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剑,生死与共!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五百七十四章

  那便问我手中之剑,答应还是不答应!

  林云身上的战意,并未因身上的伤势,有半点受损。尤其那手中葬花,嗡鸣不止,剑意如潮。

  感受到此等气势,曹震略显诧异,旋即沉声道:“阁下这等自信,当真令人钦佩,不过今日,由不得你答应。昨日那奔雷一剑,令曹某大开眼界,今日我一刀也想向你请教一二。这一刀,名为吞云!”

  其说话的当空,握着刀柄的右手用力使劲,仿佛要嵌进去一般。他身上那股暴戾而幽冷的气息,竟然再度狂飙起来。

  本就骇然无比的阳玄境大成声威,于这一刻,冒出气吞山河的无边大势。

  当他磅礴浩瀚的真元,尽数灌注进刀身的刹那,笼罩着辽阔会场的无边云层,滚滚而动。这一方天地,陡然间就这般黯淡了下来。

  无边幽暗中,只有曹震手中的那柄刀,闪烁着森寒清冷的光芒。

  一股石破惊天的可怕威能,从那刀身上疯狂的凝固起来,那清冷的刀光如毒蛇一般蠕动起来。同时间,天穹间茫茫云海,滚动的愈发吓人,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斑一半。

  嗖!

  冰凉的气息,在那刀身上席卷而出,一股惊人的寒意零所有观战者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可怕……”

  “说是吞云,实则吞云吐日,这一刀乃是绝云刀法的三大杀招,相当逆天,可怕之极。”

  “传闻中,有北雪山庄的核心弟子,曾以此招斩灭阴阳境的散修。这林云,怕是有些挡住了。”

  天府书院的诸多长老,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们身位阴阳境的强者,都能感受到这含而未发的一刀究竟有多恐怖。

  “这小子本就是强弩之末,我就不信,他真的能挡住这一刀!”

  “必死无疑!”

  诸多白玉书院的长老,脸色狰狞无比,眼中带着浓浓的恨意。昨日林云斩杀白玉书院三人,他们对林云可是恨之入骨,见到林云居然还未认输,当下兴奋无比。

  好像已经能看到,林云在这一刀之下,被劈的四分五裂。

  那等惊世骇俗的威势,在不停的酝酿着,伴随着这等威压的落下,林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让其不敢轻举妄动,对方蓄势而发,此等高压之下实际上也是想逼他露出破绽。

  一旦稍有马脚露出,顷刻间,便会遭受雷霆一击。

  可他的心,他的剑,在这磅礴压力之下,却没有丝毫慌忙与紧张。

  在他的双眼中,滔天战意,汹涌澎湃,临近大成的先天剑意。与此时此刻疯狂颤鸣起来。幽暗中,迸发出一波冲破云霄的剑意,一往无前,令苍天万物颤栗。

  随着葬花剑闪烁的光芒,愈发璀璨,在这无尽的幽暗中终于迸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黑暗中,不在只有曹震那一抹幽寒的刀光。

  “吞云吐日!”

  突然间,陡然传来一声爆喝,曹震这恐怖的一刀终于劈了出来。

  惊天巨响中,那遮天蔽日的云层陡然炸裂,暴戾而幽寒的一刀,像是大日一般伴随着漫天云碎。爆发出璀璨的光芒,以极尽霸道的方式,劈砍了下来。

  轰!

  顿时间这古老而辽阔的战台,与这一刻,尽数被这刀光笼罩。残破的地面于此刻,被照耀的熠熠生辉,幽暗一扫而空。

  这如日般的一刀,裹挟着漫天碎裂的乌云,轰然而落。

  半空中,曹震那张清瘦的面孔,在这刀光的照耀下,仿佛凝固了一般。那等冷峻的模样,竟如神人一般,在这光芒照耀下,让人生出顶礼膜拜的想法。

  吞云土日,这霸道而狂傲的一刀,让四方众人呼吸都为之急促起来。

  心砰砰直跳,早就听说北雪山庄绝云刀,威震八方。今日见到这杀招吞云土日的风采,总算是恍然大悟,这刀法为何会有如此声名了。

  “来得好!”

  可谁都没有料到,如此骇然的一刀,却让那地上的林云,眼中暴起阵阵精芒,心中战意激昂澎湃。

  这一刀名为吞云,吞云吐日,倒也值得我祭出这霸剑第二式了。

  “霸剑,惊鸿破日!”

  迎上那腾空落下,让这满地狼藉熠熠生辉,犹如大日的一般。林云在众人惊呼声中,不闪不避,手中流光四溢铮鸣不止的葬花剑,扬手一挥。

  轰隆隆!

  出剑的刹那,一道炸雷般的怒吼,轰然而起。周身两侧地面陡然爆裂,升腾其数百丈狂风,那磅礴的风像是实质一般宛若鲲鹏之翼。

  林云持剑,横空而起,伴随着此等声威,一剑刺出。

  咔擦!

