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我剑,寒如雪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五百六十九章

  哗!

  高高抛起的人头,让现在数万人脸色哗然大变,死一般的寂静。(K6uk)

  那人头的模样,每个人都很熟悉,实在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可此时此刻,所有人又觉得陌生无比,张大嘴不知如何是好。

  说熟悉,自然是因为那模样,一眼就能认出来。说陌生,是因为这画面,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那罗深的实力,何等恐怖,一柄夸张到极致的巨剑,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强如牧雪,这天剑宗走出来的翘楚,在他手中都败得相当之凄惨。

  甚至差一点,就直接殒命于此。对方那凶狠残暴的冷酷笑容,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上一刻。

  可眼下,这人死了。

  死在了那青衣少年林云的手中,一剑斩右手,一剑斩左手,一剑断人头!

  三剑,仅仅只是三剑,就切瓜砍菜一般,要了这罗深的命。

  可更让人惊讶的是,那场中少年面色清冷,早已转过身去,完全没有去多看那无头之躯眼。

  迎面杀来的曹休三人,人在半空,杀意滔天。那等杀意如熊熊烈火,凶残之色,眼中都闪烁着狠戾之色。可当看见林云背后飞起的人头之时,一个个如坠冰窟,心像是重锤击打了一下。

  罗深他死了!!!

  没有任何词语,能形容三人此刻的心情,突如其来的冷汗让几人后背泛起无尽的寒意。那滔天杀意,瞬间就凉了下来,一个个脸色苍白无比。

  “退!”

  这般冲击实在太大,弄得三人气机紊乱,出现诸多破绽。

  再靠近林云,与自寻死路无疑。可林云手中的葬花剑,并不想给几人这个机会,转身的他没有任何迟疑。抬手便是一剑,挺身刺了出去,剑尖寒芒如星辰般,在曹休三人眼中不断扩大。如影随形一般,死死咬着狂退的三人,不给几

  人转身的机会。

  蹭蹭蹭!

  场间形势,顿时显得相当诡异起来,那青衣少年一人一剑,竟然逼的曹休三人,不停的倒退。

  “拼了!”

  眼看着局势这般被动,退无可退中的三人,各自怒吼一身。以迅雷之势,各自出手,朝着林云劈砍了出去。

  锵!

  可林云似乎早有预料,剑身自下而上,划出一道冰凉的弧线,三人手臂各自飙出一道鲜血。

  几人痛叫声中,林云出手如电,葬花剑犹如长枪一般狂风暴雨般不停的点了出去。

  噗呲!

  眨眼之间,三人之前有伤在身的陈宇,率先被一剑刺在胸口,狠狠震飞出去。

  曹休和那流云书院的白玉晨,顿时眼前一亮,各自挺身上前,爆发出恐怖杀招。

  可林云一剑震飞陈宇的瞬间,背后金乌印便是光芒大方,双臂一展,其如金乌闪电般朝后窜了出去,刚好险之又险的避了开来。

  轰隆隆!

  曹休和白玉晨落空的杀招,轰击在地面上,瞬间便炸出巨大的深坑,尘埃如雪,席卷八方。

  皓月之光!

  可不等两人抽身,刚刚飞窜出去的林云,闪电般又杀了回来。半空中,一抹剑光恢弘霸气,像是一轮燃烧的明月,无情的坠落下来。

  剑如明月,明月如火!

  这一抹剑光在九重巅峰的剑诀催动下,强横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在诸多观战之人诧异的目光,落在了曹休和白玉晨身上。

  噗呲!

  二人护体真元出现丝丝裂缝,浑身上下,再度落下几道血淋淋的伤口。

  “这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

  两人眼中神色无比惊愕,这一抹如月的剑光,在二人联手去扛的情况下,竟然还能伤到他们。

  对方,可仅仅只是阴玄境圆满巅峰的修为,再强也不该如此恐怖才对。

  他到底修炼的什么功法?

  “好可怕的一剑,这似乎还不是林云最强的杀招,此人肯定有过奇遇,修炼的剑诀相当了得。”

  “怕是没这么简单,先天剑意本就十分可怕,但你们没发现这林云的先天剑意,已经无线接近大成了吗?”

  “以临近大成的先天剑意,配合自身剑诀,此剑能有这般威力,倒也能够说得通。”

  此番大战,激烈残酷,几乎无时无刻都惊险之极,扣人心弦。

  林云展现出来的剑道实力,着实让所有人都眼前一亮,震撼不已。幽州城内,即便是那血羽楼和残剑阁,只怕也没有剑法如此可怕的妖孽。

  青麓书院,江逸听的四方议论,却是微微摇头,这些人说的倒也没错。

  可却都忽略了一点

  局势的逆转,并非始于罗深之死,即便只剩三人联手,胜算也至少六成以上。

  可那罗深之死,却让三人心绪大乱破绽齐出,一举就让林云占据了主动。

  真正的重点,是林云那一刻纯粹的向剑之心,不惊不躁,不急不缓。那是一种气魄,一种无法言明,只有剑客能懂的风采。

  天府书院的席位上,众人见到此幕,同样是吃惊不已。

  “好可怕的剑法。”

  “那罗深居然说死就死了,真是痛快,之前可是何等嚣张!”

