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五十九章 莫道青云无人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胡子锋、白宇凡,青云宗最后的两张王牌,同时出手。(K6uk)

  按照第五轮的规则,一个宗门可以同时拍出三人迎战,场间最多六人大战。

  比武台上柳云飞见得两人同时杀来,轻声笑道:“来的好!”

  嘭!

  话音落下,将踩在脚下的张岳,一脚踢飞。

  就听的巨响声爆炸般回荡,张岳如炮弹般,射向要落地的白宇凡。

  白宇凡面色微变,这张岳的身体,要是强行去接。

  当即就会被撞伤,可若是不接,根本就说不过去。

  只能说柳云飞此人,当真阴险歹毒之极,太善于利用人性。

  电光火时间,白宇凡做出决定,转身闪了过去。

  惊呼声响起,就在众人觉得,他是放弃了张岳之时。

  他回身一抓,将张岳的脚抓住,与半空中卸去他身上的力道。

  抬手间,缓缓一送。

  张岳的身体,轻飘飘朝着青云宗所在的位置落下,马上有青云宗弟子起身将张岳接住。

  “好!”

  白宇凡在空中临危不乱的举动,不仅救下了张岳,还让自己没有受伤。

  一系列的动作,在间不容发之际完成,引起一片叫好之声。

  另外一边,胡子锋率先落下,左手撑地,身体半躬。

  抬头看向柳云飞,一言不发,便如雄鹰展翅而起。

  眨眼间便来到柳云飞的面前,双掌不断拍出,每一章都似有千钧之力,蕴含着灼热的气息。

  最令人惊奇的是,十多掌后那灼热的气息,沸腾在一起。

  与胡子锋身上的气势完美融合,形成滚滚热浪,一波一波压了过来。

  而胡子锋的身体,就是澎湃的火山,爆发不停。

  柳云飞面色微凝,笑道:“有两下子,不过这就想压到我,还有些天真!”

  就见他的手掌,陡然变成琉璃一般的紫色,与胡子锋开始硬扛起来。

  嘭嘭嘭!

  两人身上都蕴含澎湃的内劲,像是燃烧沸腾的锅炉,身躯如钢铁野兽一般。

  每一掌对拼,都爆发出惊人的巨响。

  平地之间,像是响起一声声惊雷,炸的人脑中嗡嗡作响。

  天水国宗门弟子的ding尖战力,完美展现在众多武者面前,看的人震撼不已。

  自柳云飞手掌变成紫色后,他每一掌对拼都开始有着微弱的优势。

  数掌之后,那滔天热浪,竟被他硬生生逼得倒卷了过去。

  胡子锋心中大骇,面露吃力之色,一步步退了起来。

  嗖!

  就在此时,从空中落下的白宇凡,脚掌在地面重重一diǎn。

  人如苍鹰,腾空而起,速度快的让人有些捕捉不到。

  挥手间,一记鹰掌功,狠狠的抓了下来。

  柳云飞微微一笑,另一只手的折扇打开,身影像是百花丛舞动。

  回身一转,便避开了白宇凡这精妙的一抓,同时还不忘继续压制胡子锋。

  嗖嗖嗖!

  一时间,场上人影如风。

  柳云飞游走在白宇凡和胡子锋之间,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我的天……这柳云飞好强啊,紫炎宗竟然一个人都没派来帮他。”

  “以前别人说他十招就败了白宇凡,我还不信,现在不信也得信了。”

  “紫炎宗这么做是对的,他们要保存实力,迎接狂刀门和玄阳宗的挑战。”

  “唉……苏紫瑶一走,青云宗破败的太快。”

  台下观战者,惊叹声此起彼伏。

  本以为青云宗最后的两张王牌,可以稍稍扭转战局,谁知道竟被柳云飞一人就给轻松拦下了。

  “胡师兄,加油啊!”

  青云宗弟子,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可场间局势却并未因他们的呐喊而改变。

  “不是说胡师兄,就快要突破武道九重了吗?”

  “哪有这么容易……少宗主两月前便已武道八重巅峰,至今唯有突破的迹象。”

  “一线之隔,便是云泥之别,柳云飞还是太强!”

  青云宗弟子轻叹不已,都没想到会是这般结局,两大王牌出手竟然不敌柳云飞一人。

  似乎很意外,可仔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

  两月之前,柳云飞可是十招就败了白宇凡!

  “烈阳掌!”

  突然之间,比武台上热浪滔天,胡子锋身上爆发出远超武道八重的气势。

  只见他一掌拍出,掌心有烈焰燃烧,宛如火球一般。

  庞大的气势如山岳般,轰然而去,将身法飘逸的柳云飞尽数笼罩。

  “先天武技!”

  四方观战者,顿时心中一惊,这还是此次四宗大比上首次有人施展先天武技。

  柳云飞面色微惊,显然没料到,胡子锋竟然还藏着一手先天武技。

  好机会!

  白宇凡眼前一亮,毫不犹豫,同时将自身掌握的先天武技施展出来。

  “青云破!”

  只听得他大喝一声,浑身散发出去的磅礴气势,猛然一收。

  尽数凝聚与体内,半diǎn都未倾洒出去。

  腾飞而起,宛如一抹青云,双指并拢,凌空一diǎn。

  一时间,比武台上两大先天武技,几乎同时显现。

  四方狂风大作,热浪袭人,观战者皆感到胸口仿佛被巨石压着一般难受。

  那是先天武技施展之时,产生的异象,所辐射出去的威压。

  这一刻,柳云飞的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凝重之色。

  狂刀门和玄阳宗的少宗主,神色同样紧张起来,死死盯着柳云飞一举一动。

  在他们内心深处,自然是希望这柳云飞,与青云宗拼个你死我活。

  然后坐收渔翁之利,眼见得柳云飞面临如此大的压力,内心都隐隐期待起来。

  嗖!

