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O出道后的小恐龙变化是真的蛮大的——最初的卖萌小忙内,如今也变得攻气十足起来,所以一向以伪忙内身份存在于队伍中的全宝蓝也是被攻气十足的真忙内拖得没办法,最终只能一起迎战被小恐龙挑起了真火的林安然。

  林安然其实也蛮无奈的,明明他今天过来找朴孝敏是有正事的,谁知道朴孝敏先是一通操作,把他的火气给挑了起来,然后小恐龙回来了,又是要为朴孝敏报仇——各种进攻,还将一脸不情愿的全宝蓝给拖进了战场。

  尽管最终是林安然毫无悬念的获得了胜利,可是,看着沙发上瘫软的抱在一起的小恐龙和童颜蓝,他总感觉自己今天反而像是一个输家。

  把两个女孩抱回床上,然后两个女孩就又和同样熟睡的朴孝敏抱在了一起,那画面,相当的感人,差点没让林安然再次化身为狼。

  “算了,放过你们三个了。”

  林安然忍了好久,才勉强平息下心头的火气,否则的话,他怕是真的要不顾伤害三个女孩的身体而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了。

  “欧巴,你结束啦?”

  客厅里,含恩静惊喜的站了起来,脸上带着诱人的红晕。

  “咳咳,是呀。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客厅,居丽和素妍呢?”林安然尴尬的笑了笑,上前揽着含恩静的腰坐了下来。

  含恩静的打扮也挺不错的,虽然没有化什么精致的妆容,但依然很是吸引林安然的目光,尤其是那丝质保守(?)睡衣下惹隐若现的肌肤,真的挺让人心动的——要不是顾忌到还有一个‘外人’朴素妍可能随时出现,说不定林安然真的就又管不住自己,把含恩静在T-ara公寓里客厅的沙发上给推倒了。

  “素妍欧尼好像有些心事,居丽欧尼在和她谈心呢。”含恩静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她感觉到了林安然的火气。

  “这样呀。”

  林安然眼珠一转,嘿嘿坏笑了起来,咬着含恩静的耳朵道:“白球呀,让欧巴看看你身材变好了没有吧?”

  白球这个称呼,含恩静其实是蛮喜欢的,尤其是林安然叫起来的时候,而且她对自己的身材也很有信心,很喜欢和林安然亲密相处,做一些有爱的活动,进行一些负距离的接触。

  否则的话,今天她也不会穿得这样看似保守、却诱惑十足的睡衣了——现在可还是大白天呢!

  可是,这种无良二代调戏良家妇女的语气,是不是有些过份了?

  含恩静很想表达一下自己对这种语气的不满,不过耳畔上的热气却是让她心底里发颤,“欧、欧巴,现在还是大白天呢,要不,等晚上再看,好不好?”

  “不要,我就想现在看!”

  林安然难得的孩子气了起来,甚至不等含恩静回答,邪恶的大手就直接覆盖到了那让人一手堪堪掌握的白嫩上。

  “呜~欧巴~”

  含恩静的外号中有一个是‘白球’,这个外号的来历,可不是因为她的皮肤白,而是因为她平时在队伍里的时候一直很辛苦、很累,经常在跑行程时累到睡着,而她睡着时的形象和某只小狗有些相似,而那只小狗的名字……

  不过,对林安然而言,白球这个称呼,更适合于称呼含恩静的皮肤以及身材。

  在和他在一起后,含恩静的各项‘属性’也同样在增强的同时开始了年轻化,虽然因为年龄的原因并没有李孝利等人那么明显,但却也依然是很惊人的,让林安然爱不释手。

  “啊!”

  砰!

  正当林安然好好体会着白球的味道时,一道尖叫声响起,然后就是用力的关门声。

  “欧、欧巴,怎么了吗?”含恩静明显是进入了状态,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两个大号的声音——或许也跟她处的位置被沙发靠背挡住了的原因,总之,在感觉到林安然停下来了之后,她就下意识的问了起来。

  “没什么,我们回卧室吧。”林安然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就这样保持着动作,抱着含恩静回了卧室。

  ……

  “怎么了?不会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了吧?”李居丽笑意盈盈的问道,眼中满是戏谑,也带着一丝羞意。

  朴素妍小脸通红,恨恨的瞪着李居丽:“欧尼,你是故意的吧?明明知道那个人在干坏事,可却还是叫我出去帮你倒水?”

  “什么呀,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再说了,恩静可不叫‘坏事’。”李居丽义正言辞的说道。

  “欧尼!你太污了!”朴素妍脸都气红了(确定是气的???)。

  “我是真不知道,本以为他们只是聊天而已。”李居丽也没有再继续污下去,毕竟她本就不是那样的‘设定’,她可是淑女,从内到外都是。

  朴素妍轻哼一声,就当作是信了李居丽的解释,反而是帮李居丽辩解起来:“也对,谁知道那个坏家伙在欺负了孝敏、小恐龙和宝蓝欧尼之后,还会对恩静做那样羞羞的事情呢?这个坏家伙,真的是太厉……太过份了!”

  看着义愤填膺的朴素妍,李居丽无声的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他可比你看到的要厉害得多呀!”

  “欧尼,你又开始污了!”

  ……

  林安然没有太欺负含恩静,或者说,他没有将含恩静欺负到极限,没有让含恩静直接累到昏睡过去。

  不是他体力不够了,而是他突然想和含恩静聊聊天。

  “聊什么呢,聊孝敏吗?”含恩静喘息着,很乖巧的躺在林安然的怀里,享受着这幸福的二人时光。

  “嗯,我还欠孝敏一个蜜月旅行。这个旅行的大概时间已经定来了,应该需要十二月的时候。”林安然一边抚摸着白球那柔嫩的后背,一边解释道。

  含恩静抬头看了林安然一眼,又把脑袋放在了他的胸前,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轻声道:“所以欧巴为了说服孝敏,就直接动手动脚,最后一时用力过猛,事情都没说,就把孝敏给欺负到晕倒了,是这样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