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偷情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22 21:32:1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甘蔓青一脸娇柔无助。

  在场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为之心碎,甚至连女人都要生出同情之心。

  “什么都是你说,难道你一面之词,就能污我嫂子的清白。”宁洁二叔冷斥。

  众宁家人也都在点头,纷纷道:“你又没有证据,凭空捏造谁不会?”

  龙小山淡淡一笑:“要证据还不简单,那种内媚之女体内分泌之物会残留在男方血液内,只要取少量死者身上的血液,还有一株五蕴花,融合在一起,便能验证真相。”

  众人皆脸色变幻。

  宁洁二叔脸色一变道:“还要取大兄血液,宁洁,您难道要因为外人再亵渎大兄尸体一次吗?”

  宁洁冷冷道:“事关我父亲死因,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概率我也要查到底,我绝不会让我父亲不明不白冤死,哪怕我以后不当这个百宝阁主。”

  宁洁斩钉截铁,众宁家人也不吭声了。

  连宁洁二叔也不说话了。

  毕竟,这种时候,谁再站出,那就是引火烧身了。

  很快,宁洁命一下人取来一株五蕴花,这药草并非十分罕见,百宝阁内便有储藏。

  龙小山为了避嫌,宁洁亲自从父亲尸体上取了小半碗鲜血,再将五蕴花放入其中,很快,血液中散发出了一丝奇异的香味。

  所有人闻到那股香味,都感觉晕晕乎乎,神魂有些迷乱。

  “果然有毒!”

  宁洁脸色转厉,转过头,死死的盯着甘蔓青。

  “贱人,你敢害我父亲?”

  甘蔓青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沧然叫道:“小洁,我绝对不知此事啊,我对宁郎之心天地可表,天那,我该怎么证明自己清白,我根本不知五蕴花会和我身体分泌之物起反应啊,我对天发誓,不,宁郎,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你死后,我早就不想活了,这样也好,今天我就下地府去,陪你做一对同命鸳鸯。”

  说完,甘蔓青直接朝着水晶棺材撞去。

  就在她脑袋即将碰到水晶棺材时,戴仓一挥手,真元涌出,将甘蔓青拉住,皱眉道:“五蕴花会有这种效果,连我都没听说过,何况是不懂武功的甘嫂子,若她只是无心之失,义兄如此疼爱她,就这样逼死她,怕也非义兄所愿吧。”

  宁洁脸色难看。

  她当然清楚戴仓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毕竟,连她也是第一次听说,五蕴花能和特殊体质女人体内分泌之物产生反应,若不是龙小山,恐怕父亲的死因还会一直蒙在鼓里。

  无论甘蔓青是否真的有意。

  但结果已经造成了,父亲死了。

  她岂能不恨,冷冷道:“难道我父亲之死,就这算了?”

  戴仓一挥手,寒声道:“当然不是,义兄之死我也愤怒,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便将她囚禁起来,让她为大兄终身守孝。”

  甘蔓青哭喊道:“让我死吧,让我死吧,你们让我随宁郎去了吧。”

  她哭声悲恸,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连宁洁心中都涌起一丝动摇。

  毕竟,甘蔓青对父亲的爱不像有假,若她真是不知情,无心害死了父亲,恐怕最难受内疚的也是她。

  宁洁终究是女人,设身处地,心里还是产生了一丝不忍。

  挥手道:“先关起来。”

  宁家下人正要把甘蔓青拖走,龙小山忽然道:“等等。”

  他走到了甘蔓青面前,瞧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娇嫩脸庞,尤其的惹人娇怜,龙小山忽然凑近鼻子,在甘蔓青身上嗅了两下。

  甘蔓青大惊后退几步,羞怒道:“你想做什么?”

  “放肆!”

  “姓龙的,你干什么?”

  宁家众人皆大怒。

  虽然龙小山刚才揭开了宁洁父亲的死因,但是甘蔓青身为宁洁父亲的未亡人,龙小山此举,显然有大大亵渎之嫌。

  连戴仓可怕的气息也锁住了龙小山。

  然而,龙小山好像完全没有感觉般,对众人的愤怒,视若无睹,而是看着甘蔓青,似笑非笑:“甘夫人,您说对宁老阁主的情谊苍天可表,可是老阁主死了快一个月了,怎么你身上还有男人的气息,如果我没猜错,昨晚你便还和男人苟合过。”

  甘蔓青顿时娇颜一凝。

  四周的人愤怒的声音都别人掐住般。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

  这指控,可比刚才还严重了。

  现在还是老阁主的守灵期,老阁主的未亡人,便与其他男人偷情,这简直骇人听闻。

  “你,你血口喷人。”甘蔓青声色俱厉道,但她的语气中明显有一丝颤抖。

  宁洁也不可置信道:“龙大师,您所言可真?”

  龙小山淡淡道:“想验证真假简单的很,找个懂妇科的老婆子来,帮甘夫人检查一下身体即可。”

  宁洁立刻道:“宁三,去叫王婆来。”

  王婆是宁府的稳婆,专门管接生的,宁府家大业大,当然有自己专门的稳婆。

  听到宁洁要喊王婆,甘蔓青的脸色控制不住,眼中的惊慌明显已经止不住了,身体也筛糠般抖起,大喊道:“不,不,姓龙的,你血口喷人,我绝对没有做过,小洁,你要信我,你要信我啊。”

  看到甘蔓青如此,宁洁越发心寒。

  因为就算傻子也看出甘蔓青心虚了。

  王婆很快来了。

  两个粗壮的侍女跟来,要将甘蔓青带到房间检查。

  甘蔓青疯狂挣扎起来,大喊道:“你们这是诬陷,你们想害我,宁洁,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你父亲才死不到一个月,你就这么想我死吗?混蛋,快放开我,我是宁府的夫人,你们敢以下犯上,我要杖杀了你们。”

  戴仓忽然上前,一巴掌抽在甘蔓青身上。

  砰!

  戴仓乃先天强者,他哪怕不用真元,这一巴掌,也差点将甘蔓青脸抽裂。

  甘蔓青倒在地上,嘴角鲜血涌出,半边脸都近乎变形了,戴仓厉吼:“贱人,居然敢害我义兄,还不快供出你奸夫是谁?再不说出,我立刻活剐了你。”

  甘蔓青倒在地上,抬起眼,看着戴仓,忽然癫狂大笑起来,指着宁洁二叔,喉咙模糊喊道:“就是他,宁辉,您这个孬种,到现在还不肯站出来吗?我都要被人打死了,你还躲着,你还是不是男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