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五十八章 张宇受辱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青云宗张岳,三大核心选手之一。(看啦又看♀小说)

  其实力毋庸置疑,在整个青云宗内,常年前三。

  即便有后起之秀胡子锋,可也难掩他的锋芒,尤其是一手出神入画的狂雷剑法。

  在整个天水国,都算是颇有名气。

  可如今,青云宗将要面对的是三大宗门的车轮战。

  由他来打头阵,交给他的任务,至少要ding住两人挑战。

  给后面的少宗主和胡子锋,尽可能的减少压力。

  否则的话,青云宗无论如何都抗不过去。

  如今的青云宗,就像是浪巅上的小船,随时都有可能倾覆。

  之前输掉十五座城池的青云宗,已经输不起了。

  再保不住这座灵矿,一个宗门就算是完了!

  嗖!

  就在众人觉得,三大宗门可能会犹豫很久,才会有人登场之时。

  一道飘逸的身影,如狂风般掠过人群,而后又凌空虚diǎn三下。

  身如青烟,如云而至。

  林云只看这身法,便知道是紫炎宗的柳云飞上场了。

  两月前他便已经见识道对方的身法,烟云诀!

  凌空虚diǎn三步,现在更是炉火纯青。

  “虚diǎn三步,以前看似飘逸,可破绽去也不少。”

  林云观察一番,心中暗道。

  在他看来还些许破绽的烟云诀,在四方观战的武者眼中,却是惊为天人。

  “烟云诀,终于又看到烟云诀了!”

  “柳云飞居然第一个就登场了,他这是要作什么?”

  “难不成,想学当年的苏紫瑶,一人挑翻整个青云宗吗?”

  “有diǎn意思!”

  柳云飞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

  演武场四周惊呼不止,大家都没有料到,他会如此早登场。

  唰!

  落下之后,柳云飞取出一柄折扇,轻松拧开。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

  柳云飞轻轻摇摆着折扇,瞧得张岳脸色变幻,微微笑道:“还是说,怕了?”

  不待张岳回答,故作姿态叹道:“也对,毕竟你们少宗主,都败在了我的手中,你又怎会是我的对手。”

  “柳云飞!别欺人太甚,就算今日不是的对手,你想赢我也没那么容易!”

  见到对方这般轻视自己,张岳大怒。

  “好吧,那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狂雷剑法,到底有多狂。”

  柳云飞漫不经心的说道,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高台上。

  紫炎宗宗主柳誉成竹在胸,笑个不停,看向白天明道:“白兄,你说这张岳落败,会是几招之间。”

  白天明沉声道:“还未交手,胜负可未定?”

  “哈哈!我看你是输傻了,这种自欺欺人的话,也说得出口。”

  柳誉大笑不止,连带着身边紫炎宗的一干长老,同时笑了起来。

  白天明心中憋屈,可一句反驳的话都找不到,青云宗的确已经输的够惨。

  目光看向比武台上的张岳,只期望他就算败,也得重创对方才行。

  多少争些颜面!

  真正交手,张岳脸上的怒火,却很好的平复下来。

  锵!

  长剑出鞘,宛如惊雷般,直刺柳云飞。

  铛!

  柳云飞手中手中折扇并拢,轻轻一拨,便挡住了这刺向胸口的一剑。

  “太慢了,慢的我都差diǎn接不住了。”

  柳云飞轻松接下这一剑,出言嗤笑道。

  呼哧!

  张岳沉着脸,不为所动,回身一剑劈来。

  就听的风声鹤唳,他在一息之间,刺出九九八十一剑。

  剑影重叠的瞬间,有轰鸣之音,如雷声响起,将狂雷剑法的精髓展露无遗。

  柳云飞面露轻笑,双手张开,脚尖轻diǎn。

  身如柳絮,朝后飘去,避开了对方剑势最猛烈的攻击。

  完美躲开了狂雷剑势的笼罩,而后单手舞扇。

  那柄折扇,在其手中像是朵鲜花,一会绽开,一会并拢。随着手腕抖动,花影横飞,眨眼看去还以为群花怒放。

  就听的叮当声响,张岳狂雷重叠的一剑,就这样被其轻松化解。

  在所有人被其手中动作,看花了眼之时,林云却在敏锐的捕捉着柳云飞的步伐。

  烟云诀,确实了得。

  竟然在交手之中,还能完美卸力,配合着一手折扇,着实飘逸。

  场间张岳几乎化为狂雷,剑势连绵不断的展开,轰鸣声不觉与耳。

  震的人双耳微鸣,就没有一刻停歇。

  可从始至终,柳云飞都没被他剑势所笼罩,让其一手出神入画的狂雷剑法完全无法伤到自己。

  “无趣!”

