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六百一十九章 交手!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你若是一梦不醒,今日就用我手中之剑,斩碎你血手屠夫的威名!

  林云的话,掷地有声,强势之极。(k6uk)

  “狂妄的人我见多了,如你这般张扬的,我还真是少见。不过无所谓,无论你如何嘴硬,今日之战,你的结果只有一个,死!”姬无夜面露不屑,根本就没将林云放在眼里,冷声嗤笑道。

  “生与死,可不是靠你的嘴说了算!”林云神色冷漠,淡淡的道。

  “没错,那我便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

  姬无夜的杀意早已按耐不住,之前交谈中,一直想找到对方的气势中的破绽。可惜,林云的剑意凌厉无比,在他血煞之威的压迫下,始终没有出现半点波动,反而愈发凌厉。

  眼下,实在不耐烦。

  一声冷喝,右拳紧握,顿时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在其掌中凝聚。浑身上下弥漫的血煞,在其掌心凝聚成一团刺眼的火焰。

  “出手便是。”

  林云神色淡然,并未有丝毫波动。

  两人身处这如镜的湖泊中,一举一动,倒映在星光之上,落在万里外枯朔海边缘无数宗门子弟的仰望中。

  此刻,各大宗门无论长老或者是弟子,皆是屏气凝神,死死盯着这一战。

  在这般注视之下,远方那投射在星空中的两道身影,浑身气势依旧在不断飙升,很快达到令人窒息的地步。

  单单是这股气息,就让人不寒而栗,心惊胆颤。

  突然

  姬无夜目中迸发出一道凌厉的血色锋芒,率先出手。

  轰!

  其在宁静的湖泊中,狠狠一踏,一道水幕在他身后瞬间暴起。那水幕高达百丈,厚重如渊,竟有巍峨之势,像是座凭空升起的高山。

  随后便是惊天巨响传出,数百米的距离,一步便夸了过去,那紧握的拳芒爆轰而出。

  在血煞凝聚的火焰包裹下,这一拳刚刚轰出去,便立刻膨胀开来。在半空中不断放大,眨眼间就堪比一座房屋,细细看去,甚至能发现那膨胀的拳芒,是一个血色骷髅的轮廓。

  一击之威,仿佛域外九天,彗星来袭!

  这就是对方的真正实力吗?

  林云没有多想,张手一招,握住葬花的环境,拔剑出鞘。当出鞘的瞬间,名剑葬花同样爆发出,不逊色对方多少的剑势,直接斩了出去。

  皓月之光!

  这一剑,正是水月剑法的三大杀招之一,皓月之光。

  之前,他就凭此剑挫败了秦安和裴岳,眼下与这姬无夜交手。对方这一击之威太过凶猛,让他不得不刚刚交手,便祭出了这一剑。

  剑光璀璨如月,剑身炙热如朝阳,前者是剑招凝聚的月光,后者是葬花晋升宝器后,剑身本体的浩荡光芒。

  一时间,有日月争辉的异样,萦绕在剑身之上,狠狠劈在那血焰凝聚的庞大骷髅头上。

  顿时便将那骷髅头当场碎裂,无数到血煞凝聚的碎片,纷纷在半空中爆裂开来。其中一枚巨大的碎片,则狠狠砸落在湖面之上。

  天地震动,下一刻湖面便出现直径超过数百米的深坑。

  紧接着连绵巨响,轰然暴起,前百道水柱冲霄而去,那惊人的爆发力似乎将虚空都给洞穿一般。

  一剑斩碎对方的拳芒,林云将七玄步施展至巅峰,背后金乌印绽放、

  瞬间便化作一道金光,冲杀过去,挥手间,便是一道道银色的剑芒,犹如闪电般轰然落下。

  星空之下,一眼望去,尽是铺天盖地的剑影。

  每一道银色剑影,在先天大成剑意的加持下,都蕴含着凌厉的锋芒。

  姬无夜冷哼一声,身上血煞狂涌,竟在身体表面凝练出一道血光战甲。这战甲诡异无比,那闪烁的血光像是流动的鲜血,一道道剑芒落在上面,竟然被诡异的吞噬了大半。

  真正穿透进去,落在姬无夜的肉身上,威能已少了七八成。

  纵然葬花剑晋升宝器,在先天剑意的加持下,面对这诡异的血光战甲面前,也显得相当头疼。

  姬无夜狞笑道:“剑意可不是万能的!就你这点修为,即便有先天大成剑意,在我面前也还远远不够看!”

  说话之间,其浑身上下煞气涌动,怒吼一声,狠狠冲杀过来。

  刺不透吗?

  林云眉头微皱,在对方欺近之前,手腕抖动,挽出一道道绚烂的剑光。银色的剑芒,凝练如彩练一般,洞穿虚空,经久不散。

  可这等剑意,无论如何凌厉,落在那血光战甲上,威力瞬间就被诡异的吞噬了大半。

  以姬无夜的修为,剩下的威能,对他来讲,完全无伤大雅。

  嘭!

