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四百六十五章 惨烈!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大风劲,一掌击败云真。

  王者战台上,少年林云,剑指秦羽!

  地狱之路,连败三人,少年一路走来,堪称奇迹。

  在没有谁看好的情况下,林云一剑将那明月斩成两半,轻取司雪衣。再以天碎云,击败了众人心中完全可以斩杀紫府的天雷破,再到林云一掌击败云真。

  除了奇迹,无法解释眼前的一切。

  可谁又知道,这背后林云为之付出的辛酸,谁能明白他身上背负的压力。

  没有豪言,没有壮语,只有剑,只有一剑,平静的指向秦羽。

  这一天,这一刻,他等了太久!

  欣绝大哥的死,到了要做个了断的时候,哪怕是身处地狱之中,他要一步一步,浑身是血的爬出来。

  告诉世人,告诉这天下,今日这龙门大比,他林云只争第一你。

  青丝如瀑,血染衣衫。

  王者战台上,林云眼神从未有如此炙热过,压抑在心头的所有愤怒和不甘疯狂的爆发,与双目中凝聚出滔天战意。

  “这少年的眼神,到底经历了什么?”

  “可怕,这眼神中蕴含的战意,我平生未见,他绝非呈强,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拿第一!”

  “或许是因为承诺吧,传言欣绝临死之前,他答应了对方的了承诺。”

  “欣绝吗?那个临死之前,领悟出完整先天剑意的剑道奇才吗?”

  “若欣绝还在,见到林云能走到这一步,想必也会十分高心。”

  这一刻,全场所有人都被少年身上的战意所感染,对所谓地狱之路绝不可能成功的先例,出现了微末的动摇。

  让人忍不住,想要支持这少年。

  既然一路都逆袭到这里了,那边再进一步,真正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契机。

  只是,林云真的能战胜秦羽吗?

  就在此时,紫青王座上的秦羽,嘴角露出抹冷笑,朝前迈不出一步。

  嗖!

  一步迈出,下一刻,他便出现在已成废墟的王者战台上。

  其身上的莽莽战意,也与此刻,彻底沸腾燃烧起来。看着前方的林云,血液都为之兴奋起来。

  能在拿到榜首的同时,将自己最想杀之人,亲手踩在脚下。

  如此美妙的画面,稍稍一想,秦羽整个人便要兴奋的颤栗起来。

  “真不容易,没想到为与我一战,你会拼到如此境地。刚才那一掌,应该是魔莲秘境中收获的上古武学吧,不过你还能再施展一次吗?”

  看着浑身伤痕的林云,秦羽嗤笑一声道。

  “你可以试试看。”

  林云平静的道。

  “凭你现在的状态,还不值得我全力一试,先接我三掌再说。”

  秦羽目空一切的,嗤笑一声后,轻声道:“三掌,三掌之后,你若是还没死,我会给你这个资格,与我真正一战。”

  狂妄!

  所有人在秦羽的话中,都感到一丝狂到骨子里的傲气,即便林云已经连败三人,在他眼中依旧一文不值。

  现场,万籁俱静。

  数不清的观战者,没有一人,敢嘲笑他的狂妄。

  只因他是秦羽,飞羽公子秦羽。

  他的实力深不见底,三年前他便与流觞争夺榜首,只败给对方一招。

  三年后,谁也不知道,他的实力到底强到什么地步。

  “地狱之路,最后一战,林云对阵飞羽公子!”

  裁判的话音刚落,秦羽便伸出一掌,随意拍出一掌。

  平平无奇,简单随意的一掌,可这一掌推出去之后,顷刻间便有股恐怖的气息爆发出来。

  残破不堪的地面上,突然地卷起无边尘埃,紧接着一尊完全有真元凝聚巨大手掌凭空出现,散发着灼热而暴烈的气息。

  当这巨掌凭空出现的瞬间,龙门广场上,许多人脸色都为之大变。

  掌芒中蕴含的气息太惊人了,玄武境的翘楚,心底无端冒出恐惧浑身颤栗,也就紫府境的强者,方能平心静气的凝目细看。

  林云瞳孔猛地一缩,葬花剑毫不犹豫,怒劈而出。

  “水月剑法,皓月之光!”

  紫鸢剑诀,全力运转,一息之间,七十二片花瓣便尽数绽放。

  之前,大放异彩的皓月之光,与此刻再度绽放。磅礴的皓月之光,凝聚成一束紫色的剑芒,顷刻间便与那尊巨掌撞击在一起。

  轰隆隆!

  虚空颤栗,可怕的余波疯狂迷荡。

  可下一刻,嘭!那一束如火如月的紫色剑芒,分崩离析。

  林云脸色微变,只能横剑在身,挡住这继续汹涌而来的掌芒。

  惊天巨响声中,碎裂的月光,和残破的剑芒,如茫茫大雪,零落在这王者战台上。

  林云身形爆退,整整退到王者战台的边缘,方才站稳脚步。

  只是他的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苍白,不见任何血色。

  “太弱,本皇子才用了不到三成力量而已,林云,你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狂风肆掠,余波激荡中,秦羽双眼微眯,面带笑容,看向林云轻声说道。

  不到三成!