  剑锋所指,似有光芒碎裂,清脆的声音响彻云霄。那刚刚碎云而出大日刀芒,于这一刻洒落的余晖,尽数被剑锋碾压。

  时间,顿时漆黑一片,陷入绝对的黑暗中。

  “怎么回事?”

  惊呼声暴起,这等黑暗,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实在有些无法预料。现世曹震以吞云之势,让这辽阔的会场,笼罩在幽暗中。而后其以刀芒碎云吐日,将那会场,照的熠熠生辉。

  可这等令人几乎顶礼膜拜的刀光,还未存在多久,便被那轻易染血的少年。

  一剑,刺了个粉碎。

  刀剑争锋,完全是针尖对麦芒。即便这一身青衣,染尽鲜血,可我手中之剑,绝不认输。

  纵使那吞云吞日的一刀,光芒再如何耀眼,让四方看客心悦臣服。

  可我林云,不服!

  我手中葬花,不服!

  黑暗中,两股惊世骇俗的,让人震撼无比的杀招,在半空轰然相撞。

  刀与剑撞击的刹那,隆隆巨响声中,这无尽黑暗瞬间弥散。众人连忙抬眼看去,就见那半空中,林云曹震针锋相对,两股可怕的气势完全交错在一起。真元激荡,异象碎裂,恐怖的余波宛若实质,以惊人的速度朝着八方横扫而出。

  “糟糕!”

  许多看客,顿时脸色大变,那余波太过惊人。眨眼之间,就将这本已残破的会场,彻底冲击成废墟,而后去势不止,朝着观战席冲去。

  嘭!

  那余波横扫之下,诸多避之不及的看客,当场吐出鲜血,被震飞出去。

  慌乱中,各大书院的高手,连番出手,总算压制住了这狂暴不羁的余波。

  许多人是后怕不已,脸色刷的一下全都白了,震撼无语。

  两大杀招的恐怖余波,实在有些出乎意料,若是迎面去硬扛,又会如何?

  一念及此,许多人心中还感到颤栗起来。

  砰!砰!砰!

  战台废墟的中心处,正面硬憾的两人,各自承受着无与伦比的攻势。无论是林云霸道凌厉的剑势,亦或者是曹震的幽寒暴戾的刀势,都可怕之极。

  又是一声宛若雷鸣般的巨响,两道身影犹如流星般各自震飞出去,去势惊人。

  噗呲!

  林云吐出口鲜血,身体瘫倒在地,将地面砸出一道道疯狂蔓延出去的裂缝,脸色惨白无比。

  另外一边,缓缓落地的曹震,同样是狼狈无比。自交手以来,其首次承受如此严重的伤势,他捂着胸口,不停的咳嗽,每咳嗽一次便吐出口鲜血。

  晃荡!

  可就在此时,天上突然落下一道流光,震起数不清的碎石。那是一柄剑,插落在地面上,依旧不停的颤抖,嗡鸣不止。

  那是林云的佩剑……是葬花剑!

  “不好!”

  天府书院的众人,唐瑜、墨灵等人,脸色哗然大变,心中如遇重击,全都忍不住豁然起身。

  剑,他的剑脱手了!

  身位剑客,佩剑脱手,谁都能想象得出,会是何等严重后果。

  一个剑客,只有在最最不得已的时候,才会无奈的让佩剑被震飞出去。连剑都无法保住,说明林云,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适才两大杀招对拼,终究是修为相差太大,本就有伤在身的林云,输了半截。那曹震虽惨,可他的刀,始终都被自己紧紧握着。

  呼呼!

  曹震大口大口的踹着气,可那苍白的脸上,却是首次露出了笑容。

  这一战,到底是他赢了。

  只是没有想到,会以如此惨烈的方式,赢下这一战。可只要是赢了,就是他曹震笑到了最后,此战必将他真正扬名南华古域的第一步。

  轰!

  可就在此时,那躺在废墟上的青衣少年,右手在地面猛的一拍。双臂猛的一震,身体腾空而起,朝着那曹震义无返顾的冲杀了过去。

  他衣衫碎裂成许多布条,浑身遍体鳞伤,鲜血溢流不止,秀气的面孔满是擦伤。

  可唯有那双眼,依旧迸发出浓浓的战意,没有丝毫气馁之色。

  “这家伙的肉身好可怕,如此重的伤,居然还能站起来!”

  “旁人若是受这么重的伤,只怕连动弹都无法做到,他这肉身怕是修炼过相当了得的炼体功法。”

  “哼,那又如何,手中无剑,这般状态就是送死!”

