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四十八章 月下美人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地上的血迹,鲜红一片。(k6uk)

  透着丝丝寒气,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苏紫瑶。

  林云脸色略显茫然,苏紫瑶的态度,让他心中生起好多疑惑。

  对方一直高高在上,冷若冰霜,对原主人根本就不假颜色。

  可她为何如此生气,甚至还帮林云出手,差diǎn就杀了王宁。

  那一句,我准你动他了嘛?废物!

  更是让林云,不得其解。

  我是否误会她了?

  第一次见面,对方掏出手帕擦拭剑鞘,给他留下极其不好,甚至反感的印象。

  如此,才让让他耿耿于怀,对苏紫瑶的看法先入为主。

  林云闭上眼睛,脑海中不断回忆,与苏紫瑶相关的画面。

  一一浮现,可并未有太多线索。

  苏紫瑶每次都是取剑,给完赏赐,然后迅速离开。

  在她容颜之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更猜不出她的心思。

  再想想,再想想……我一定是忘记了什么!

  林云有些痛苦的捂着脑袋,拼命的回忆,感觉脑袋似乎要炸裂一般。

  哗!

  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一张画面,那是苏紫瑶的脸。

  苏紫瑶在笑,那种笑并非今日所见的冷笑,而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喜悦。

  她捧着原主人的脸,有些喜极而泣。

  周围环境模糊,隐隐约约间,好像是在洗剑阁。

  可画面一闪即逝,无论他再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

  想不通,苏紫瑶为何会喜极而泣。

  唯有那张笑脸,让人难以忘怀,想不到苏紫瑶笑起来的时候,竟如此之美。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林云有些绝望的睁开的双目,除了那张笑脸,再也回想不起任何事。

  种种迹象,让他感觉有些古怪。

  原主人的记忆,似乎有一段被封印了。

  林云心中有预感,种种谜团,皆与这段被封印的记忆有关。

  “可恶!”

  嘭!

  林云愤恨不已,一拳狠狠的轰在了墙壁上。

  如果一切真的如此,那么苏紫瑶对林云,从未有过轻视。

  不说真情实意,起码原主人在苏紫瑶的心中,是有分量存在的。

  我为何如此之笨,在这青云宗内,苏紫瑶从未赏赐其他人丹药。

  唯有林云!

  可她若真有意,为何从来都没有,一星半diǎn的表现出来。

  她的身上,到底有何难言之隐。

  “不行,我一定要问清楚。”

  林云此刻充满愧疚,一言不发,奔走起来。

  又想起门前的鲜血,再想想苏紫瑶之前的极不稳定的情绪,林云的内心出现丝担忧。

  他在青云宗内上下奔走,逢人就问,有没有见过苏紫瑶。

  从天亮找到天黑,累到口干舌燥,可却毫无所获。

  以苏紫瑶的实力,想要躲一个人,实在太容易了。

  无功而返的回到木屋,林云神色疲惫,面如死灰。

  沉默不言,将自己关了起来。

  这一关,便是整整三天,不吃不喝,不言不语。

  可让林云赶到的奇怪的是,即便这三天未有修炼,他的修为竟然也在稳步增长。

  啪!

  木屋的门被重重推开,三天来,林云终于见到第一人。

  眉头一挑,却是张寒又跑了进来。

  张寒瞧见林云,轻声笑道:“嘿嘿,听说你跟苏紫瑶表白了,结果将对方给气跑了?”

  林云心中毫无波澜,本不想理会张寒。

  想起一事,抬头看向对方道:“三天前,你看我的眼神古怪的很,我当时没多想。你现在告诉我,当日我昏迷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居然不知道?”

  张寒惊讶的看向林云,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林云心中一动,轻声道:“说吧,我确实不知道。”

  张寒叹了口气,沉声道:“你这家伙,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当日你以重伤之躯施展出先天武技,倒下的时候可以说命悬一线。若是摔破了脑袋,以你当时的虚弱状况,我估计当场就得摔死。”

  “你不知道当时情况有多乱,吓得宗主和好多长老,纷纷出手。可他们都慢上了一步,你知道是谁救了你吗?”

  “谁?”

  张寒回忆了一番当日场景道:“是苏紫瑶,真的是谁都没有想到,第一个落在比武台上的人竟然会是苏紫瑶。她在关键时候,没有让你直接摔在地上。”

  “啧啧,你是不知道,当日苏紫瑶将你放在她膝上,喂你丹药之时。整个总门上上下下,包括哪些长老,甚至宗主白明天全都看呆了。”

  林云脑海中,轰得一下炸开,当日救她之人竟然是苏紫瑶。

  “她将你抱在膝上,我那时看的很清楚,她脸上的担忧之色假不了。不过更狠的是,她看向地上马天一的神色,那种眼神……”

  张寒脸上笑容渐渐消失,正色道:“那种眼神,我从未见过,我竟然在一个女人身上。看到了君临天下,唯我独尊,目空一切的气质,可这不是重diǎn。重diǎn是她身上的杀意,若非她顾忌些什么,我想昏过去的马天一,肯定被她给杀了。”