  秦羽的话,顿时让整个龙门广场上的众人,为之惊愕不已。

  怎么可能,不到三成之力的一掌,就已让林云如此狼狈。

  这秦羽,到底有多可怕。

  林云脸色凝重,对手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刚才这一剑让已经全力以赴了。

  眼下虽然不是巅峰,可剑势未碎,紫鸢剑诀全力运转之下,威力绝对不低。

  是因为地阶功法的原因吗?

  “再来,这一掌,你猜我会涌出多少实力?”

  不容林云多想,秦羽轻描淡写一笑,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很好,他要的就是现在这种感觉。

  慢慢折磨,慢慢来。

  轰隆隆!

  毫无征兆,林云面前陡然飞沙走石,热浪滔天。同样是一尊巨手,犹如苍龙怒吼而至,只是更为凝实和残暴。

  灼热的气浪,弥漫看来,整个龙门广场的温度都为之狂飙。

  可怕的气息,盖亚全场,天地,在这一掌之下,彻底死寂下来,没有半点声响。

  除了灼热而残暴的掌芒外,再无其他。

  林云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凝重,感受灼热之气渐渐袭来,手中紧握的葬花剑轰然颤鸣起来。

  下一刻,葬花剑中爆发出夺目的光华。

  这柄剑,这柄无限接近宝器的玄兵,被林云催动到极致,而后狠狠刺了出去。

  水月剑法,霜寒万里。

  水月剑法,至阴致寒,至高至傲,在林云手中已修炼至化境,杀招之强,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这一剑霜寒万里,目之所及,可冰封万物。

  华丽的剑芒,裹挟着至阴致寒的剑势,席卷而去。

  地面上一抹寒霜迅速的蔓延,眨眼之间,剑势所过之处,仿佛连空气凝结成冰。

  那奔袭而至的掌芒,同样在刹那间凝固。

  成功了?

  众人眉头一挑,可来不及露出喜色,就听的一声脆响,咔擦。冰封着掌芒的剑势,瞬间破裂,残暴而凝实的掌芒,以更为凶狠的方式扑杀了过来,瞬息之间,重重的撞在林云身上。

  噗呲!

  林云张开嘴,当场吐出一大口鲜血。

  第二掌之下,林云遭受到,自地狱之路以来前所未有的重创。

  “看来你注定无法与本皇子真正一战了。”

  秦羽眼中闪过抹寒芒,神色冷漠到极致,看林云看了眼,轻声自语道:“到底只是剑奴,妄想逆天改命,未免太过天真。你在婚礼中给本皇子带来的羞辱,这七成之力的一掌,全部还给你!”

  几乎是他话音刚落,其身形一闪,便来到林云的上空,第三掌凭空落下。

  轰!

  从天而降的掌门,似乎完全凝为实质,弥漫着金色的火光,宛如一尊火焰巨山,从天而降。

  咔咔咔!

  掌芒还未完全落下,王者战台便在这威压之下,晃晃悠悠,不停的颤抖起来。

  这一掌,比之前两掌,加起来还要可怕的多。

  完了……

  当看到这一尊掌芒出现的刹那,明明是灼热无比的一掌,却让现场众人感到后背发凉。

  如此强横的一掌,同等境界之内,怕是能同时斩杀十多名半步紫府的翘楚。

  看着这如日般刺眼的掌芒,林云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仅仅只是七成力量,就已经如此可怕了吗?

  刚才让我重伤的第二掌,怕是五成之力,都没有使出来。

  要输了吗?

  “可你我的恩怨,岂能如此了断!”抬眸间,林云眼中迸发出无限杀意,刹那间一股杀意冲天而起。

  当这杀意自他身上,完全爆发之时,血染青衫的林云就像是地狱中走出来的修罗。

  紫鸢剑诀在疯狂催动中,他的身后的天空,一轮紫鸢花的轮廓,轰然成行。

  紫鸢花的轮廓现身的刹那,其身上的剑势,再回巅峰,磅礴无边。

  水月剑法,第十剑,天碎云!

  碎天碎云!

  至阴致寒!

  化境巅峰一剑,彻底爆发。

  眼下,这是林云在将紫鸢剑诀九重的异象祭出后,所能发挥出的最强一剑。

  这一剑之强,适才斩碎了白黎轩的不可一世的天雷破,当此茫茫无尽的剑势凝聚的剑刃风暴拔地之起时,半空中的秦羽也是略显诧异,不过随即脸色便阴冷的道:“难怪能斩碎天雷破,化境巅峰的一剑,的确可怕。可惜,你碰到的是我,你我之间的差距,已非你的剑术所能弥补。一切都是虚妄,死吧!”

  轰!

  当那掌芒压盖下来之时,天地变色,暴起的剑刃风暴,散逸而出。与零落的烟火,糅杂在一起,形成无比恐怖的余波,化为火焰剑光,朝着龙门广场四方溅射而去。

  宛若一颗颗流星,划破天破,落地之后,造成一片片深坑。

  许多观战席上的武者,遭此无妄之灾,当场重创,惨不忍睹。

  林云脸色大变,身后那朵紫鸢花的轮廓,出现死死裂缝,紧接着烟消云散。

  “我说过当日之辱,他日必还!”

  大皇子眼中陡然迸射出如电般的寒芒,掌芒毫不留情的镇压下去,整个龙门广场陷入剧烈的晃动中。

  而震颤的中心,本已千疮百孔的王者战台,则直接出现一道深达数十米的巨坑。

  林云整个身体,完全陷落下去,掩埋在巨坑的最深处。

  生死不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