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四百七十六章 明媚阳光 不许得意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四百七十六章

  凤华公主,就是苏紫瑶!

  为什么?

  为什么瞒我瞒的如此辛苦,你难道不知道,我心中对你的愧疚有多深?

  你明明就是苏紫瑶,青云宗内承受着诸多非议,也愿意对我好,愿意赐我七窍玲珑丹,弥补我根骨不佳,愿将一缕情丝缠绕在我指尖为什么就不愿给我一个转身的机会。(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脑海中,一幕幕画面,再度出现。

  想当初青云宗内,他自信满满,手持一枚天源丹想还尽苏紫瑶恩情。

  却没想到,气的对方吐血。

  “我只想说,师姐对我的赏赐铭记在心,没齿难忘。今日我是来还恩的,这枚天源丹,我花费了四万下品灵石才买到,请师姐收下,往日恩情,就此两清。”

  记得当时话音落下,整个机关堂内便骤然降温,一股寒意席卷四方。

  冰冷的凉意,侵袭在每个人的骨子深处,冷的让人瑟瑟发抖。

  “两清?”

  那一刻,苏紫瑶苍白的脸上,露出丝丝笑意。可那笑意透骨寒心,让林云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没有什么笑容能比那一笑更为凄冷。

  他的绝世容颜,一片苍白,笑的让人心疼。

  “我很少送人东西,可送出去的东西,从未有人敢还给我!林云,你是第一个!”

  啪!

  价值昂贵的天源丹,在苏紫瑶手中当场就摔了个粉碎,其看都没有看。

  那一刻,林云知道自己误会了对方,一定忘记了什么。

  可世间没有给他后悔的机会,那一夜月光之下,与苏紫瑶共舞流风剑法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对方。

  直到凤华公主的出现

  思绪回到现实,林云在万道台阶上狂奔,死死盯着,高台上的那道风华绝代的背影。

  是她,若她不是苏紫瑶,绝对不会就此止步。

  虽不知道,她当时为何会出现在青云宗,可林云能够肯定,她就是苏紫瑶。

  自己踏遍千山万水,一路持剑,所要寻觅之人。

  “拦住他!”

  见林云不仅扰乱祭礼,还朝着新晋的凤华女帝冲去,当即大怒。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破空而至,皇宫禁卫朝着林云杀了过去,密密麻麻,犹如潮水一般汹涌而至。

  “让开!”

  林云冷声喝道,其眸中一点星辰绽放,完整的先天剑意顿时爆发出来。

  轰!

  爆发出来的磅礴剑意,横扫而去,挡在前方的皇宫禁卫。还未靠近,就被这股凌厉的剑势,逼的爆退出去,手中兵刃,嗡鸣颤抖,无法控制。

  “先天剑意!”

  “可恶,这剑意太强了。”

  众多皇宫禁卫,脸色顿时纷纷大变,片刻之后,各自手中的兵刃再也无法握住。

  一柄柄利刃,绽放着流光,破空而去。

  蹭蹭蹭!

  万道台阶上,一道道兵刃化随着林云的狂奔,深深的插在台阶之上。

  林云神色凝重,他的视线,只有前方那高台上王座前的背影。

  没几步了。

  七玄步催动之下,万道台阶,对林云而言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

  可突然间,就在他要踏上高台之时,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传了过来。

  还未反应过来,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的林云面前,是那一直护在凤华公主的麻衣老者。

  麻衣老者神色冷峻,没有多言,抬手就是一掌拍了下来。

  噗呲!

  几乎没有看清对方是如何出的手,林云便吐出一口鲜血,从万道台阶上飞落了下去。

  等到他落地之时,已经重新回到原点。

  林云单膝跪地,遥遥看去,那高台上的倩影仿佛站在山巅一般,遥不可及。

  “请圣女登帝!”

  麻衣老者面无表情,冷声喝道,他声音中蕴含着不可置疑的语气,命令止步的凤华公主登上宝座。

  “绝不。”

  林云眼中闪过抹光芒,丹田处紫鸢花尽数绽放,陡然间真元暴起。

  锵!

  天地间顿时响起清脆的剑吟,林云仿佛是一柄利刃,快若惊鸿,破空而起。

  “雕虫小技!”

  靠着深厚的修为,麻衣老者硬生生扛住了林云的先天剑意,在其将要错身之时,又是一掌拍了出去。

  嘭!

  很难形容,这一掌有多可怕,那是境界差距太大。一掌之威,完全忽视了种种技巧,仅仅一掌就像是一片浩瀚的天,镇压了下来。

  林云浑身剑势崩溃,吐出大口鲜血,肋骨甚至出现了断裂的声音。

  爆退中,他就像是一道流光,坠落在地面。

  轰隆隆!

  地面在剧烈的颤抖中,爆发出阵阵巨响,弥荡的余波宛如涟漪般散开,让一众皇宫禁卫脸色哗然大变。

  “请圣女登帝!”

  麻衣老者依旧面无表情,冷声喝道,他的声音已经蕴含真元,宛若惊雷。

  嗖!

  可话音刚落尘土飞扬的地面上,那脸色苍白,狼狈不堪的青衣少年,再度腾空而起。毫不犹豫,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朝着那高台笔直的冲了上去。

  “这”

  “这小子是要做什么?难不成,他觉得自己,会是麻衣老者的对手?”

  “那麻衣老者是公主的护道者吧,两者实力,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啊。”

  “这是要送死吗?”

  初始的震惊之后,皇宫大殿中不论是那些禁卫,还是族老,眼中都露出了些许疑惑。

  眼下,谁都看得出来。

  林云凭借的完全是一股执念,一股谁也不懂,可却不容置疑的执念,继续再冲。

  嘭!

