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五十七章 形势危急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才第一轮,紫炎宗就将核心选手派了出来。

  为什么?

  难道他们就不怕,到时候争夺灵矿时,出现核心弟子实力不济的情况?

  第一轮竞争的资源,乃是城池,产生的收益是普通钱财。

  利润虽大,可对于宗门来讲,就算是失去两座城池也能接受。

  可若是一旦失去了灵矿,那就有些麻烦了。

  而天水国目前唯一的灵矿,便掌握在青云宗手里。

  那是三年前,苏紫瑶一人一剑,替青云宗从紫炎宗手里夺回来的。

  在此之前,一直都被紫炎宗控制。

  “紫炎宗核心选手秦峰,前来领教。”

  秦峰与冯道宇修为相当,皆是武道八重,看上去似乎并未有太过可怕的气势。

  可大家心里都有底,武者实力不是单靠修为来论高低的。

  就如之前的胡子锋,修为同样不比冯道宇,可谁都知道两人实力高低。

  除了境界,功法、武技、身法,对实力的影响更为巨大。

  冯道宇面色难看,可还是咬牙道:“我且看你,到底有什么实力,成为紫炎宗的核心选手!”

  轰!

  话音落下,冯道宇身上爆发出金刚伏魔之怒,脸上泛着黄铜般色泽。

  身体如雕塑般,菱角分明,刚猛强硬。

  “这是大成的金刚拳!”

  “青云宗这弟子实力不俗啊,能将金刚拳修炼到大成很不容易了。”

  “听说这门拳法的修炼,需要极强的毅力,好多人都坚持不到最后。”

  见识到冯道宇身上的异象,原本觉得他,半点胜算都没有的观众。

  皆是眼前一亮,称赞不已。

  嘭嘭嘭!

  冯道宇咬牙飞扑过去,连出三拳,每一拳都轰得嘭嘭作响。

  就像是平地惊雷般,响彻八方。

  可惜,每一拳都被秦峰轻松躲了过去,轰击在空气中。

  “可恶!”

  一连三拳全部打空,气的冯道宇怒火中烧,出拳速度再次暴涨。

  双拳如闪电,快的连残影出现了。

  可还是没法摸到秦峰衣角,对方脸上露出戏弄之色,甚至故意上前。

  然后在冯道宇将要出拳之时,长袖轻挥,飘然而去。

  不多时,冯道宇便轰出了五十多拳,每一拳都势大力沉。

  想必击中之后,都会让人很不好受。

  可偏偏,就是一拳都没无法击中。

  更坏的是那秦峰,也不出手,就在其周身回转,戏弄着他。

  如此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凌云步!”

  “这不是号称紫炎宗,最难修炼的身法吗?”

  “难怪这冯道宇,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输的不冤!”

  渐渐的有人看出眉目,识出秦峰使用的身法,乃是紫炎宗最难修炼的凌云步。

  比武台上,冯道宇心急如焚。

  他自知不敌对方,可万没料到,连消耗对方都没有做到。

  想起上场之前,跟白宇凡做的保证,越发难过。

  “秦峰,你若有种便不要跑,紫炎宗的人都是缩头乌龟吗!”

  气急败坏下,冯道宇破口大骂起来,只为激怒对方。

  “呵呵,如你所愿!”

  轰!

  退向远处的秦峰,微微一笑,身上气势陡然间爆发出来。

  同样是武道七重的境界,可他身上的气势,却显得更为浑厚庞大。

  话音落下,脸上笑容收敛,一拳轰了过来。

  “炎钢拳!”

  “来得好,金刚伏魔!”

  冯道宇见状,大喜不已,狂喝声中施展出金刚伏魔。

  砰嘭!

  两人终于正面硬碰,各自拳芒,都彷如钢铁猛兽般。碰撞在一起,爆发出锅炉炸裂般的巨响。

  轰!

  炎热的气浪,产生一道道回响,狂暴的冲向四面八方。

  四方观战弟子,在这巨响声中,面露痛苦之色,连忙捂住耳朵。

  可还是有人,修为不够,气血翻腾,耳膜炸裂。

  噗呲!

