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五十三章 候补选手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剑客都是爱剑之人,林云当然也不例外。(www.k6uk.com)

  当这柄玄器断掉之时,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心在滴血。

  玄器。

  就算是下品玄器,也是价值连城。

  在天水国内,甚至不可以灵石来衡量,因为根本就买不到。

  玄器都是由玄师打造的,天水国内没有玄师存在。

  乃是宗门花大价钱聘请外界玄师,打造而成。

  曾经在宗务堂兵器阁,一连断了三柄青钢剑。

  可没想到,玄兵在他手中,居然也断了。

  以往可以说是巧合,可玄兵也断,那就肯定不是巧合了。

  “问题出在哪里……莫非我是什么断剑之躯不成?”

  林云心中疑惑,百思不解。

  原主人给人养护兵刃时,并没有这种事发生。

  等他魂穿而来后,才有了这等异象。

  难道,和当日我在泰山,破胸而出的那一缕剑光有关?

  在联想到自己,猛虎拳诡异的拳剑合一,更让他心生蹊跷。

  罢了,暂时间眼界不够,想太多亦无用。

  “只是……你为什么就不断呢?”

  晃荡一声,林云将葬花剑拔了出来。

  剑身如秋水,剑刃吹毛断发,葬花剑已非凡品。

  但杀伤力,与下品玄兵间还有些许距离,需要以花香来养。

  半世浮萍随水逝,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绵吹欲碎,你去我留,两个秋!

  随意念道起,当初葬花剑中飘荡出来诗句。

  呼哧!

  林云持剑而舞,巅峰圆满的流风剑法,在他手中信手拈来。

  一时间,身如流水,上下腾飞,剑影灼灼,风起四方。

  庞大的剑势,从林云身上勃然而发,引动天地大势。

  凌厉的剑光,锋锐无匹。

  寒光凛冽中,让人不寒而栗。

  林云整个人仿佛融入在剑光里,随着剑光舞动,他身如流水,吸纳百川,汇聚成汪洋大河。

  每一次剑动,都仿佛江河在咆哮,剑鸣之音在天地间怒吼。

  风过无痕!

  当最后的杀招施展出来,就一缕剑光璀璨,林云身影陡然消失。

  嘭!

  等到剑光爆炸,他悠然现身,天地间似有漫天月华,如雪花般飘落。

  林云兴之所至,微微一笑。

  转身又是一剑刺出,他的目光只盯在剑尖一diǎn,当周围一切。

  从他眼中消逝时,剑尖之上,陡然绽放出一朵蔷薇。

  花从何处起!

  轰然一声爆响,剑尖蔷薇炸开,无数花瓣在空中飘飞。

  收剑归鞘,林云脸色微红,体内气血激荡。

  可却并未喘气,再也不如最初般辛苦,这杀招已能从容释放。

  嘭嘭嘭!

  就在他酣畅淋漓,瞬间消耗大量内劲之时。

  体内心脏,突然强健而有力的跃动起来。

  七股的暖流从心口流经四肢百骸,温润的滋养着他的肉身,修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

  “怎么回事?”

  林云脸色微变,敏锐的察觉到这等异象。

  当即盘膝闭目,内视五脏六腑,终于他看到一幅不可思议的画面。

  只见一枚七窍玲珑的丹药,与心口完美镶嵌在一起。

  随着心脏的强烈跃动,七窍玲珑的药力,如温润的溪水。从丹药的七窍,顺流而出,滋养全身。

  林云睁开双目,脸色微沉。

  “原来如此。”

  困扰他多日的秘密,终于解开。

  难怪这几天,就算不修炼,境界也在每日增长。原来当日苏紫瑶,在宗门演武场,当众给他喂下的是一枚玲珑七窍丹!

  “我欠你太多……”

  心中愧疚之情,再度涌起,看了眼小指上环绕的青丝。

  林云握剑的手,渐渐颤抖起来。

  有朝一日,有朝一日……一定要找到苏紫瑶!

  无论是解开身上的断剑之谜,还是他日找寻苏紫瑶,都需要强大的实力做为底盾。

  接下来的时间,林云整个人都沉浸在无止尽的苦修中。

  他上午以引灵诀,浇灌白残花之时,凝练突破桎梏的先天纯阳功。

  下午,则琢磨龙虎拳的先天残本,修炼拳剑合一。

  傍晚时分,则与满天繁星作伴。

  研读猛虎蔷薇图,领悟那青衣人所挥舞的剑法,体会着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意境。

  他一颗向道之心,心无旁骛,沉浸于此。

  像个傻子一样,哪怕什么结果都没有,依然苦苦坚持。

  在他远离喧嚣之时,青云宗内却是上下狂欢,群情激奋。

  胡子锋在宗门大殿,一掌挫败章叶,当日就传遍整个宗门。

  让的青云宗弟子好生骄傲,几乎每天都有人在谈论着胡子锋。

  他只要稍有进步,便会轰动宗门,隐忍热议。

  与此同时,那一日林云没有来得及出手,则被无数人拿出来与胡子锋对比。

  “到底还是胡师兄有担当一些,在闭关中都赶到了宗门大殿,替我们青云宗扬威!”

