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七百三十八章 萤火之光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轰隆隆!

  浓浓夜色中,传来漫山遍野的兽吼声,众人将真元灌注在双目中。(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以紫府境的修为,在这黑暗中也能看到很远的地方,他们视野的尽头全部都是如潮水般涌动的妖兽。

  黑压压的妖兽奔走咆哮中,显得很有阵仗,最前面的都是炮灰基本都是玄武境左右的妖兽。

  中间则是紫府境的妖兽,有阴玄境的,也有阳玄境的,甚至阴阳境也有不少,最后面压阵的则是半步天魄级别的妖兽。

  那些妖兽在魔气的侵染下,比平日更为嗜血狂暴,最要命的是不惧死亡,很难缠。

  “阴玄境和阳玄境的四人一组,阴阳境的强者两人一组,各自守住一方,我坐镇城头。”

  灰衣老者神色凝重,下达了指令。

  在场都不是军人,没法排兵布阵,可单独拎出来实力都是极强。灰衣老者这般安排,倒也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众人依令各自散开在人群中。

  “小兄弟,我和你一组吧。”

  一名中年剑客面露笑意,落在林云身边,他有着阴阳境圆满巅峰的修为。年约四五十岁,身上凝练的气息竟然比天陵七秀中的楚暮炎和陈子玉都要强上许多。

  这等实力哪怕单独一人,也足以自保无虑,主动过来与自己搭队,倒是有些意思。

  林云没话说,点了点头。

  “小兄弟姓林吧,我叫龙昊。”

  中年剑客似乎对林云很有兴趣,有几分自来熟的味道。

  不过两人的闲聊也到此为止了,潮水般的妖兽,已经涌上密密麻麻的涌了过来。

  林云没有答话,身形一闪,直接跳下城墙,葬花出鞘,抬手一剑挥了出去。

  咔擦!

  地面在瞬间裂开,冲在最前面的玄武境妖兽,像是被切瓜砍菜一般被剑芒冲的四分五裂。

  “好强的剑意。”

  龙昊眉头微皱,眼中闪过抹异色。

  他当然能看出来这一剑,没用多少真元,主要是剑意加持下才有如此凌冽的锋芒。

  “有趣。”

  不过旋即,他的眼中的兴趣之色更浓了起来。他还以为这等兽潮,若是杀到后面,林云还需要他出手相助。

  没想到对方实力,远超其所料。

  眨眼间,冲在前排的玄武境妖兽就被杀的一干二净,开始有紫府境的妖兽出手。

  铛!

  林云一剑劈出,有妖兽身上鲜血飞溅,重重的落在地上。

  “没死?”

  脸上露出抹诧异之色,林云挑眉看去,原来这是一头阴阳境的妖兽,血脉似乎还不低,一剑竟没有将其斩死。

  吼!

  那阴阳境的妖兽吃痛之下,对林云怒吼咆哮起来,它张口涌动出一道绿色的水柱。水柱由腐蚀性的毒液组成,狂啸而至,就像是一条狰狞的毒龙。

  不待那毒龙杀到跟前,林云抬手便刺出道银色剑芒。

  相隔近千米的距离,那毒液凝聚的水柱,当场就被斩成两半。且去势不止,以凌厉之势,将那阴阳境的妖兽搅成碎末。

  “这小家伙,真的有些能耐。”

  不远处的龙昊眼中露出惊愕之色,撇撇笑道:“有他在,我索性也轻松一些。”

  “杀过去,不要给它们聚集起来的时间。”

  城头上的灰衣老者,见远方的兽群正在渐渐靠拢,连忙出声大喝。

  嗖!

  林云等阴阳境的强者,首当其冲,没有丝毫畏惧便杀了过去。其他人稍慢半拍,还有些则听从灰衣老者的吩咐继续固守城头,谨防漏之鱼。

  “皓月之光!”

  “天碎云!”

  “霜寒万里!”

  林云将水月剑法的三大杀招,以紫鸢剑诀不停祭出,在他手中这门玄武境的剑法发挥出惊人无比的威力。

  皓月之光原本只有一道剑芒,可眼下则是数百道紫色剑芒交错,他一剑抖出去就是铺天盖地的剑。

  至于那天碎云则更为恐怖,九缕狂暴的剑刃风暴,看上去像是长达百丈的龙卷风,所过之处,片甲不留。

  “这家伙,真是夸张”

  其他方向,封野嘴角抽搐了下,实在是震撼的有些过头了。

  他和旁人不一样,当初无论是龙门大比,还是黑脸秘境都见识过水月剑法的威力。

  哪有这般夸张,眼下杀伤力大了十多倍都不止,更恐怖的是剑道的理解,完全不一样。

  可不是什么,都能将一门玄武境的剑法,发挥出如此恐怖的威力。

  “不奇怪,他可是要和龙云榜绝顶妖孽争锋的。”

  一旁左云倒是相当镇定,看了几眼,便继续出手斩杀妖兽。

  他的实力精进了许多,修为同样达到阳玄境巅峰,比起林云要差很多。可对比龙云榜上的那些外榜妖孽,却是半点都不差,尤其是他刀法格外凌厉,有一种大气魄在其中。

  “太厉害了,这少年真是强的可怕。”

  “慕剑城的好多年轻剑客,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难说,毕竟慕剑城剑馆林立,以剑立城,高手云集。”

