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特oppa,素拉嫂子,请进!”

  jessica松了口气,就算现在不会对含恩静到来有太大的反应,但能够晚看到对方一点也是很开心的事情,这可不是她特别针对含恩静,反而是把含恩静提前当了‘姐妹’看待,要知道这里是属于她和林安然的地盘,若是普通的女性朋友过来拜访,她是没有任何意见并且相当欢迎的,但如果是和她有着一样的身份的女孩来到这里,或多或少都会让她产生一些别扭的情绪,这一点对李孝利、金泰熙,甚至是泰妍、允儿她们都是一样的。

  利特嘿嘿一笑,很是好奇的走进了这个被命令名粉红世界的温馨小屋。

  姜素拉有些脸红的跟了上去,虽然她和利特拍摄《我结》没少被朋友们调侃,但这样直接的被称呼为嫂子却是很少的。

  “西卡,今晚吃什么?我饿了,你怎么还不去做饭?”利特大咧咧的说道,对于这个同门小师妹,他是相当的熟悉的,以前练习生时代就很熟悉了,当然只是朋友间的熟悉,他喜欢热情如火的女孩,而不是jessica这样看上去冷冰冰的女孩,但这并不妨碍他打趣jessica,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厨房里忙碌的林安然。

  jessica轻哼道:“oppa在做呢,不会饿到你的。”

  利特正想再调侃两句,却突然听jessica说道:“嫂子,平时在家你们谁做饭?利特oppa的厨艺比我还差,肯定是你在做饭吧?不然的话,啧啧啧!”

  利特郁闷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jessica的厨艺在《我结》的童话夫妇中早就被认证了,那是绝对的‘杀必死’级黑暗料理,而jessica说他的厨艺更差,不是说他的手艺是‘吃了死了又死’的话吗?这话平时说没什么,但现在还有摄像机在拍呢,他可不奢望节目组会把这一节给剪辑掉,所以如果他不解释的话,不用等这一期节目放送,只要等着节目预告,他的厨艺就会被认证成是超黑暗级的,那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然而利特还是慢了一步,因为姜素拉并没有给她这位‘丈夫’的面子,煞有介事的点头说道:“自从第一次看到oppa拿菜刀的姿势后,我就没敢再让他进厨房。”

  “噗!”

  利特完全绝望的倒在沙发上,而jessica和姜素拉则是开心的拍手道贺。

  厨房内,将这一切看在眼的林安然小声对着镜头说道:“你们看,素拉xi都不敢让利特进厨房,我居然还敢让西卡在我做饭的时候进厨房,实在是要有很大的勇气才能做到的呀,当然了,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对了,请节目组在放送这个画面的时候在下面打一行字幕,就写:这是节目镜头,请小朋友们为了花花草草的生命不要轻易模仿!”

  vj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实在搞不明白这件事跟花花草草的生命有什么关系,但听林安然这样说起来,倒感觉的确是有什么联系似的,而且感觉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今天参加拍摄的林安然似乎比起两周前的他更乐观了一些,至少两周前的林安然就不会说这样的……冷笑话。

  “oppa,你刚才说什么了吗?”jessica狐疑的看向厨房里的林安然,女人的直觉让她觉得林安然刚才在笑话她。

  “我是说,你可要招呼好客人们,知道吗?”

  林安然义下言辞的说道,但他向利特和姜素拉招手的那只手上明晃晃、在灯光下闪着寒光的菜刀却是让两人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jessica对这个动倒没什么感触,要知道以前都是菜刀怕她的,就比如粉红世界这边,因为她,菜刀都换了好几把了,绝对的菜刀杀手,所以她只是很开心的应道:“内,我一定会照顾好利特oppa和嫂子的。”

  利特和姜素拉相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苦笑。

  jessica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太久,因为门铃声又响起来了,不用想,就是鲸鱼夫妇来了,李章宇对她来说还是个陌生人,但含恩静的到来却让她心里的不乐意又升了起来,好在她还记得是在拍摄节目,很热情的将李章宇和含恩静迎了进来。

  大家都坐到沙发上寒暄起来,含恩静却是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单独在厨房里忙碌的林安然,让jessica看得有些牙痒。

  “六个人的晚餐有些多,我去帮安然oppa吧。”含恩静突然站起来向厨房走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我结节目组的工人员们也愣住了,眼前这一幕好像有些超过他们的‘剧本’,这种‘出轨’、‘争宠’的剧情是什么鬼?

  没看jessica的脸色都有些青了吗?

  “让安然xi一个人忙碌的确是有些过分,我也去帮忙吧。”姜素拉连忙站了起来,这样的话,含恩静的表现就没有那么突兀了,当然,她还背着镜头向jessica使了一个眼色,笑道:“西卡,你叫我嫂子,那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让利特oppa帮忙招呼客人好了,我们一起去厨房帮忙吧。”

  利特也连忙说道:“是呀,让安然一个人忙的确有些麻烦,要不是我的厨艺实在太差,我也想进去帮忙来着。”

  jessica点点头,站起来和姜素拉一起走进了厨房,看着正帮林安然洗着菜的含恩静,紧紧抿着唇,走到林安然另外一边,小手不自觉的摸上了林安然的腰,脸上却是明媚的笑道:“oppa,做饭很累吧,我帮你按摩一下缓解疲劳吧,你以前可是称赞过我的按摩手法呢。”

  林安然:“……”

  按摩用得着掐腰吗?

  林安然郁闷不已,这都是什么事呀?

  客厅里,利特擦了擦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冷汗,突然感觉到什么一般,抬起头就看到李章宇那异常火热的眼神,心里一突,双手反射性的放在胸前,警惕的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李章宇:“……”(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