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六百四十七章 青木酒,绮梦花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8 04:49:4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六百四十七章

  百花池上。

  傅大师,古老头以及三鹰堡的两位堡主,瞧见林云出现,脸色都显得有些惊讶。

  当听到的其说的话之后,顿时勃然大怒,浑身杀意大起。

  ”找死!”

  “不知死活,之前让你跑了,真以为我等拍你不成!”

  那三鹰堡的两位堡主之前联手一击,败在了林云手中,可谓是狼狈无比。眼下率先发难,一左一右,朝着林云杀了过来。

  “天鹰拳!”

  一出手,就是凌冽的杀招,左边那人五指紧握。浑身真元激荡,属于阴阳境小成的威压,滚滚而至,磅礴的拳芒,像是一只从天而降俯冲下来的雄鹰,带着尖锐的呼啸声。

  轰隆隆!

  空气在这一拳之下,震颤不停,嗡嗡作响。拳芒未至,那等威压就让人有些难以呼吸,相当恐怖。、

  “魔鹰爪!”

  左边那名老者,眼中寒芒一闪,五指猛的一爪。顿时有血红色的真元,在其掌间汹涌澎湃,眨眼就凝聚成一道凌厉的血爪。

  那锋利的血爪泛着流光,庞大无比,仿佛将虚空撕裂了一般。就算是阳玄境圆满的翘楚,面对这恐怖的一击,怕也是难受无比,稍有不慎,脑袋就会如西瓜般被抓头破血流。

  两人神色狰狞,眼中眸光,凶神恶煞。

  之前败在林云手中,这二人心中都颇为不服,只觉得是大意罢了。再次碰上,出手之间毫无保留,可不觉得林云会有什么活路可走。

  不远处傅大师和独臂的古老头,瞧得此幕,嘴角都勾起一抹冷笑。

  这二老的杀招,一拳一爪,像是双鹰扑食。声威之恐怖,仿佛从九天而落,拳芒震颤,血爪凌空。就算是阳玄境圆满的存在,在这等杀招之下也难逃一死。

  何况是林云,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

  两老像是看死人一般瞧了眼林云之后,目光一扫,便落在百花池中贪婪无比的搜寻起来。

  “雕虫小技,也想要我性命?”

  可瞧见这扑杀的两大杀招,林云神色淡漠,嘴角勾起抹冷笑。

  眉头一挑,林云的视线,就落在了轰出拳芒的老者身上。一股剑势,在他身上悄然散发出去,那老者心中顿时一惊。

  本来被他气机锁定的林云,就在这悄然之间,竟变得飘渺不定。明明离的很近,可给人的感觉,这少年却像是站在高山之巅,如剑中之王,冷冰冰的看着他。

  锵!

  就在他惊疑不定之际,林云体内陡然响起一声嘹亮的剑音,其眸中无尽锋芒,汹涌而出。

  抬手间,林云一拳轰出,像是出鞘的利剑。闪耀的拳芒,犹如绝世宝剑一般锋利,在先天大成剑意的加持下,刺得对方有些睁不开眼。

  两道拳芒轰然对碰,嘹亮的剑吟,顿时不停的响起。林云身上磅礴的剑势,冲霄而起,他身上剑威在对方拳芒镇压下。不仅没有半分减弱,反而愈发凶猛,与此对峙的老者,脸色一点点难看起来。

  “滚回去!”

  林云冷声一喝,紫府的那朵紫鸢花尽数绽放,一时间,凌冽的拳芒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噗呲!

  老者吐出口鲜血,直接被震飞出去,浑身上下被凌冽的剑势,刮的遍体鳞伤。

  “死!”

  另一边,那以血爪凌空的老者,却是目中寒芒一闪,血爪趁机落在了林云身上。

  其嘴角冷笑不止,这一爪林云已没有机会躲闪,虽说对方尽力避开了要害,可只要落在胸前,他便有足够的自信一击抓破对方的心口,直接斩杀。

  铛!

  可当他的血爪落在林云胸前之前,却发出沉闷的碰撞声,像是落在金属上一般,震的他手臂酸疼不已。

  滋滋!

  血爪在撕扯之间,碰撞出一道道霹雳电光,他睁眼看去,顿时吓了一跳,对方皮肤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层诡异的皮膜。

  那皮膜闪耀着古老的雷纹,蕴含着一丝淡淡龙威,与肌肤血肉相融。

  一爪之下,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破开。

  其眼中闪过抹惊恐之色,连忙收手,想要抽身离去。

  “退的掉吗?”

  林云脸色一沉,闪电般出手,五指在刹那间扣住了对方的手腕。

  滋滋!

  雷纹在闪动之间,奔涌的气力和紫鸢剑劲融合,当即就将对方死死扣住。一股凌冽的剑劲,同时透过手腕,渗透进对方的经脉之中。

  那人脸色当即难看无比,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挣扎出去。

  可无论如何挣扎,脸色憋得通红,硬是无法撼动林云分毫。堂堂阴阳境小成的强者,在林云面前,狼狈如此。

  “不知死活,真以为自己只是大意才败给我的吗?血羽楼的阴阳境长老都被我斩杀过,你又算老几,滚!”

  林云冷着脸,伸手猛的一甩。

  这三鹰堡的堡主,顿时就像是装满石块的垃圾袋,被狠狠仍在墙壁上,

  嘭!

