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八百零三章 霸剑扬威 谁与我争锋!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无碍。(K6uk)”

  闭上双目的林云,安慰众人不用太担忧。

  不过他的双眼,却并未及时睁开依旧紧紧的闭着,让人着实有些担忧。

  毕竟这小组站就快要结束了,林云很快就要登场,接下来的对手无论是李慕白,又或者是南宫晚玉都一个比一个强,容不得丁点闪失。

  好险!

  林云心中暗道一声,实在有些意外,南宫晚玉的寒冰剑意能修炼到如此地步。

  李慕白的山河剑意同样不弱,甚至更要恢弘许多,可惜这等剑意太过庞大需要极高的剑道天赋才能修炼完美。李慕白天赋不弱,可要完全掌握还是差了一些,终究是水平不够。

  遇上弱者还好,几个照面就能轻松碾压,遇上强敌破绽就全都露了出来。

  倒是南宫晚玉,他的寒冰剑意几乎修炼到了化境,完全化为己用,与自己的剑法和功法都完美契合,几乎找不到任何破绽。

  林云不死心,将通灵剑意灌注在双目中,想要窥的一二。

  却有些没想到,南宫晚玉祭出的最后一剑太过惊艳,那等光芒在常人看来就已经刺眼无比,眼睛像是要被刺花了一般。

  灌注了通灵剑意的林云,对方的每个细节都放大了十倍,寻常人看不到的剑意之光在他眼中如火焰般醒目。

  可以想见那最后一剑的光芒,在林云眼中有多刺目,简直如太阳般亮眼。

  不过林云也并非没有收获就是了,在那最璀璨的一剑中,他总算是瞧出了些许破绽。

  半响之后,他才缓缓睁开双目。

  毕竟身怀苍龙九变,些许外伤还不至于伤筋动骨,只要不是交手中受创无伤大雅。

  升龙台上伴随着李慕白的认输,南宫晚玉身上的龙影,眨眼间便达到九丈之巨,光芒耀眼,醒目无比。

  “最后一剑叫什么?”

  李慕白自知输的不冤,除了稍许失落外还算平静。

  “鸿影,梦断伤心桥,惊鸿照影来。”

  南宫晚玉如是应道。

  李慕白念道两声,若有所谓,那最后一剑的确有惊鸿照影的意境。不过梦断伤心桥,却是有些难以明悟,或许这就是自己和他的差距了。

  “难怪你会赢我,你我的差距,确实有些大了。”

  李慕白释怀一笑,不在多言。

  轰!

  两人如剑般横空而起,宛若惊鸿,一瞬间就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不得不说,此战虽是切磋点到为止。可同样精彩无比,尤其是南宫晚玉的最后一剑堪称惊艳绝伦,只是少了些惊险。

  与此同时,三组中同样有场大战,引人瞩目。

  是方寒洛对阵绝尘,上届龙云榜排名第七的绝尘,虽说输了寂峰一招。可之后的比斗中,完全展现出来的实力,却让人惊艳,青木诀修炼到超高境界的韧性让人咂舌。

  许多新秀黑马,在他面前都被活活耗死,他的真元却是源源不竭。甚至身上的伤势,还能在战斗中不停的回复,让人刮目相看。

  关于绝尘的评价,众人一致觉得,若十招内无法碾压他,哪怕是三小王也得够呛。

  此等评价,可谓是相当之高了。

  方寒洛和绝尘都没有争夺种子名额的意思,两人都已获得晋级的资格,按理来讲这场大战本该有些鸡肋才对。

  可谁也没想到,绝尘碰到了方寒洛这个疯子,死锤烂打。

  数百招过后,这方寒洛脸色惨白,嘴角鲜血不停的溢出,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局势完全没有扭转的可能,可他硬是不肯认输,又在玩之前常玩的把戏。

  将自己逼到生死的边缘,进而寻求突破。

  许多人都觉得,他有些天真了,碰上绝尘可能真要被活活打死。

  主要他境界已经很高,在想突破没有之前轻松。且绝尘也并非普通的对手,他就就像是磨盘一般流水无痕,始终不给你致命一击,就慢慢的磨着你。

  场面上的厮杀十分残酷,甚至有些血腥。

  外表看上去颇为谦逊的绝尘,动起手却冷冰冰的像块木头,他不紧不慢的出着手。

  身后有异象衍化,那是一片波澜壮阔的海,大浪滔天中一颗撑天神树若隐若现。

  每一次拍击都像是树枝抽在方寒洛的身上,鲜血淋淋,伤痕累累。等到方寒洛想要反扑,绝尘又像是潮水般绵绵退去,总是让他扑空。

  进退之间,方寒洛身上的伤势不断加重,给人的感觉随时都要倒下。

  轰!

