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五百三十四章 打破禁制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五百三十四章

  藏书殿某处。(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

  俞长老与墨灵盘膝而坐,两人身前放着尊茶几,青茶正冒着白烟有淡香散逸。

  “我很期待这小家伙,能在藏书殿中获得什么品级的玉简。”

  俞长老放下茶杯,笑吟吟的说道。

  “若无意外,他应该能发现那些隐藏的黑色玉简。”

  墨灵面色幽冷,端着茶杯,平静的说道,有一种宁懿之美。

  俞长老轻声笑道:“你倒是对他信心十足,不过发现归发现,能否破除迷障打破禁制却说不准了。”

  “能够打破火狱牢笼的妖孽,我想肯定会给您老一个惊喜。”

  墨灵葱翠如玉的手臂,露出雪白柔软的手腕,将茶杯缓缓放下。

  “惊喜吗?”

  俞长老眉头动了动,笑道:“希望吧,不过比其他,我还是更担心我那傻徒弟”

  提及柳云烟,两人神色都有些黯然,这段时间对方的修炼简直可怕。

  已经不可以用努力来形容了,那种程度的修炼就像是紧绷的弓弦,一旦触及极限,弦断人亡。

  “我已决定,今日之后,就让她观摩小神通。”

  墨灵悠悠说道。

  “确定了?”

  俞长老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

  “父辈的压力落在她身上,对她而言太残忍了。此关不过,她将心魔永在”

  “可你没想过,神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修炼成功的?”

  “我总得给她一些希望,若是不成,早断了念想也好。”

  俞长老闻言一阵沉默,黯然神伤,柳云烟的父亲与他可是至交。想当年何等意气风华,可十五年前一个自负的决定,却害惨了自己,也连累了天府书院。

  让所有压力,都落在了柳云烟身上,罪人的名号对小孩子的伤害可是无法言表。

  突然,这大殿有灵纹的波动凭空出现,如涟漪般在空中荡漾。

  两人正疑惑之色,书殿轻微的晃动了起来,俞长老微微皱眉,伸手一点。

  涟漪如水波荡漾吗,光芒隐现,一道青色身影出现。画面中,那诡异的空间,血光弥漫,骇人无比。

  望着那水幕中的身影,俞长老眼中闪过抹讶异之色,苦笑道:“这小家伙,还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

  “俞长老,怎么了?”

  墨灵起身问道。

  俞长老神色凝重,沉声道:“他似乎触碰到了某种禁忌功法,眼下正不知所措呢。”

  禁忌功法?

  墨灵神色微变,藏书殿中有许多被封印的禁忌功法,大都来历不凡,可也有所缺陷。

  其看向水幕中的身影,疑惑的道:“他应该打不破禁忌的封印吧?”

  俞长老微微一笑,幽幽说道:“的确打不破,不过若是玉简自动跳出来,也不是他能掌握的。这七杀拳怕是跟定他了,就是不知道他能否打破禁制带出去。”

  墨灵心中一顿,俏眉微蹙。

  这七杀拳她也是有所耳闻,是几百年前一位先辈在某处诡异的上古遗迹中所获,本是佛门武技,可却戾气十足,刚猛而霸道,充满杀戮之意。

  但自从推衍出来后,却从未有人真正修炼成功,反倒是不少人走火入魔。久而久之,这拳法便成为了禁忌,被封印了起来。

  眼下,却是因为林云,重新现世了。

  “这小子的身上,肯定有某种气质打动了七杀拳,嘿嘿,我现在还真想看着他将这七杀拳带出来。”

  俞长老摸着胡须,充满期待的说道。

  墨灵沉吟不语,这禁忌功法的禁制,应该相当可怕不容易打破。

  当脑海中的嗡鸣结束之时,林云睁开双目,视野重新恢复清明之时。

  看着眼前景象,面色微变。

  这怎么回事?

  他明明已经打破了紫电魔龙拳的禁制,可还未来不及握住,脑海中就忽然炸裂开来。

  当目光落在那血色玉简上时,林云眼中闪过抹精芒,渐渐回忆了起来。

  七杀拳!

  想起来了,就是这血色玉简,将那紫电魔龙拳的玉简撞碎了。

  林云死死的盯着这枚玉简,一时间不敢妄动,他能感觉道这玉简比之前的紫色玉简,还要可怕许许多多。

  杀!杀!杀!杀!

  可就在林云迟疑之际,那玉简微微晃动起来,一个个杀字化为音波在四方响彻起来。其体内霸剑心法,有些不受控制的运转起来,有无形的霸者剑意在他身上散发出去。

  嗡!

  突然间血光散去,这枚玉简缓缓飞来,林云伸手任由其落在自己掌心。

  当手掌触碰到玉简时,一股颇为古老的信息,再一次出现在脑海中。

  七杀拳,杀意决,苍生灭!

  简简单单的九个字,可却有种莫名的强悍和霸道,令人敬畏不已。与其他拳谱相比,这介绍太过简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此拳法怕是比那紫电魔龙拳,要强上许多。

  若不然,也不会一击,就将那玉简撞的粉碎。

  “自己飞来的?”