  瞧得突然暴起的林云,紫庐书院的人先是一惊,旋即便冷静了下来,眼中露出残忍的神色。

  在他们看来,林云这般固执的坚持,实在愚蠢之极。

  “你这家伙,真要送死,也别怪我了……”

  瞧得在视野中不断扩大的林云,曹震的眼中,暴起一道寒芒。

  犹如炼化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

  佛门七杀印!

  可突然间,这已是废墟的战场上,陡然间有漫天杀意犹如巍峨山峰落了下来,厚重如渊,深处其中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难以动弹。

  那等杀意,将林云自身的杀气叠加七倍,达到令人阳玄境大成都为之骇然的地步。

  曹震脸色哗然大变,等到他惊醒过来,心生退意之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咬牙紧握手中之刀,在这等如泥潭般的杀意下,被破迎了上去。

  苍生有怒!

  怨天不仁!

  伴随着拳芒轰击出去,七杀印的恐怖威力,顷刻间爆发。一时间,地动山摇,飞沙走石,天地变色。

  茫茫拳威,将他自身阴玄境圆满的深厚修为,尽数释放出去,整个人的气质浑然大变。

  他的拳,像是千军万马在奔腾,怒火凝聚的喊杀声,震天撼地。又像是有着无尽的热血和悲苦,难以释怀,那压抑至极的豪情,像是染血的残阳,凄凉如斯。

  杯酒难尽,谁与我共!

  就听得一声呐喊,拳芒如大日般轰杀出去,勉励支撑的曹震,再也无法抵挡。胸前肋骨尽断,吐出口鲜血,被硬生生震飞出去。

  一口气,轰出这酣畅淋漓的四拳,让全场震惊,鸦雀无声,全都惊呆了。

  可林云脑海中却是嗡嗡作响,像是要炸裂一般,天旋地转中,身体摇摇欲坠像是风中残叶。

  头好痛!

  模糊的视野中,林云隐约看到,那被震飞的曹震。踉踉跄跄,正拄着长刀,挣扎一点点站起来。

  无尽的疲惫席卷而至,林云努力控制着自己朝前走去,可身体就是不听摆布。

  明明往左,却向了右。

  明明往右,却向了左。

  七杀拳这等禁忌拳法,就算是肉身在巅峰时,都只能勉强承受。残躯之下,贸然施展,自然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眼看着那曹震,双手握着刀柄,眼中露出凶狠的寒光,颤颤巍巍一点一点站起来。

  林云意识却是愈发模糊,身躯摇摇晃晃,努力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可却相当勉强。

  漫山遍野,数万双注视着眼前一切的观战者,全都鸦雀无声,怔怔无语,完全说不出话来。

  此战之惨烈,实在超出了众人的预料。

  眼下,一个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去,一个坚持着让自己站起来。毫无疑问,林云的处境相当不妙,他一旦倒了,必然爬不起来,那站起来的曹震,定是最后的赢家。

  噗呲!

  就在这关键时刻,林云胸口剧痛,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去。那本就勉强的残躯,顿时无力支撑,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双手拄着刀,颤颤巍巍起身的曹震,脸上顿时露出抹笑意。

  可恶……

  就这样输了吗?

  软绵绵倒下去的林云,感觉意识再飘,那无尽的痛苦和疲惫,亦是同样在离他远去。

  这般倒下倒也不错,起码痛苦不在,能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可你……对得起自己的向剑之心吗?

  就在全场叹息声将其,就在林云将要完全倒下之时,他内心深处陡然想起叩击灵魂的责问。他睁开双目,无边痛楚和疲惫顿时间,滚滚而来,从四面八方涌入脑海,痛不欲生,让那双眼怒目而视。

  “剑来!”

  一道撕心裂肺,拼劲全力挤出来的声音,从林云的喉咙中发了出来。

  轰!

  这声音不到,可却有一声嘹亮的剑音,呼应而起,回荡在这天地之间,无处不在,震耳欲聋。

  是葬花,它一直都在,从未离去。

  哪怕脱手而出,哪怕世界都将它遗忘,它的心都与林云同在。

  杯酒难尽,谁与我共?

  唯有葬花!

  你若唤我之名,我便随你而至。

  此生相伴,至死不渝。

  伴随着嘹亮的剑音,葬花剑离地而起,化为一抹流光,被林云招手握住。将要倒下的少年,不顾一切,目光看向那曹震,右手猛的一掷。

  呼哧!

  剑如流光,破空而出,只差些许就要完全站起来的瞬间便被葬花洞穿心口。

  那剑去势不止,裹挟着曹震的残躯,在漫天惊呼声中,带着他冲天暴起。

  等到落下之后,来自葬花的怒火,将其死死钉在场外!
捡个杀手做老婆 仙都 超级神基因 异能小农民 华山神门 龙血武帝 神魂至尊 合租医仙 阴阳同修 君临 蜜枕甜妻:老公,请轻亲! 塞外江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瞅瞅阅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世独尊,一世独尊最新章节,一世独尊 2K小说fpz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