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五百二十六章 火狱花!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五百二十六章

  天府书院,古腾所在的院落。(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嘭!

  毫无征兆,院落的大门被一脚踢碎,两道人影闪了进去。

  正在院中石桌喝酒的古腾,慌忙转身看去,等到看清来人的容貌时,脸色骇然大变,惊恐不已。

  手中酒瓶,扑通一声就碎落了地面。

  “哥,你你怎么来了。”

  古腾哆哆嗦嗦,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眼中神色难掩惊慌。

  来人正是在听风楼,被众多核心弟子嘲弄过的古锋,其一身黑衣脸上布满阴霾,眉间戾气冲天。

  在其左手边的蓝衣青年,同样穿着核心弟子的服饰,阴玄境大成修为。

  只不过同样是阴玄境大成的修为,可这蓝衣青年,无论是气势或者威压,都比这古锋差了一大截,完全无法相比。

  站在他身边,反倒是像跟班一样。

  “古师兄,令弟当日看来真的是受辱不轻,已成魔障了。”

  蓝衣青年瞧着古腾落魄颓废的模样,嘴角勾起抹笑意,淡淡的说道。

  此般颓废,哪里还有当初,内门第一的风采。

  一身修为,隐隐间居然出现在倒退的趋势,形同废人。

  “废物东西,这脸都打到我头上了,我能不来?核心弟子中我古锋都快成为笑话了,区区一个新晋的客卿执事,都搞不定我日后如何在天府书院立足。”

  古锋眼中寒芒涌动,心中怒火中烧。

  之前听风楼中的一幕幕画面,让他憋屈无比,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

  当时,他就恨不得宰了林云。

  只不过终究是忍耐下来,先到了这古腾的院落,其心魔不除,日后定然是废物一个。

  “哥,我给你丢脸了。”

  古腾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满脸羞愧。

  蓝衣青年上前将古腾扶起来,轻声道:“有何好跪,今日古师兄既然来了,你莫要在做丢人现眼之事。”

  古腾闻言,心中狂喜不已,看向古锋道:“哥,你要出手了吗?”

  古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古腾顿时吓的不敢说话。蓝衣青年嘴角微微翘起,不屑的笑道:“此等角色,若是让古师兄出手,未免贻笑大方。故事第尽管放心,这什么狗屁葬花公子,我孔宣今日定让他在你面前跪地求饶,当日他如何羞辱你,今日我替你

  十倍收回来。”

  古腾眼中顿时就闪过抹狠戾之色,拱手道:“多谢孔师兄。”

  看着孔宣和自己大哥来势汹汹,古腾心中大定,今日这林云必然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口气,这口足足憋了十天的气,终于能宣泄出来了。

  嗖!

  无声无息中,一道灰色身影从半空中落下,同样穿着核心弟子的衣物。

  同样是阴玄境大成的修为,只是与古锋相比,依旧逊色一大截。其落地后看向古锋道:“古师兄,打听清楚了,那人在火狱秘境中。”

  “火狱秘境?”

  几人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显然都不清楚,林云怎么进的火狱秘境。

  古锋确实如毒蛇般阴冷一笑,寒声道:“如此正好,若在这宗门之内,顶多让他受些屈辱。可在这火狱秘境,我就算废了他,也可以轻松搪塞过去。”

  火狱秘境修炼,向来是柄双刃剑,在其中遭受烈焰反噬之人,多不胜数。

  在古锋看来,简直没有比这地方,再合适动手的了。

  秘境三层中林云,自是无法知晓这一切。

  此刻他正扶摇直上,冲天而去,朝着那常人眼中的禁忌,秘境四层冲了过去。

  之前林云闹的动静不百丈火光,烧的天地颤抖,几乎整个秘境三层的都注意到了他。

  眼下,他腾空而起,更是醒目万分。

  “又是那小子!”

  “真疯了,之前百丈大火没有烧死他,现在居然要去秘境小成了。”

  “不过以他阴玄境小成的修为,怕是连三层的屏障都无法打破吧。”

  许多人咧嘴笑着,秘境三层的屏障,可不是那般容易打破。弄不好,就是灰头土脸,直接被震落下来,活活摔个半死。

  可就在许多人,等着要看林云笑话之时,那天穹间陡然多出一抹剑光。

  轰!

  那抹剑光比闪电还要刺眼,将这昏沉沉的天,照的一片大亮。

  也将这少年清秀冷峻的面容,照的无比清晰,每个人都注意到了那张眉间藏着锋芒与傲骨的脸。

  刷!

  只是来不及将这画面,印在脑海中,少年便一闪而逝。

  秘境三层的屏障,被他一剑划破,毫不犹豫便遁入其中。

  “真的进去了!”

  一时之间,整个秘境三层全都骚动了起来,无数人眼中露出惊愕无比的神色。

  秘境四层那是禁忌之地,一入其中,有死无生。

  别说这十多年无人成功,就连用勇气闯关之人,都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眼下,一个阴玄境小成的少年,居然奋不顾身冲杀到了第四层。

  怎能不让人激动!

