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龙鳞战甲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22 21:32:1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法相发出震天嘶吼,四道神轮齐齐浮现在虚空之上,光芒璀璨,缓缓转动,庞大的神力灌注入其中,宛如天神在对抗天罚一般。

  气息震天动地。

  便是整个玉虚峰都在疯狂抖动。

  令无数观者勃然失色。

  龙小山的实力真的可怕,在那种毁天灭地的气势前,连神境都要胆寒。

  然而,星柱的力量似更可怕,双方互相冲撞,法相依然在星柱力量下不断崩毁,虽然星柱也在缩短,但是他宏大无比,哪怕崩溃,也慢过法相崩溃的速度。

  看着法相手臂,头颅,身躯,尽皆被星柱碾压,只剩下双腿。

  洞虚子等人露出了喜色。

  “要杀掉他了!”

  剩下的星柱还有一半多。

  而龙小山的法相已经崩溃的只剩双腿。

  显然龙小山已经阻挡不了星柱的碾压,那双腿也不断崩溃,轰!

  星柱碾压之下,双腿凭空崩塌,无数的骨血飞洒。

  失去了法相的抵抗,星柱碾压下来,躲在龙小山脚下的酒道人等人也露出绝望之色,如今天威,他们怎能抵挡。

  忽然一道龙吟之声传出,一道身影持枪而上,周身黄雾翻滚,冲天而上,很快便似化作一条五爪金龙般,与那星柱狠狠撞击在一起。

  轰隆!

  那可怕的撞击,似虚空炸裂,日月崩塌。

  星柱冲击在那五爪金龙上,不断冲撞崩溃,那五爪金龙剧烈的摇晃着,好似面对海啸的礁石,始终没有崩塌,直到星柱彻底溃散。

  虚空中光芒散去,露出了一道身影。

  这身影,黑发飘扬,通体笼罩在一身暗黄色的战甲中,这战甲上,布满龙鳞,上面龙力浩荡,散发出阵阵神圣威严的气息。

  龙鳞战甲!

  以蛟龙最坚硬的脊背上的皮和鳞炼制,极品防御灵器。

  自死亡谷一战后。

  龙小山便吃一堑,长一智,虽然他肉身防御极可怕,就算上品灵器都难破开,可终究有承受极限,四绝剑阵就差点把他灭杀了。

  他不认为自己登上神榜第一,就真正无敌了。

  这世上能威胁他性命的东西一定还有很多。

  所以,他要炼制护身灵器。

  而且他手头便有最好的材料,龙尸,龙尸浑身是宝,无论哪里皆可取材,而且只要炼制成功,必然就不是凡品。

  龙小山为了炼制这身龙鳞战甲,可是耗费了许多气力。

  用上了诸多顶级材料。

  又浪费了不少龙皮。

  最终才炼制成这一极品防御灵器,虽然不像盘龙枪,经历过雷劫,但也绝对属于防御灵器中的最顶级之物,毕竟,拿龙皮炼制灵器,也只有他有这手笔了。

  这本是他底牌。

  不想这么快便用上了。

  而且,也不负他所望,刚才星柱冲击,何等可怕,六件中品灵器,法相之躯皆被摧毁,都无法挡住。

  最后被他动用龙鳞战甲生生抗住。

  “没死!”

  “怎,怎么可能!”

  洞虚子等人纷纷色变,看着那悬踏空中的身影。

  洞虚子更是咬牙,一脸怨毒。

  怎么还杀不死!

  刚才这周天星辰大阵,乃是昆仑最古老的传承,集结全派之力,发动的最强攻击,甚至远超过四绝剑阵最强一击。

  龙小山怎么还能挡住。

  死亡谷,龙小山虽然挡下四绝剑阵最强一击,可也付出极大代价,血肉尽皆被搅碎,变成一副骷髅般。

  但这次,攻击比四绝剑阵可怕,但龙小山似乎毫发无损。

  “不可能!”

  “给我再攻!”

  洞虚子咆哮,一脸狰狞,他原本是昆仑掌门乾道子,高高在上,执掌天下道门,可却因为龙小山,不得不兵解,剩一条残魂逃出,还不得不夺了自己亲传弟子的舍,不但修为大跌,且再也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所以他怎能不恨!

  百年苦修,全毁于龙小山一人之手。

  让他的心灵彻底扭曲了。

  恨意如同毒蛇一般不断撕咬他的内心,喷溅出黑色毒液。

  “死!”

  “给我死!”

  洞虚子再次喷出精血,催动周天星辰大阵,那些弟子不得不配合他,又一次启动了阵法,只是这远古大阵,消耗何等庞大。

  许多弟子,刚才一击,就被抽空了真气。

  根本无力支撑。

  “换人!”

  站在他们身旁的弟子,连忙将原来操控阵法的弟子替换下来。

  昆仑有数千弟子,主持大阵需三百六十五人,所以可轮换,新的弟子上去后,周天星辰大阵再次颤抖起来。

  一道道可怕星力凝聚。

  轰隆!

  又一道粗大星柱,从高空垂落,龙小山一抬左手,战甲变化,浮现出一面龙形大盾,同时战盔也将其整张脸包裹住,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半龙人。

  他猛的一踏虚空,手持盘龙枪,冲天而起,与那星柱狠狠撞击在一起。

  依然是地动山摇,天崩地裂。

  可怕的劲气震得虚空浮现无数涟漪。

  龙小山死死的顶着那星柱。

  虽然有战甲阻挡,但依然还有至少三分之一能量能透过战甲冲撞进来,他咆哮着,头顶凝出不朽战灵,任凭星柱冲撞,寸步不退。

  星柱寸寸崩溃,最终再次消弭。

  哇!

  洞虚子吐出一口血,眼珠子都红了。

  “师兄!”

  一旁洞元子连扶住他。

  “为何,为何他还不死!”洞虚子狂吼:“我等付出那么多,不惜兵……”

  “师兄!”洞元子连捂住洞虚子嘴巴,沉喝:“你在说什么?”

  洞虚子惊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差点泄露出最大的秘密,他看向四周,还好,现在诸弟子都被全力控制大阵,没人听到他说什么。”

  他脸色阴沉,缓缓推开洞元子手臂:“我没事,洞元子,你来掌控大阵。”

  洞虚子刚才两击,便是耗尽了真元。

  洞元子接过洞虚子手中的星辰幡,道:“师兄,你若累了,就先去休息下,周天星辰大阵,是咱们昆仑的根基,没这么容易可破,就算杀不死他,他想破阵也没那么容易,咱们便与他消耗就是。”

  “我明白,是我心急了。”

  洞虚子沉沉的说了一声,便拿出几颗丹药吞下,盘坐在一边。

  洞元子则接掌过阵法,他没有再和洞虚子那样全力发动大阵,而是变幻了阵势,一道道云雾翻腾而起,将星辰皆遮挡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