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心碎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22 21:32:1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众人犹豫再三,还是答应了。

  在凌晓芙的带领下,抬着龙小山来到瑶花派深处的一个地窟内,在地窟深处,寒气弥漫。

  一张乳白色的玉床横在地窟的中间,里面有水状流动雾霭,那丝丝冰寒之气就是从玉床上散发出来。

  “好冷,小山躺在这床上没事吗?”上官百合道。

  凌若彤也有些狐疑的看着凌晓芙。

  凌晓芙说道:“师父说这寒冰玉床是上古寒玉所制,兼具疗伤和修炼,我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了,每天都在这里修炼,不会有事的,这寒气虽然冷,但对身体有好处。”

  几个女人摸着寒冰玉床。

  都能感觉到那丝丝冰凉渗入体内后,仿佛洗涤她们的身体,并没有刺骨的感觉。

  她们互相点点头。

  将龙小山从担架上搬下来,放到了寒冰玉床上。

  不过她们一个都不肯离开龙小山的身边,把龙小山放上去,都围着寒冰玉床坐下来,看着床上的男人。

  看着龙小山残破的身体,凌晓芙眼圈又红了,扑簌簌往下落。

  凌若彤挽住她道:“好了,别哭了,小山不会有事的,刚才你也看到他醒来过了。”

  “对不起,姐,又是我连累了小山哥哥,如果不是救我,小山哥哥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凌晓芙哭腔道。

  凌若彤拍了拍凌晓芙的后背。

  一个是她妹妹。

  一个是她男人。

  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她岔开话题道:“晓芙,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上次,你不声不响就离家出走。”

  凌晓芙身子一僵道:“没,没什么,就是待在燕京没意思,出来散散心。”

  “是吗?晓芙,其实我去过你家里了。”凌若彤若有深意的看着凌晓芙。

  凌晓芙的神色更加慌乱了,她连忙道:“姐,我真的就是出来散散心,后来因为遇到了一些坏人,被他们追赶坠下了悬崖,等我醒来,我就在瑶花派了,师父救活了我,然后收我为弟子,我就留在这里了。”

  “你受伤了?”凌若彤关切道。

  “已经没事了。”凌晓芙摇摇头:“姐,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凌若彤把龙小山带她们溜进瑶花派禁地泡温泉,然后被瑶花派发现,起冲突的事说了一遍。

  凌晓芙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事。

  小山哥哥也真是的,泡个温泉会潜入瑶花派禁地里。

  不过,他怎么带的全都是女人,而且这些女人也太漂亮了。

  凌晓芙也自认为是美少女,在水木是校花,可是现在她注意到,龙小山带来的女人个个天姿国色,环肥燕瘦,风韵各异,没有一个在她之下,甚至有几个女人,烟行媚视,宛如祸水,让她看了都有些自惭形秽。

  那种风情就是她一个女人看了都眼热。

  小山哥哥一个人带这么多漂亮女人在身旁,姐姐不吃醋吗?

  “姐,她,她们是,是谁啊?”凌晓芙小声在凌若彤耳边问道。

  “她们……”凌若彤犹豫了一下,说道:“她们都是你小山哥哥的女朋友。”

  “什么……”凌晓芙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失声喊道,凌若彤一下子捂住她嘴巴,把她拉远一点。

  凌晓芙给凌若彤拉到外面。

  还处在震惊不信中,她难以置信道:“姐,小山哥哥……怎么会有这么多女朋友,你,您难道不生气。”

  凌晓芙很清楚自己姐姐,是多么优秀,多么骄傲的一个人。

  虽然小山哥哥是非常优秀。

  可是她也不相信自己姐姐会委曲求全,而且这还不是一个两个,刚才她看了下,里面加上姐姐有十个女人。

  就是韦小宝都没这么夸张吧。

  凌晓芙语气激动,不止是为凌若彤的打抱不平,甚至还有一丝难以言说的委屈,为自己委屈。

  凌若彤叹了口气,她当然明白凌晓芙的心意,当初凌晓芙的日记她也是看了的。

  估计知道龙小山有这么多女朋友,凌晓芙心里也很难受。

  她摇摇头道:“晓芙,这里面的事,一句话两句话很难说清楚,她们大部分在姐姐和你小山哥哥复合前就在一起了,而且,我们曾经一起患难过,总之,我们都是自愿的,姐姐也没有受委屈。”

  凌若彤很难解释,在龙小山在y国失踪,她从燕京逃出来到合川,一群女人共患难的日子。

  不身在其中是很难感受到,那段时间大家团结一心,为了龙门,互相间积累起了深厚的感情,如果没有那段经历。

  或许她也很难相信自己会委屈求全,成为龙小山那么多女人中的一个。

  这种感情。

  不足为外人道。

  就算说给凌晓芙也很难理解。

  毕竟,凌晓芙还年轻,而且也没有经历过龙门风雨飘摇,大家都抱着必死念头的一个月。

  凌晓芙确实不理解。

  她的心甚至有一种支离破碎的感觉。

  好像一直惦记着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信念,给破坏掉了。

  她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劝说姐姐离开小山哥哥吗?

  姐姐都说了,她是自愿的,这种感情的事,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插手呢。

  至于小山哥哥其他那些女人,她就更没有资格说什么了。

  凌晓芙苦涩的笑了笑。

  “姐,我想出去透透气。”

  “嗯,去吧,小山这里我们看着就好了。”凌若彤拍了拍凌晓芙的背。

  凌晓芙默默点头,背影有些孤寂的往外走去。

  凌若彤看着凌晓芙走出去,嘴唇微微张了一下,最后还是轻叹一声,往里面走去,她本想说说日记的事,但是现在她感觉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等小山醒来再说吧。

  接下来的时日。

  这些女人一直守在寒玉冰床前面,瑶花派倒是没有翻脸,每天三餐都是凌晓芙送来,大部分时候她都不说话,只是看着龙小山的伤势。

  龙小山身体被一层血气笼罩着。

  好像一个血茧一样。

  谁都看不到他恢复的情况

  时间一天天过去,约莫过了一周。

  忽然血茧发出咔咔的声音,一只手撕开了那层血茧,守在寒冰玉床前的女人们连忙站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