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七百三十二章 她太美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七百三十二章

  楚暮炎死了!

  死状凄惨之极,被林云直接一巴掌拍死,挫骨扬灰,连尸骨都没有存在。(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若是还能思考,一定相当后悔自己吹过的年。

  若他没有放言,血龙马的尸骨是被其踏碎的,林云可能会让他死的轻松一点。

  毕竟穷奇之力这等杀招,一旦祭出,便会燃烧气力耗尽真元。负面作用,远比祭出烛龙之目要大的多,不到万不得已,林云绝不会施展。

  可他既然说了,林云便如其所愿。

  你说我一巴掌拍不死你,我偏拍死你,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至此,天陵七秀,一个不留,全都死在林云手中。在许多人看来,这三大派设擂收徒,原本就是为天陵七秀搭的舞台,是他们大放异彩,各自展现锋芒的舞台。

  可没想到,这舞台的确是他们的舞台,可主角却从来都不是他们。

  林云的出现,又一次成了他们的噩梦,他的怒火他的杀意,在这洛水山尽情宣泄。那等锋芒,让人真正切切感受到了一个剑客的风骨,恨不消,杀戮不止。

  向剑之心,生死无畏。

  向剑之心,一往无前!

  “你”

  就在前一刻,还杀气腾腾冲来的霄云宗众人,纷纷止步。他们抬头看向林云,眼中尽是震惊之色,这到底是何等惊人的实力。

  一个阴阳境小成的后辈,为何强的如此可怕?

  只用一掌,一掌就拍死了楚暮炎,这天陵城年轻辈翘楚的领军人物,竟然挡不住林云一掌。

  太狂暴,太残忍了,简直无法无天。

  那楚暮炎都已经跳下擂台,都已经放弃加入紫月洞天的资格了,还是被他当着各大势力的面拍成肉泥。

  紫月洞天、北雪山庄、天妖阁的席位上,诸多长老都显得诧异不已。一个个盯着林云,神色变幻不停,他们不在乎楚暮炎的死。

  甚至天陵七秀死绝了都无所谓,他们在意眼前这个少年,这白衣少年展现出来的潜力,大大超乎他们的意料。

  轰!

  林云脚步突然踉跄了好几下,无尽的疲惫从身体的各处涌来,其头晕目眩,疲惫至极。

  嗖!嗖!嗖!

  他身不由己,摇摇晃晃中退了好几步才面前站稳脚步,林云挣扎着不让自己倒下。他肉身极为强悍,只要撑住这一口气,气血便会以极快的速度复原。

  在储物袋中狠狠一拍,林云取出好十多枚丹药,一股脑的全部塞进口中。

  扑通!扑通!

  丹药入口的瞬间,林云的心口跳动起来,他媲美蛮兽般的肉身将那十多枚丹药瞬间吞没。进而心脏狂跳,狂暴的药力瞬间转化为澎湃的气血。

  苍白的脸色,在这刹那间红润起来,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林云身上再次攀升起来。

  “他要逃!”

  “围住他,今日绝对不能放过这剑奴,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见林云朝后退去,天陵城四大家族和霄云宗的高手,顿时惊醒过来,大怒不已。

  他们浑身上下散发着恐怖的杀意,一个个高手面色阴沉之极,显得难看无比。那狂暴的目光,堪比野兽,恨不得活生生吞了林云。

  七大新秀,那可是天陵城的骄傲,尤其是楚暮炎和陈子玉,连武道意志都觉醒了。

  可一个不留,全都被林云给杀了,简直奇耻大辱。

  “诸位,可真是看得起在下。”

  林云嘴角勾起抹嘲弄之色,天陵城各大势力,果然是一如既往的无耻。他的目光在各大家族高手的脸上,一一扫过,突然爆喝道:“林云此行,就是为杀人而来。可林某杀的光明磊落,内心深处没有一丝污垢。擂台之上本就不问生死,我想问各位,哪里来的脸,来一起出

  手围杀小子。”

  轰!

  他这一声爆喝,蕴含着凌冽的剑意,让这声音如雷鸣般震耳欲聋。偌大的空地,不仅仅是各大势力的高手,外围那黑压压的人群同样听的一清二楚。

  小王八蛋!

