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独尊 第七百零五章 北雪山庄 南宫晚玉!

小说:一世独尊 作者:月如火 更新时间:2018-12-07 02:27:30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行剑礼结束。(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南宫晚玉的右手缓缓放在剑柄上,不在多言,他的目光闪烁着锋利的眸光死死锁定着林云。从此刻起,天地之间除了手中之剑,就只剩下人眼前之人。

  面对林云,他说没有压力肯定是假。

  即便是看破了李慕白的命门,想要将他一剑击败难度之大,身位剑客的南宫晚玉很清楚。

  这人很强,远比他表现出来的要强,手上肯定还有底牌。否则,那等自信和从容,绝对无法轻易展现出来。

  不过也仅此而已,此战,他必胜。

  “秋水!”

  身形闪烁,南宫晚玉与和林云瞬间不到百米,他手中名为飞雪的剑夺鞘而出。裹挟着凌冽寒芒的剑身,荡起层层涟漪,空气如秋日之水,萧瑟,清冷,微寒,落叶枯黄。

  台下三小王眼中同时闪过抹异色,他们不练剑,可都同时感受到了此剑的意境。

  南宫晚玉的寒冰意志完美融入了自己的剑法中,并没有一味的展现出寒冰的凌厉,而是与剑契合,将其中意境展现到巅峰。

  此剑名为秋水,寒意不显,真正的杀招是藏在剑招中的秋风,一日秋风咋起,扫尽天下落叶。

  秋水无波,秋风扫落叶!

  林云面色未变,右手以同样迅捷的速度拔出葬花,闪烁着梦幻般光芒的剑身,同样如秋水般迷人,剑尖一点寒芒乍起,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葬花和飞雪触碰在一起,剑尖处顿时光芒四溢,火星乱溅。

  轰!

  等二人的剑意争锋达到极致之时,剑尖出的光芒轰然炸裂。

  嗡!嗡!嗡!

  剑意嗡鸣之声顷刻间响彻天地,在观战者的耳边不停回荡,脑海中尽是铿锵之音。每一声剑鸣,都让人头皮发麻,浑身冰凉,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

  “好冷!错觉嘛,升龙台上的结界,应该将两人剑招的意境都隔绝了才对。”

  “剑招的威能可以隔绝,可剑意没法隔绝,真正的剑客交手,方能有此异象。”

  “群龙盛宴至今,习剑的武者虽多,可真正称得上的剑客实在少之又少。毫无疑问,林云和南宫晚玉都是剑客中的顶尖翘楚,否则绝不然会有如此异象。”

  两人才刚刚交手,就在观战席中引起了极大的波澜,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林云和南宫晚玉却是正式交锋起来。

  铛!铛!铛!

  真元激荡,剑光纵横,无尽的紫光和凌冽的寒芒,疯狂碰撞。

  “听风!”

  数十招过后还未占到优势,南宫晚玉回身一剑,青萍之末微风乍起。其剑随风而动,无形之风在升龙台上竟因他的剑势,让众人的肉眼都能清晰看到。

  如此诡异的一剑,顿时引得惊呼声四起。

  蠕动的清风像是有生命般,让人清晰可见,可藏在风中的剑却看不到了!

  咔擦!

  风碎了,被一束燃烧紫色月光的剑芒整个洞穿,碎裂的剑风顿时席卷八方,呜呜作响,衍化成一道又一道夹着冰雹的风暴雪。

  可这风终究是碎了!

  “镜花水月!”

  刺碎清风的瞬间,林云立刻出手反击,长袖如云,双臂如金乌展翅。金光暴起中,他凌厉的剑招同时祭出,这一剑刺出让整个空间都混乱起来,不知剑在何方,更不知人在何处。

  比起南宫晚玉的听风,有异曲同工之妙,可却明显更为精湛。

  南宫晚玉面色微变,以闪电般的速度刺出一剑,旋即抽身飞退。

  锵!

  剑光璀璨,几缕青丝挂着血滴,在林云面前缓缓落下。

  “好快的速度,这一剑若是李慕白,对方已经死了无数次。”

  看着飘离出去的南宫晚玉,林云手握葬花,心中暗自说道。对方只是被斩断了几缕青丝,以及脸颊上多了丝淡淡的血痕。

  南宫晚玉伸手在脸上点了下,看见指尖血迹,笑道:“好快的剑,不过剑仅仅只是快,还勉强不够,我这寒冰剑意可还连热身都算不上。”

  林云平静的应道:“你尽管出手便是。”

  两人都相当果断,试探完毕各自将气势瞬间攀升到巅峰,眼中同时闪过抹寒芒。下一刻,二人身形爆闪,在众人眼中无论是林云还是南宫晚玉都在刹那之间,突兀无比的消失了。

  轰!

  就在众人稍显诧异之时,升龙台上暴起一声惊天巨响。

  一柄锋利无匹的紫色剑芒和一柄寒芒四溢的凌冽剑光,在半空中狠狠碰撞在一起,两股恐怖的剑势不停的交锋。

  轰隆隆!

  一时间,风云变色。

  飞雪与葬花在争锋中,铿锵之音震耳欲聋,这般激烈的交锋之下整个升龙台都在刹那间颤动起来。

  噗呲!

