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五百九十八章 晋升阳玄境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林云之前的计划便是如此,只要找到玄阴之水,便立刻晋升阳玄境。(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的底蕴在剑诀晋升十重,炼化那一片火狱花的花瓣后,早已能水到渠成晋升阳玄境。

  眼下既然拿到玄阴之水,就没有不去炼化的理由。

  毕竟这枯朔海中,弱肉强食,实力第一。无论是保命,还是为了接下来,星君古墓中的争锋,所需要的都是实力。

  之前地宫,与杨凡、郭旭两人的接触,算是让他了解到了龙云榜翘楚的实力。

  仅仅是排名六、七十的这两人,就已如此可怕,那外榜前十的存在,又该如何应对?

  若是修为相差太大,不祭出先天圆满剑意的情况下,怕是一个照面就会被对方击败。

  无论是姬无夜,又或者是阎空,怕是都有这样的实力。无论如何,都得趁此机会,以玄阴之水晋升阳玄境。

  林云盘膝而坐,双手平放在膝盖上,缓缓闭上双目。

  紫鸢剑诀悄然运转,伴随着激荡的真元,身上绽放起淡淡的银芒,有磅礴的剑意同时散发出去。

  轰!

  顿时间,林云满头长发,迎风舞动,身前装有玄阴之水的玉瓶,在这等剑势之下漂浮起来。

  咔擦!

  毫无征兆,这玉瓶轰然碎裂,玄阴之水化为一滴滴水珠,如上百颗圆润的珍珠在其面前翻滚起来。他并没有着急炼化,而是以自身剑意,洗涤玄阴之水中的杂质。

  毕竟那地宫幽深阴暗,早已被魔气侵染,没法保证玄阴之水就一定是干净。

  他向来谨慎,自然不会犯如此失误。

  不过片刻,原本有些黯然的玄阴之水,变得晶莹剔透,每一颗水珠,都散发着碧绿色的灵光,圣洁无边。

  待那魔气尽数祛除后,林云睁开双目,张口一吸。

  “收!”

  一粒粒水珠练成串,进而化成一道水箭,被林云吞了进去。其身上气息,与刹那之间狂飙猛进,暴涨不止。

  身上绽放起璀璨的银光,青色衣衫不停的鼓动起来,气息在眨眼间就直逼阳玄境的可怕存在。

  轰!

  下一刻,林云那些遁入体内的玄阴之水,在顷刻间就遁入四肢百骸,五脏六腑,深入骨骼血液。浑身上下,似乎每一个细胞都膨胀起来,林云肉身没有多大变化,可他却感觉鼓胀不已。

  强悍的肉身,甚至都在隐隐作痛。

  与此同时,紫府中的浩瀚真元,也沸腾起来不断膨胀。

  咔咔咔!

  有爆响声在其体内,像是炒豆子一般,不停的炸响。下一刻,林云原本略显单薄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健硕起来,身上青衫都被这股张力撑破,破成一块块布条。

  这等变幻,实在匪夷所思,前所未有。

  难怪这玄阴之水,如此珍稀,只在霸主级势力中才有少量的存在。

  哗!

  当肉身被撑破到极限后,那些已经化为分子的玄阴之水,重新凝聚起来。眨眼之间,再度凝练成一道涓涓细流,在体内游走起来。

  这重新凝练后的玄阴之水,就像是一道海绵,所过之处,将紫鸢剑诀衍化的银色真元,尽数吸收。

  片刻后,林云膨胀到接近暴涨的真元,再度被洗脸一遍,熠熠生辉,凝练精纯。

  随着紫鸢剑诀的运转,这种肉身将要被撑爆的感觉,总算是渐渐趋于平稳。

  剑诀运转整整一个大周天后,林云浑身上下暴涨的银光,变得内敛朴实起来。之前是将要爆发的火山,眼下,便是一汪清澈幽玄的深潭。前者暴躁而狂放,后者更显内敛和底蕴。

  眼下林云,就像是一株青莲,发芽成长,水到渠成。

  历经之前的狂暴后,阴玄境圆满的突破,比预想中的要平静许多。就这般波澜不显,细水流长中,以一种相当宁静,宁静到就像是一株在平地间张开的小草。

  这种感觉相当玄妙,以往林云,每次修为上的大突破。

  不说惊天动地,异象连连,起码动静会相当之大。爆发出来的气势,会让附近的天地,都为之颤栗。

  从未像眼下这般安静,静到让林云感觉,这阳玄境的突破,不过是一件再小不过的事了。

  两个时辰后,林云睁开双目,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浑身气质在悄然之间发生质的飞越。

