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六百一十四章 不让我走?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六百一十五章

  来人的脚步声很轻,可传在这昏暗的大殿内,却是异常的清晰。(k6uk)

  伴随着脚步的接近,背后剑匣中的葬花,颤鸣的愈发厉害。自从来到枯朔海后,葬花一次都未出鞘,早已安奈不住。

  眼下,似乎感受到了某种挑衅,战意愈发高昂。

  轰!

  林云心中微微一惊,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匣中葬花剑正在经历着某种蜕变。以惊人的速度,有超品玄器,晋升为宝器。

  算算时间,倒是的确够了。

  倒是相当期待,这晋升宝器后的葬花,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林云心中狂喜,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没有任何波澜。

  入枯朔海后,一直都未拔剑。

  葬花压抑的战意,早已达到极限,林云又何尝不是。

  “有意思恐怖的炼体神诀,比谢云桥还要凌厉的先天剑意。就算是放眼整个南华古域九大州城,如你这般可怕的后起之秀,怕也是绝不多见。”

  甬道中,身上背负一柄古刀的裴岳,缓缓现身。

  其目光一扫,视线落在林云身上,淡淡的道:“秦安,死不了吧?”

  裴岳的现身,林云倒是没什么意外,他俩本来就交情不浅。之前,未入枯朔海前,就是一起现身,言谈之间,目空一切,两人那等高高在上的神情,林云印象还是非常深的。

  如其所言,整个南华古域中,能和林云媲美的后起之秀确实不多。如果他以一敌二,斩灭冷浩宇,又接了姬无夜一掌,还不够令人吃惊。

  那眼下,以一对一,将这外榜第八的秦安都给击败了,就真的有些可怕了。

  一旦传出去,必定会名震八方,让许多人大吃一惊。

  “你若不来,今日怕是真的死在这里了”

  七窍流血,虚弱至极的秦安,目光死死的盯着林云,充满无尽的杀意和怒火。

  说话之间他嚼碎一枚丹药,伴随着药力的散发,其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恢复着。

  眨眼之间,苍白的脸色便红润起来,身上的气势一点点重新汇聚。

  到底是外榜第八的翘楚,手上终究有些保命的底牌。

  林云瞥了一眼,目光就落在了裴岳身上,准确的说目光落在了对方背上的那柄刀上。

  没记错的话,这柄刀名为幽云,墨灵师姐对此刀评价很高。

  出乎意料,此人看了林云几眼,就朝裴岳走了过去。

  林云若有所思,休战吗?

  倒也无所谓,对他来讲,刚刚大战一场,又要面对一个强敌,终究有些不利。

  墓宫九层,再做决战也无所谓。

  思虑之间,林云来到石柱跟前,伸手一招将那滴苍龙精血收入掌心,小心放进储物袋中。

  “准你走了吗?”

  转身已经走到过道处的林云,突然听到一道冰冷的冷喝声。

  是裴岳!

  那声音冷到极致,整个大殿仿佛降下了寒霜,让人如坠冰窟。比这声音更冷的是杀意,那杀意霸道之极,对林云转身离去似乎颇为不满。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瞬间,其抬手弹出一柄血色冰刃,宛若惊鸿,破空而至。

  背对着裴岳的林云,稍稍一愣,旋即嘴角顿顿微微翘起,冷笑不止。

  他倒是真不介意,放对方一马,可既然对方不领情,那就别怪他剑下无情了。

  一念间,其剑意呼啸而起,浑身锋芒,肆意张扬。

  不准我走?

  “那就不走了呗!”

  转身之间,林云五指紧握,一拳轰了出去。紫鸢剑诀疯狂运转之下,这杀意弥漫的一拳,瞬间就落在那破空而至的血色冰刃上。

  咔擦!

  金石断裂的巨响声,在这凌冽的拳芒下,当场被轰碎。

  还未完!

  紫府处八十四片紫鸢花彻底张开,光芒绽放中,拳芒中蕴含的箭矢,轰然暴涨,滚滚而去。

  裴岳脸色微变,闪电般退后几步,这家伙刚刚大战一场,居然还有如此锋芒。

  “秦安,乾云丹都吞了,多少有一战之力了吧。你若是再不拼命,今日我看是留不住这小子了!”

  裴岳神色冷漠的说道,说话的同时,右手朝后伸去。五指紧紧握在刀柄上,刀出半寸,其浑身真元顿时与刀意混合,轰然爆发,一道血色幽光笼罩其脸庞上。

  那半寸刀光,幽冷的气息蕴含着冰寒至极的戾气,只看一眼就让人心悸不已。

  “不用你说!”

  与林云交过手的秦安,自然知晓对方的恐怖,仅靠秦安肯定留不住对方,甚至未必能赢的了。

  手中赤蛇鞭,一怒而出。顿时间火光怒火,鞭影闪烁中衍化出一片茫茫火海,从四方汇聚朝着林云滚滚而去。

  吞了乾云丹的他,伤势恢复的相当之快,这一鞭比之巅峰时期,也没有相差太多。

  甚至锋芒更盛,有种被逼上绝境,透支潜力的迹象。

  轰!

  裴岳浑身气势同时达到巅峰,那柄幽云古刀,终于被他全部拔了出来。

  只见一抹磅礴霸气的血色长刀,带着诡异而冰冷的寒意,藏在那茫茫火海之中,朝着林云落了下去。

  一时间,两人各自倾尽全力,没有丝毫保留,朝着林云杀了过去。

  场面顿时凶险之极,一个外榜第八,一个外榜第九,两人联手,怕是姬无夜都得忌惮些许。

  换做旁人,早已心生绝望。

  任由这两人的杀招落下,林云长发张扬中,心无旁骛,神色平静,唯有眸中战意如火一般炙热。

  战!

