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五百章 仗剑高歌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既然知我名号,还不速速退下!

  豁然转身的青衣少年,略显张狂的话语,让叶苍明等人为之一愣。(m.k6uk手机阅读)

  旋即,便不屑的笑了起来。

  “葬花公子?哪里来的阿猫阿狗,赶紧给我闪开。”

  三绝府韩飞,盯着林云怒喝道。

  若非林云这一手大风劲,太过强悍,其早就忍不住动手了。

  “有趣,你这小子,让冷逸吃了点小亏,就真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还听你名号,你算老几,赶紧滚。”

  残剑阁聂锋,眉头微皱,冷声喝道。

  “不知死活!”

  比起宗门翘楚的顾忌和谨慎,已是散修的叶苍明,直接出手。

  其手腕猛的一抖,剑身顿时血光爆射,刮起一阵狂暴的剑风。狂暴的剑势中,那一抹血芒,刺眼夺目,犹如惊鸿,洞穿虚空,朝着林云爆射而去。

  “血云剑法!”

  此剑一出,潘悦等人,眼中顿时闪过抹异色。

  叶苍明的个人实力,毋庸置疑,肯定要比他们自身强上许多。一手血云剑法,一手半步先天剑意,出手间有着恐怖的爆发力。环顾四方,这紫云湖上能接他一剑不死者,少之又少。

  无论是潘悦,又或者残剑阁的聂锋等人,对其忌惮不已。

  与他交手,只能靠人数优势,碾压对方。

  这一剑,宛若血色电光,刺破苍穹,凌厉的剑势刮起猛烈的大风,让平静的湖水不停的涌动起来。

  剑芒未至,恐怖的剑意,便在半空中爆响连连,耳边尽是嗡鸣之声。

  “动手!”

  潘悦和冷逸各自眼中闪过抹寒芒,两人早就对林云有诸多不满了。眼下机会难得,自然不会放过,不想给林云任何揣息的机会。

  “先解决这家伙吧!什么葬花公子,一个半步紫府的家伙,也敢如此狂妄,我看是活得不耐烦了!”

  “正合我意。”

  残剑阁聂锋和三绝府韩飞,对视一眼,各自冷笑一声。

  杀!

  刀剑出鞘,漫天杀意,冲霄而起,两人几乎同时出手。紧随潘悦和冷逸的后面,一人用刀,一人用剑,刀光与剑芒在交错间,锋芒冷冽,凌厉凶残,尽显杀意。

  顿时间,紫云湖上最强的五人,同时对林云出手。

  局势,凶险万分。

  远方正在与妖兽纠缠的天府书院众人,瞧得此幕,脸色都是为之一变。

  “师姐怎么办?”

  白芸小脸之上,满是担忧。

  适才,林云一掌大风劲,惊艳众人。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扶摇直上,后发先至,瞬间就赶上了潘悦那帮人。

  可谁也没想到,局势变幻莫测,那五人竟然联手对付其林云来。

  要知道,林云可只有半步紫府的境界。

  柳云烟俏脸上,却是少见的露出苦笑之色,这林云,她是当真看不懂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以一敌众,岂会有多少胜算。

  这道理,他难道不懂吗?

  这让她感觉,林云或许真的有底气,才如此做,沉吟道:“先解决眼前这些妖兽,静观其变。”

  湖心处。

  “那就陪你们玩玩吧”

  与外人的担忧和惊呼相比,风暴中的林云,神色却是超乎寻常的评价。

  血云剑法嘛?

  先拦下这一剑吧!

  眼看那弥漫着半步先天剑意,声威惊人的血色剑芒就要落下,林云心中暗自摇头,这等剑芒,就让其他人感到诧异了吗?

  若是这些人,知道自己能施展出先天剑意,不知道作如何想。

  负手而立的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张手一招,握住从背后弹出来的葬花剑。

  五指握在剑柄上的瞬间,一股绝强的信心,弥漫在其心间。

  热血在体内沸腾燃烧,浑身战意,如熊熊烈火,燃烧不止。

  “这家伙,居然不躲?”

  眼见林云,不闪也不躲,叶苍明眼中露出抹狞笑。他这血云剑法,有半步先天剑意加持,同等境界内,很少有人能够挡住,都是尽量避开锋芒。

  可这家伙,不闪不避,一动不动。

  当真是自不自量,狂妄无知。

  眼中寒芒冷冽,叶苍明心中冷哼道,既如此,那就死吧!

  “雕虫小技,为何要躲?”

  林云淡然一笑,剑出半寸,剑身在其眼前犹如一泓秋水泛着茫茫月光,夺鞘而出。

  皓月之光!

  刹那间,璀璨的月芒,在林云身上绽放,凝聚为一束炫目的银色剑芒,激荡而出。

  皓月当空,剑芒所过之处,世间万物,黯然之色。

  握剑的林云,与空手的他,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嘭!

  两道剑芒,在半空中狠狠碰撞在一起,那让人深感忌惮,恐怖无比的血色剑芒。在这一剑之下,当场分崩离析,至于那凌厉的半步先天剑意,更是溃散开来。

  巨力震荡之下,叶苍明脸色难看无比,手中长剑颤抖不已,似要挣脱出去一般。

  落地之后,伴随着惊天巨响,退后了好久不。

  “这”

  紫云湖上,众人大惊失色,完全呆住了。比之前,林云大风劲闹出的动静,都还要震惊许多。

  这可是叶苍明,比冷逸还要强上许多的狠角色。

  随手一剑,就轰退了血云剑法,还有比这更夸张的事?