  四大家族和霄云宗的老者,顿时气得心中大骂,这小子是在骂他们不要脸。

  诸多外带武者听到林云的爆喝,纷纷摇头,言语之间,面露不屑之色。

  就算是天陵城的本地翘楚,脸上也是露出羞愧之色,尴尬不已。天陵七秀一个不留的死在林云手上,已经足够丢脸了,若各大势力一拥而上围杀林云,那便不是丢不丢脸的问题了。

  完全就是不要脸了!

  武道世界毕竟强者为尊,如其所言,林云杀的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甚至他以一敌七,本就不算公平,这份实力想不尊重都难。

  有些不要脸的事背地里可以做,可当面去做,便是完全坏了规矩。

  可若说要放走林云,怕是没人会甘心。

  “好!依你所言,其他六人你杀了也就杀了,可楚暮炎已经跳下擂台,你哪里来的资格诛杀他?你杀楚暮炎还想逃走不成?”

  可就在此时,围住林云的人群中,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一双布满阴霾的脸,冷冷的盯着林云,他眼中目光如毒蛇一般令人忌惮。

  是陈望野,又是这个老鬼!

  “没错,你光天化日之下,杀我天陵城的翘楚,岂能让你逃走!”

  “杀人偿命,你这条贱命,今日必须留下。”

  “小剑奴,还不跪下求饶!”

  陈望野的话音落下,众人顿时恍然,纷纷开口咒骂起来。对他们来说林云必须得死,哪怕死没有借口,也要将其碎尸万段,人头高挂城门。

  有借口,自然是再好不过?

  林云嘴角勾起抹冷笑,嘲弄道:“人若杀我,我必杀人。况且,没听到是他在求我一掌拍死他吗?我只是如他所愿罢了,何况林某什么时候说过,我要逃了?”

  他持剑杀来,早就想到自己什么结局了,以这帮人不要脸的程度,能放自己离去简直天方夜谭。

  只是穷奇之力消耗太大,需要拖延片刻时间罢了。

  逃走?

  不存在的!

  人都没杀够,走什么走。

  话音落下的瞬间,林云眼中突然迸发出无尽的杀意,体内苍龙怒吼,汪洋般的气血再次沸腾起来。他的目光,犹如一道锋利无比的剑芒,刺破虚空,落在人群中的陈望野身上。

  这家伙要自杀吗?

  瞧得此幕,众人大吃一惊,绝境之中,这家伙的杀意竟然又爆发了。

  还盯上了陈望野,那可是半步天魄的恐怖强者,光是境界就比他高出了不知道多少。

  无论他之前斩杀天陵七秀如何了得,手段如何之多,锋芒如何可怕。面对半步天魄,那等境界差距,犹如鸿沟是无法逾越的存在。

  陈望野只需以力破巧,就可轻轻松松将其斩杀。

  他这是在找死!

  “你想杀我?不知死活。”

  陈望野嘴角勾起抹狞笑,林云要对他动手,当真是求之不得。

  轰!

  他朝前迈步一步,身上爆发出璀璨光芒,下一刻有玄音钟在其头顶缓缓升起。那是件复制品,不过即便是复制品在陈望野的操纵下,依旧显得极为可怕。

  那玄音钟绽放出恐怖的光芒,刺的人不敢直视,眼睛生疼无比。

  陈望野那张老脸上露出冰冷的笑意,寒声道:“你应该还记得此钟吧?五天前,我以此钟虐的如狗一样,生不如死,但终究没有炼死你,这一次老夫让你死得其所!”

  原来真的是他!

  许多人眼中露出极为震惊的神色,一道道目光诧异的落在陈望野身上。早有传言,五天前就是此人出手镇压,才害的林云才天陵七秀面前,狼狈不已。

  可传言毕竟是传言,无法证实,眼下他却亲口承认了。

  难怪,难怪林云有如此大的杀意,换做是任何一人。遭此羞辱,只怕都没法忍,天陵七秀确实该死,一个都不冤。

  “炼死我?你怕是想得有些多了!”

  浑身气血爆涌中,林云在储物袋中狠狠一拍,顿时有血光激荡。紧接着,一道道冰块炸裂的声音传来,他的手中出现一柄鞭子。

  那是一柄闪烁着耀眼雷光的鞭,当握住此鞭的刹那,林云身上有君临天下的皇道之气狂暴而起。他的身上雷芒萦绕,紫焰滔天,那是紫焰雷皇鞭!