  即便未尽全力,林云的表现依旧亮眼无比,好多人都看见了,纷纷议论不止。

  众人话落在林云耳中,他脸色未变,依旧在不停的杀敌。

  对兽潮林云的认识比其他人深,他有着自己的节奏,看似切瓜砍菜,横扫八方。可这般杀戮中,林云同样在修行,他将践行着自己的剑道感悟。

  拨云见雾,得见真我。

  无边杀戮中,他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他在梳理自己种种所学,他在不断认识真我。

  南华古域,年轻辈的妖孽翘楚中,领悟出先天剑意就已经极为了得,堪比其他武者悟出武道意志。

  能将先天剑意修炼到大成者,屈指可数,可修炼到巅峰圆满者,凤毛菱角,最多两三人,林云便是其中之一。

  可至于通灵剑意,一个都没有,没有人能做到,没有人。

  就算加上老辈剑客,也没人见到。也许有,可真的没人见过,几近成为传说。

  剑意,真的很难领悟,领悟之后修炼更难。

  可那方大世,人人如龙,巾帼不让须眉,皆有向上之心。

  可我之剑道,既已决定在那方大世争锋,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只争今朝,不求来世。

  那通灵剑意就不得不争!

  哪怕是南华古域的传说,也要让他打上属于林云的烙印,在盛宴中绽放。

  哪怕是传说,也要一剑斩之。

  “该死!是雷岩虎,这家伙还皮实了!”

  封野和左云正在与好几头阴阳境的妖兽厮杀,正紧张时候,一头阴阳境大成的妖兽突然蹿了过来。

  嘭!

  可那雷岩虎才刚刚跳起来,半空中有紫鸢花绽放,一道银色的剑芒,洞穿虚空。隔着数千米转瞬及至,将雷岩虎的头颅当即贯穿,直接陨落。

  剑芒余威不减,一扫之下,将包围左云二人的妖兽都清去了大半。

  “是弹指神剑”

  封野已经无语了,他同样见识过弹指神剑的威力,那会可没夸张到这般地步。

  铁锁横江!

  一旁左云则显得相当冷静,其身上爆发出恐怖的刀意,挥刀横扫。那抹刀光,像是无尽的寒江中腾起一道粗壮的铁链,晃动间隔断江河,连蛟龙都无法通过。

  砰!砰!砰!

  这一刀横扫出去,将剩余的妖兽尽数斩杀,尸骨无存。

  左云收刀而立,冲着远方的林云微微一笑,林云颔首,脸上同样露出淡淡的笑意。

  很快,林云目光内的妖兽都被杀的一干二净,他思索片刻,没有贸然杀进更远的山头。

  毕竟还是以守城为主,杀的太过深入,来不及回援就不好了。

  将葬花剑随意插在尸骨中,林云盘膝而坐,双手结印放在左右膝盖上,他的双目缓缓闭上,紫鸢剑诀悄然运转。

  哗!

  尸山血海中,一朵紫鸢花在林云坐下悄然绽放,让他身上都沐浴着淡淡的银辉。

  “好大的气魄,敢在这里恢复真元。”

  “这胆子也真是没谁了。”

  瞧见林云席地而坐,竟在一片望不尽的尸骨中,运功恢复真元,很多人都诧异无比。

  不过也没人多说什么,毕竟命是林云的,他所在的方向妖兽也都杀干劲了。

  龙昊见到此幕,同样哑然失笑,可旋即他就笑不出来了。

  “那是”

  他是极为高深的剑客,单论真元修为甚至比林云还要强上许多,他能看到许多旁人瞧不见的异象。

  在其眼中,这方世界一片漆黑,唯有林云和他身边那柄剑散发着光芒。

  那银色的光芒,就像是无尽夜色中,披在林云和葬花身上的火焰,极为好看。

  可还不止于此,他看见林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光芒,甚至连毛孔都张开了,有灵气如烟般飘渺。

  那少年不仅仅是在恢复真元,他在悟道,他像是一株青莲,披着银辉,日月星辰都黯然失色。

  在那多紫鸢花绽放的地面上,有浮动的萤火,像是一个个神秘的蝌蚪文字在游动。

  萤火之光,微弱不闻。

  可在黑夜中,在龙昊的眼中格外清晰,抖动间像是有生命一般。

  他当然知道那些萤火其实就是剑意,可那些萤火怎么看上去,全都像是要活过来一般。浮动飞舞中,好像是在真的萤火虫在围绕着林云。

  轰!

  突然间,城池的北方有恐怖的妖煞冲天而起,紧接着便是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北城门的十多名紫府境强者,竟然全都死了。

  众人大惊失色,连忙扭头看去,眼中顿时露出惊恐之色,那是一头半步天魄的妖兽。

  它居然隐藏气息,悄然无声间突然出手,将守城的紫府境强者杀了个措手不及。

  完蛋

  许多人心头大颤,连紫府境都死光了,那北城门的玄武境武者怕是一个都活不了。城门怕是也得被攻破,一旦攻破,将会是惨无人道的屠杀。

  闭目修炼的林云睁开双目,有凌厉的视线落在他身上。

  严格来说是落在他和龙昊身上,视线的主人是城头的灰衣老者,意义不言而喻。

  他腾不出手,这头半步天魄的妖兽,要交给林云和龙昊解决。

  林云很干脆,起身拔剑,就朝着北城门闪了过去。龙昊面露笑意,神色不惧,同样迅速无比的跟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