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然自认不是一个好人,尤其是在感情这方面,但krystal要他做一个好人,他没得选择,是他欠她的,不过:“小水晶,为什么我只能睡地上,难道你一个人就能把那么大张床给全部占了?”

  Krystal不回答他,只是咬着后槽牙死死地盯着他,像是要用他来磨牙一般。

  林安然连忙摆手,“好、好、好,我不睡床,那我睡沙发可以吧?”

  只是看着krystal的脸色,他最后还是妥协了,“行,我睡地板。”

  Krystal朝林安然做了一个鬼脸,蹬蹬蹬地跑上楼了,她可是有二楼的钥匙的。

  林安然上到二楼时,krystal已经跑进了卧室,叮叮当当的不知道在弄些什么。

  林安然也不在意,随意地坐到沙发上拿起手机发起了短信,不是给李孝利她们,也不是给允儿她们,而是给他今天刚认识的“可爱妹妹”。

  “在吗?刚刚被妹妹欺负了,让我睡地板上,哎,真是太可怜了,要是我的妹妹有你这样乖巧就好了。”

  只是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复,林安然有些郁闷,但并没有的负面心思,毕竟“可爱妹妹”说过她还是一个刚刚进入新公司的练习生,这个时间很有可能是在加练。

  林安然将收信人设成jessica后,突然背后一个负担压了下来。

  “oppa,我已经帮你把床铺好了,可你呢,居然在这儿偷懒,太可恶了!”krystal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林安然能够感觉到背上那两个小山包的柔软,只是好像有些小,和以前的允儿差不多,看来小水晶果然是和允儿更像姐妹,额……当然这得排除性格,只按照相貌和身材来算。

  “oppa!”krystal见林安然发呆,不满地扭了扭身子,丝毫不避讳胸前异样的挤压感,“难道我比西卡前辈就差那么多吗?oppa你宁愿对着西卡前辈的名字发呆,也不愿意和我说道吗?”

  这哪跟哪呀?

  林安然知道,krystal一和jessica生气就不叫她欧尼,而是叫她前辈,更严重的时候直接叫郑西卡,看来刚刚的出神的确是把krystal惹发火了呀。

  将背上的krystal扒下来搂到怀里,看着她额头上因为皱眉而产生的八字眉毛,林安然心疼地为她抹平,“怎么会呢?刚刚我是在想,小水晶,你是直接在卧室的地板上铺的几床被子吧?”

  Krystal点了点头,既然林安然不是在想别人,那她也不追究了,“oppa,我可是铺了好厚的,一定不会让oppa着凉的。”

  对于krystal一本正经地表情,林安然忍不住坏笑道:“小水晶,这么大一晚上,我们孤男寡女的睡在同一间房间里,你就不怕我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来?”

  Krystal疑惑地眨了眨眼,十分天真好奇地问道:“oppa,你要做什么可怕事情呀?真的非做不可吗?那先告诉我,让我有一个准备吧,那样我就不会害怕了,可以吗,oppa?”

  林安然瞬间被这纯洁的表情所秒杀。

  “我先去洗澡。”林安然看了一眼krystal的小胸脯,将她抱起放到一边,自顾自地打开衣柜拿出一套睡衣,然后进了浴室,至于身后那阵“可爱”的笑声,他已经完全无视了。

  等林安然完全消失在浴室内之后,krystal才停下夸张的大笑,沉默了下来。

  小手在胸前的小山包上捏了捏,krtystal不满地嘟起了嘴,她明明已经吃了那么多给营养的东西,也试不了少偏方,怎么还是没反应呢,这都好几个月了呀!如果这儿有jessica前辈那么……雄伟,肯定会很得oppa的关注的吧?还有刚刚说的坏事……

  Krystal想着,脸不由得红了。

  林安然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见krystal在沙发上发呆,连忙上前把她推醒,“小水晶,快去洗澡睡觉吧,你明天还要早起回公司训练。”

  Krystal连忙跑回卧室找出一套粉色的睡衣,钻进了浴室,只是在进浴室之前好像踏错了步子,差点没撞到门上,得亏她练习了好几年的舞蹈,硬是将那个姿势转化成了冲力、借着这股力量更快地钻了进去,顺带将门给关了。