  当年雷云子纵横南域的最强至宝,是南华古域,唯一一件超越宝器存在的可怕兵刃。

  在来之前,此鞭就已经破了封印,有上品宝器晋升到超品宝器。也是林云此行,最大的依仗。

  天陵七秀一个都不能少,可陈望野这阴毒无耻的老鬼,同样非死不可。

  “杀!”

  林云一声大喝,浑身气力涌动,手中紫焰雷皇鞭瞬间活了过来。不停的膨胀,眨眼幻化成一条怒吼咆哮的蛟龙,无尽的凶威股席卷八方。

  众人面色大变,眼中露出惊恐之色,连忙避开。

  只见电光一闪,照亮苍穹,众人惊慌的面孔在这电光每个毛孔都被映照的一清二楚。一个个神色惊讶的面孔,在这耀眼的电光之下,似乎被都被凝固。

  嘭!

  电光破灭,蛟龙怒吼,有金属破碎的声音如雪山崩塌一般响起。

  轰隆隆!

  那刺眼的玄音钟当场就被一鞭轰碎,陈望野脸色哗然巨变,他双手不停的结印,想要挡住这可怕的一击。

  可那紫焰雷皇鞭衍化的蛟龙太过可怕,只一瞬就将其种种手段尽数撕碎,狠狠抽在陈望野身上。

  噗呲!

  一击,陈望野浑身上下就被抽的鲜血淋淋,尤其是脸上多出一道狰狞无比的鞭痕。

  “老鬼,跪过来!”

  林云神色狰狞,他眼中迸发出冰冷的寒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于此人,林云的恨意,比天陵七秀还要深的多。

  他的手腕猛的一抖,长鞭衍化的蛟龙将逃窜的陈望野瞬间缠住,恐怖的电芒立刻将其炸的皮开肉绽。

  “不,不,不要杀我。”

  陈望野慌了神,可他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那缠住他的鞭子,一点点变紧,甚至嵌进了他的血肉之中,将其骨骼压的寸寸断裂。

  “死!”

  林云伸手一抽,电光四射中,将陈望野倒卷回来。当其落在身前时,一脚踏了出去,毫不犹豫踩在了对方的头顶。

  嘭!

  血浆涌动,陈望野的头颅像是西瓜汁一般溅射出去。

  在诸多目光惊愕的注视下,这半步天魄的强者,就这样死了,被林云一脚踩死。

  “够了。”

  可就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呵斥声响起,话音落下的瞬间。林云背后中上一掌,被狠狠击飞出去,他回头看去。

  紫月洞天的席位上,倾若幽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她倾城容颜上此刻阴霾密布,一股极为冰冷的寒意在她身上散发出去。

  有半步天魄的气息,从倾若幽的身上骤然升起,刚才那一掌就是她拍出来的。可直到此刻,她的目光依旧高高在上,并未用正眼去看林云。她只是淡淡的瞥了眼林云,眼中露出厌恶的神情,冷冷的道:“我说过,你不配让我出手。不过你真的很讨厌,像苍蝇一样飞来飞去,我不

  屑对苍蝇出手,可你真的很讨厌!”

  嘭!

  话音落下,她身上暴起恐怖的紫色月华,又是一掌隔空拍在林云胸口。

  噗呲!

  林云嘴角吐出口鲜血,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他丝毫不惧,冷冷的盯着对方,吐出两个字:“贱人!”

  这两字一出,周围的寒意明显又重了几分,所有人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惶恐而不安。

  包括天陵城各大世家的高手,他们无比惊惧,害怕倾若幽迁怒到他们。

  蹭!蹭!蹭!

  倾若幽身后长老和弟子,全部站了起来,一双双冰冷的目光落在林云身上,杀意暴起。

  他们紫月洞天的公主,不可受辱,辱者必死!

  倾若幽面无表情,抬手制止了这帮人,淡淡的道:“让他骂,我既然出手了,就没有让其他人动手的打算,这苍蝇还是我自己来捏死吧。我很少杀人,能死我倾若幽手中,你应该庆幸!”

  说完,其抬腿便准备走下去。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从山顶席卷而至。这无尽恐怖的寒意中,有悦耳之极的声音响起,可那声音却比这漫天霜寒还要冰冷无数倍。

  “小贱人,你若有胆,可以尽管往前走去,看谁能救得了你!”

  谁在说话?

  众人大惊失色,连忙循声看去,可转头的刹那便用双手遮住了眼睛。太耀眼了,不是光芒太耀眼。是那说话之人!她太美了,仿佛让太阳之光都黯然失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