  可就在众人觉着,方寒洛将死之时,他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否极泰来,威压暴涨,抬手间竟然一击将绝尘的杀招给直接震碎了。

  “半步天魄!”

  “我去,又突破了!”

  “这家伙真的是打不死啊,这都能在绝境中翻盘。”

  观战席上的武者面色大变,忍不住惊呼起来,实在有些出乎意料。

  绝尘眼中闪过抹异色,又要如潮水退去之时,发现地面上不知何时已布满寒霜。

  咔咔咔!

  他的异象正在办一点点冰封,不断蔓延,眼看就要蔓延到全身之时。方寒洛咧嘴一笑:“嘿嘿,我认输。”

  绝尘身上龙影暴涨,眼中却闪过抹恼火之色,这家伙肯定是趁机下场稳固修为去了。

  他不仅修为突破,甚至连寒冰意志都有所精进,完全将自己当成了磨刀石。

  早知道,刚才下重手直接宰了就是。

  “哈哈哈,多谢绝尘兄助我突破,我们二十强晋级赛再见!”

  方寒洛大笑而去,浑身伤痕累累,可半点狼狈之色都没有。

  绝尘明明赢了,脸色却不怎么好看,二十强大战要争夺前十,到时候再想败此子就有些难了。

  “这方寒洛还真是个奇葩,气运是不是太好了些?”

  “气运这东西太难说了,不过这家伙真的有些古怪,好几次都快死了,硬生生挺了过来。”

  “我从积分赛观察他到现在,真是好几次了。最开始不过也就上届龙云榜外榜的实力,现在竟然用了冲击前十的资格,怪物。”

  “这届群龙盛宴,越来越看不懂了。”

  此战引起的波澜倒是不方寒洛再度临危突破,他在新秀中的地位也顺势拔高,可以和祝青山等人稍稍媲美。

  没多久,二组的比赛全部打完,在裁判的宣读下炎龙子成功收获种子名额。

  无人不服,没人挑战。

  在众人羡慕的神色中,炎龙子冷笑一声,回到了天妖阁的席位上。

  种子名额的好处不用赘述,少战一轮,稳进前十,占尽优势。此等规定让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无形中给后起之秀挑战三小王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可也没人能多说什么,毕竟这种子名额也是凭实力打出来的,并非内定。

  紧接着三组的比赛也打完了,不出所料,宇昊天强势摘取种子名额。

  又等了一小会,一组的比赛结束,紫雷宗赵无极拿下了该组的种子名额。

  三小王顿时锋芒大盛,让人感慨不已,到底是三小王依旧无人能敌,强的令人发指。

  小组战接近尾声,只剩下四组还在缠斗。

  四组并没有三小王的存在,主动认输的场次不多,结束的时间肯定要比其他组慢上好些。

  “林云对阵李慕白!”

  时间流逝,不多时,四组也只剩下两场战斗了。

  两战都与林云有关,随着裁判的声音落下,他和李慕白先后登上升龙台。

  轰!

  两人落地的瞬间,各自体内有剑音响起,磅礴剑意冲霄而去,天地失色,风云并起。

  一时间,万众瞩目。

  其他各组早已结束妖孽翘楚,如祝青山、白黎轩,姜紫叶,邬啸天,甚至三小王等人,皆在关注此战。

  此战事关重要,若是林云落败,南宫晚玉基本提前锁定种子名额了。

  若林云获胜,则种子名额还存在变数。

  不过众人对此战的结果,大多是倾向于李慕白的。林云与林涛一战,已暴露苍龙九变的底牌,两者在剑道天赋上也有所差距。

  林云只有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而李慕白则融合了山河意志,凝练出更为强悍的山河剑意。

  李慕白看向林云,神色稍显凝重,倒是没有太过轻敌,沉吟道:“一剑定胜负吧?”

  话音刚落,顿时就引起了一片哗然。

  李慕白占据优势,选择一招定胜负,林云无疑占了些便宜。

  “你确定?”

  林云倒是无所谓,他已看破对方的招法,一招和一百招没有区别。

  “如果胜负已经注定,还是快些结束比较好,你说呢?”

