己心绪不宁,甚至差点当场就动手了,师姐说的很有道理。

  “不过他说的没错,云真确实不好对付,他在上界龙门大比排名第三。在玄天宗内,与流觞齐名,若是可以,四强之战小师弟就别去争了吧。”

  心妍靠向林云,小声说道。

  小师弟能拿到八强,已经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已经光芒大方。

  注定会名震大秦,没必要再与云真拼命。

  现在想想,这大皇子秦羽,可能就是故意想要激怒林云,不让他弃权。

  “放弃吗?”

  林云抬头看向天空,黄昏已至,天色渐暗,如火一般绚烂的夕阳中,似乎有一双眼睛正看向他。

  那目光中,有期盼有欣慰,也有鼓励。

  那是欣绝大哥的遗志,承君之剑,这龙门大比他肯定会一路走下去。

  如他当初所言,不来则已,来则,只争第一!

  “林云,这秦羽又说什了?”

  洛锋眉头微皱,走了过来。

  林云转身沉吟道:“没什么,不过洛长老,这三天我还是想去葬剑林闭关,和您说一声。”

  “你的伤?”

  洛锋略显诧异,他与岩心公子大战之惨烈,可是看在所有人的眼中。

  虽说最后一剑斩了岩心,可自身受的伤势,想来也是不轻才对。

  “无碍,他最后一拳,其实已被我的天碎云挡下大半。看上去吓人,实际上没伤到要害……”

  林云解释一番。

  “那就好,不过三天之后,一定要准时到来。不然,会被直接判输的。”

  “我知道。”

  悄然之间,夜色已至。

  此刻,帝都皇城的闲云楼中,人声鼎沸,彻底疯狂起来。投注的大殿,人潮拥挤,早已看不见空隙。

  外门的大门,则还挤着一群无法进入到人。

  三天后的四强赔率,早已呈现在中央处的石桌上。白黎轩对岳青、秦羽对阵封野、水月公子对阵司雪衣、云真公子对阵葬花公子。

  四场大战,毫无疑问,秦羽依旧是最热门的选择。

  他的赔率,无限接近一比一,完全让人失去了押注的兴趣。至于封野,则成功反超林云,成为眼下赔率最高的选手了。

  除他之外,白黎轩对阵岳青,也被多人看好,赔率仅比秦羽高上些许而已。

  两者赔率接近,都让人没有太大的投注兴趣。

  唯一有些胶着的是后面两站,水月公子和司雪衣对阵,这一场同门大战。胜负难分,两者的赔率都有不错的赔率,说明万宝阁也无法笃定谁会赢。

  究竟谁能获胜,还是得靠个人的眼光,以及运气了。

  至于林云对阵云真公子,则有些值得让人玩味了。若是以前,毫无疑问,林云的赔率肯定会奇高无比,甚至高到令人夸张的地步。

  只要敢买,就一定能大赚。

  可眼下,林云连斩两大公子,尤其是斩杀岩心公子一战。惊天动地,震撼人心。

  即便万宝阁的高层,一致觉得,云真公子的底蕴和实力,是要比林云高上许多的。

  却也不敢,将林云的赔率提上太多。

  无他,这少年已创造太多奇迹,成为本届龙门大比当之无愧的最大黑马。

  倒是三甲和榜首,林云的赔率依旧不怎么高。

  他在榜首的赔率,依旧是一比一百,依旧只有一人押注。

  流觞的那枚三品灵玉,孤零零的在榜首上,牢牢压在林云牌子下方。有种傲视群雄,藐视天下的霸气。

  “榜首,林云想要获得榜首还是有些太难了。”

  “不过今天这一战,确实震撼人心,若没有碰上云真,我敢赌他肯定能杀进四强!”

  “是啊,只要不是秦羽和云真,哪怕是水月公子,我都觉得林云胜算极大。”

  “榜首我不敢押,不过他对阵云真,我还是敢赌一把,嘿嘿,连斩两名公子,谁就能确定林云无法再斩一名公子呢?”

  敢押注林云榜首的几乎没有,可偌大的闲云楼中,众人议论的焦点却始终逃不开林云。

  无他,今日一战,实在看的热血沸腾,大快人心。

  ……

  葬剑林中,剑玄河已经走了,只有十三爷仍在。

  林云到来之后,直接了当,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十三爷,我要上第六层。”

  “你小子不要命了吗?别说你能不能上到六层,就算能上,也不能待,那地方没有紫府的修为,就是去送命。”

  十三爷神色冷峻的说道。

  “不能掌握完整的先天剑意,我始终没有必胜秦羽的把握。”

  秦羽的实力,只在与关山公子的对阵中,展露过冰山一角。

  仅仅只是一掌,就碾压了同为公子的关山。

  林云的神色,十分坚定,没有半点犹疑。

  十三爷凝实着眼前的少年,许久才笑道:“也对,与你而言,若是不能拿到第一,比死在葬剑图中还要痛苦吧。你既然要赌,老夫如你所愿。”

  轰!

  伴随着一道古老的手印,葬剑林中狂风大作,天色陡然间沉了下来。

  一道扭曲的空间缝隙,伴随着狂风,出现在林云的视野之中。

  扭曲的缝隙,像是通往某个神秘的世界,时不时有电光划过。那一道道刺眼的电光,林云颇为熟悉,上次可在其中吃了不少苦头。

  葬剑图!

  比起初次的震撼和惊奇,林云神色要平静许多。

  “别死在里面了。”

  在他将要一脚迈入其中时,板着脸的十三爷,出言说道。

  林云为之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抹笑意,身形闪动中掠了进去。

  咔擦!

  轻松破开缝隙中阻碍的结界,熟悉的画面,出现在林云的视野中。空间仿佛在蠕动一般,犹如一尊盘踞在虚空中的上古妖兽,令人心生敬畏。

  葬剑图一共九层,一层一世界。越往后危险越大,可机遇也是越大。

  盯着头顶阴森的雷云,林云若有所思,上次他在五层中将剑诀晋升九重。

  如今看来,想要掌握完整的先天剑意,必须要前往六层才行。

  嗖!

  迟疑片刻,林云展开身法,踏着半空中一尊尊漂浮的古老石台,冲向云霄。

  咔咔咔!

  他轻车熟路,连破四层,来到了葬剑图第五层中。即便眼下林云的实力,早已今非昔比,可再次来到五层依旧让他心有余悸。

  五层的天空,与前面四层,有着本质的不同。

  天穹间,剑意凝聚的雷云,有漆黑变成一片血红,云层在碰撞间爆发出千奇百怪的闪电。

  当这些闪电,落在地面上时,会爆发出骇人无比的巨响。伴随着巨响,莽莽剑意凝聚成迅猛的狂风,在这猩红色的世界发出尖锐的呼啸。

  破败的地面上,掉落着许多古老的断剑。

  剑断人亡,人亡剑断,每一柄断剑意味着一个死去的剑客。

  行走在其中,林云能感受到,背后匣中葬花在颤鸣不止。似乎知道林云要做什么,剑通人心,兴奋而紧张。

  望着头顶深沉而浩瀚的血云,林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一定冲过去。

  可踏进来了,就总得一试。

  向剑之心,一往无前!

  少年扬眉一挑,半空中落下的血色电光,映照着林云那张不悔的面孔,他如利剑般腾空而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