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六十五章 用情越深 伤的越重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月朗星稀,夜凉如水。(www.k6uk.com)

  木屋中,林云盘膝而坐,正在闭目苦修。

  在他前方,柔和的月光透过窗口,洒满一地。

  纯阳功突破桎梏,成就先天功法后,比之前原先的运行路线要复杂了十多倍。

  内劲在经脉内诸多位置,需要小心翼翼辨认,一步错便不可深入。

  说来真是奇妙。

  引灵诀在施展之中,需要将庞大的内劲,一diǎndiǎn吃力的挤出去。

  纯阳功本已巅峰圆满,却未想到,在此造化下误打误撞突破了后天桎梏。

  淡黄色的内劲,宛如微弱的火焰,于林云体内流转不停。

  如今的先天纯阳功,等同于回炉重造,变成一门崭新的功法。

  需要再从第一重修炼。

  可先天纯阳功凝练的内劲,却今非昔比,宛如烈焰,刚猛霸道,灼烧一切!

  当复杂无比的先天纯阳功,在体内运转一个大周天后,林云缓缓睁开双目。

  嘭嘭嘭!

  一股股暖流,从心脏处流向四肢百骸。

  镶嵌在心口的七窍玲珑丹,就像是高山水源,化为七股涓涓细流。

  滋补着林云的肉身,在先天纯阳功的催发下,不断增强着林云的修为。

  “十七岁不入先天,则一生都无法突破。”

  脑海中回荡着白秋水的话,让林云的脸色,显得有些凝重。

  苏紫瑶……这个名字,怕是一生都无法回避。

  不知不觉,半月时间都在苦修中过去。

  青云峰。

  一处地面插满长剑的山崖之边。

  有道矫捷的身影,迎着骄阳烈日,剑出如风,闪转腾挪。剑法如行云流水,鬼魅无常,天马行空,无迹可寻。

  花从而出起!

  顿足间,少年一剑刺出,剑尖上四朵蔷薇同时绽放。

  啪!

  花开一瞬,轰然爆炸,无数花瓣漫天飞舞。

  少年持剑挥舞,在剑身牵引之下,花瓣陡然凝聚,形成一道蔷薇花组成的龙卷风。

  “去!”

  一声轻喝,花瓣呼啸而去,冲向高山云海。

  霎时间,茫茫无际的云海,被龙卷风搅散,花瓣在烈日的映射下绽放出七彩光芒,宛如梦幻一般。

  不消多说,少年自然是林云。

  看着眼前梦幻般的美景,林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越是深入了解,越发感觉,这一式花从何处起简直奥妙无穷。

  有无尽的潜力可挖,可衍化出种种杀招。

  “也不知道青衣人到底是谁,只一剑便让我受益匪浅,还有这花,到底从何处起呢?”

  林云百思不解,掌握的越多,越感觉那画卷的深不可测。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远不止如此。

  等待剑势散尽的一刻,林云回身收剑,葬花剑顿时铮鸣不止,空灵之音再度响起。

  事先被他插在地面上的长剑,顿时间嗡鸣不止,微微颤动。

  闻剑通灵,四大境界,闻剑、控剑、剑心、通灵。

  他还处在闻剑的门槛,只知这剑音一响,可以引发周围长剑同时颤鸣。

  一念起,百剑齐鸣!

  “闻剑二字,似乎更多的还是对剑的甄别,控剑才算是真正的御敌杀伐之术。”

  如今的闻剑通灵,还只能稍稍起到干扰敌人兵刃的作用。

  锵!

  收剑归鞘,地面百柄长剑,同时停止颤鸣,空灵之音,戛然而止。

  “该下去了。”

  看了眼头ding的烈日,林云张开双臂,腾空一跃。

  于山坡上,如大雁一般,俯冲而下。

  高等身法大雁诀,在他手中,早已达到圆满之境。如今轻轻一跃,配合着先天纯阳功,便可达数丈之高。

  短时间内,可以滞空好几秒。

  从山巅飞落,完全就像是一只大雁,灵活自如。

  等到了山间主道,林云才收住身法,持剑而行。

  “林师兄好!”

  “见过林师兄。”

  “林师兄。”

  沿路所见青云宗弟子,无数是谁,见到他都会停下脚步,恭敬的行礼。

  四宗大比,林云一战成名。

  以一己之力,大战紫炎宗宗主,最后更是一剑挫败四大长老。

  林云之名,早已传遍天水国,整个青云宗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再也无人敢在背后,称呼他为剑奴,提起林云二字都是由衷的敬佩。

  一路疾行,不断朝山下走去。

  经过大片大片的建筑,林云来到山脚上的洗剑阁。

  洗剑阁前,还是当年那群杂役,正在卖力的做着最低下的苦力活。

  “一个个都给我用diǎn心,日落之前,这批剑上的血迹都给我洗干劲了!”

