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一百二十章 制裁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22 21:32:1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一百二十章

  看到金莲居然拿着剪刀自戮。

  龙小山也惊了一下。

  连忙扑过去,一把夺下那把剪刀,喝道:“你干啥?”

  “你让我死了吧,我的命为什么那么苦啊。”金莲几次想夺回剪刀,都没有成功,悲从中来的扑在被子上大哭起来。

  龙小山本性还是淳朴的。

  看到金莲这样,他脸色倒是冷不起来了。

  而且,在村里,没听金莲有什么坏的口碑。

  小时候,家里穷,金莲对他也不错,经常会拿着一些糖果偷偷塞给他。

  想到这,他脸色一软,不由拍拍金莲的肩膀问道:“婶子,你跟我说到底咋回事?”

  “我没办法啊,是他逼我这么做,我要不这么做,他就把小雨也要从我身边带走,小雨不能没有我啊。”金莲哭着说道:“小山,婶子对不住你,可婶子也没办法。”

  龙小山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内情。

  对龙发奎更加痛恨。

  这家伙真是恶劣到极点了。

  自己的女儿,女人都可以拿来利用。

  再看着金莲那哭的样子,他更加不好意思了,愧疚道:“婶子,对不起,我不知道是这样,刚才对你太凶了,你咋不跟我说呢。”

  金莲说道:“小山子,这也不怪你,是我自己自作自受。”

  对于龙发奎,她心里根本没有一点背叛的感觉,只有痛恨,所以配合龙小山演这场戏。

  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畜生。

  “小山,你真的杀了他?”金莲指着龙发奎说道。

  “没,我只是弄晕他了。”

  “哦,那还好。”金莲松了口气道:“那你快走吧,这次是婶子不好。”

  “那他醒来你咋办?知道你骗了他,他会放过你?”龙小山说道。

  “婶子想明白了,我这就带着小雨走,走得越远越好,他找不到我的地方,这个家我早就待不下去了。”金莲好像是下了决定一般。

  龙小山摇摇头:“金莲婶,你对他还有感情吗?”

  “感情?”金莲笑的很冷,很凄凉:“当年他把我从人贩子手里买来,我才十六岁,他对我又打又骂,我跟着他来村里,生了小雨后,我身体被他打出了毛病,生不了了,他自己跑到县里,又找了女人,生了儿子,把我们娘俩扔在这,现在他有钱了,回到村里来耀武扬威,哪里把我们娘俩放在心上过,你觉得我对他有啥感情?”

  龙小山听到金莲的过去,都呆住了。

  没想到金莲婶的过去这么可怜。

  这简直比他还悲惨了。

  他虽然过了三年牢狱,但是也是获得了很大的好处,踏上了不一样的道路。

  金莲婶这种,完全是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从十六岁那样花样的年纪开始,到现在都快二十年了吧。

  想到这,对这女人完全是生出一种强烈的同情和怜惜起来。

  他说道:“婶子,你先上楼去,这里交给我来处理,我保证以后你都不会见到这家伙了。”

  金莲呆了一下,急道:“小山子,你可别做傻事啊,可别为了这样的人搭上你自己,杀人要偿命的啊。”

  “婶子,你想哪去了,交给我,放心,我不杀他。”龙小山说道。

  “那,那好吧。”

  金莲现在也不知道该咋办,只能选择相信龙小山。

  她拿起衣服,乡下妇人没有那么多讲究,金莲也没叫龙小山转头,就在那里穿起来。

  让龙小山脸上一热,有些尴尬的撇过头去。

  金莲穿好衣服,站起来,看到龙小山脸红耳赤的样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心说这臭小子还害羞呢,刚才那么凶简直跟要吃人似的。

  她走出门,又是不放心的叮嘱道:“小山子,你千万别杀他。”

  “婶子,你就放心吧。”

  龙小山送金莲出去,看她上楼道:“你和小雨在楼上,我让你们下来再下来。”

  说着,他去打开电视,把音量开到最大,然后走回刚才的房间。

  关上房门后,看着躺地上的龙发奎,龙小山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他蹲下去,随手一拍。

  龙发奎哼了两下,睁开眼睛。

  当他看到龙小山正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他的时候,他一惊,连忙坐起,看着四周,发现金莲并不在这里,连忙道:“你想干啥。”

  “龙发奎,这话应该是我要问你吧。”龙小山道:“你一次次的给我使阴招,我都没有下狠手,可是你倒好,变本加厉了,居然在酒里下药,让金莲婶勾引我,龙发奎你真做的出啊。”

  “我不知道你在说啥,金莲,金莲,你在哪?”龙发奎要站起来,一边大喊着。

  龙小山猛地按在龙发奎肩膀上,又让他坐下去。

  然后抽出了一根金针。

  龙发奎连忙挣扎着起身,可是那力道,好像千斤巨石一样压得他丝毫不能动。

  “你,你想做什么?龙小山,我告诉你,你不要乱来。”龙发奎心里也生出一丝害怕来。

  “我当然不会乱来。”

  龙小山冷笑着,将金针刺入龙发奎的体内。

  片刻之后。

  一股强烈的痛楚从龙发奎的体内爆发出来,骨头里面好似千万把钢刀在切割,五脏六腑好像剧烈的焚烧起来一样,龙发奎凄厉的惨叫起来。

  不过他的惨叫完全的被电视的声音遮掩掉了。

  不到五分钟,龙发奎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全身都被汗湿透了。

  他不断挣扎着,想要求饶,但是他连求饶的声音都发不出。

  因为实在太痛苦了。

  话到嘴边,就变成惨叫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