  在众人的惊愕声中,林云身影出现在他们看到的四层中,他来不及打量四方环境。

  毫无征兆,一尊火狱笼罩,将他死死困在。

  牢笼的柱子纯手由火焰凝聚而成,恐怖的火焰,几乎凝为实质,让人望而生畏。

  细细看去,能够感觉到,这火狱牢笼确实在缓慢的缩小。

  “时间不多了。”

  感受到紧迫性的林云,盘膝而坐,立刻催动起紫鸢剑诀来。

  轰!

  紫鸢剑诀刚刚催动,这火狱牢笼便疯狂颤动起来,有无形的热浪凝聚细小的银针,铺天盖地席卷而至。

  此等骇人的冲击,让林云浑身颤动,剧痛弥漫而出。

  此种痛苦,比他承受着百丈火光之时,都要强上数倍。

  可那涌入的体内火属性灵气,几乎是三层中的好几倍,甚至能达到十倍之巨。

  “没来错地方。”

  林云心中颇为满意,危机同样代表着机遇,当下心无旁骛炼化起这古老的火属性零起来。

  银色的紫鸢花光环在他坐下绽放,疯狂而贪婪的吞噬着四方灵气,炼化之迅猛狂暴的吓人。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中,来自体内那银色的紫鸢花,荡漾出一股奇特的冰寒波动。

  此种感觉相当玄妙,古老而神秘,冰寒中偶尔透出来的锋芒,让人震撼而心惊。

  这传承自上古的紫鸢剑诀,再冲向九重巅峰的路上,似乎在发生着某种奇妙的变化。

  紫鸢剑诀,传承自紫鸢剑圣,共一十六重,远非现在的功法能比。

  可在林云身上,除了真元锋芒稍稍凌厉许多外,也就真元较为厚实凝重罢了。

  现今的剑诀,倒也不是不能做到,并无其他异处。

  难道这紫鸢剑诀,今日,要展现出它真正狰狞可怕的一面了吗?

  一念及此,林云心不由砰砰直跳,这秘境四层他来对了。

  两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在紫鸢剑诀狂突猛进,以诡异速度精进之时,困住他的火狱笼罩同样不断缩小。

  不知何时,那令人心悸的牢笼,已经如锁链一般勒在林云身上。

  片刻后,这恐怖的火狱牢笼,就会硬生生勒进他的体内,继续浓缩。等到凝为一点之时,便会在其体内,轰然爆炸。

  林云的心悬了起来,紫府出那银色的紫鸢花,还剩下一片花瓣才能晋升九重巅峰。

  若是赶不及,后果实在不敢想象。

  可就在这火狱牢笼将要完全勒进其身体时,其体内紫府出陡然光芒大作,从紫鸢花中绽放出一座锋芒肆意的剑阵。

  当剑阵成型的瞬间,有古老的声音跨越时空,在他耳边响起。

  “紫鸢剑阵,绝世无双九转归一,凤鸣朝阳!”

  天府书院,火狱广场。

  广场中众多盘膝而坐,闭目苦修的内门弟子,突然感到一股寒意袭来。

  纷纷睁开双目,就见广场外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四道人影。

  当看清来人之时,脸色纷纷大变。

  居然有三名核心弟子,同时来了,为首者赫然是核心弟子颇有凶名的古锋。

  联想到之前林云到来的场景,在看到同行的古腾,一行人瞬间明悟过来。

  这是来找林云麻烦的!

  “滚开!”

  就听的蓝衣青年孔原眉头微皱,一脚踢开几名挡路的内门弟子,其他人吓得纷纷让出一条路。

  不一会,四人就登上高台,朝着那火光跳跃的秘境入口行去。

  三名核心弟子,还有古锋坐镇,林云怕是要完蛋了。

  许多之前,对林云颇为嫉妒和不满的内门弟子,此刻眼中都露出看好戏的神色。

  “你们要做什么”

  高台上守在入口前的龚明,瞧见神色阴戾的古锋,顿时大惊失色。

  啪!

  只是他话未说完,孔宣冷着脸,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区区一个客卿执事,见到我等不行礼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出言质问,不知死活。”

  蓝衣青年冷着脸,沉声喝道。

  龚明脸色顿时火辣辣的痛,嘴角溢出一丝血渍,敢怒不敢言。

  古锋却是懒得看他,目光直视前方,那一丈多高的火焰,那里正是火狱秘境的入口。

  “哥,这家伙当日是和那林云一伙的!”

  古腾眼中闪过抹阴狠之声,冷冷的说道。

  龚明闻言,脸色微变。

  “这种废物,待会你自己动手吧,先找林云,我要让他知道做错事的代价!”

  古锋面露不屑之色,淡淡的说道。

  “不准去!”

  可就在他将要抬腿之时,半边脸已经肿起来的龚明,冲过来固执的拦在了几人身前。

  这若是让几人进去了,那还了得。

  想想林云若是在修炼中,毫无防备就被几人突然出手,怕是立刻就生不如死了。

  林云既然信任他,让他守在了这里,就没有理由让这古锋轻松的迈进火狱秘境。

  “倒是有些骨气,可惜啊”

  古锋嘴角勾起抹笑意,冷笑不止。

  “可惜只是一个客卿执事,于我等眼中,就是废物罢了,哈哈哈!”