  “她很不甘心的看了马天一眼,然后以身法,带着你走了。我相信那一天的场景,凡是目睹过的人,皆不可能忘记!“

  林云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张寒说的一切。

  可又不得不信,张寒根本就没理由骗他。

  “那我身上的纱布,也是她给我绑的?”林云看向张寒说道。

  张寒面色一惊,赶紧道:“自然是她啦,我去……难不成你之前还以为,是我给你绑的,这个你可千万别误会啊。”

  见自己好像有diǎn反应过度,张寒缓了缓道:“就是她了!少宗主担心你的伤势,吩咐之后,我来过好几次。”

  “每次都见到苏紫瑶在,你身上的纱布,至少换两次,应该都是她亲手给你绑的。我是确定她离去之后,才推开你这破门,不然我的多尴尬。”

  张寒摸了摸脸,不解的道:“人比人气死人,这总门上下喜欢苏紫瑶的人不知多少,咋就偏偏看上你了呢?你说我……”

  “这三天可有她的消息?”

  林云见这张寒,又开始自恋起来,连忙打断对方。

  张寒摇摇头道:“没有。对了,差diǎn忘记和你说正事了,少宗主让你明天去宗门大殿,记得一定要来。”

  “所谓何事?”

  “狂刀门的少宗主,带着人过来“友好”切磋了,让你去观摩一番。有必要的话,说不定也会让你出手。”

  林云对少宗主白宇凡的印象,一向挺好,回应道:“转告少宗主,我一定准时赶到。”

  “那我先走了。”

  待张寒走后,林云神色渐渐低落起来。

  张寒的话,无疑进一步证实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想想三天前自己做的事,送一枚天源丹想着十倍奉还,便可两清。

  此话当时感觉不大,可现在想想,该有多伤人。

  难怪苏紫瑶会如此生气,甚至气的情绪不稳。

  林云现在想到,自己修为诡异的增长。

  可能与苏紫瑶,当日比武台上喂他的丹药有关,否则没有其他任何解释。

  不眠不休三天的林云,只感觉无尽的疲倦袭来,闭上眼的瞬间变沉睡了过去。

  当他睁开双目之时,天色已黑。

  月光透过窗口,照射进简陋的木屋,满地白霜。

  起身推门而出,皓月当空,群星黯淡。

  望着明月的林云,怀抱着葬花剑,略显惆怅。

  咻!

  就在此时,有道倩影,穿着雪白的长衫。凌空出现,她披着清冷的月光,像是从天上走下来一般。

  那天上的白衣女子,蒙着面纱,突然一剑刺来。

  林云眉头一挑,马上就认了出来,这是流风剑法!

  咻!

  剑光眨眼即至,来不及思考,林云拔剑迎敌。

  刚一交手,林云便大惊不已。

  对方不仅掌握流风剑法,而且造诣不比他低,甚至隐隐间还要强上一些。

  “你是谁?”

  隔着一层面纱,林云无法确定对方身份。

  对方不答,只是挥出去的剑更为凌厉,让他无法在说话。

  聚水成奚,流水如风!

  月光如水,洒满一地,给两人身上都披上一层柔和的光辉。

  两人以流风剑法对敌,身随剑舞,上下腾飞,剑影灼灼。

  越是交手,林云越是心惊,对方在剑道上的造诣,有些强的可怕。

  他必须全力以赴,甚至超常发挥,才能跟得上对方的剑势。

  可真正让他疑惑的是,白衣女子并无杀意,反而更像是在引导他。

  不一会,两人以流风剑法,对上十多招。

  聚剑成风!

  聚剑成风!

  沐浴着月光的人,同时施展出聚剑成风。

  狂风乍起,剑身疯狂旋转中,搅动漫天月华,似有无尽雪花在飞。

  回光留影!

  回光留影!

  随着杀招施展,两人身上的剑势,都攀升到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

  锵锵锵!

  两人在空中留下十多道残影,双剑触碰,爆发出不绝于耳的脆响。

  风过无痕!

  白衣女子剑势不停,回身一剑,便施展出流风剑法最后的杀招。

  彷如水到渠成一般,林云一剑横空,同样一式风过无痕刺了过去。

  哗!

  满天月华之下,两人的身影,仿佛同时消失不见。

  只有两道剑风,交错而过。

  在交错的瞬间,双剑对碰,爆发出璀璨的剑光。一时间,这剑光似比皓月之辉还要璀璨,照亮这一帘垂落于天的夜幕。

  原本消失的二人,在光辉中现身。

  林云浑身上下畅快淋漓,他的身上有可怕的剑势,余威不散。

  就在刚才一瞬,他的流风剑法,突破大成,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圆满。

  回头看去,却见白衣女子的面纱,被刚才剑风吹落。

  在月光下,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林云惊讶的道:“师姐!”

  那绝世容颜,似乎让月色都黯淡了些许。

  不是苏紫瑶,又是谁!

  林云连忙上前。

  可苏紫瑶凌空一diǎn,回头看向林云,渐渐消失在林云的视野中。

  她趁着月色而来,不言一语,又在茫茫月色中离去。

  四野无人,一片寂静,周围半diǎn痕迹不存。

  无尽夜色中,唯有天上的明月,见证她的到来,又注视着她远去。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