  他缓缓起身,眨眼看去,除了衣衫破烂些许,没有太大的变化。

  可若细细看去,林云长高了些许,身上蕴含着爆炸力量的肌肉线条,显得更柔和了一些。明明壮硕了一圈,可整体看上去,却像是一块绝世美玉,温润动人。

  “有趣这玄阴之水,竟然能影响到武者的心境。”

  林云如玉的右手,眼眸中闪过抹异色。

  他炼化过不少丹药和奇花异草,给他带来诸多实力上的提升,可还是头次碰到如此古怪的情况。

  就这样波澜不惊的突破了,内心深处,半点雀跃都没有。

  可这玄阴之水,带来的改变却是切切实实,半点都不虚。。

  心念稍动,属于阳玄境小成的气息,便缓缓散发出去。紫府处,那一片银色的元液,明显比阴玄境时,要来的温热许多。

  这种温热中所蕴含的力量,却是天差地别的改变。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这般突破,自身实力至少提升了五成。

  此等进展,相当可怕。

  嘭!

  林云突然出手,五指紧握,一拳轰击在地面之上。几乎是拳芒落下的瞬间,平地之间,就出现一个深达百米的螺旋巨坑,直径达到千米之巨。

  深处巨坑底部,抬头看去,林云微微咋舌。

  直到此时,他眼眸深处方才露出抹兴奋之色,眸光熠熠生辉。

  “倒是低估了这玄阴之水的妙用,我这般实力,至少提升了七八成,甚至接近一倍。眼下,就算是没有先天剑意的加持,紧靠紫鸢剑诀支撑的真元,也未必会比那郭旭弱上多少。”

  目中精光消散,林云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

  重新换上一身干净的青衫后,腾空而起,闪电般离开此地。

  呼呼呼

  耳边有风声传来,在这沙海之中,又碰上了相当糟糕的天地。眼前黄沙乱舞,灰蒙蒙一片片,视野朦胧。

  在枯朔海中,遇到风暴相当常见,林云早已习惯。

  这等风沙之中,七玄步施展,背后金乌印绽放中,林云的身体顿时金光爆闪,像是一道惊鸿,闪电般朝前窜去。

  等到将要冲出风暴之时,林云双臂一展,朝着前方一处高耸的沙丘落了下去。

  沙丘之下,是一片有些空旷的平地。

  平地上,一场激烈的厮杀正在进行着,三名身穿血衣的宗门弟子,正在围攻一名少年。

  那少年星眉剑目,年纪轻轻,可实力却是相当了得。可以一敌三,却明显有些稚嫩了,身上早已伤痕累累。

  反观围攻他的三人,则尤为老练,尤其是那为首的血衣青年。神色凶狠,总是在那少年疲于应对另外两人之时,突然出手,一击比中。

  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必定会在少年身上留下狰狞的伤口。

  事实上,这少年身上的伤,十之**都出自这血衣青年。

  “天剑宗的妖孽?似乎,也不怎么样嘛”

  为首的血衣青年又一次击中少年,阴测测的笑了起来,眼中闪过抹得意之色。

  将这所谓天剑宗的内门翘楚,玩弄在鼓掌之间,的确是件颇为快意的事情。

  那少年正是穆尘,天剑宗内门前三,年方十八就达到阳玄境大成的妖孽翘楚。

  “这世界还真小”

  远处高耸的沙丘上,林云看着此幕,轻声自语。

  不过也不算巧,毕竟这枯朔海虽大,可众人都在往深处走。只要实力够强,早晚都会在星君古墓碰到。

  只是

  来之前这穆尘意气风发,将这次星君古墓当做是自己大放异彩的机会。眼下,却是相当狼狈,似乎连命都有些保不住了。

  当然,这与他碰到的对手有关。

  那血衣青年似乎是血煞门的核心弟子,林云要是没记错的话,当初站在姬无夜身后的就有此人。

  “无耻!若非你陈侯出手偷袭,又以多打少,就凭你这废物,岂会是我的对手!今日你就算杀了我,我师兄也会为我报仇的!”

