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br>? 原本有些漫不经心的关城一下睁开了眼,下意识的看向了情敌二号寻求认同:“他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方清翰把手里的牌朝下一放,送入了牌堆,微微一笑道:“不想玩了而已,有什么奇怪?”

  不对!有情况!

  关城瞬间坐直身体,同时双手伸出,压住了牌堆顶部,他自己的牌,还在手里握着,在他的牌下方,却是方清翰已经准备洗牌的双手。

  这一次,关城确定了,雷奥哈德和方清翰之间,一定有着一个共同的,不为他所知的秘密,甚至这个秘密十分关键,关键到两个人事先没有任何沟通,就瞬间达成了默契。

  默契到他们有志一同的行动,想要混淆他的视线。

  那么,是什么样的秘密,会让两个相看两相厌的情敌如此默契的合作呢?

  毫无疑问,必然和简晗息息相关。

  关城抬起眼,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方清翰,后者也面带笑容,寸步不让的回视着,两双同样漂亮的黑眼睛,现出了同样的坚持——就在这里,就在牌桌之上,一个要洗牌,一个坚决不许。

  半晌,关城唇角勾起,慢慢的缩回了双手,方清翰笑的越发灿烂,修长的手指开始有条不紊的收拢牌堆,慢慢的翻洗,直到上一局的牌面在他手中被一点点的洗去,再也寻找不到丝毫的痕迹。

  关城却轻笑着开了口:“标准版的三国杀纸牌应该是108张,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正常情况下应该只有2张的闪电,在这里出现了六张,简直是丧心病狂。”

  不远处耳朵微微竖起的年轻管家轻咳两声,不动声色的转过身去,很是为男主人感到头疼,为什么情敌都这么强,就不能招惹两个头脑简单的吗?

  关城的话仍在继续:“除了这六张闪电,其他倒是都很正常,我们的牌局已经进行到了三分之二,出现的牌有杀牌二十张,其中黑桃3张,红桃2张,草花10张,方片5张,闪牌是8张——”

  关城一口气背出了所有出过的牌以及牌的花色,最后他看着方清翰,意味深长的笑道:“一共34张黑桃,去掉闪电本身,和已经出现的,还有足足14张,你说,雷奥哈德,手里拥有黑桃的概率,会有多大?”

  关城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方清翰却心知肚明。

  这一局三国杀,是他们从开始玩牌起,到现在最惨烈的一局,从中午一直厮杀到了晚上,甚至为了赢,那家伙还动用了一点不可告人的手段,硬生生的往里面填进了四张闪电牌。

  然后,终于到了牌局末,雷奥哈德手握大杀器,可以随心所欲的宣判任何一个情敌的死刑的时候,突然掀了牌桌,说,不玩了!

  在任何一个有着基本理智的人面前,这都是说不通的,更何况关城了。

  方清翰突然一笑:“我现在相信,您是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了。”

  他连您都用上了,为的却是关城身后的那一片功勋,为国为民,足以担的起他一句敬称。

  即便如此,他也丝毫没有为关城解释的意思,只是慢慢的把手里洗过几遍的牌翻了过来,开始按照他们的不同类别和花色,重新归类,似乎要恢复这一副纸牌的出厂设置。

  关城一双幽深的黑色眼中,眼珠开始了慢慢的旋转,他再一次的陷入了思考中,他薄唇轻启,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是说给方清翰听,“让我们想想,在雷奥哈德掀了桌子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方清翰手一顿,不到一秒,又重新动了起来,他不动声色的问道:“哦,发生了什么事情?”

  关城口吻机械的复述起了奥利维亚和简晗,最后的对话:“简,你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小时候也经常被罚掉下午茶吗?”

  “哈,我怎么会有下午茶,我还比较意外呢,你家中如此富有,小时候竟然也玩手影,我还以为这是穷人家孩子的专利——”

  他的瞳孔再度聚焦,定定的看向了方清翰,重复起了简晗的最后一句话,声音中,却满满的都是疑惑:“穷人家孩子的专利?”

  据他所知,简晗虽然自幼父母离异,父亲却是政府官员,母亲更是嫁入豪门,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和穷扯不上关系。

  方清翰终于理顺了所有的牌,他微垂眼帘,慢慢的又把这些牌,分成了一个个小摞。

  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当初选择职业时,选了演员这个来钱快,准入门槛又低的职业,此时此刻,哪怕他心里的惊讶已经让他平稳的心境裂开了无数缝隙,他表面上,却还能做到不动声色,不现丝毫端倪——

  这个家伙是魔鬼吗?!

  这种可怕的瞬间记忆力,也太惊人了!

  所谓的瞬间记忆力,就是当你进入一个房间,打眼一扫后,走出房间,不但能够准确无误的说出各种物品的摆放位置,甚至还能说出他们的形状,颜色,那恭喜你,有成为优秀特工的潜能。

  方清翰曾经接过一个民国时的剧本,在剧本中,他需要扮演一名特工,而这个特工最初,只是一个镖师的徒弟。

  历经战火后,这小徒弟和家人分散,走投无路时,看到墙上贴的小广告,供吃供住,他就跑去应聘了。

  在考核的时候,他因为几天都没有吃饭,饿的爬不动楼梯,一边爬,一边数着台阶,才坚持到了最后,结果,考试的唯一一道题目,就是问他,从一楼上来,一共有多少台阶!

  当时,方清翰还觉得是否有些过于儿戏,导演却告诉他,这是编剧老师,特意查了史料才写出的剧情。

  只是,方清翰表面认同了这段剧情,心里却始终觉得可信度不大,毕竟,剧里的男主角,也是因为肚饿,才因缘际会的数了台阶的数目,在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谁会无聊的去记台阶的数目?!

  现在,他知道了,真的有人会!

  仔细一想,其实也并不出奇。

  如果没有记台阶数目,或者记错,当和敌人追逃时,一个翻身,岂不是要马失前蹄?!

  我关表哥概不出售,谢谢。

  200万字了,真不容易啊!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