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梦想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22 21:32:1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天那,混蛋,你想杀死晴子吗?”

  立花幸村大叫,晴子已经让医生下了病危的判断了,哑巴居然还给她灌不知道用什么药材熬出的药水。

  他想冲上去,然而还没有碰到哑巴,又飞了出去,这次摔的很重,他趴在地上挣扎了几下,爬不起来。

  其他几个医生也呆住了。

  看到立花幸村摔得那么惨,他们也不敢上前,只能在那里大呼小叫。

  “先生,你不能随便给病人喂药,她会死的。”

  “她的伤势很重,请你马上放开她。”

  “先生,如果你再不住手,我们只能报警了。”

  ……

  哑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话般,将碗里的药都灌进了晴子嘴里,然后将她放下,皱眉看着晴子,举起自己的手指看了看,忽然在晴子身上点了几下。

  晴子的身子忽然剧烈颤动起来。

  哑巴连忙将她身子翻转过来,哇,晴子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那些医生大呼小叫。

  立花幸村看到女儿吐出那么多鲜血,大吼着,终于从地上挣扎了起来,他眼睛血红,朝着哑巴冲来。

  “我和你拼了。”

  不过就在他即将冲到哑巴面前时,一阵剧烈的咳嗽传来,然后晴子发出嘤咛一声。

  晴子!

  立花幸村猛的一僵。

  此时,哑巴已经将晴子的身体转过来,晴子的眼睛已经睁开了,虽然嘴角挂着血迹,但是气色却不像刚才那么难看。

  “晴子,你醒了。”

  立花幸村激动的叫道。

  “父亲,”晴子晃了晃脑袋:“我刚才怎么了?哑巴哥哥,你,你怎么抱着我。”

  晴子忽然发现自己躺在哑巴哥哥的怀里。

  “晴子,对不起,是父亲喝醉了,刚才下手没有轻重,差点打死了你,请你原谅我!”立花幸村眼泪狂涌。

  虽然他对晴子很严格。

  但那是将他自己人生的希望全部放在了晴子身上,把她当做自己生命的延续,如果晴子出事,那么他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

  “父亲!”晴子现在也回想起了一些昏迷前的情况,她说道:“没关系,是我没有办法达到父亲你的要求。”

  “不。”

  立花幸村忽然跪倒下来,抱住自己的脑袋:“是我把自己失败的人生,强加到你的身上,让你背负着这么沉重的枷锁,我不配做你的父亲,我才是真正的孬种,不敢面对现实,对不起,晴子,我不会再要求你打入全国总决赛了,也不会让你再背负击败宫本家的执念,从现在开始,你可以过你自己想要的生活,像其他女孩子一样化妆,穿新潮的衣服,和喜欢的男生约会……”

  晴子看着痛哭流涕的父亲,轻声道:“可是父亲,打入全国剑道大赛,也是我的梦想啊,我并不觉得那是我人生的枷锁,也并不觉得穿着漂亮衣服和男生约会,是我想要的人生。”

  “晴子。”立花幸村抬头,看到自己女儿眼中那淡淡的坚忍,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抱歉,我打扰一下。”

  忽然一个声音插进来,正是刚才检查晴子身体的医生,他说道:“晴子小姐,你的身体情况我刚才检查,非常严重,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醒来的,但是如果你不去医院急救的话会有生命危险。”

  “是吗?”晴子疑惑道:“可是我除了感觉有些虚弱,身体感觉比很轻松啊,比以前舒服多了。”

  “不可能。”医生道,旋即又觉得晴子的语气不像在撒谎,他迟疑的看了一眼扶着晴子的哑巴:“可否让我再检查一下。”

  哑巴没有说话。

  立花幸村其实也没有完全放心,他把刚才哑巴强行给她喂药的情况说给晴子,然后道:“晴子,还是让医生检查一下更放心吧,你,你能让他不动手吗?”

  立花幸村心有余悸的指指哑巴,他都被哑巴打得有些怕了。

  现在胸口还在作痛。

  晴子听完也有些惊呆,原来昏迷的时候,哑巴哥哥居然做了这么多事,居然是他救醒了自己,虽然其他人不相信哑巴哥哥,但是她却没来由的相信哑巴哥哥有这样的能力。

  不过她为了不让父亲担心,还是说道:“哥哥,可以让医生帮我检查一下吗?他们并不是坏人。”

  哑巴看了一眼晴子,又看了一眼医生,默默放开手。

  医生谨慎的走过去,然后拿出一些仪器,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晴子的身体,眼睛顿时瞪大了,和刚才垂死的状态相比,晴子明显好了很多。

  难道这是刚才那一碗药的功效。

  他连低头去看地上吐出的那些血,这才发现那些血呈现黑色,里面有很多细小凝结的血块。

  “不可思议!”

  医生惊叹道。

  “你现在的状态确实好了,不过我建议还是得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不用了吧。”晴子说道。

  “晴子,还是去一下吧。”立花幸村恳求道。

  “那,那好吧。”

  最终晴子还是去了医院,检查的结果,晴子身上确实有很多暗伤,虽然已经没有性命危险,可立花幸村却更加愧疚。

  晴子的身体早就不堪负荷了。

  而他作为父亲却一点不知道。

  晴子坚持不肯住院,而且医院对这种慢性积累的暗伤也确实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只是叮嘱以后绝不能再用剑和人打斗了,否则这些暗伤会再次发作。

  晴子回到了道场,立花幸村就把她所有剑道用具都收走了。

  无论晴子怎么恳求,都不准她再碰剑。

  甚至立花幸村有打算关闭剑道馆的打算。

  院子里,晴子坐在哑巴的旁边,看着夕阳,苦恼道:“哑巴哥哥,怎么办,医生说我身上有伤,以后再也不能拿剑了,可是剑道是我毕生的追求的梦想啊,怎么能放弃呢。”

  这些天里,她已经习惯向哑巴倾诉,哪怕哑巴不会说话,可是那种可以依赖,倾听她说话的感觉,真的很好。

  虽然她不知道哑巴哥哥听不听得懂。

  但是她可以把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都告诉他,也不怕他会说出去,更不会笑话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