  林安然有些好笑,这丫头还是这么冒失。

  卧室中,林安然看了一下铺在地板上的“床”,其实还是很舒适的。

  夏日的夜晚虽然炎热,但还是敌不过空调这个大杀器,在被恒定在22度的房间里,林安然表示krystal铺的被子完全适合现在的环境的,至少他在盖上被子后就上当的不错。

  Krystal从浴室中出来,看了一眼已经躺进她准备的“窝”的林安然一眼,便若无其事地向床上走去。

  林安然一眼就看出来,krystal穿的是jessica的睡衣,而这套睡衣也和他身上的睡衣是情侣版的,只是jessica的那套睡衣其实不但有些透明、还不太长,虽然不能够看到什么实质的东西,但模糊的风景才是最美的,尤其是在晚间会给人一种诱.惑的感觉,而那下摆在jessica穿来也是在膝盖以上,而比jessica高了几公分的krystal穿来,便只差一点就要到达大腿根了,而且别忘了,林安然现在是平躺在地板上的,这一眼瞄过去,好像看到的是一抹带着不知名卡通图案的纯白……

  发觉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后,林安然连忙闭上眼,装睡觉。

  女孩对于男人的视线都是很敏感的,而对于自己在意的男人,这种敏感要上升很多倍。

  Krystal在某个部位被触及的时候,身体直接变得僵硬,如果不是林安然装睡着了,她估计都没有力气能够走到床上,而现在,躺在床上的她就完全没有了力气,软绵绵的像是练习了一整晚一般。

  关上灯以后,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krystal在平复好心情好,突然小声问道:“oppa,你睡着了吗?”

  等了一会,没听到回答,krystal又问了几声,仍然没有回答,不由得嘟起了嘴。

  难道自己在林安然眼里就一点吸引都没有吗?刚刚穿着睡衣从他眼前走过,还这样睡在同一个房间中,他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Krystal郁闷地翻了个身,气呼呼地睡了过去。

  第二日清晨,krystal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在一个人怀里,不由得轻轻扭了一下,找到合适的位置后,嘟嚷道:“V妈,到时间练习了吗?让我再睡5分钟,5分钟就好啦。”

  林安然看着怀里撒娇赖床的krystal,眼中满是宠溺。

  Krystal终于想起,她不是在宿舍,而是和林安然睡在一间房间里,那么现在抱着自己的,不就是……

  睁开眼,看见满眼温柔的林安然,krystal心中莫名地一动。

  故做镇定从林安然怀里坐起,krystal整理了一下头发就向洗手间走去,“oppa,我先去洗漱,马上要出道了,一会要赶回公司练习。”

  关上洗手间的门,krystal背靠在门上,咬着牙,满脸绯红,使劲回忆昨晚是什么情况,怎么林安然会突然出现在床上,还把自己搂在怀里,可怎么也没能回想起来。

  原来自己对他并不是没有吸引力。

  转头看向镜中那个自己,krystal羞涩地一笑。

  其实林安然并不像她想的那般,半夜偷偷跑到床上去的,krystal对他来说,像妹妹更多过像爱人。

  只是这个妹妹晚上睡觉好像很不老实,翻来翻去的,最后甚至从床边上掉了下来,如果不是林安然见机得快,当了一下肉垫,不然krystal非得被这半米高的床摔疼不可。而让林安然无语的是,krystal这丫头砸到他身上也没有醒,反而是紧紧地抱着他不放手。

  林安然对比了一下只能容下一个人的临时被窝和宽大的软床,做出了一个很正常的选择,所以才会有早上这一幕。

  当然,林安然不会说明这个误会,不然很可能把可爱的小水晶变成冰冷的krystal的,那样就悲剧了。

  公司后,林安然才有空看“可爱妹妹”传回来的短信:

  “oppa,对不起,刚刚我在练习。其实我也是很淘气的啦,如果我有oppa这样一个哥哥的话,肯定会更淘气的。其实不论是被哥哥宠爱着的妹妹,还是被妹妹欺负着的哥哥,都是很幸福的事情不是吗?”

  是呀,是很幸福的事。

  想着刚刚小水晶离开时脸上忍不住的开心表情,林安然也感觉到了幸福。(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