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四百五十九章 脚踏龙虎!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两场大战,几乎同时展开。(K6uk)

  只不过,比起败者组的战斗,王者战台上的二人明显要更受瞩目一些。

  云真公子对阵公子小白!

  前者三年前便是八公子之一,玄天宗内与流觞齐名,三年之后,底蕴早已深厚到令人心惊的地步。

  白黎轩,后起之秀,大秦帝国千年来第一个成就圣体的奇才。

  这场战斗,注定激烈无比,充满期待。

  云真看向白黎轩的神色,未有太过轻敌,沉声道:“你拥有圣体,若是三年之后,不对,也许一年之后就会超过我。不过现在,你底蕴太浅,注定不会是我的对手。”

  白黎轩不置可否,对方说的没错。

  拥有圣体的他,修为一日千里,时间永远站在他这一边。可比起云真,底蕴终究是浅薄了一些,给他的时间还不够。

  可就此认输,也不是他的性格。

  再说,他也未必就一定会输!

  只要胜了对方,就稳进三甲,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白黎轩扬眉一挑,沉声道:“出手吧,让我见识一下,佛门正宗的巅峰龙虎拳,究竟有多强。”

  “如你所愿。”

  云真咧嘴一笑,单手捏着手印,下一刻其身后陡然绽放出一圈宛如实质的金色佛光。佛光的中心,有“卍”字佛印,不停的四溢。

  顿时间,浑身上下沐浴着佛光的云真,宝相庄严,佛威滔天。

  轰!

  瞬息,他身上的气势,便达到了令许多紫府境高手,都为之骇然的地步。

  “好可怕的修为!”

  “底蕴,这就是底蕴吧,玄武之境,却能爆发出令紫府都却步的威严。”

  “已经快到决战了,这云真也是没有保留底牌的意思了。”

  四方观战者,瞧得此幕,脸色都显得有些震惊。云真纯粹是靠自身的佛门修为,没有通过秘术,便达到如此境界的。

  若是动用秘术,又该有多恐怖?

  如此一想,就十分吓人了。

  白黎轩神色未变,扬眉一挑,体内便爆发出一声惊天剑吟。像是圣剑出鞘,浑身凌冽的剑意,在圣体之威的加持下,完美呈现。

  他身上的剑势宛若实质,拔地而起,冲破云霄。他立在这王者战台中,圣威隐现,像是一柄亘古长存的圣剑,斩妖诛邪,正气长存。

  “很好!和秦羽交战前,先拿你练练手,应该是不错的选择。不灭金刚印!”

  云真公子大笑一声,双手合什交叉,而后不断变幻起来。古老的佛门印记,在他手中,闪电般凝结起来。

  同时间,他一步踏出,腾空而起。半空中,有龙吟虎啸暴起,一龙一虎两尊狰狞可怖的虚影,被他犹如畜生般死死踩在脚下。

  脚踏龙虎!

  当着异象诞生的瞬间,云真身上的威势,轰然暴涨。飙升至巅峰之时,其手中不灭金刚印,同时间狠狠砸了下来。

  金刚印化作一尊莲台,莲台上有金刚怒目,凸起的双目爆发出的视线,犹如冰冷的电光,震慑人心。

  “这”

  “我的天,这真的是龙虎拳吗?”

  “金刚现世,脚踏龙虎。此等异象,闻所未闻,如此佛威,谁人能破?”

  龙门广场四方,响起阵阵惊呼,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呼哧!

  王者战台上,突然间有电光爆射,将这辽阔的战台,照耀成一片刺眼的白昼之光。

  是白黎轩,他出剑了!

  出鞘的电光,将他的冷峻的面容,照耀的如雕塑般刚毅。

  “破!”

  他手中之剑,剑身电光爆闪,犹如怒吼的雷电蛟龙。没有任何迟疑,腾空暴起,一剑劈在那莲台雕塑上。

  吼!

  剑光如电,如龙,如暴怒的蛟龙,狠狠轰击出去。

  当剑光完全落在莲台雕塑上时,惊天巨响,随之而起,辽阔的王者战台,随之剧烈的颤抖起来。

  “有点意思”

  瞧着被对方刺破的金刚印,云真公子嘴角翘起,抬手间,五指张开,缓缓印了下去。

  毫无征兆,这一印,宛若瞬移般出现在出现在白黎轩的头顶。

  “破空印!”

  云真狞笑一声,他浑身佛威凝聚成一尊巨大的佛手,随着手印的落下,似乎要将对手生生捏死。

  白黎轩脸色微变,身形爆闪,惊雷四起中,剑出如电。

  轰轰轰!

  璀璨的电光,随着剑芒挥舞,不停的轰击出去,想要将这手印直接轰碎。

  等到他落地之时,那佛威凝聚的巨手,已经出现丝丝裂缝。

  还没破吗?

  白黎轩眉头微皱,可来不及多想,只等反手一剑再度迎了上去。

  嘭!

  真元激荡,异象炸裂中,白黎轩嘴角溢出丝血渍,被狠狠炸飞出去。

  反观云真,稳稳落地,身上佛威,不动如山。

  很明显能够看出来,一番交手,白黎轩吃了很大的亏。

  “惊雷闪!”