  柳云飞伸手一甩,手中折扇,被他直接抛向空中。

  浑身上下,陡然散发出阵阵一缕缕紫色寒气,面如陶瓷,紫的吓人。

  “这是第七重大圆满的紫云诀!”

  “赤橙黄绿青蓝紫,紫云诀一重变换一种颜色,柳云飞竟然如此年轻,就修炼到巅峰圆满了。”

  “寻常功法不过五重,天水国内只有紫云诀有七重,这是要逆天啊!”

  原本还有些稍稍担心柳云飞的人,见到他施展出巅峰紫云诀后,全都是满脸震撼之色。

  就见他浑身散发的紫色烟气,与其头ding,渐渐凝聚成一尊石碑。

  “紫气东来,拨云见日!”

  当石碑成型的瞬间,双掌同时轰了出去。

  一手紫气东来,一手拨云见日,头ding石碑,不动如山。

  嘭!

  双掌轰出去的瞬间,刚好迎上胡子锋和白宇凡的先天武技,就听的一声巨响。

  比武台地面上坚硬的山石,轰然碎裂,无数尘埃,伴着碎石腾空而起。

  呼哧!

  不等尘埃散尽,两道人影,如沙包般弹飞了出去。

  却是胡子锋和白宇凡,各自吐出大口鲜血,已然落败。

  “开!”

  比武台上一道轻喝声响起,就见得柳云飞重新握住折扇,猛的一挥,漫天尘埃被他尽数散走。

  其嘴角溢出丝血渍,可看他气色红润,锋芒肆意。

  比起脸色惨白,神色萎靡的胡子锋二人,显然只受了微末轻伤。

  “两个废物,竟然敢伤我!”

  胡子锋左手擦了擦嘴角,看到手上的血渍,勃然大怒。

  眉宇间,冰冷的杀气散逸出去。

  就见他飞身上前,不等白宇凡二人落地,双拳齐出。

  嘭!

  拳芒轰击在二人胸口,只听得肋骨断裂之声响起,两人脸上再不见半diǎn血色。

  等到二人落地后,捂着胸口,皆无力起身。

  “有意思,两个废物连站起来都做不到,居然还不弃权!”

  柳云飞嘴角浮出一丝冷笑,摇着折扇,一diǎndiǎn走过来。

  他身上散发着阴冷的杀气,一步步走进,给人带来的极大的恐惧。

  白宇凡和胡子锋两人,心中无法止住惊恐之色。

  手撑着地,不有自主的向后退去。

  心中是无法抑制的惊恐,可两人眼中都没有放弃的神色,因为青云宗就剩下他二人了。

  他二人这一弃权,青云宗便算是完了!

  可比武台上的情况,谁都看的出来,这柳云飞是在当着天水国所有人的面在羞辱青云宗。

  白宇凡和胡子锋,躺在地上被迫后退的模样。

  再怎么让人心疼,都无法改变结局。

  “来来来,爬快一diǎn,或许我真的会给你们恢复体力的机会。”

  柳云飞却是玩心大起,脸上带着冷笑,就这样极尽羞辱之势,玩弄着二人。

  “够了。”

  可就在此时,寂静的广场上,响起了一声冷哼。

  “谁?”

  在众人疑惑不已,正要寻找出声之人时,一道身影突兀的拦在了柳云飞面前。

  来人缓缓起身,身着蓝白相间宗门长衫。

  被风拨弄的长发下,有着一张清秀得面孔,略显稚嫩。可眼神清澈透亮,有明光内敛,宛如一泓秋水。

  “林云,你不是他的对手,赶紧走!”

  身后的白宇凡瞧得来人身影,面色大急,高声说道。

  “一个候补选手,还想逆天改命?滚!”

  柳云飞冷笑不止,身如流烟,出手如电,折扇如利刃刮来。

  林云被身后白宇凡的叫喊,略微分神,正准备出言劝慰对方一番。

  没想到,这柳云飞突然就出手了。

  凌厉的攻势瞬间展开,几个呼吸之间,那折扇如花开花谢十多次。

  每一次,都凶险无比,一旦击中,便要被削掉半个脑袋。

  猝不及防之下,只得尽力避开要害,勉强出招三次。

  退后十多步才林云勉强站稳,可却意外发现,额前头巾被对方给抓了下来。

  瞧得林云眉心印记,柳云飞不由嗤笑道:“青云宗已经沦落到,要靠一个剑奴,来扭转局面了吗?”

  一日为奴,终身有印。

  全场一片哗然,不仅是观战者,甚至高台上的各宗门成员,都露出满脸惊愕之色。

  而后纷纷摇头不止,这青云宗堕落的有些太离谱了。

  林云不以为意,右手把玩着一颗玉制的纽扣。

  眉头一挑,轻声道:“紫炎宗的弟子,都有不穿裤子的习惯吗?”

  柳云飞面色微变,只感觉下身一凉。

  却是长衫内的腰带没了纽扣,瞬间松掉,整个裤子就这么掉了下来。

  还在摇着折扇的柳云飞,顿时就懵了,向来自诩风流的他,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措手不及之下,连忙弯腰想把裤子提上来。

  咻!

  可就在此时,只见的寒光一闪,林云手中纽扣化作致命暗器,激射而至。

  就在这一瞬间。

  柳云飞遇到有生以来,最难得选择题,这裤子到底穿还是不穿?

  穿,那肯定会被这纽扣击中,轻则伤及皮肉,重则内脏被震碎。

  不穿,岂不是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莫道我青云无人!”

  林云却没给他考虑的时机,起身一跃,化作猛虎横扑。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