  “这就是厚积薄发,带来的底蕴和豪气,比起某些人的灵光一现。呵呵,不值一提。”

  “也是,那林云就站在跟前,结果一个屁都不敢放。”

  “这就是差距了,敢对外人凶才是霸气,只敢跟打自己人,算什么本事!”

  宗门上下,关于林云的非议,一发不可收拾。

  就算他已很少走动,还是有不少人,经过其木屋时会指指diǎndiǎn。

  不过林云却是从未反驳什么,只沉浸在自己的武道世界。

  渐渐的,其他人谈的没什么意思,也就将他给遗忘。

  只是关于胡子锋的消息,仍是一个接着一个在宗门传出来。

  “听说没有,胡师兄已经作为三名核心种子,准备参加四宗大比了。”

  “意料之中,以胡子锋的实力,他没有成为核心种子那才叫意外。”

  “也对,如此年轻便领悟出先天武技,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等着瞧吧,到时候胡师兄一定会在四宗大比上大放异彩!”

  四宗大比的日子,一天天临近。

  宗门上下紧张期待的气氛,渐渐浓郁。

  无论是谁,见面所谈皆是四宗大比。

  天水国四宗大比,乃是三年一次的盛事。

  不仅规模盛大,会吸引整个天水国的武者前来观摩,更是关系到宗门的核心利益。

  一门三宗掌控整个天水国,难免竞争激烈,利益产生冲突。

  为了能够解决冲突,而又不至于引发宗门大战,伤及自身根本。

  于是便有了这四宗大比,由门下弟子竞争,以胜负来争夺利益。

  若是青云宗无法取得好成绩,整个宗门利益都会受损,宗门上下无论是谁都会受到波及。

  这一日黄昏,临近傍晚。

  林云握着蔷薇画卷,与门前空地徘徊,口中念念不止。

  花从何处起?我从何处来?剑是什么剑,花是什么花……

  如今林云,已经能听到画中青衣人的四句话,一句便是一记杀招。

  可惜。

  他除了花从何处起以外,其他三剑都能徒具其型,还未掌握其中真意。

  这几日苦思冥想,已渐渐有些眉目,但总是一闪即逝抓不住。

  唰唰!

  可就在此时,有细微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一diǎndiǎn接近着他。

  来人实力不熟,踩在草地之上,只发出极其微弱的声响。

  “谁!”

  林云转身爆喝,一拳轰了出去。

  轰!

  拳出的瞬间,虎啸青天,犹如百兽来朝。体内先天纯阳功的黄色内劲,像是燃烧的烈焰,疯狂涌入拳芒中。

  霎时间,他这一拳声威盖天。

  可当他看清来人之时,脸色微变,心有所动。

  体内如烈焰燃烧的内劲,瞬间荡然无存,拳芒也终究未燃烧起来。

  嘭!

  饶是如此,仍将来人轰退了三步。

  “好你个林云,竟然出拳揍我。”

  后退三步的张寒,不满的嚷了一句,而后狐疑的看向了林云。

  对方这一拳,刚打出来的时候,吓得他半死。

  那声威袭来,浑身上下仿佛被一头虎王的庞大身躯笼罩起来,连呼吸都感到急促。

  可没想到,真正轰过来的力道,却不过如此。

  “我说你到底行不行啊?实力怎么有diǎn退步的厉害,现在宗门上下,都在传你不过灵光一现,实际上底蕴根本就不够。”

  张寒打量着林云,转了一圈,疑惑的问道。

  林云微微一笑,没有多做解释。

  他这纯阳功已突破桎梏,蜕变为先天纯阳功。

  一念之间,不管多为浑厚的内劲,皆可化为无形,自己毫发不伤。

  刚才要不是他收回内劲,张寒在这猛虎拳下,可能就是个死人了。

  “说吧,少宗主派你来又有什么事?”

  张寒嘀咕道:“五天之后便是四宗大比,少宗主已经让你成为候补选手,问你愿意不愿意为宗门出力。不过我看你现在这实力,占这候补选手的名额,可真有diǎn悬。”

  差diǎn都成为死人了,还在这乱说话。

  林云心中苦笑,这张寒也是心够大。

  “少宗主对我不错,我岂有拒绝的道理。你给我讲讲,候补选手与核心选手,有什么区别?”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