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一出口,泰妍就后悔了,她并不是喜欢伤害别人的女孩,否则也不会在明明看到林安然对自己的特殊之后还安心的和其它女孩一起留在林安然身边,不止是因为她爱着林安然,同样也有她不愿意因为自己而让其它和处境相差仿佛的女孩们受到伤害的原因,可现在,却因为一时的口不择言,而在李孝利的伤口上撒了把盐,甚至李孝利的伤口还是对方主动翻出来给自己看的,这让泰妍很是心慌:“欧尼,我、我……”

  “没关系,我知道的。”李孝利笑了笑,只是略显苍白的脸色表明她并不是表面上那样的不在乎。

  嫉妒?

  泰妍还是想得太简单了,当初的李孝利心中可不仅仅是嫉妒,甚至还恨过林安然,但后来呢?

  终究还是放不下这个男人,终究还是不愿意离开他的身边,哪怕和别的女人一起分享他,李孝利也不愿意再度回到没有林安然的世界,其实,和林安然对她心有愧疚一样,她又何尝不是对林安然心存愧疚!

  当年,在林安然消失之后,李孝利自暴自弃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却是从林安然消失的那一刻起,就固执的认为林安然玩弄了自己的感情、在得到自己之后就露出了真面目,甚至没有真正的用尽全力去寻找过他,李孝利可以猜到,当时林安然消失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韩国,而是在暗地里注视着自己,一直到确认了自己的安全之后才离开韩国,如果当时自己能够不顾一切的去寻找他,当时的林安然就会那样冷眼的看着自己吗?

  如果,当时能够一直相信着他,或许,注真的能够单独拥有他了吧?

  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李孝利能够想到,想到当时林安然在暗中看到自己那样不相信他时的伤心,明明是为了保护自己才离开,为了不让当时那庞大到让人窒息的林家对自己出手而离开,可是作为守护者,却承担着背叛的污名,或许当时的他会找一些牵强的理由来帮自己开脱,可是,终究是伤心了吧?

  因为,作为恋人,却没有能够完全相信他。

  因为这份愧疚,李孝利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可是,就像她现在不会和泰妍说这些事情一样,她甚至没有和林安然说过这样,更没有和林安然提起过八年前的事情,仿佛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被埋葬了一般,不止是林安然不愿意提,她,也不愿意揭开那层伤疤。

  “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大家能够开心的在一起,因为他而走到一起。”李孝利深吸了一口气,在不知多久的沉默之后,调整好了情绪,“泰妍,我说你和我很像,是因为,我们都是曾经有机会单独拥有他的机会。”

  泰妍的双眼猛的瞪大,紧紧的盯着李孝利。

  “怎么,没有确定吗?”

  李孝利笑了笑,缓缓说道:“虽然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你有那么特殊的感觉,不过这份特殊是确实存在的,你自己也感觉到了吧?否则,也不会在平时对其它的姐妹们、尤其是少女时代里的那几个女孩那么的谦让,或许你会说这是你身为队长的职责,但是,少女时代的队长身份可不适合我们家里的情况。”

  “好吧,欧尼,我承认我感觉到了oppa对我的特殊,只是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我这样。”泰妍第一次坦白的承认了下来,而这份让她面对姐妹时小心翼翼的特殊在说出口之后,却仿佛是放下了心口的一块石头一般,轻松了不少。

  李孝利点点头,问道:“你知道你曾经错过的机会是什么吗?”

  “我不知道。”泰妍轻轻抿起嘴。

  李孝利嘴角微翘,似乎是在嘲讽一般:“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愿意承认?”

  “欧尼,如果你是想要挑拨我和西卡之间的关系,那么抱歉,你不可能成功的。”泰妍猛的站了起来,怒视着李孝利。

  李孝利对泰妍突然暴发的敌意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压力,不仅仅是因为她自身的气势本就摆在那里,更是因为……泰妍心虚了。

  “如果当初能够更早的明白他的心,如果没有让西卡替你出头、去接下和他一起出演我结的机会,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虽然当时西卡是为了你好,可如果当时的你再坚持一点,是不是就可以找回属于你自己的机会,是不是就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真正看明白他那颗专为你而来的心?如果……”

  “欧尼!”泰妍的面色变得苍白起来。

  李孝利不为所动,依然缓缓说着,仿佛就像是一把刀在泰妍的心上肆虐着:“是不是感觉这个故事和我曾经经历的很像?当初知道你、西卡和他之间的故事时,我是真的很惊讶,本以为是历史重演,结果,却似乎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再次回到韩国的他虽然同样落魄,却有了抵御那个危险的庞然大物的资本,那时的你,如果能够大胆一点,能够强势一点,或许我们所有人都不可能站到他的身边,因为他当时的心是属于你的,你还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吗?”

  泰妍死死的咬着嘴唇,一丝殷红缓缓浮现。

  “后悔了吗?”李孝利的眼神变得有些失望,或许自己对泰妍的期待还是太高了一点。

  从床上站起身,李孝利看了一眼沉默的泰妍,从她的身边走过,准备离开。

  “欧尼!”

  手握着把手,李孝利轻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欧尼,你特意把我叫上来,不会就是想要告诉我错过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吧,也不是仅仅为了羞辱我吧?”泰妍缓缓回过头,因为李孝利那一番刺激的话而不断在眼中积累的压抑已经消散开去,只剩下清明,以及淡淡的愤怒。

  李孝利愣了一下,满意的笑了起来,把手上的小手也放了下来:“其实,我最开始,只是想要称赞你一句:做得很不错。”

  泰妍点点头,默默的等待着李孝利的下文。

  ‘不愧是他看上的……曾经同样是最有机会获得他的整颗心的女人!’李孝利笑着走到泰妍身边前,抬手轻轻将女孩唇上的血迹拭去。

  房门外,林安然同样放下了差点拧开房门把手的手,无声的笑了起来,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这扇平淡的房门,似乎是透过房门看到了那两个让他最心动的女人一般,然后转身离开,这里面的聊天,他已经不需要去听了,而以后这个家,也会更加的稳固。(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