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软软哟,我的女人只有我能够欺负,其它人是不行的哟!”林安然扬了扬手指,这是刚才让金软软抱头蹲防的罪魁祸首。

  当然,林安然是没有用多少力气的,不过既然金软软都演上了,那他不是也要好好配合一下吗?

  金泰妍抓狂的叫道:“欧巴!我也是你的女人呀!!!”

  “是呀,所以你也只能由我来欺负!”

  林安然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顺手就在怀里的权呆呆的小屁屁上拍了一巴掌,轻脆的声响,让权呆呆幸灾乐祸的声音顿时就中断了。

  “看吧,我帮你报仇了,软软,是不是要好好感激一下欧巴我?”

  “哼!你就知道欺负我们!”金泰妍也不表演了,气呼呼的白了林安然一眼,拿起权侑莉送进来的水,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林安然很是郁闷,扭头向怀里的权侑莉问道:“侑莉,我们玩吧?”

  权侑莉脸色通红的送了林安然一个白眼,好吧,她的态度也很明显了。

  游戏没得玩,林安然只能将权侑莉放了下来,毕竟他不是真的想要欺负自己这可爱的女友们,咳咳,至少不是像刚才那样欺负。

  可谁知道,他才刚刚把权侑莉放下,一旁喝水的金泰妍就跳了起来,抱住了他的两只胳膊:“权呆呆,还不过来帮忙?今天我们要翻身做主人呀!”

  “来啦!嘿嘿!”

  权侑莉得意的一笑,也开展了对林安然的进攻。

  林安然顿时就乐了,这两个小丫头片子还想翻身做主人?看他这个真正的主人怎么教这两个小丫头做女人的!

  然后……

  金泰妍在之前的幻想就变成了现实,至少有一小半变成了现实,只是她最开始时那‘凄惨’的叫声还是传了出去,让客厅里的女孩们听了个面红耳赤,最后也都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回了卧室。

  徐贤是最先逃跑的那一个,而且什么理由都没有给出来,不过由此也看得出,这个曾经的纯真忙内现在也并非什么都不懂。

  这也是正常的,毕竟也已经二十出头了,在现在这个时代,二十多岁的女孩要是还什么都不懂,那不叫纯真,叫奇葩。

  “这个坏家伙,真是越来越过份了!家里还有这么多姐妹呢,他就这么乱来!”郑秀妍气呼呼的拍了几个抱枕。

  这几个抱枕是新的,之前那些被打出了‘内胆’天鹅绒的抱枕已经换掉了,否则郑秀妍这一拍又是满天飞舞的羽毛。

  黄美英双腿蜷缩在沙发上,手里还抱着小半杯冷饮,标志性的笑眼依然闪亮:“那西卡你可以去教训他呀,说不定你和泰妍、侑莉联手,可以成功的战胜欧巴呀!”

  “我才不傻,进去给他送人头吗?要去你去!”郑秀妍没好气的白了黄美英一眼,她是留恋和林安然在一起的感觉,包括那种事,不过要和金泰妍一起……

  其实以前郑秀妍也没有太多的反感,虽说她和金泰妍是相爱相杀这么多年,可说到底,两人也是关系相当不错的姐妹,一起反抗大魔王什么的,还是很不错的合作。只是想到明天《我结》的拍摄内容,我们的冰山女王心里就有些郁闷。

  好吧,她也有些后悔了,当时只想着可以好好试一下自己和金泰妍在他心里谁更重要,却忘记了这是要以牺牲自己在《我结》期间和他的二人世界作为代价。

  可事情都已经定下来了,还能反悔不成?

  就算反悔能够成功,也会得到林安然的全力支持,但事后自己不就成为姐妹们的笑话了?

  所以,不行,绝对不行!

  大不了今天郁闷一晚上就好了,反正以前又不是没有郁闷过,有经验。

  黄美英眨了眨眼睛,指着正悄悄往主卧走的林小允,笑嘻嘻的向有发呆走神倾向的冰山女王说道:“呐,这儿有一只想要进去呢。”

  走到半路的林允儿尴尬的回头,红着脸说道:“帕尼欧尼,我、我就想进去看看,一会儿就出来。”

  “去吧去吧,明早我会帮你准备早餐的。”黄美英不耐烦的挥挥手,却已经确定这只林小允今晚上是出不来了。

  都是一家姐妹,都是他的女人,还是一个队伍里相处了好几年的队友,谁不知道谁呀?

  ‘欧尼你心里明明很想,不过是看西卡欧尼在这里,不好意思罢了,凭什么说我呀?’

  林允儿的脸更红了,心中腹诽,却不敢说出来,免得引得黄美英和郑秀妍的联手欺负,所以很快的跑进了主卧,看着床上瘫软的金软软和窗户前的林安然以及权呆呆,林小允那张本不泛红的小脸更是瞬间涨得通红。

  “允、允儿,你来了呀?”权呆呆吃力的说道。

  “内、内……”

  ……

  今天是拍摄《我结》的日子,而且是韩版《我结》和中版《我结》第一次联合拍摄的日子——只是林安然和郑秀妍、金泰妍的拍摄,也算——所以,林安然起了一个大早。

  早餐很丰盛,只是吃早餐的时候,林安然却发现一个问题:“顺圭、小贤、小水晶、小雪球她们都还没有起来吗?赖床了?”

  “她们早就起来啦。小水晶、小雪球她们去录制最强天团了,今天是F(X)当嘉宾,顺圭、小贤她们去帮她们加油去了。”崔秀英轻声回答道,顺便把自己喝了一大半、剩下的牛奶倒进林安然的杯子里。

  林安然笑了笑,也不介意女友的小动作,道:“最强天团不是下午录制吗,她们这么早去干嘛,一档室内谈话类型的综艺节目而已,彩排也用不到七、八个小时吧?”

  听林安然这样说,餐桌上的女孩们齐齐翻了个白眼。

  也就黄美英‘心直口快’道:“她们昨晚听了不该听的,怕早上看到欧巴你感觉到尴尬呢,所以提前走了。”

  听了不该听的?

  林安然摸了摸下巴,他记得除了最开始金泰妍发出过大的声音,后边他不是都把她们的嘴巴捂上了……咳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