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林安然宠溺的笑着走了过来,不等他走到近前,金泰妍瞅准时机一个跳跃就蹦到了林安然的怀里,然后咯咯的笑个不停。

  对林安然而言,这点重量完全不算事儿,只是让他有些郁闷的是:“怎么最近软软你也变得越来越孩子气了,被允儿传染了吗?”

  “欧巴不喜欢这样的软软吗?”金泰妍的双腿环在林安然的腰间,双手环着林安然的脖子,嘟着嘴可怜兮兮的卖萌,一副你要说不喜欢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

  都这样了,林安然还能怎么办?

  “怎么会,我最喜欢软软你了。”林安然轻笑着啄了一下女孩的嘴唇,惹得女孩再一次开怀的笑了起来。

  林安然也被金泰妍的笑声所感染,心情舒畅,却又有些为自己之前的想法感到好笑。

  果然金泰妍也是适合这种小女孩的气质,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为了某些事情而费尽心思,林安然也是自责,当初还为了给金泰妍地位而让她跟着李思馨学东西,让这个女孩平时的笑容都少了很多,果然还是这样最好了。

  软软的笑容,很有治愈的能力呀!

  今天金妈妈离开的时候把金夏妍这个缠人的小姨子给带走了,所以今晚是真正属于林安然和金泰妍的二人世界,吃宵夜的时候,两人更是毫无人性的秀着恩爱,也幸好这里只有他们两人,否则肯定会被人打死的。

  “唔,欧巴,我吃饱了,不要了。我来喂欧巴吃东西吧?”

  金泰妍坐了林安然的腿上,抢过了林安然手中的筷子,从被投食的小动物进化成饲养员小姐姐,夹起一块油腻腻的肉就往林安然嘴里送,还像哄小孩子一样呼道:“张嘴,啊~哎呀!干嘛打我?”

  “我是小孩子吗,还啊?啊啊啊?”林安然没好气的笑道。

  “知道啦知道啦,欧巴是大人了,超级厉害的,但再厉害也要吃东西嘛,刚才不是还没有吃饭吗?”金泰妍拿被敲了的额头在林安然胸前蹭了蹭,连手都懒得上,继续引导着林安然,笑容温柔而灿烂。

  真是够了!

  林安然心中好笑,却也赖不住金泰妍这样的坚持不懈,只得张开嘴。

  “嘻嘻,这就对了嘛,欧巴要乖哟,不乖的话,没人疼的。”金泰妍开心的继续夹下一块肉。

  林安然翻了个白眼,却依然继续配合着金泰妍,期间极尽宠溺与温柔,这也是他对自己的女人一惯的态度,毕竟是他欠了她们的,只是多少会有些偏颇而已,比如金泰妍,他就会不自觉的多给她一些温柔。

  投食不断,金泰妍也进入到了自己的乐趣之中,等到盘子里的肉全没了的时候,她还有些恋恋不舍,手中的筷子都不想放下。

  林安然打了个饱嗝,强势的把金泰妍手中的筷子抢下来放到一旁,然后抱着她回到沙发上看无聊的电视节目,幸好现在是rm的放着时间,也不算是太过无聊,至少要比其它的节目好看多了。

  “对了,欧巴,你知道刚才姐妹们都在说什么吗?”金泰妍像只仓鼠一样缩在林安然的怀里,突然仰头问道。

  林安然惊疑道:“呵,怎么你要告诉我吗?平时你可不会和我说这些呀。”

  “当然啦,这是我们姐妹间的秘密,欧巴你虽然是一家之主,但也不能剥夺我们所有的私人空间不是?也就只有那几只小间谍会一直向欧巴透露秘密了,真是的。”金泰妍理直气壮的说道,顺带着埋怨了一番忙内团里的某几个小家伙。

  “那现在怎么愿意跟我说了?”林安然乐了,一乐,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手。

  金泰妍浑身一颤,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但勉强还可以保持理智,毕竟现在只有一只邪恶的大手伸进了衣服里,她还坚持得住:“因为涉及到一个女人,她说她可是欧巴的第一个女人呢,还是青梅竹马,比孝利欧尼都要早。”

  “是说景恬吧?怎么,她们让你来打探我的口风?”林安然好笑的问道,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反正他和怀里的女孩都很舒服。

  “才、才没有。我们都知道她是在说大话,如果真的是这样,欧巴不可能不告诉我们。”金泰妍努力的抬头看了林安然一眼,见林安然没有反驳自己,嘴角上翘了不少,“欧巴,有点疼。”

  “抱歉,我换另外一边。”林安然理直气壮的把某只手换了个位置,然后继续小动作。

  金泰妍哼哼了几声,任由林安然继续去了,不过有些话还是要早点说完,否则她怕自己会很快就迷失自己的,“那个女人,真的是欧巴的青梅竹马吗?”

  “小时候的确是一直在一起玩,那个时候也只有她和我妹妹愿意陪我玩,所以,算是吧。”林安然叹了口气,停下了手头的动作,将怀中的女孩换了个姿势抱着,这下两人说话更方便了。

  金泰妍靠在林安然的肩头,平复着呼吸,等了一会儿,才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小声问道:“那她这里是不是有问题呀?”

  林安然额头上落下三条黑线,有些无奈,“有时候她做事的确有些莫名其妙的,我都不太明白,不过,她……大概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只是有时候做事不过脑子。”

  “果然是这样。”金泰妍嘀咕了一句,心里也松了口气,总算把大家所交待的任务完成了。

  原来那个叫景恬的女孩的确是林安然小时候的玩伴,但林安然却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而景恬做事又有些不过脑子、有些冲动,今天才会莫名其妙的去林安然在魔都的家向宋茜、郑秀晶和刘师师秀优越感,否则真没办法解释景恬为什么会这做,因为这样做除了把林安然的全部女人都给得罪以外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好处,难道她认为这样就能让林安然放弃他所有的女人选择她?

  别逗了,哪有这样的好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