  可即便身处的劣势,白黎轩的反扑,依旧是相当犀利。几乎是在这云真刚刚落地的瞬间,他便如电光一般破空而至,杀到云真面前。

  蹭!蹭!蹭!蹭!

  点点剑光,犹如一道道闪电,铺天盖地落下。

  云真淡然一笑,脚步在退后中,稳扎稳打。拳出如龙,身躯如虎,他已经龙虎拳完全融会贯通在自身每一个细节中。

  看似无招,实际上招招都是龙虎拳,与无形中衍化出恐怖的龙虎之威。

  数十招过后,已经被白黎轩逼退十多步的云真,冷哼一声道:“够了!”

  翔龙在天!

  他五指张开,在半空中猛的一抓,扯出九道挣扎的金光龙影。那龙影在挣扎中,仿佛如活物般,发出一声声不甘的嘶吼。

  等到他五指完全紧握的刹那,九道龙影瞬间被捏碎。拳芒在这一刻,暴起恐怖的光芒,以磅礴浩瀚之势,朝着铺天盖地的电芒轰了过去。

  砰!

  几乎是刚刚碰到的瞬间,铺天盖地犹如电光的剑芒,一触即碎。

  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恐怖的佛威,席卷整个王者战台。沐浴着金色佛光的云真,给人强无敌的感觉,名震大秦的龙虎拳,发挥出让人震撼的力量。

  可怕

  看到如此一幕的人,所有人心中,都不由自主蹦出这两个字。

  高台上,酣战正浓,云真和白黎轩斗得激烈无比。可下方不太起眼的普通战台上,林云和水月公子的战斗,也是颇为精彩。

  两人以剑术对抗,一方如水中皓月,光芒永存,磅礴浩荡,一方则如云中之月,飘渺若烟,云开月放,剑芒如花。

  铛!

  又是一声轻盈的碰撞,剑意在半空中对抗,水月公子手持长剑,飘然落地。

  看向原地不动,持剑在身前的林云,漂亮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剑法,给她感觉四平八稳,普普通通。比起司雪衣,以扇代剑另辟蹊径,少了许多惊艳之感。

  似乎,随处都可见破绽,下一刻就能以茫茫剑势,绞碎对方。

  可真正将要击中对方破绽之时,却总是在最后一刻,被轻松击退。

  波澜不惊中,他就像是立在白茫茫湖面上的一轮明月,若水中之月,无法触摸。

  明明近在眼前,却始终无法触及,若是上前杀去,无异于水中捞月,一场空。

  可若放任不管,对方的剑势,却又暴起的月光。有江水的澎湃,月光的浩瀚,稍不注意就会致命。

  “你使的究竟是什么剑法?”水月公子皱眉问道。

  “很巧,这剑法的名字,刚好与你名字一样。”

  林云轻声笑道。

  “骗人,水月剑法怎会如此厉害,我又不是没和凌霄剑阁的弟子交过手!”

  言下之意,无非是说,曾经有剑阁弟子以水月剑法与她交手过。

  “或许,是因为你没和我交过手吧,小心了。”

  话音刚落,一抹剑光闪烁,天地间似乎有两轮明月争锋,天上一轮,水上一轮。

  一剑出,双月争辉!

  双月在交相辉映中,一道人影,踏着夜色,持剑而至。

  铛铛铛!

  茫茫剑势,如月光爆泻,铺天盖地,朝着水月公子落下,逼得她只能勉力抵挡。

  “不能再退了,不然必输无疑”

  水月公子心中骇然,眼中闪过抹决断。

  可真当她准备拼死一击之时,林云脸上闪过抹笑意,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

  一笑之后,林云身影如云一般散开,九道残影,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避开了水月公子在烟云中绽放的凌厉剑芒。

  “到此为止了。”

  九道残影同时开口,话音刚落,不给她疑惑的时间,残影在瞬间重叠。重叠的刹那,有月光在林云身上变幻。

  阴晴圆缺,风云变幻。

  等到林云一剑刺出,云销雨霁,彩彻区明。他手中剑芒同样如花绽放,青天碧水,落花与明月同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镜花水月!

  任凭水月公子如何凌厉的反扑,这镜花水月般的一剑,狠狠刺了出去。

  一剑,落在其眉心上。

  眉心有鲜血溢出,水月公子眼中闪过抹惊恐之色,不是惊恐对方这一剑的玄妙。

  而是有些震撼,如此恐怖的剑招,对方居然受控自如。

  宛若玩具一般,举重若轻,刚刚好点在其眉心。

  “承让。”

  收剑归鞘,林云拱手看向对方。

  摸了摸眉心的血渍,水月公子面露苦涩,无奈道:“技不如人,我确实已经输了,多谢手下留情。”

  悄无声息中,林云在败者组中,获得了全胜的战绩。

  又有一名公子,败在了他的剑下,可惜少有人注意到这一幕。

  所有人都被王者战台中,激战正酣的白黎轩和云真公子吸引,心潮澎湃中,正目不转睛的盯着。

  眼下,这两人的决战,也是到了最后关头。

  “降龙伏虎!”

  “天雷破!”

  三印叠加中,云真公子以刚猛霸道的佛威,施展出降龙伏虎。白黎轩争锋相对,毫不退让,抬手间以其自创的剑招,起身迎了上去。林云抬头望去,少年脸上露出罕见的炙热,像是在地狱中仰望天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