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手间很安静,刘师师也很安静。

  宋茜看了一眼刘师师包里的香水,从自己包里拿出一瓶还没开封的香水递了过去,“虽然他总是迁就我们,不过我们也不能把他的宠爱当做理所当然,待会用这个香水吧。”

  “好的。”

  刘师师小心的接过香水,瞄了宋茜一眼,这才打量起这瓶香水来。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在透明的瓶子身上找到品牌的标志,扭开瓶盖,一股淡淡的花香味传了出来,哪怕刘师师已经习惯了各种奢侈品牌,一时之间也没有回忆起这是哪种香水的气味,明明是很清新、舒服的味道,她不应该会忽略这种香水才对。

  要问一问宋茜吗?

  刘师师抿着唇,她并不知道现在的宋茜有多少的心属于‘千颂伊’,为了避免风险,她还是把这个问题压在了心底。

  要是她多话几句,‘千颂伊’不开心的直接把教授给带走了,那她怎么办?

  在复杂的娱乐圈待了这么久,刘师师一直都是洁身自好的女人,唯一在感情方面做出的错误选择就是把保留了二十几年的初恋留给了林安然这个混蛋,而今晚做出献身的选择也是消耗了她这二十几年来所积累的所有勇气,要是今晚宋茜反悔了,那她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对林安然了,哪怕林安然本身并不知道这件事。

  “待会我会和他多喝一些酒。”宋茜顿了顿,沾满水珠的小手揉了揉脸,轻声问道:“今晚你想回家,还是在酒店?”

  刘师师犹豫了一下道:“还在就在酒店吧。”

  “为什么,如果是这种事情,在自己家里那更合适吧?”宋茜疑惑的问道。

  深吸一口气,刘师师终于是恢复了‘诗爷’的风范,深深的直视着宋茜,“那里还不是我的家。”

  的确,那里还不是刘师师的家。

  这句话本身并没有什么错,只是却让宋茜莫名的有些伤心,眼中属于‘千颂伊’的执著消散了几分。

  回过头,对着镜子补了一下眼角的妆容,宋茜继续说道:“他以前的酒量很好,不过因为家里那几位姐姐不喜欢他喝酒、更不喜欢他喝醉的样子,所以他戒了一段时间,现在的酒量已经变得差了不少。”

  “那一会儿我带着蜜蜜她们灌他的酒?”刘师师会意的问道。

  “不用灌得太死,否则就只能装下样子了,你也知道,他身边有多少女人,装样子是装不出来的。当然,如果装完样子之后你能放下一些面子,他也不会故意拆穿的,毕竟他本身就对你很有好感。”宋茜深吸一口气,抬手拍了拍已经补好妆的小脸,看着镜子中漂亮的自己,重新露出了完美的笑容。

  “算了吧,这种事情还要靠欺骗的话,我对他的心也太不诚了。”刘师师连忙摇头,装做被欺负的样子什么的,一想就太羞耻了,而且还要她装做不知道林安然看穿了自己的把戏,这种事情,她刘师师可做不来。

  其实要不是林安然身边已经有了那么多女人,以刘师师的个性,如果确认了自己和林安然彼此都有好感、而且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她逆推林安然都有很大的可能,哪里会像现在这样,还讨论什么装不装的问题,是不是太看不起她师爷了?

  这个话题在这儿就停下了,宋茜和刘师师也没有在洗手间多待,否则指不定外边那群人会想到什么事情呢。

  只是有件事宋茜却是隐瞒了下来,算是对刘师师的……惩罚吧。

  喝醉后的林安然可是不知道轻重的,以林安然如今的体力和耐力,若是真的只有刘师师一个人,那明天百分百是没办法下床的。宋茜心只闪过一丝歉意,随后就消散不见,这也当做是对刘师师的‘考验’吧,不过也不完全是对刘师师的恶意,宋茜也是有一些更深的打算的,只是到底该如何,还是等明天再说吧,现在最主要的任务还是灌醉林安然。

  由刘师师带着,拉着杨蜜、胖迪、霍见华等明星开始向林安然敬酒,而且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要灌林安然的酒,旁边的人都开始起哄,林安然感觉有些好笑,但在看了一眼身旁一脸怂恿之色的宋茜之后,便坦然的开始了一挑一群的酒战。

  “影姐,你刚才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呀?”给林安然敬了一杯酒之后,胖迪退了下来,看到杨影回来,连忙问道,“身体好一些了吗?”

  “我没事了。对了,这是在做什么呢?”杨影笑道。

  胖迪认真的打量了杨影一下,发现杨影的面色的确是好了不少,这才放下心来,她对这位新认识的姐姐还是很友好的,而且杨影和她讲了许多跑男里发生的、并没有往外放送的趣事,还承诺下次和跑男的固定主持人们聚会的时候带胖迪过去玩,就这样,她就被杨影收买了一大半。

  此时听到杨影问及,胖迪面带兴奋的说道:“大家这是在灌教授大人的酒啦,真不知道一直很温柔的教授大人喝醉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如果能够变成睡王子就好了,肯定很美,影姐,你说是吧?”

  “啊?可能是吧。”杨影面色复杂的看向……刘师师,眼中带着一丝挣扎。

  “那影姐也去敬一杯酒吧,说不定马上教授大人就要醉倒了呢?”胖迪连忙怂恿起来,她可是很想看到林安然喝醉后的模样,如果能拍一些照片就更好了,可惜了,这样的场合基本上所有人都是有所共识的,不会拍照,更不会拍其它明星的糗照。

  “好,我去敬酒!”

  “太好了,影姐给,我帮你准备好了。”

  杨影深吸一口气,接过胖迪递过来的酒杯,缓缓走向林安然。

  林安然已经有些醉了,不是他的酒量已经下降到了让人丢脸的地步,而是这群人太不讲究了,就拿霍见华来说吧,这个家伙居然接二连三的敬他的酒,甚至理由都懒得换,就是一句对《星你》的祝福,问题是周围的人都很买账。

  想要把自己灌醉就罢了,用得着这样耍无赖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