  “哈哈哈,好个林云,葬花公子,果然名不虚传。”

  “墨灵师姐确实眼光独到,令人钦佩,能够打出这般气魄。就算是输了,谁又敢小看我天府书院半分!”

  “没错,此般气魄,能有几人做到?”

  惊讶于林云的强悍,天府书院上上下下,顿时一扫阴霾,神情振奋。

  躺在椅子上的牧雪,有些虚弱的睁着眼睛,她视线有些模糊,可还是能大致分辨出那模糊的身影。她突然想到,自己当初还以初入先天的剑意,去震慑林云。

  可以林云的实力,其实只要愿意,当场就能让她在唐瑜前辈面前相当难看。心中涌起丝自责,这家伙我真的是看错怪他了。

  会场中间。

  就在林云震退曹休二人之时,没有注意到,一股阴毒的视线早已暗中盯上了他。

  是陈宇,是之前被林云一剑刺中胸口,遭受重创的陈宇。

  “给我去死!”

  眼见林云劈出好几道剑芒,刚刚落地,他手中那烙印着灵纹的紫色折扇。化为一抹紫色闪电,以雷霆之势如惊鸿般,对准林云心口破空而去。

  他这一击,蓄谋已久,阴险之极。

  他自信,这一击,就算是要不了的林云的命,也能让他半死不活。

  眨眼之间,那紫色折扇便杀了过去,将要近身之时。陡然炸裂开来,化为十二根锋利的扇骨,各自刺向林云的要害。

  “哈哈哈,林云,你死定了!”

  得手了,陈宇瞧得此幕,顾不得胸前剑伤,大笑起来。

  铛!铛!铛!当!

  可林云的转身的刹那,一息之间,挥出九九八十一道剑光。那剑光隐隐看去,像是一朵盛开的紫鸢花,十二道扇骨无一例外,尽数被弹了回去。

  噗呲!

  大笑中的陈宇,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这扇骨尽数刺中要害,犹如刺猬一般。

  其眉心处的扇骨,最为致命,有鲜血不停的溢出。陈宇顿时脸色惨白,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在迅速的消逝。

  “林某平生,最恨他人以暗器偷袭!”

  林云眼眸深处,闪过一抹仿佛来自地狱的深寒,这一幕让他想起了欣绝大哥临死前的画面。

  没有给他全尸的机会,林云化作一道剑芒,直接贯穿了将死的陈宇。

  嘭!

  等到林云落地,其肉身四分五裂,轰然爆裂。

  哐啷!

  等到那分裂的尸体,先后落地之时,又是几声剧烈的爆响。一波又一波冷冽的剑势,将那七零八落的肉身轰然湮灭,化为灰烬,随风而逝。

  没了

  白玉书院陈宇,却是比那罗深更惨一些,灰灰湮灭,碾做尘埃,尸骨无存。

  无数道目光泛着惊惧之色,落在那少年的背影上,不少强者脸色嘴角都有些抽搐起来。这一剑,这一剑到底是有多恨,这陈宇到底是犯了林云哪点忌讳,竟遭这般惨无人道的待遇。

  白玉书院的人,看到此幕,脸色全都黑了。从之前的得意洋洋,到现在完全一片颓废,眼中神色看向林云只有无尽的恨意。

  这家伙,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白玉晨,你我要是再想保留底牌,只怕结局不会比这二人好上多少。”

  曹休擦干嘴角的血渍,看着远方那青衣少年的背影,脸上泛起抹苦涩的笑意。太惨了,这地狱模式,原本是他们四人联手虐杀林云才对,可这局面却是完全翻转了过来。

  地狱模式,变成了他们的地狱,变成了白玉书院的耻辱。

  他白玉书院三人,竟然眼看着,就要全都成为林云的垫脚石了。

  不!

  绝不,今日林云必死!

  曹休身上重新升起莽莽杀意,眼中神色,前所未有的凌厉起来,显然是打算殊死一搏了。

  在其身边不远的白玉晨,冷冷的看向林云,沉声应道:“正合我意,我也没有留手的打算了,今日此人不死,你我无法翻身”

  咔擦!

  可他话音还未说完,一抹剑光,风驰电掣在他身边扫了过去。那分身杀意升腾,正准备祭出底牌的曹休,来不及说出一个字,就被轰成了两半。

  就像是一块木板,从中间炸裂开来。

  白玉晨的腿瞬间就软了,嘴唇不停的上下抖动,他看到了,是那一剑,是之前让江逸被迫认输的那一剑。

  霸剑,奔雷斩电!

  轰隆隆!

  直到此刻,剑意衍化的雷鸣之声,才开始响彻在这天地之间,可那人却是早已死了。

  漫山遍野所有席位上的人,目光全都落在那青衣少年身上,那少年正手持一剑,朝着仅剩的白玉晨缓缓走去。

  就像地狱模式开始之时,他也是一个人一把剑,迎着四人的嘲弄和不屑奔跑了过去。向剑之心,一往无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