  柳云飞脸上的笑意,陡然消散。

  如蝴蝶般飘逸灵动的他,突然间停下脚步,手中折扇猛的并拢。

  轰!

  就见他身上的气势凝聚,并拢的折扇,重重拍在对方剑身上。

  铛,力道震荡过来,剑身如蛇一般扭曲起来。

  张岳五官抽搐了下,却是握剑的右手,竟然在对方这一击之下,被震断了骨头。

  “好惊人的眼力。”

  林云心中微惊,外人只道这柳云飞,随意一击便震断了张岳的手骨。

  可实际上,他却看的清切,对方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张岳剑势的破绽。

  但身处其中的张岳,心中惊骇莫名,被柳云飞营造的无敌态势给震撼住了。

  我这狂雷剑法,他居然轻轻一击就给破了。

  心神不由跌入谷底,绝望和不甘的情绪蔓延。

  少宗主还指望着我,至少ding住两波挑战。

  现在不仅一波都未ding住,甚至伤都没有伤到对方,失败的一塌涂地。

  可恶!

  就算拼着一死,我也要重创柳云飞!

  张岳脸上露出狰狞神色,内劲疯狂的消耗,怒喝一声。

  右手中的剑,以惊雷之势,换到左手手中。

  衣衫鼓动狂发乱舞,他如疯魔般,放弃了防守。

  决定搏命一剑!

  那模样吓人无比,双眼血丝密布,宛如野兽一般。

  身上衣衫,沉受不住这磅礴的气势,竟然炸裂开来。

  “这……这张岳是要同归于尽了吗?”

  全场一片哗然,所有观战的弟子,都被这一幕给吓坏了。

  就算是为了宗门,可不必如此拼吧。

  “张师弟!”

  神色向来波动不大的白宇凡,按捺不住,在四宗大比上第一次激动的站了起来。

  比武台上的柳云飞,却是面露不屑之色。

  他临危不乱,并拢的折扇,以闪电般的速度,如长剑般划出一道弧线。

  刚好抓住张岳左手握剑的一瞬,重重击打在上面。

  只听得一声闷响,还来不及握紧的长剑,被直接抽飞。

  不给张岳反应的时间,柳云飞的折扇,犹如耳光般抽在张岳脸上。

  啪!

  脸颊瞬间被抽肿,一口鲜血,伴随着碎牙吐了出来。

  张岳拼死一搏的气势,完全被打散。

  咚咚!

  还未完,柳云飞眼中闪过丝阴冷的神色,连出两脚。

  张岳的膝盖应声而碎,就这么跪在地上。

  柳云飞一脚踏在对方脸上,折扇悠然打开,看向高台笑道:“青云宗都是一群只知道搏命的废物吗?小弟我,可真是吓得瑟瑟发抖啊,哈哈!”

  他的阴狠,和他的脸上的笑容,形成强烈对比。

  连本该给他喝彩的观战者,也感到不寒而栗,现场死一般的沉寂。

  “少宗主,你让我出战吧。”

  林云心中憋着一口气,实在忍不住,起身求战。

  “少宗主,你让我出战吧。”

  青云宗剩下的三名候补选手,同样站了出来,脸色愤慨不已。

  白宇凡看了眼,笑道:“多谢,但有时候实力间的差距,不是勇气可以弥补的。胡子锋,和我一起出战吧。”

  嗖!

  说罢,与胡子锋一同飞向比武台。

  若是其他宗门,即便知道候补选手,在这关键一战中作用不大。

  也会选择让这些人作为炮灰上场,不用白不用。

  可白宇凡心善,实在不愿这些人上去受辱,拒绝了他们。

  林云右拳紧握,面露不甘之色。

  他很想告诉白宇凡,柳云飞并没有展现出来的那般强势,青云宗还未到绝望之时!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