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敏上线啦,快说说看,素妍欧尼什么情况了?”——恩静

  “哇,好齐呀。欧尼们都在呢,我还在为现在只有宝蓝欧尼在线呢。”——孝敏

  “呀!你什么意思,是说欧尼我是手机控、网络控吗?”——宝蓝

  “别扯开话题,赶紧说说素妍的情况。宝蓝你也别争,手机控没什么不好的,想想少女时代那位抽队,人家就是手机控,就特别受欧巴关心。”——居丽

  “哼。”——宝蓝

  “那个……素妍欧尼和欧巴之间的感情肯定是有进步的,而且她们还约会了一晚上。不过后面的事情我却看不明白了。”——孝敏

  “什么事情?哇!难道欧巴已经将怂怂的素妍打晕、扛回家了吗?”——宝蓝。

  “别瞎说。他才没有那么霸道呢,最多就是花言巧语把素妍哄上床~哈哈”——居丽

  “不愧是欧尼们,就是敢说!”——恩静

  “恩静你想死了是吗?”——宝蓝 居丽

  “咳咳,孝敏呐,后边怎么样了?”——恩静

  “后边就是我不明白的了。因为那天晚上约会过后,素妍欧尼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一点都不关心欧巴的消息。就连听到欧巴这两天有八个姐妹陪着,也一点吃醋的样子都没有。我在想,会不会是素妍欧尼死心了?”——孝敏

  “咦?好像是有些奇怪呀。不过欧巴也真是的,这个时候不该对素妍趁胜追击吗?”——宝蓝

  “我倒是觉得欧巴做得没什么错,至少,以后有其它的姐妹时,他不会因为新人而忽视了我们。”——恩静

  静!

  半分钟的时间,朴智妍抢过朴孝敏的手机,发言打破了这份寂静。

  “欧尼们别想那些了,还是说素妍欧尼情况吧。明天欧巴又要回京城去照顾泰熙欧尼了,这要是把感情冷却下来,我是智妍”——孝敏

  “要真是智妍就用自己的手机发信息,你这样我看着眼花。”——宝蓝。

  “欧尼你嫌弃我~ps我是智妍”——孝敏

  “呵呵呵”——宝蓝

  “很简单呀,一会儿我给他打电话,说……”

  朴孝敏猛的把手机抢了回来,放进了包里。

  朴智妍一恼,正要埋怨时就看到朴素妍走了过来:“欧、欧尼?”

  “嗯?”朴素妍穿着睡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怎么了?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拿吹风机过来帮我吹下头发。”

  “内。”

  朴智妍连忙跑去拿吹风机去了,朴孝敏却是最后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凑上前来:“欧尼,明天欧巴要回京城了。”

  朴素妍手一顿,放下毛巾,捏了捏自己的头发,“所以呢?”

  “所以……欧尼你知道的吧,每次欧巴坐飞机的时候,也是一次机会呢。”朴孝敏蛊惑道。

  “知道呀,你们平时谈论这些事情又没有躲着我。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我合适吗,毕竟我现在的身份还是有些特殊,没有真正加入你们。”朴素妍明显是意动了。

  朴孝敏暗自松了口气。

  她就怕朴素妍真的对林安然的事情无动于衷,要是那样的话,说不定朴素妍就真的是在享受了最后的愉快记忆后就放弃了,那她们皇冠团的未来,说不定就会因为这一个小情况而遇到最大的危机。

  “当然合适啦,又不是非要成为欧巴的女人才能有这个机会的。”

  朴智妍抱着吹风机过来,插上电,然后把朴孝敏挤到一旁,帮朴素妍吹起头发来。

  瞪了小恐龙一眼,朴孝敏说道:“小恐龙虽然最近越来越可恶了,但话却没有说错。欧尼你也别脸红,反正都要经历这一关的。我们为了欧尼你的事情,可是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呢,再说昨天的陪伴过后,她们也不好意思再霸占着这一次机会了。能够有资格抢这个机会的,都在华夏那边,所以,欧尼你就准备一下吧,明天我们送你过去。”

  朴素妍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但却没有对这件事表态。

  就在朴孝敏和朴智妍都有些急了的时候,朴素妍才轻声说道:“把地点告诉我,我自己过去就好。”

  ……

  林安然的私人飞机在韩国待机时,一向是停在仁川国际机场的,因为这里最方便。

  在空姐们的欢迎中,林安然独自走上了飞机(崔昌灿:哥,你不能忘了我呀?),让他疑惑的是,这一次的旅行居然没有新任的‘女仆长’。

  平常的这种旅行,那些孩子们可都是不会放过机会的,这一次是怎么了?

  虽然有些疑惑,林安然也并没有打电话询问什么的。

  作为一个朴素(林安然的所有女人:笑)的男人,他表示自己不需要女仆长,就看飞机上的漂亮空姐们就很舒服了。

  当然,林安然还不至于对这些空姐们下手,毕竟没有感情基础,他不会再做被激素控制的冲动举动了。

  飞机起飞。

  进入平流层之后,林安然取下安全带,躺到了床上。

  前两天晚上的运动对他是没有半点儿负担的,但昨天白天的时候,先是陪着四个女孩逛街,然后又加上四个听到消息后赶过来的女孩一起,他就算是再好的体力,在这项只对女生友好的运动中也只能甘拜下风,甚至还差点影响到昨晚的运动效果。

  好在林安然的身体基础雄厚,没有闹出什么丢人的事情。

  哪怕是早上的时候林允儿和郑秀晶不服气的和他来了一场晨运,林安然表示这也不叫事儿。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林安然并没有睁眼,直到感觉到身边的床微微陷了下去,他才皱起了眉:“有什么事情吗?”

  并没有人回答,反而是有一双柔软的小手抚上了他的额头。

  唰!

  林安然抓住这只手,眼神凌厉、厉……

  “啊!疼!”

  “你……素妍,怎么是你?”林安然错愕的看着女孩。

  朴素妍疼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先、先放开我好不好?”

  “啊?抱歉,很疼吗?我帮你揉一下就好了,这样……还是很疼吗,我去拿药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