  可执念再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依旧是毫无悬念的碾压。刚刚靠近,他就再一次被,麻衣老者面无表情的轰飞出去,这一掌落下的威能伤的林云更重。

  “请圣女登帝!”

  麻衣老者古井不波,依旧冷漠的吩咐道,他就像是一座山,横旦在苏紫瑶身前。

  只要他在,任何人都无法靠近,让人绝望的存在。

  可突然间,他脸色陡然变了,是止步的凤华公主,动了。只是她没有走向王座,而是豁然转身,在半空中将坠落的林云伸手接住。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林云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由衷的笑意。

  眼前的凤华公主,面纱已去,那张风华绝代的脸,不是苏紫瑶又是谁!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苏紫瑶,感到头痛欲裂。

  似乎

  似乎,很久以前,他也曾这么近的看过对方。只是那段记忆被人为的封印,让他始终无法想起来。

  可眼下,触景生情,脑海中忽然有许多模糊的画面闪过。

  青云宗洗剑阁,原主人无意闯进去,却看到令人炫目的画面。在那寒水池中,寒气迷蒙中,躺着一具**的娇躯,是苏紫瑶!

  那张脸,毫无血色,双唇早已冻成吓人的紫色,整个身躯僵硬无比。

  原主人吓得半死,慌乱中赶紧将对方抱出来,一直紧紧的抱着对方,想靠身体给对方温暖。

  只是他没有注意,时间流逝中,原主人自身的脸色愈发苍白,嘴唇一点点的变紫。

  寒毒,在无意中,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等到苏紫瑶死里逃生,缓缓睁开双目之时,原主人已经气若游丝,人之将死。

  苏紫瑶看着原主人的面孔,凝视许久后,露出抹笑意,似乎下定某种决心。

  画面变幻。

  朦胧中,两具身体不着衣物,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原主人体内的寒毒,渐渐化解,于阴阳交合中,困扰着苏紫瑶的致命寒毒也出现了丝丝破绽,日后彻底驱除,只是时间问题。

  现实之中,林云脸色大喜,咳嗽了好几声,每咳嗽一次都会吐出口鲜血,可眼中喜色却无法掩饰。

  想起来了,全都想起来了。

  诸多疑惑,一扫而空,难怪,难怪当日林云说要还恩之后,彻底两清,会将苏紫瑶气的吐血。

  因为有些事,林云忘记了,可苏紫瑶一直未忘。

  在她的记忆中,在她的灵魂中,某些最珍贵的东西,一直都小心翼翼的藏着。

  那是她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外表下,于这世间所剩的唯一软肋。

  “紫瑶,我想起来了。”

  林云脸上红晕,看向对方,欣喜而兴奋的说道。

  苏紫瑶风华绝代的面孔上,未有波澜,淡淡的道:“你很得意?”

  你很得意?

  林云随之一愣,随即笑道:“对,我确实很得意。”

  所谓得意,并非是占有了对方的得意,而是那段尘封的记忆,苏紫瑶确实对他笑了。

  两人间,并非是他自己的单相思。

  如何不得意!

  “那你下去吧。”

  苏紫瑶面无表情,半空中,将抱着的林云的直接丢了下去。

  “别!”

  林云当即大惊失色,他连中麻衣老者三掌,几近半死,这要真掉下去怕是真的摔成半死了。

  可不过片刻,香风袭来,苏紫瑶将他再次接住,轻声道:“不许得意。”

  受此惊吓,林云无奈苦笑,可却感到异常温暖。

  等到两人落地之后,高台上的麻衣老者,气的脸色完全黑掉了。

  “你该走了。”

  苏紫瑶看向林云,轻声说道。

  “走?我可没同意!”

  麻衣老者无声无息落了过来,目光看向林云,冰冷的杀意,让人心惊不已。

  他对林云,动了杀心!

  “你可以动手试试?”

  苏紫瑶淡淡看了麻衣老者一眼,转身离去,继续朝着万道台阶走去。

  麻衣老者神色纠结,最终狠狠的瞪了林云一眼,终究是不敢违背苏紫瑶的话,同样转身跟了过去。

  “这般结果,还算不错了吧?”

  耳畔传来一道声音,就见流觞端着一坛猴儿酒,朝他走了过来。

  “喝点?”

  林云点点头,接过酒坛,仰头狂饮。

  酒水入腹,浑身火辣辣一片,剧痛的伤势却是稍稍缓解了一些。

  抹了一番嘴上的酒水,林云看着苏紫瑶,在台阶上越走越远走。对方就是瑶池的仙子,一步步登天而去,眼看着就要遥不可及。可这一次,内心深处,却颇为平静。

  “苏紫瑶!哪怕有一天,你站在九天之上,我也会将你抱下来的,一定,我林云发誓!”

  林云冲着那人的背影,大声喊道。

  高台上苏紫瑶微微一顿,她回过头来,似在云端看了林云一眼。

  半响,才继续朝前走去。流觞有些钦佩的看向林云,沉吟道:“可她是帝玄宫的圣女,是真正的女帝之后,这大秦帝国的王座。只是因为修炼帝女心经,必须炼化帝王之气,多则一年,短则半年,待帝女心经修炼小成,还是会离开

  的。”

  “那又如何。我睡过的女人,就算是天涯海角,也会将她找回来的。”

  少年扬眉一挑,眉宇间露出不羁的笑容,明媚而阳光。流觞脚步踉跄,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脑海中,尽是睡过这二字在不断回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