  林云恍然大悟,不是自己选择了它,而是七杀拳选择了自己。

  是因为霸剑的缘故吧

  想来想去,林云觉得只有这个可能,毕竟他在此地待得够久。早不来玩不来,偏偏在自己祭出奔雷斩电后现身,想来与霸剑散发出去的气息有很大关联。

  “你既然选择了我,那我也没必要辜负你!”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失去紫电魔龙拳的郁闷一扫而空,右手紧紧握住了这血色玉简。

  片刻后,掌心处的玉简颤动起来,达到极限有一抹抹红光从其手中迸发出去。

  等到玉简在掌心消失的刹那,一道模糊的人影,出现在林云面前,有惊人的威压在那人影上传来。

  “想要带七杀拳出去先打败我。”

  沙哑的声音从那模糊的人影中传来,而后没有废话,化为一道血色魅影出现在林云面前,抬手一拳轰了出去。

  轰!

  拳芒炸裂的瞬间,有无尽的杀意犹如暴怒的雷霆般散逸出去,那等杀意几乎凝为实质,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林云面色微变,先天剑意在身上暴起,葬花剑犹如一泓秋水般刺了过去。

  砰砰砰!

  炸裂的拳芒,与剑影爆发出激烈的冲突,几次惊天巨响后,林云的剑势竟然被拳芒硬生生冲散。

  林云的肉身爆飞出去,气血翻腾中,脸色略显苍白。

  落地后,林云心中暗骂一声,刚才消耗太大。眼下,想要在祭出奔雷斩电,也有些难度了。

  本就难缠的局面,变得更为不利起来,或许

  轰!

  不给林云思考的机会,那模糊的身影又是一拳轰了过来,漫天杀意凝聚的拳芒,势不可挡。拳风在咆哮中,宛若上古凶兽狰狞怒吼,那等声威霸道之极,完全不讲道理。

  “这家伙”

  林云眼中闪过抹怒意,稍稍一退,对方气焰便这般暴涨,有些欺人太甚了。

  轰隆隆!

  拳芒如狂风暴雨般落疯狂落下,林云手持葬花剑,勉力支撑,步步退后。

  “没完没了!”

  眼见这模糊的人影,愈发张狂,林云心中彻底怒了。紫府处银色的紫鸢花泛起淡淡的光芒,将那一方湖泊照的波光粼粼,其身上同时泛起亮银色的光。一种古老而浩瀚的便宜,缓缓荡漾开来。浑身银广夏,少年张扬而舞的长发,似乎都泛起了晶莹的光

  泽,双目中的眸光,都有着银色的光辉。

  轰!

  银色的紫鸢花,一片片花瓣,自其体内溢出,化为厚重凝实的银色剑影,在其周身起伏。八十一道剑影组成的古老剑阵,瞬间成型,有滔天剑意在林云身上绽放。

  紫鸢剑阵,绝世无双!

  林云目中寒芒凝聚,一剑怒指过去,顿时间剑阵中飞舞的剑影。化为一道道银色流光,汇聚在一起,宛如银色洪流冲击出去。

  叮叮当当!

  八十一道银色剑影,几乎同时落在那模糊的人影中,将其身上滔天杀意轰得粉碎。

  “成了吗?”

  林云踹着气略显疲惫的自语,若这剑阵都无法打破此禁制,那他就注定只能空手而回了。

  那模糊的身影在杀意被碾碎后,不停的蠕动起来,最后在林云面前陡然炸裂。

  无数红光爆射出去,半空中,唯有一枚玉简静静的漂浮着。

  林云嘴角露出抹笑意,走上前去,一把抓住。

  当握紧玉简的瞬间,四周空间无端旋转起来,景象迅速变幻,等到他视线恢复清明之时。

  已经重新回到藏书殿的大阵上,抬眸看去,俞长老正笑吟吟的看着他,在其旁边墨灵不知何时也来了。除此之外,还有好些老者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个都神色惊讶无比的看着他。

  “七杀拳!被封印了上百年的禁忌功法,居然被你就这样带出来了,你这小子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俞长老打量着林云,轻声笑道。

  林云看着这般阵仗,以及众多老者古怪的眼神,苦笑道:“莫非这七杀拳,我得还回去不成?”

  “那倒不用,大家只是很惊讶,想看看是谁取走了七杀拳。你尽管修炼便是,不过此拳法杀意极重可却又出自佛门,相当古怪,你得多留个心眼。”

  俞长老摸着胡须,摆摆手笑道。

  “佛门拳法,可不一定就要大慈大悲。”

  话音落下的瞬间,有龙吟虎啸之音在林云身上响起。磅礴拳威中,混杂着一丝暴戾的佛威,让这拳威更显狰狞霸道。

  此等异象,倒是看得众人为之一呆。

  林云微微一笑,拱手道:“多谢俞长老成全了,如无其他事,我便先告辞了。”

  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俞长老眼中闪过抹神芒,原来如此,难怪这七杀拳会选择他。

  “林云,别忘了六天后的玄阴花之争!”

  在林云将要踏出殿门时,墨灵清脆的声音响起。

  “放心,此等盛事,我可不愿错过。”少年大步离去,可他爽朗的声音,却回荡在大殿内,许久才消停下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