  坚硬的墙壁,立刻凹陷下去,一道道裂缝如蜘蛛网般蔓延出去。

  另一边,正在激战的三方。

  血狼和冷堡主联手之下,依旧在风无恨手中,狼狈不已。其手持紫焰雷皇鞭,大杀四方,气焰之盛,怕是连阴阳境大成的强者,都得暂避其锋芒。

  “冷老鬼,你要是再不出底牌,我两可真得交待在此地了!”

  血狼身上的炎龙甲,腾起冲天火焰,那炎龙怒吼中勉力挡住一击,其冲着另一人大声吼道。

  ”呵呵,一个不毛之地的散修,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你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风无恨神色嚣张,咧嘴一笑,狂妄无比。

  “风无恨,你就不怕这样下去,那小子将这二层的珍宝全给搜刮了?”

  冷堡主目光闪烁,神色阴晴不定,想以林云的存在逼迫对方停手。

  风无恨悠然一笑,淡淡的道:“这小子成不了气候,我让他蹦跶一番又怎样,只要杀了你们二人。雷云宝库中的一切,全都是我的!”

  “做梦!”

  冷堡主眼中闪过抹决断,这风无恨真的是欺人太甚。

  轰!

  话音落下的瞬间,冷堡主身上暴起一圈圈紫色的月华,那如月般的华光淡泊如水,却又后重如山。涤荡之间,一股恐怖的力道,竟将风无恨硬生生逼退了回去。

  等到光华凝聚,一轮紫色的圆月,悬在了冷堡主的头顶。

  “紫月心经!”

  瞧见那深邃的紫月,风无恨眼中立刻抹诧异之色,脸上多出些许忌惮。

  轰!

  同一时间,血狼身上的炎龙甲陡然膨胀起来,连带着他的肉身同时暴涨。眨眼,就达到了一丈多高,惊人无比。

  “妖化?”

  风无恨又是一惊,脸色明显有些凝重起来。

  “哼,早就说过。别以为你修为最高,就可以为所欲为,谁笑道最后可还不一定!”

  妖化后的血狼,冷哼一声,摔下杀了过去。

  冷堡主神色阴沉,顶着一轮紫月,紧随其后。

  双方大战,再度展开,激烈程度之前强上好几倍。百花池上,甩飞一人的林云,粗略看了眼,若有所思。

  难怪那冷堡主,一直感觉不太对劲。没记错的话,这紫月心经貌似是紫月洞天的传承功法,名震南域。如此一来,对方实力比血羽楼外门大长老要强上许多,就完全说的通了。

  血羽楼再强,如何能和紫月洞天比拼底蕴。

  “青木酒!”

  就在林云稍稍分神之际,那傅大师和谷老头,却是眼前一亮,锁定在池中一片莲叶上。

  雷云子身前搜过的珍宝无数,可真正的重宝,除却噬血魔典外只有四样。玄雷珠、绮梦花、紫焰雷皇鞭,以及青木酒,每一样都价值连城,远胜其他珍宝无数倍。

  “这酒?好雄浑的灵力,体内紫鸢花居然蠢蠢欲动了。”

  林云眼前一亮,收回心神,立刻奔了过去。

  金光爆闪中,将七玄步施展到极致的林云,速度远胜这二老。

  嗖!

  眨眼,林云就夺下了这青木酒,当即仰头灌了一杯。

  浑身上下顿时火辣辣一片,后劲十足,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林云感觉肉身强化了不少,五脏六腑坚固了许多,银色的紫府中紫鸢花雀跃无比。

  “好酒!”

  回味着此酒的后劲,林云痛快淋漓的说道。

  “小畜生,放下青木酒!”

  傅大师和古老头顿时暴跳如雷,脸色铁青,一眼杀意,朝着林云奔了过去。

  青木酒除了酒水本身以外,其中还浸泡着一根青龙木,那等奇物对二老来说可以说是稀释争宝。

  如果能够得到,自身瓶颈,足以瞬间打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眼看,这青木酒被林云夺下,心中火气,可想而知。

  瞧见这气急败坏的二老,林云眼中闪过抹戏弄的神色,嘴角勾起抹笑意。仰头灌了一口后,方才不疾不徐动了起来。

  那二老紧追不舍,不停的出手。

  可林云穿梭在百花池中,腾转挪移,金光爆闪,轻松自如的躲避着二老的灵纹攻击。

  若瞧见莲叶上有让其动心的宝贝,自是微微一笑,顺手收掉。

  他这般闲庭信步,时不时灌上一口青木酒的模样,气的二老,火冒三丈,无可奈何,至于跺脚。

  嗡!

  百宝池深处,林云背后的剑匣陡然一震,葬花剑无端颤鸣起来。如电光般闪烁的林云,瞬间停了下来,扭头看去,视线的尽头,一朵宁静幽玄的奇花,绽放在莲叶之上,宛若仙宫圣莲。

  “绮梦花!”

  后方紧追不舍的古大师二人,瞧见此花,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大变。

  又是一件重宝!

  “既然喜欢,那就摘下吧,我来啦!”

  林云微微一笑,腾空而起,朝着绮梦花落了过去。

  “小畜生,住手!”

  二老大惊失色,顿感肉痛无比,怒吼着冲了过去。

  先得玄雷珠,又抢到了青木酒,若在夺走这绮梦花,这小子得要上天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