  无视剑威,闪电般冲过来的姬无夜,又是一击陨石坠落的凶狠拳芒,衍化成庞大的血焰骷髅头,狠狠轰了过去。

  林云神色不变,于半空中,葬花挥舞不停。

  剑影与拳芒争锋不让,任凭对方攻势如何凌厉,始终无法真正碾碎林云的剑势。

  嘭!

  又是一声拳芒炸裂的巨响,林云被生生震飞数百米,可落在湖面上的林云,蜻蜓点水般轻轻一踩,便飘然转身,翩若游鸿,轻灵无比的稳住身形。

  “这家伙”

  对方剑道造诣的深厚底蕴,让自身剑势始终无法被他轰碎,姬无夜显得有些恼怒,眼中明显失去了不少的耐心。

  那先天剑意不够凌厉,而是那血煞凝聚的战甲太过诡异,可这等血煞不可能一直存在。

  总有耗尽的一刻,维持这血光战甲,肯定也不轻松。

  林云眼中当即寒芒一闪。

  “天碎云!”

  轰!

  一阵嘹亮的剑音,顿时响彻八方,在这等剑音之下,茫茫无尽的湖面仿佛要彻底炸裂开来一般。伴随着一道耀眼的剑芒,有滔天湖水轰然暴起,形成道磅礴浩瀚的水龙卷。

  无尽大风骤起,无边剑势狂落!

  这狂暴无比的水龙卷,在怒吼之间,凝聚着锋芒无匹的剑意,狠狠碾压过去。

  “想破我血光战甲?天真!”

  姬无夜冷一声,右手再度紧握成拳,以蛮横霸道的方式直接轰了出去。

  只是这一拳,那燃烧的血焰明显要更加旺盛,仿佛能将眼前一切尽数轰碎。

  嘭!

  惊天巨响声中,两人的杀招狠狠碰撞在一起,水龙卷顿时轰然破碎。蕴含着凌厉剑意的雨滴,顿时噼里啪啦,不停的击落在水面上,炸裂声不绝于耳。

  水面犹如平地,在这转瞬间,变得坑坑洼洼,凹凸不平。

  在这等恐怖的异象中,姬无夜并没有注意到,诸多雨滴不着痕迹的渗透进那血光战甲中。

  轰!

  又是一声惊天巨响,僵持争锋中的二人,轰然爆退。

  此刻,遥望这片星空的众人,看的目瞪口呆,惊讶无比。

  “这姬无夜可真强,连剑都没出,仅以血煞凝练的拳芒就如此可怕。怕是随意一拳,就能轻易将我等轰死。”

  “那血光战甲,简直所有剑客的克星。剑客以锋芒凌厉见长,一招一式穿透性极强,面对这血光战甲,林云的先天大成剑意,几近半废。”

  “林云这一招似乎想耗尽姬无夜的血光战甲,可惜,好像还是没有奏效。”

  “姬无夜,终究是技高一筹,对血煞的掌握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林云有些不妙了”

  整个枯朔海边缘,上下都是一片火热,这等大战,在年轻辈的翘楚中,可实在不多见。

  两人的实力,都有些逆天。

  谁都清楚,刚才这把交锋,仅仅是相互间的试探罢了。

  不过这般试探,姬无夜明显占据了上风。

  谢云桥、阎空等人都看的清切无比,纷纷冷笑不止,这林云终究是有些天真了。

  “败我威名?杀你,我连剑都不用出!”

  水面之上,姬无夜负手而立,身上蠕动的血光战甲,散发着妖艳的光芒。

  “是吗?”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眼中闪过抹嘲弄之色。

  嘭!

  一道道裂缝在血光战甲中撑开,渗透在血光战甲中的雨滴,所蕴含着澎湃剑意,当场爆裂开来。

  毫无征兆,其瞬间就被轰然炸飞。

  林云脸上笑容,猛的一收。眉头轻挑,长袖如云般挥舞中,葬花拍打一滴水珠上。

  嗡!嗡!

  磅礴的剑意弥漫这水珠中,辽阔的湖泊,在这等惊人剑意震慑下疯狂颤抖起来。

  那被炸飞的姬无夜,瞧得这破空而至,在瞳孔中不断扩大的水滴,脸色顿时哗然大变。

  不待身体完全落在水面上,扬手一招,拔剑出鞘。

  剑出瞧,血光曜日,剑身立刻挡住这原本要将其心口洞穿的水滴。

  嘭!

  如雷般的炸响,回荡在这天地之间,伴随着水滴的炸裂,湖面上腾起一圈百丈高的惊人水幕。

  姬无夜嘴角溢出丝血渍,狂风震荡之下,脸色显得相当难看。

  刚才还大言不惭,不用拔剑

  眨眼,瞬间拔剑,这脸立刻就被就被自己给打肿了。

  “姬无夜,你还是认真一些,若不然,你可能真的会死。”林云神色淡漠,冷冷的看着对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