  李慕白面露笑意,神色温和,淡淡的道。

  众人神色恍然,看来这李慕白之前败在南宫晚玉手上,对林云兴致大减,不愿与其缠斗太久。

  “还未交手就如此自负,不太好吧。”

  林云看了他一眼,想稍稍提醒下对方不要大意,否则即便赢了也没什么意思。李慕白微微摇头,暗道对方还是不懂,半响方才解释道:“并非自负,只是你我间差距就是天和地的区别,我是天上的白云,你是地上的泥土,看到的风景并不一样。我是雄鹰看的天地广阔无垠,而你

  只是蚂蚁中较为强壮的一只,肉身再强,也改变不了你是蚂蚁的事实。”

  “林云,我和你不一样。”

  李慕白看向林云,颇为认真的说道,他想让对方认清这个事实。

  自己虽说败在南宫晚玉手上,可也还是一个层面的对手,而他则完全不是这个层面的剑客。

  “对,我和你不一样。”

  林云并未反驳,平静的应道。

  “不,你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你就懂了。”

  李慕白笑意不减。

  话音落下,两人闪身后退拉开距离,各自蓄势,准备一剑定胜负。

  伴随着一声铿锵之音,李慕白拔剑出鞘,璀璨的剑光瞬间将整个升龙台照的大亮。他一剑刺出横空而起,身后有山川河流,纵横交错,城池楼宇,拔地而起,正是山河剑意所演化的恢弘异象。

  轰隆隆!

  如此恐怖的剑势,所过之处,让升龙台震颤不已。仿佛随着李慕白的逼近,整个天下都臣服在了他的剑下,让那刺出去的一剑愈发光芒耀眼。

  林云没有动,他看上去就像是被这剑势所震慑,连拔剑都没法做到一般。

  瞧得此幕,众人暗自摇头,差距确实有些大了。在林云和林涛交手时还不明显,可与真正的剑客对阵,这等差距立刻就显现出来了。

  李慕白嘴角微扬,身后山河剑意,再度暴涨,达到极为惊人的地步。

  看得出来,他有些想在林云身上找回场子的意思,以此剑大败林云,强势碾压。

  轰!

  可就在此剑将要刺来之时,林云动了,他剑未出鞘,闪电般刺了出去。

  他这一剑并无任何花哨,只将巅峰圆满的先天剑意催发到极限,突出一个快字。

  不动如山,动则迅雷不及掩耳。

  嘭!

  惊天巨响声中,林云的剑鞘末端,重重刺在了李慕白的胸口。他身后万里山河,城池楼宇,在顷刻间分崩离析,一瞬成灰。

  李慕白手中之剑离林云的心口只差半寸,可就是这半寸,彷如鸿沟,无法逾越。

  咔擦!

  护体真元碎裂的声音响起,李慕白吐出口鲜血,他以更快的速度被震飞出去,轰隆一声坠落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哗!

  快!太快了!

  局势逆转的太快,众人知道电光火石一瞬间。明明胜券在握,以碾压之势袭来的李慕白,转瞬就狼狈无比的被震飞了出去。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瞧得此幕。

  李慕白心头巨震,他眼中露出极度诧异的神色,完全没法想信自己败了。

  “不,你还没出剑,此招不算。”

  等到如梦惊醒,李慕白手掌在地面上重重一拍,便欲起身再战。

  没出剑?

  如你所愿便是。

  林云伸手拔剑,真元灌注剑意加持,行云流水中葬花闪电出鞘。轰!剑音激荡,葬花如苍龙怒吼,脱手而出。

  这一剑,正是霸剑起手式,一剑斩浮云,一剑动九天,一剑荡八荒,一剑平四海。

  浮云九天,八荒四海!

  噗呲!

  李慕白刚刚起身,这一剑便如龙而至,瞬间将其胸口刺穿。他脸色瞬间苍白,眼中露出惊恐之色,连忙弃剑,双手抓住葬花剑身,想要阻止此剑整个洞穿过去。

  轰隆隆!

  可这一剑声威太猛,他整个人都被剑势所震飞,眨眼就被裹挟着飞出升龙台。而后一声重响,被牢牢钉死在湖边神龙雕像上,长剑嗡鸣,挂着他颤动不停。

  林云看向对方,淡淡的道:“你我当然不一样,你就是废物,如何与我一样?”

  群龙盛宴至今,葬花公子首次展现出他的张扬与傲骨。他青衫如云,长发飞扬,眉间锋芒肆意,目光睥睨之间让四方颤栗。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

  八千年功名尘土,九万里光芒纵横。

  皓月长存,剑宗不朽。霸剑扬威,谁与我争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