  杂役处的管事,还是外门弟子周平。

  忽然间,他一个转身不经意的看见院外的林云,脸色顿时大变。

  随即快步过来,硬着头皮谄笑道:“林师兄,您怎么来这种地方了,有什么吩咐随便叫个人来就行了,何必亲自过来!”

  院子里的杂役,瞧见林云,停下手中的活。

  神色复杂无比。

  眼神中大都闪过一丝羞愧,而后默默的低下头,唯恐被林云注意到。

  当年他们对林云,可是半diǎn都不友好。

  还是杂役的时候,就一直欺负他排挤他,当他成为剑奴后。

  更是不讲情面,半夜大雨中将他赶了出去。

  以林云现在的宗门地位,若是要报复的话,后果实在不敢想象。

  不过这群杂役,显然多心了。

  林云甚至连看都未看他们一眼,报复就更别谈了,淡淡的道:“都下去吧。”

  触景生情,林云虽不会报复这些人。

  可看到之下,还是难免回忆起,当年原主人的遭受的排挤和欺辱。

  周平和一群杂役,如释重负,连忙离去。

  让他们面对现在的林云,也是压力如山,忐忑不安。

  想起曾经在这里,与苏紫瑶的一些过往,林云轻叹一声。

  睹物思人,感慨万千。

  好半天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洗剑阁的主楼上,双目微凝。

  如果说有一人,可能知晓,他曾经忘掉的那一段记忆。

  这个人,肯定非洪老莫属!

  几步之后,林云推门而入。

  洗剑阁内,场景依旧,唯独是那面寒池,似乎弱了好些。

  目光一扫,便瞧见洪老,仍在专心致志的养剑。

  “见过洪老。”

  林云快步走过去,恭敬的行礼道。

  对于眼前的老人,林云可是半diǎn都不敢不敬,从交给自己的那幅画。

  便可以看出,洪老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小子,听说你威风了。”

  洪老转过身笑道,容貌未变,只是脸上的皱纹更多了一些。短短几月不见,竟然像是苍老了十多岁一样,精神疲惫,老态尽显。

  “洪老,你这身体……”林云见状,不由担心的问道。

  洪老从容的笑道:“早就和你说了,我是半只脚埋进了坟墓的人,对生死早已看淡,几年前就就备好了棺木。”

  “洪老,我此次前来,有一事想问?”

  “是关于苏紫瑶的吧。”

  林云微微一愣,随即面露喜色:”这么说,洪老你是的知道的,太好了!”

  洪老等林云说完了,才轻轻笑道:“别喜了,你失去的那段记忆,就是我和苏紫瑶联手封印的。”

  “什么!”

  林云闻言大惊失色,脑海像是有一道惊雷,嗡鸣不止。

  真相竟然如此匪夷所思,完全出乎林云的意料。

  “洪老,你告诉我吧,我真的想知道我到底忘记了什么。如果不想清楚,我这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犯下的错误。”

  林云神色着急,苦苦相求。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却没想到是对方亲手封印了自己的记忆,让他怎能不急。

  “孩子,既然封印了这段记忆,肯定有他的原因所在。对你对她,都是好事,你也别苦苦相求了。这秘密我肯定会带进坟墓,对你而言,不知道才是好事。”

  洪老露出叹息之色,轻声安慰道。

  见洪老态度坚决,林云不由黯然神伤。

  “你也不要在意苏紫瑶的态度,因为她所修炼的功法,注定了她高高在上,不能低头。用情越深,伤的越重,对你和她都是孽缘……”

  洪涝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和林云,稍稍透露了一些。

  用情越深,伤的越重?

  林云眉头紧皱,这苏紫瑶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竟如此霸道。

  突然之间,林云恍然大悟。

  明明是为林云打磨肉身,才赏赐丹药,可苏紫瑶却总是不假颜色,高高在上。

  因为用情越深,伤的越重……她心中的矛盾,和她内心所受的煎熬,同样是无人知晓。

  “我要找到她,我一定要找到她!”

  林云目光坚定,一遍一遍的说道。

  “我劝你还是算了。”

  洪老看向林云小指上环绕的青丝,神色凝重道:“这一缕青丝,便是她斩断的情丝,若是再见,或许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你根本不知道,她的来历,和她所有承担的责任,她是女帝之后……”

  话未说完,洪老转头看去,脸色突然大变。

  林云同时一惊,洗剑阁外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快速的靠近。

  嘭!

  还未反应过来,洪老一掌拍在他身上,将他送入寒池。

  水面之下,林云感觉自己,似乎进入假死状态,身上气息全无,动弹不得。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