  许多观战者还未反应过来,陡然间就被这激烈的剑音,震的五脏翻腾,一口鲜血忍不住吐了出来。

  “这才是真正的交手吗?”

  惊醒过来的众人,面色纷纷大变,连忙朝声音的源头看了过去。

  只见那辽阔的升龙台上,两柄利刃交锋之处,剑芒激荡,在虚空中挤压出一道道如水般的涟漪,疯狂弥荡出去。

  砰!砰!砰!

  恐怖的余波蕴含着席卷八方的剑气,在这升龙台上,刹那间尘埃滚滚,飞沙走石。

  凛冽的剑锋拂过波澜不止的湖面,吹得好些人睁开不眼,脸上的肌肉抖动不停。

  好些人甚至都无法起身,动弹不得。

  要知道这九龙湖已经辽阔无比,两人在交手中产生的剑风,还能如此恐怖,可想而知真正的交手有多激烈。

  交锋处林云神色冷峻,目中锋芒闪烁,身上的剑意不停暴涨,他将霸剑心法催发到极致。

  轰!

  瞬息之间这茫茫无边的剑势化成了一片湖,一片映照着青天白云,群山汇聚,波光如镜的湖。

  霸剑,奔雷斩电!

  葬花在林云手中轻轻一抖,眨眼间刺出密密麻麻如电般的光芒。波澜不止的湖泊上,像是落下无数道天外流星,在这等冲天剑光之下,荡起无边涟漪,衍化出烟波浩渺的水雾。

  对上南宫晚玉,林云不敢大意,他将霸剑与以往所学的水月剑法融合,衍化出崭新的剑势,一时间磅礴大气的恢弘中,又透着如雾似幻的飘渺意境。

  这一剑,烟波浩渺,水雾茫茫。

  这一剑,恢弘磅礴,霸道无边。

  轰隆隆!

  一道道剑光声势骇人,每一剑都如水雾般蓄势难辨,却又如朝阳大日,浑厚凝练。

  “厉害。”

  南宫晚玉眼中闪过抹异色,不得不说这林云剑道造诣真的可怕,这霸剑他看对方演练过好多遍了。心中早有了应对之策,却没想到真正交手之时,对方杀来的剑招竟然又起了变化。

  不过如此,正好!

  “花落!”

  南宫晚玉手中飞雪舞动,蕴含着寒冰意志的剑芒,每一剑挥出去都有硕大无比的冰花绽放。绽放的冰花在剑芒的搅动下,碎裂开来,形成漫天落花之势,被剑芒裹挟着卷出可怕无比的寒冰风暴。

  数十次的轰击之下,南宫晚玉周身的风暴,直冲云霄,漫天冰花坠落,达到铺天盖地的程度,密密麻麻席卷而来。

  霸剑,惊鸿破日!

  可就在恐怖的杀招将要袭来之时,林云周身两侧有剑势衍化成苍穹之翼,他横空而起,人在半空旋转起来。

  手中之剑,顿时迸发出锋利无匹的寒芒。

  葬花光芒爆闪,以破灭煌煌大日之威,林云又是一剑狠狠劈了出去。

  南宫晚玉脸色微变,身形一飘,避了开来。

  恐怖的剑芒顿时将满天花落尽数斩碎,声声脆响中,剑芒在地面上劈出一道长长的沟壑。可还完,这剑芒去势不止,眨眼就蔓延出了升龙台外,湖水在瞬间如布匹般被狠狠撕裂开来。

  轰!

  等到被劈开的湖水重新并拢之时,像是两座巍峨高山狠狠挤在一起,迸发出高达近千丈的撑天水幕。

  如此恐怖的一剑,要是刚才南宫晚玉没有避开,怕是会有些难受。

  众人目光看向林云,眼中同时闪过抹异色,这林云的剑道造诣,强的确实有些可怕。

  在没有领悟其他武道意志的情况,但凭纯粹的剑意,不仅撑住了南宫晚玉的寒冰剑意,翻手之间还能反以颜色。

  双剑争锋,寸步未让。瞧得升龙台上恐怖的沟壑,南宫晚玉眼中闪过抹异色,抬眸看向林云道:“这霸剑确实被你修炼的出神入化了,不过林兄也未免太小瞧了在下一些,打算光凭这些手段就与我斗到底吗?我可是北雪山庄

  南宫晚玉,你该拿出些真正的实力了!”

  话音落下,就见南宫晚玉浑身上下陡然间气势疯狂暴涨起来,他体内浑厚的真元,像是汪洋大海般轰然沸腾起来。

  眨眼间,其声威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天穹间风云变色,一股莫大的寒意将整个升龙台尽数笼罩。

  嘶!嘶!

  地面瞬间冰封,南宫晚玉双目中迸发出冷冽的锋芒,目光一扫,那无形的寒意与剑意相融,犹如洪水猛兽般涌来。

  嘭!

  林云猝不及防,在这股寒意面前,被狠狠震了回去。

  天魄之威!

  所有人心头猛的一跳,这南宫晚玉将寒冰剑意催发到极限后,竟然爆发出完美媲美天魄的威压。一眼,就震退了林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