  穆尘神色阴沉,怒火中烧,冷声骂道。

  他好不容易在这枯朔海中发现一枚异果,刚摘下来还来不及细看,就中了这陈侯一掌。

  还没反应过来,又立刻遭受到围攻。

  原以为将这异果,让给对方,就能留的一命。可谁知道,对方根本就是在戏耍他,完全没有给他活路的意思。

  血衣青年陈侯闻言,嘲弄道:“连以多打少都做不到,也有脸自称妖孽吗?至于你废物师兄章远,在我大师兄面前,怕是连个屁都不敢放吧,哈哈哈!”

  狂笑之几件,这陈侯出手愈发无情,又是一掌印在穆尘胸口。

  咔擦!

  有肋骨断裂的声音响起,穆尘吐出口鲜血,被狠狠轰飞,连手中之剑都被震了出去。

  “霸主级势力的弟子又如何,碰上我陈侯,一样得死!”

  陈侯眼中闪过抹狰狞之色,寒芒暴起,又是一掌印向了穆尘的脑门。

  这一掌若是被轰中,穆尘就算是有十条命,怕也活不下去。

  可就在电光火石之间,远方有金光暴起,一道青色身影,如剑般横空而至,一掌迎了上去。

  噗呲!

  陈侯嘴角溢出抹血渍,当即被震飞好几步,抬头看去,大吃一惊。

  血煞门另外两人,脸色微变,赶紧在其身边汇合。

  “林云?”

  穆尘挣扎着起身,看向来人,十分惊讶。

  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关键时候,救下自己的竟会是林云。

  不过眼下,却管不了这么多了,这家伙虽然讨厌,可多少有些实力,若是两人联手倒也不至于死在这里。

  起码,命是能够大概率保住了。

  “又来一个送死的吗?”

  初始的惊讶之后,瞧见林云只有阳玄境小成的实力,其擦干嘴角的血渍,立刻就冷静下来了。

  “死到临头,还不知道,也是无知。”

  林云冷笑一声,张手之间,将地上穆尘的利剑握在了掌心。

  这剑,倒也不是凡品。

  可以我的断剑之躯的古怪,怕也支撑不了,我使出第二剑。

  不过这些跳梁小丑,一剑足矣。

  “林云,你别冲动,这人是姬无夜的师弟,你我联手方能保命!”

  见林云提着自己的剑就要杀过去,穆尘当即吓了一条,心猛的沉了下去,完蛋

  都要死在这了。

  “狂妄!”

  “嘿嘿,一个比一个狂。”

  “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能奈我何!”

  陈侯三人冷笑一声,顿时杀机毕露,各自将真元运转到极限,以恐怖声势朝着林云杀了过去。

  “死!”

  只往前走了一步,林云抬手间,便是一剑挥了回去。

  嗤嗤!

  顿时间有磅礴的银色剑气,在先天大成剑意的加持下,将这一方天地染成璀璨的银白色。恢弘剑气,碾压过去,三人浑身气势,像是纸糊的一般被轻松斩碎。

  银光一闪即逝,在陈侯三人身后,犁出一道长达千米鸿沟,漫天黄沙腾空暴起。

  下一刻!

  林云手中之剑轰然碎裂,三人的身体,也如此剑一般,陡然炸裂,碎满一地。

  “你你”

  穆尘怔怔无语,完全看傻了,刚才这一剑将他整个心神都给吞没了。仅仅一剑,就将他头疼无比的三人,尽数绞杀。

  这等霸气和风采,给他造成的震撼,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最要命的是,这一剑是林云挥出去的。

  是在他看穆尘看来,靠着运气侥幸击败曹震,实际徒有虚名的林云做到的。无声的耳光,落在穆尘脸上,比陈侯印在他胸口的那一掌还要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