  先天大成剑意,被林云催到到极限,银色剑芒笼罩全身。身形闪烁间,双拳乱舞,拳出如剑,无尽的拳芒衍化成寒光凌冽的剑芒,迎向那无边火海,尽情宣泄心中豪情热血。

  砰!砰!砰!砰!

  大殿之中,气机交锋,巨响之声,连绵不止。这等惊心动魄的交手,就像是大海之中滔天大浪伴随着狂风暴雨,似乎永远都没有停歇的迹象。

  激烈而残酷的恶战,将双方火气都打了出来,半空中真元激荡,剑气纵横,刀光闪烁,火光四射。

  眨眼之间,就对上数十招。

  又是一声惊天巨响,半空中纠缠的三道身影,各自退去。

  “到此为止了吧”

  交手半响,林云心中有了底,看向二人,淡淡的说道。

  “有趣,你哪里来的自信。”

  秦安手中长鞭垂落,冷冷的看向林云,对方一袭青衫染血。虽说伤势都不是要害,可这局面却是牢牢掌握在二人手中!

  “的确到此为止了,不过死的是你!”

  裴岳腾空暴起,没有打算给林云揣息的机会,手中幽云刀光芒大方。化作一道恢弘磅礴的血色刀芒,狠狠斩了下去,这一刀之凶狠,将林云浑身剑势都给砍的七零八落。

  其眼中神色顿时狰狞无比,先天大成剑意又如何,我这一刀,照样给你斩碎。

  谢云桥怎么败的,你林云就给我怎样去死!

  可就在这一刀,将要完全落下之时

  “剑!”

  林云眼中忽然精光爆闪,匣中早已按耐不住的葬花剑立刻弹了出来,其招手握住,剑身顿时疯狂颤鸣起来。

  血脉相连的感觉中,一股恐怖的力量从剑身疯狂灌注进少年体内。

  扑通!扑通!

  林云心顿时狂跳不止,五指紧握,拔剑出鞘。

  咔擦!

  剑出半寸,伴随着嘹亮的剑吟,有璀璨流光,将这大殿照的熠熠生辉,亮如白昼。那等光芒,像是一轮澎湃的朝阳,在林云手中冉冉升起。

  七零八落的剑势,只一瞬,就以千百倍的速度重新凝聚。

  嘭!

  携带着无边刀威,狠狠落下的裴岳,立刻就这等霸道的剑势震的吐血而飞。

  皓月之光!等到葬花剑全部拔出的瞬间,林云手腕猛的一抖,竟有两股光芒在剑身闪耀,亦如日月同辉,交相辉映。剑光荡破那茫茫火海,晋升宝器的葬花于这一刻,展现出惊人的威能,闪电般朝着另一边的秦

  安刺去,

  “该死!”

  秦安顿时大惊失色,突如其来的异变,根本就容不得他反应。电光火石间,手中赤蛇鞭疯狂乱舞,不断后退。

  咔!咔!咔!

  可那日月交相辉映的剑芒,岂是本就有伤的他能够抵挡的,其浑身气势,被摧枯拉朽一般碾碎。葬花剑颤鸣不止中,日月之辉,将对方湮没其中,不停的闪烁起来。

  被震飞出去的裴岳,倒吸一口冷气。

  这一剑之威,竟如此恐怖,光芒之下,他手中幽云古刀,黯然失色,竟无半点锋芒。

  噗呲!

  秦安在日月同辉的剑势中狠狠飞了出去,浑身伤痕累累,衣衫染血,狼狈万分。

  两人看向林云,心中皆是惊惧不已,完全没料到会是这般局面。

  待对方拔剑之后,二人联手,都成了一个笑话。

  “天碎云!”

  可不等两个人稍稍揣息,林云又是一剑,劈了过去。

  曾经水月剑法的最强杀招,眼下,在他手中呼吸之间,就便轻松自如的挥了回去。

  流光四溢的葬花剑,暴起凌厉的剑芒,像是月光下白茫茫雪地中轰然绽放的一点红梅,鲜红如血,醒目而妖艳。

  无尽大风骤起起,无边剑势狂落。

  起落之间,凝聚成一道不止的剑刃风暴,横扫八方,碾压万物!

  秦安和裴岳浑身激荡,各自挥舞着手中兵刃,吃力无比的抵挡着这等风暴。可浑身上下,依旧是被这冷冽的剑刃风暴,刺的鲜血淋淋,仅仅支持片刻,就被重重击飞。

  杀!

  林云浑身气势如虹,眼眸深处,杀意冰寒,手持葬花,穷追不舍。

  轰隆隆!

  奔走之间,仅仅是身上的剑势,便犹如巨浪般汹涌而去。

  嘭!

  刚刚落地的裴岳二人,立刻便被这股呼啸而来的剑势,再度震飞。

  两人面色痛苦,吃力的站起来,咬牙硬撑。

  霸剑,奔雷斩电!

  没有给二人丝毫侥幸的机会,林云陡然一顿,浑身绽放其无尽的霸气。

  璀璨如日,刺眼夺目的剑光,横扫而出,两人身上的各自凝聚的护体真元,当场碎裂,各自如沙包一般撞在墙壁上。

  咔!咔!

  古老的墙壁,在这般撞击之下,当场炸裂。两人几乎痛到半死,像是一滩烂泥,缓缓滑落下来。

  大殿之中,剑意山呼海啸,剑光闪烁耀眼。

  可当那葬花末入鞘中的一瞬,茫茫剑意,与闪耀的剑光,在这顷刻间消失不见。

  风平浪静中,唯有那一袭青衫的少年,缓缓抬头看了过来。这之前不可一世,将龙云榜外之人都当做废物的二人,立刻吓得魂飞魄散,瑟瑟发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