  不待古锋出手,孔宣狂笑一声,脸上露出狰狞之色,抬手一掌拍了下来。

  咔擦!

  其阴玄境大成的修为,远非阴玄境小成的龚明能比,其抬起来的手臂一瞬间被拍的骨骼炸裂开来。

  “跪下吧!”

  孔宣狞笑一声,手掌落在了龚明的头顶上,巨力之下。

  龚明吐出口鲜血,吃力的咬着牙,可实在差距太大。扑通一声,其双腿便跪在了地上,砰砰作响。

  这般闪电般的交手,看的人惊骇不已。

  核心弟子,这就是核心弟子的实力,阴玄境小成和阴玄境大成的差距,犹如鸿沟般不可逾越。

  可就在此时,这高台忽然颤动起来,高阳中央处的火焰入口出现一幅朦胧的画面。

  隐约间,能够见到那是一尊牢笼,轰然破碎。

  古锋、孔宣等人面色微变,眼中各自闪过抹震撼,这是有人打破了火狱牢笼。

  “火狱牢笼居然被人打破了,这可真是令人惊讶。”

  古锋望着那前方,一丈多高的火焰,喃喃自语。

  孔宣眼中闪过抹厌恶之色,吊着眉头瞥了眼龚明骂道:“若不是废物挡路,我们说不定也能抢到些火狱牢笼的碎片,那可是媲美四品祥瑞的大补之物。”

  越说越恨,这孔宣伸手,就又是一个耳光朝龚明拍去。

  “住手!”

  可他的右手,刚刚抬起来,高台中央的火焰中,一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一袭青衫,身背剑匣,不是林云又是谁。

  龚明见状,连忙喊道:“林兄快走,这帮人找你麻烦的!”

  看了眼跪在地上,脸颊肿起来的龚明,林云面色未变,只是眼中不经意间闪过抹寒芒。

  “葬花公子?来的倒是时候”

  孔宣顿时眼前一亮,目光转向林云,狞笑道:“既然来了,你也给我一道跪下吧!”

  轰!

  话音落下,其腾空而起,抬手一掌朝着林云拍了过去。

  阴玄境大成的浩瀚威压,在他身上汹涌而起,看的人心惊不已,这一掌比之前对上龚明的那掌还要狠。

  嗡!

  可林云面无表情,抬手一拳就迎了上去,低沉的闷响声将这掌接了下来。

  其不动如山,脚步唯有丝毫挪动,显得古怪无比。

  蓝衣青年孔宣眼中露出浓浓的惊愕之色,他感觉自己这一掌,像是落尽了浩如烟海的汪洋中,连一点水花都没有搅动。

  “刚才对龚明出手的是这只手臂吗?”

  林云开口淡淡的问道。

  “是又如何?难道你还想替他报仇不成!”

  孔宣咬着牙,面色狰狞的说道,依旧想着如何重创林云。

  “那我就断你一臂!”

  少年抬眸一瞥,目中陡然爆发出冰冷至极的寒意,一眼就让人如坠冰窟。

  紫府内紫鸢花一片一片悄然绽放,不待对方有所反应,林云右拳松开转手捏住对方的手腕,闪电般一扯。

  咔擦!

  凄厉的惨叫声中,鲜血飞溅,一只手臂凭空飞出去。

  还未完!

  林云早已蓄势待发的一掌,雷霆万钧,山呼海啸般落在孔宣的胸口。

  嘭!

  其胸口内骨顿时根根断裂,五脏六腑尽数炸开,人如炮弹般眨眼就飞出了火狱广场。

  惊人的一幕,看的人目瞪口呆,大脑瞬间懵掉了。

  孔宣朝林云轰上一掌,轻飘飘跟棉花一样,林云一掌轰过去,这阴玄境大成的核心弟子,立马就半死不活了。

  更诡异的是,他爆飞出去的身影,像是瞬息般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前一刻还在,后一刻便看不到人了。

  如此骇人听闻的场面,让高台之下偌大的火狱广场上,鸦雀无声。

  就连古锋身边的另一名核心弟子,眼中神色也是惊恐不已,悄悄后退了几步。

  唯有古锋,脸上依旧是挂着阴冷的笑容,仿佛孔宣的死活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其目光陡然一扫,如电般落在林云身上,冷声道:“有点实力,难怪敢如此张狂,刚才火狱牢笼破碎你应该捞到不少碎片了吧?交不出来,过往恩怨,我与你一笔勾销。”

  “火狱牢笼的碎片没有,火狱花倒是有上一朵,可你有这个资格要吗?”

  林云心中冷笑不止,张手间掌心多出一朵璀璨耀眼的火狱花。

  临近黄昏的阴暗天色,在此花的照耀下,顿时亮如白昼。光芒之下,少年那张冷峻的脸,格外引人瞩目。

  火狱花!

  顿时间,全场震惊,眼中无一例外,眼中俱是惊骇之色。

  火狱花竟然在林云手中,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是他打破的火狱牢笼不成? 一念及此,这火狱广场上的众人,眼中神色全都疯狂了起来,惊呼声连绵不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