  令人心有余悸的半步先天剑意,同样银色月芒的震荡下,溃散开来,完全不堪一击。

  让许多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这一剑的风采,让人实在有些不敢置信。

  咻!

  刺耳的破开声响起,有阴冷的气息侵袭而至,却是潘悦和冷逸,杀了过来。

  林云脸色微沉,又是这两个家伙,没完没了。

  “来得好。”

  一声冷哼,林云冰冷的目光,顺着剑身,落在半空中的二人身上。

  霜寒万里!

  已至化境的水月剑法,在剑诀九重的支撑下,将其至阴致寒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目之所及,冰封万物!

  噗呲!

  潘悦和冷逸,还未来得加完全靠近,便吐出口鲜血,被滚滚而来的冰寒剑意,当场震飞出去。

  身上有冰屑,刷刷落下。

  一剑皓月之光,大败叶苍明!

  一剑霜寒万里,震飞潘悦冷逸。

  眼下的林云,已没有太多顾忌,将自身真实实力,完全展现出来。顿时举目皆惊,全场无人说话。

  紫云湖上,除了再度扬起的剑风呼啸之音,再无其他声响。

  此等实力,实在是强的让人心惊胆颤。

  许多人恍然大悟,难怪,他敢说出那等看似张狂的话来。

  并非狂妄,而是事实。

  “一起上!”

  叶苍明握紧手中之剑,咆哮一声,当先冲杀过去。

  “杀!”

  潘悦和冷逸,将嘴角血渍差干,再度杀了过去。

  本已住手的韩飞和聂锋,咬咬牙,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好不容易杀到此地,紫火金莲近在眼前,让他们放弃,绝不答应。

  瞧着眼前这帮人,重振旗鼓,联手杀来,林云心中无奈,这些人就就真的不怕死?

  难道看不出来,自己虽然修为不及他们。

  可传承上古的紫鸢剑诀,将梅护法留下的三缕本源修为,尽数提炼为紫鸢剑劲。再加上,已至巅峰的龙象战体诀,论真元之强悍,完全不逊色对手,甚至犹有过之。

  至于剑道修为,更是完全无法比。

  化境的水月剑法,远比那勉强大成的血月剑法,强上太多太多。

  何况,他还有完整的先天剑意。

  既然要战,那便战吧!

  让紫鸢花尽情燃烧,让吾之剑意,在这天地间纵情高歌!

  林云闭上双目。

  一念生,丹田处七十二片紫鸢花,缓缓逆转起来。其体内充斥着银色紫鸢剑劲,宛如火山爆发前堆积的熔浆,汹涌激荡。

  已至九重的紫鸢剑诀,于这一刻,毫无保留,尽数宣泄。

  向剑之心,一往无前!

  林云睁开双目,眼眸深处有星辰光辉闪烁,完整的先天剑意,冲霄而去。

  锵!

  顿时间,其体内爆发出一声绝美的剑吟,那声音纤尘不染,空明澄澈,灵动而飘渺。

  嘭!嘭!嘭!嘭!

  可这偌大的紫云湖,在这剑音出现的刹那,便无法承受。一道又一道的紫色水柱,冲天而起,紫色水柱中,雷光与火焰在剑意的震慑被逼压出来。

  在林云的身后,那被逼压出来雷光与火焰,像是烟花,在爆鸣声中绝美绽放。

  伴随着响彻天地如歌一般的剑音,这一朵朵纵情燃烧绽放的烟花,铺满天穹。

  “先天剑意!”

  完整的先天剑意!

  瞧得此等恢弘的异象,叶苍明等人,顿时浑身一阵,如坠冰窟,寒冷无比。

  一个个恍然大悟,豁然明了。

  难怪

  难怪他一剑,就破了血云剑法,难怪那半步先天剑意,一溃即散。

  半步先天剑意,再如何强悍,岂会是完整先天剑意的对手。

  蚍蜉撼树,不败才怪!

  几人心中惊恐无比,再无半点战意,赶紧退后。

  可退的掉吗?

  奔雷斩电!

  林云一剑挥出去,体内响其连绵不停的铿锵之音,磅礴的真元伴随着浩瀚的剑意,激荡不止。

  璀璨如电般的剑芒,狰狞如蛮荒巨兽,怒啸而出。

  五人眼前的这道剑芒,刺眼夺目,浩瀚无边,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剑芒吞噬。

  下一刻,爆飞出去,身上千疮百孔,鲜血淋淋,尽是触目心惊的伤口。

  紫云湖面,更是在一剑之下,出现道可怕的沟壑,湖面像是被一剑硬生生斩成两半。

  嘭!

  等到湖水重合的刹那,本已重创的五人,被那惊涛骇浪,重重拍飞出去。

  嗡嗡嗡!

  湖面上,几人抬眼看去,茫茫紫雨中。那少年持剑而立,剑身寒芒闪烁,嗡鸣不止,一个个脸色惨白无比。

  等到风平浪静,烟花消散,林云收剑归鞘。

  “能接我一剑不死,也算是对得起你们,准霸主级势力翘楚的身份了。这世上之人,大多生来平凡,谁不曾被人视为阿猫阿狗,我林云也不例外。可记住,今日拜你们之人,是我葬花公子!”

  霸主级势力翘楚?

  阿猫阿狗?

  已无一战之力,败的心服口服的五人,脸色苦涩不已。

  此话,何等羞辱。

  如果你也是阿猫阿狗,我们又算的了什么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可林云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苦涩,只留给几人一个背影,朝着那紫火金莲跃了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