  等到热浪散尽,就见冯道宇衣衫破烂,浑身漆黑。仿佛被雷霆击中一般,被狠狠震飞出去,与空中吐出大口鲜血。

  倒地后,直挺挺躺在地上,当场昏睡过去,生死不知!

  “冯师弟!”

  青云众人惊呼声起,核心选手张岳,按耐不住便欲直接出场。

  “不准动。”

  白宇凡咬着牙,将张岳制止。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对方就是想让青云宗,在这第一轮同样派出核心选手。

  到时候,等到争夺灵矿时,无人可用。

  “这一战,紫炎宗秦峰获胜,青云宗若出派人出战,两座城池,便归紫炎宗所有。”

  白秋水天籁般的声音,在青云宗弟子耳中,犹如魔音般让人难以接受。

  “弃权。”

  白天明看了眼白少宇的脸色,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弃权?那这枚令牌,我便却之不恭了。”

  秦峰大笑声中,将代表着两座城池的令牌取下,回到紫炎宗坐下。

  林云心中轻叹,这紫炎宗的弟子皆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先以身法激怒冯道宇,待他消耗甚大后,在与其一招定胜负。

  刚才那般情况下,冯道宇几乎没有任何胜算,却还以为对方被他给激怒了。

  可惜他身位候补选手,有心相助,无可奈何。

  四宗大比继续。

  接下来三轮,不知道其他三宗是商量好了,还是见紫炎宗尝到了甜头。

  纷纷在对阵青云宗之时,派出了自家的核心选手。

  仿佛赌定了对方,不敢同样以核心选手来迎战。

  结果,无一例外,都从青云宗手里夺下两座城池。

  四轮过后,青云宗连丢十五座城池,被其他三大宗门瓜分。

  “不急,只要保住灵矿,再给青云宗三年时间,这失去的全都可以拿回来!”

  白宇凡面色坚韧,咬牙说道。

  此时,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青云宗的形势到了最艰难的时候。

  若是接下来一轮,再失去灵矿的控制权,就真的全输光了。

  灵矿,可以出产下品灵石。

  而灵石对武者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等同于武者世界的货币,有了灵石便相当于有了一切。

  只要保住灵矿,先前丢的十五座城都能接受。

  可真能保住吗?

  “没有苏紫瑶,青云宗立刻就被打回原形了……”

  “输的太惨了,我看他们弟子实力也不是很弱,可偏偏中了套路,始终不敢派出核心选手。”

  “被人看穿了底牌,没办法,大家都赌定他不敢了。”

  “当年苏紫瑶帮青云宗赢下的江山,我看全都要送出去了。”

  台下天水国的武者,议论纷纷,谈起青云宗,皆是纷纷摇头。

  白秋水起身宣布道:“城池争夺已经结束,现在我宣布第五轮宗门大比开始,这一轮的彩头只有一样,青云宗灵矿。”

  锵!

  话音落下,一枚令牌脱手而出,立在石柱之巅。

  光彩夺目的光华,闪耀四方。

  象征灵矿的令牌,光华耀眼的惊人,令人炫目。

  令牌一出,其他三宗的宗主,眼中都露出贪婪之色。

  灵矿对一个宗门太重要了,它意味着什么,各宗宗主都清楚明了。

  白秋水沉吟道:“最后一轮的规则,与前四轮不同,宗门可以派出最多三名选手出战。谁能战败所有宗门的剩余选手,谁便能拥有这一枚令牌,掌控天水国唯一的灵矿。”

  如此规则,对青云宗极为不利。

  青云宗的选手,将会面临车轮战的压力,扛不住三大宗门的连番挑战,就得让出灵矿。

  可这世上,从未有什么公平而言。

  谁抢到了灵矿,三年后同样要面对其他三宗的车轮战。

  当年苏紫瑶,便是在这连番战斗中,一人一剑盖压全场,才为青云宗夺回了灵矿。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灵矿对于各大宗门而言,比王冠还要沉重,且更为残酷和血腥。

  最后一轮,各家都会死战到底,拼掉手中所有棋子。

  “青云宗张岳,请各宗赐教!”

  轰!

  在有些悲壮的氛围中,青云宗的核心选手,终于首次登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