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1536章 恩怨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05 12:42:26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他可不像再像丧家之犬般,被国逼得只能龟缩在角落里。(m.k6uk手机阅读)

  所以,他和国之间,必须有一方要低头。

  面对强大无比,拥有的核武足以毁灭这颗星辰的国,龙小山亦绝不会低头,他的目中闪烁锋利的寒光。

  国人恐怕都想不到。

  他们还能逃出。

  既然已经出来,又在国的领土,那就好办了。

  上次在国被抓,只是意外。

  而且,也是他打破僵局的一种冒险。

  现在,他实力暴涨,连天神小队也被他剿灭,他真不相信,国还有什么个人武力,能强大到围剿他。

  唯一要担心,就是国的核武了。

  但是,核武有太多禁忌了。

  不是想扔就扔的,尤其,这还是国领土。

  龙小山看着那群神境,淡淡说了几句。

  那群神境目光一缩,龙小山居然要留下,和国对抗。

  原本,他们以为,既然逃出,大家都赶紧离开这里,他们虽然愤怒国人抓捕他们,但也没有妄想能抗衡国。

  惹不起只有躲了。

  龙小山淡淡道:“我不想继续被国人拿神境协议制约,否则,何必逃出来,逃出来,也只是呆在一个更大的囚笼里,和关在里面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一定要废除神境协议,即使不惜在国掀起战争,不过,这只是我个人想法,你们要走,我绝不说什么,一切还是凭你们本心选择,不必为了什么颜面和顾忌,强留下来,当然,要留下来帮忙的,我也欢迎。”

  说完,龙小山便不再出声。

  那些神境强者面面相觑,留下,无疑是巨大的冒险。

  和国抗争,不是说笑的,这可是九死一生的举动。

  “我留下,我早就看国佬不顺眼了,何况,就算逃,又能逃哪去,每天担惊受怕等着国人再次杀上门来吗?”血狼王站到龙小山身边。

  “我也留下,国人关了我几十年,我这条命是捡来的,就算死我也不愿再回到囚笼中。”

  “苟活着没意思,还不如拼一把。”

  一个又一个神境,站到了龙小山身旁。

  既然能在地球这贫瘠之地修炼到神境,在场也没有怕死之人。

  几乎都答应留下。

  这时,只有一人还没开口,酒道人看着那人,喊道:“独孤老鬼,你怎么不来?”

  酒道人有些意外。

  独孤云,又号称狂剑叟。

  这家伙以前可是以脾气最硬著称的,这种事情,他应该第一个站出来才是,现在居然,只剩下他一人,还没过来,酒道人语气有些不满。

  大家都是出自华夏,这不是丢脸吗?

  独孤云抬手看了一眼龙小山,拱手道:“龙道友,救命之恩不言谢,不过,贫道有一问题,不得不问。”

  龙小山心神一动,点了点头:“请问。”

  独孤云问道:“我先前见道友,在杀敌时,使出一飞剑,若贫道没有眼拙,那飞剑似乎和在下门派的镇派灵器青云剑,极为相似,而且道友施展的似乎也是我蜀山的御剑术”

  独孤云停顿下来,看着龙小山。

  说到这,对方应该明白他意思了。

  龙小山张口,吐出一青色飞剑,悬浮在他眼前,嗡嗡震颤着:“你说这飞剑?”

  “青云。”

  独孤云一震。

  刚才大战时他只是远远看着,还不能百分百确定,现在,这么近距离,他已经确定,这就是青云剑。

  曾经,这飞剑亦传承给他。

  因为他也是蜀山剑派的掌门,只是在踏入神境后便卸任了。

  然后传给了他弟子徐长卿。

  “青云剑,怎么会到你手里,这是我蜀山的掌门传承之物,难道你是我蜀山弟子。”独孤云心里虽然有些不安,但仍不愿往最坏的方向去想,甚至奢望,自己被囚禁在这的数十年,蜀山收了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弟子。

  龙小山微微皱眉,淡淡道:“不是,当初,蜀山掌门徐长卿和其他六位大宗师一起在紫禁山围攻我,被我所杀,此剑便也到了我手中。”

  “什么,你杀了长卿!”

  独孤云仿佛被激怒的狮子般,双眼泛红,恐怖的剑意弥漫出来,令得四周的云层都切割得粉碎,虚空传来阵阵剑气洞穿的厉啸之声。

  龙小山冷冷的盯着他。

  其实他早就猜到有可能会是这种结果。

  但到了他这个地位,也有自己的骄傲,岂会藏着掖着。

  杀了便是杀了,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斗法,当然有死伤。

  何况还是徐长卿等人围攻在先。

  龙小山眼中闪烁着金光,青云剑也在他头顶缓缓盘旋,发出隆隆的声音,好似雌伏的猛兽一般,随时会扑杀出去。

  虽然独孤云是青云剑的前任主人。

  但是青云剑落到龙小山手中,里面任何前任的印记都被洗练得一干二净,被龙小山彻底炼化。

  独孤云看到青云剑对着自己吞吐剑气,眼中也闪过一丝悲怆。

  对剑修而言,剑就是自己的臂膀,兄弟,甚至比家人,道侣还要重要。

  当年青云剑。

  伴随他,仗剑天下,剑下斩了多少敌人。

  如今,贴身伙伴,居然对他展露凶芒。

  “等等,等等,龙道友,独孤老哥。”酒道人连冲到两人中间,拦住道:“大家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们都是刚刚从囚笼中出来,自己人何必刀剑相向,这不是亲者痛,仇者快了吗?”

  “李赣,他杀了我亲传弟子。”独孤云双目通红,冷冷道。

  李赣抓了抓脑袋,他也郁闷,怎么会遇上这破事,劝道:“独孤兄,我知道,但是龙道友刚才不是说了,是你弟子和其他人一起围攻他,被杀,我不是帮着龙道友说话,但隐门中斗法,生死有命,何况,要不是龙道友,你现在还囚禁着,你能逃出?听老弟一句,罢手吧。”

  独孤云眼中浮现一丝挣扎。

  陡然,他一抬手,将自己一条胳膊斩下。

  独孤云盯着龙小山道:“我的命被你所救,按理,我当奉还,但长卿自幼随我,三岁习剑,吾视同己出,实不能知其被杀而无动于衷,这条胳膊暂且奉还,来日你若回华夏,我自当登门,为长卿一战。”

  说完,独孤云掉头,化作一道剑光,飞射而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