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六十七章 横穿山脉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知道以你的性子,未免麻烦,肯定会不告而别,所以这几日我都在这守着。(K6uk)”

  少宗主白宇凡牵着血龙马过来,轻声笑道。

  “少宗主,确实了解我。”

  林云心中多少有些感动,整个青云宗除了洪老以外,也就白宇凡与他交情深上一些。

  “我来送送你吧。”

  白宇凡牵着马,夕阳余晖之下,两人边走边聊。

  “其实真的蛮谢谢你的,以你的实力,天水国早没有年轻辈是你的对手。却硬是等到四宗大比之后,才自行离去,青云宗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客气,没有青云宗也不会有我的现在。”

  白宇凡望向远方,轻声叹道:“以你的实力,白家没有招揽你,我倒是挺意外的。离开天水国后,你打算前往哪里?”

  林云若有所思道:“会先历练一段时间,然后前往大秦帝国吧。”

  大秦帝国。

  在白秋水给他的那本书中,有过记载,天水国周围数十个国家都是大秦国的附属势力。

  他们脚下这片地方,在整个玄黄界中,被称作南华古域。

  南华古域疆土辽阔,有数不清的势力,纵横交错。上古时期,南华古域便已存在,到如今已有百万年的历史。

  乃是一片古老的疆域,诞生过无数传说和不朽的存在。

  寻常武者,一辈子也走不出这南华古域。

  “大秦帝国,倒是个不错的去处……我好几个兄弟,离开天水国好像都去了那。”

  白宇凡的眼中,闪过一抹向往的神色,悠远绵长。

  林云好奇的道:“少宗主,以你的资质,也能够离开天水国,为何选择死守青云宗。”

  “我?”

  脸上露出一丝惆怅,白宇凡轻声笑道:“这几年我见惯了别离,一个转身,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不相见。我也想去远方,也有武道追求。可总得有人留下,留下来坚守,让更多向你这样的天之骄子,有机会走出去。”

  话听来有些伤感,可想想却是此理。

  若连青云祖师的后人,都不留下坚守,青云宗迟早得倒。一旦倒了,便断绝了天水国好多人的武道之路。

  “就送你到这吧。”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了好几里路。

  白宇凡将暴躁的血龙马牵过来,笑道:“带上它上路吧,这家伙在我青云宗的马圈里,不到两月,踢残了好几匹骏马,每天还都要妖兽的鲜肉来喂养。”

  接过缰绳,林云看向白宇凡,略显沉重。

  “保重。”

  啪!

  两人伸出手,击掌之后,紧紧握住。

  “后会有期!”

  白宇凡爽朗一笑,转身离去。

  夕阳映射下,白宇凡的影子在地面上越拉越长,直至消失在视线尽头。

  “走吧。”

  暴躁的血龙马,在林云的“安抚”下,丝毫没有脾气。

  身背剑匣,林云翻身上马。

  残阳如血,染红大片云彩,迎着轻风,林云策马狂奔。

  两月之后,横云山脉深处。

  夜色笼罩之下,幽深黑暗的山林中,充满了无尽未知的凶险。

  令人惊悚的妖兽吼叫,回荡在幽静的夜色中,更让人心惊胆寒。

  一堆篝火的残烬处,林云闭上双目,盘膝而坐。

  在他左右手掌掌心,各有一枚中品灵石。

  先天纯阳功,于体内缓缓运转,疯狂吸收着中品灵石蕴含的浑厚灵气。

  等到一个大周天结束后,两枚中品灵石,已消耗一般。

  林云睁开双目,眼中精光一闪。

  身上散发出属于武道九重的强大气势,在黑夜中威慑着未知的妖兽。

  一月之前,他便轻松迈进了武道九重。

  在七窍玲珑丹的滋补下,他于这后天之境,几乎没有任何瓶颈。

  先天纯阳功更是让他如虎添翼,靠着一枚枚中品灵石,修为几乎一日千里。

  只是心口处的玲珑七窍丹,同样消耗甚大,如今只剩下小指甲大小。

  不过这剩下的,却尽是精华。

  在纯阳功运转一个大周天后,心口处的玲珑七窍丹,竟然散发出淡淡的绿色荧光。

  肉眼可见的龙形气流,从丹药中的七窍,源源不断流动出来。

  流经四肢百骸,滋补全身!

  甚至有淡淡的药香,透过毛孔略微散发出去,在这黑夜中引来好些窥视的妖兽。

  目光扫去,就见黑暗中有好多双绿油油的眼睛。

  宛如幽暗的冥火,闪烁不停,忽远忽近。

  在那些凶兽眼中,林云就是人形天材地宝,无时不刻都在诱惑着这些凶兽。

  可他身上同时散发出去的武道九重气势,让这些凶兽,忌惮不已。

  吼!

  终于,有妖兽按捺不住诱惑,嘶吼着奔了过来。

  呼哧呼哧!

  就听的破风声不断响起,暗中潜藏的凶兽,野性通通被激发,狂冲而至。

  林云神色淡然,见怪不怪。

  屈指一弹,纯阳功灼热的内劲,激荡而出。

  篝火残渣,瞬间diǎn燃,化为熊熊烈焰在夜色中燃烧起来。

  哗!

  对火焰本能的恐怖,让这些奔来的凶兽,微微一愣。

  趁着群兽愣神的功夫,林云翻手重重一拍。

  啪!

  身旁的古剑匣高高的弹了起来,剑匣在半空中打开。

  匣中花瓣如雨般落下,在焰火的映射下。鬼魅艳丽,群花乱舞中,长剑现身。

  嗖!

  宛如一道幽暗的魅影,林云身影横空,于漫天花瓣中,握住剑柄,一穿而过。

  锵!

  空灵之音响起,长剑出鞘,颤鸣不止。

  “回光留影!”

  剑在手,流光乍起,人随剑舞。一片剑光,宛如流影,回转不停。血溅飞虹中,只听得惨叫声起,哀嚎不断。

  等到林云落地,扑来的十多头凶兽,尽数到底。

  身上至少都中了四五剑,剑身入骨,即便不是要害,也足以重创这些武道八重和九重的妖兽。

  篝火映射下,月光般流离的剑身上。

  鲜血宛如荷叶中的水珠,一滴一滴滚落下来,无声落入地面。

  在花香韵养下,葬花剑早已达到下品玄器的品级,甚至犹有过之。

  一系列的动作,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回身看去,空中飘荡的白残花花瓣,仍未完全落下。

  林云跃动间,一剑挥出。

  在剑身牵引下,花瓣如蝴蝶般聚拢而来,重新落入剑匣中。

  收剑归鞘,放入匣中。

  待得花瓣铺满,林云重重关上剑匣。

  哒哒哒!

  恰在此时,一股比林云身上气势,更为暴躁的凶威。伴随着沉重的马蹄声,嘶吼而至。

  血龙马飞奔而来,将那些受伤想要逃跑的凶兽,一脚着接着一脚踩死。

  它身上有一股野性,比这些凶兽更为狂暴,出脚间无情之极。

  双手搭在竖立的剑匣上,林云若有所思。

  血龙马是马中翘楚,据说有有一丝龙族血脉,加上皮毛如血才因此得名。

  不过大部分的血龙马,也就是一些稀释了许多代杂龙血脉。

  按理来讲,不会这般凶残才是。

  也不知道,当初的云家从哪里弄来的这匹血龙马,比妖兽还暴躁。

  将这些妖兽踢死后,血龙马挑三拣四,选的一头最猛的咬走。

  显然,它要开始进餐了。

  林云则默默收集妖兽材料,只捡一些较为重要的材料,放入储物戒。

  在篝火的闪耀下,两月时间,林云那张青涩的面孔成熟不少。

  长发披散下,秀气的面容,有一股常人少有的从容。

  横云山脉,连贯周边数十国。

  林云打算横穿整个横云山脉,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白秋水口中的大秦帝国。

  在白秋水的口中,大秦帝国在南华古域的西方,乃是庞然大物般的存在。

  其中有古老的传承世家,有底蕴深厚数千年不倒的宗门,更有诸多妖孽翘楚,如星辰般耀眼璀璨……

  即便是放眼整个南华古域,大秦帝国同样是颇有威名,不可忽视。

  两月以来,如今夜般的场景,他早已经历许多次。

  应付起来,已轻松自如。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