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你这丫头整天对主人喊打喊杀的,我瞧你是一点没变,说起来,你的脸已经被我治好了,啧啧,这么漂亮的脸蛋,我还真是好运,你当初答应我什么来着,只要我治好你的脸,你就要伺候我,你不会忘了吧,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好了。”龙小山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罗刹女绝美的脸蛋,魔鬼的身材。

  罗刹女心脏剧烈跳动起来,紧张得不行,龙小山这个坏蛋,果然一出关,看到她恢复了容貌就忍不住了,这家伙真是****熏心啊,刚刚得罪了白巫教,不去想着怎么应付白巫教,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事,这人满脑子是不是装的JY啊。

  “你疯了吗?现在不逃命,还有心思弄这些事,我可不陪你死,你要是不走,我就走了,我可不想等白巫教的人杀回来。”罗刹女快语说道,往房间里面走去。

  龙小山看着罗刹女走进去,并没有跟进去。

  虽然他嘴上说的轻松,但是他也知道白巫教绝对不是那么好惹的,铁掌帮和白巫教比起来,就好像一个三岁小孩和一个成年壮汉的区别。

  铁掌帮在西南只能算准一流势力,而白巫教却是西南巫门第一势力,连黑巫教和它相比都不如,毕竟黑巫教是走黑暗流的,肯定是少数派。

  他和花蝶,往王超说道:“我还要再闭关一会,等我闭关完我们就回西川。”

  说完龙小山往花园阵法中走去。

  “主人!”花蝶忽然开口道。

  龙小山转过头:“什么事?”

  “没,没什么。”花蝶深深的看了一眼龙小山,又摇头。

  龙小山朝她笑了一下,转身踏入阵法中。

  王超和花蝶走回房间内,罗刹女见龙小山没走进来,连忙问道:“他人呢?”

  “主人继续闭关了。”花蝶说道。

  “什么,这家伙还闭关,他还不走,难不成他还等着白巫教的大巫师上门不成。”罗刹女感觉龙小山疯了一般。

  阵法白雾中。

  龙小山跨入进去,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震惊,因为阵法中,还坐着一个龙小山,两个龙小山一模一样,看不出任何的差别。

  外面进来的龙小山进来后,坐到了里面那个龙小山的对面,身子一阵扭曲,绽放出黄光,紧接着,不断缩小,变成了吞天蚕。

  龙小山睁开眼睛,喃喃自语道:“现在分身的实力比本体还要强不少,速度力量完全达到了宗师级,而且修炼起来也比本体快多了,果然不愧是上古异种。”

  刚才出去那个龙小山,是龙小山的身外化身。

  他祭炼了几天,才让分身也祭炼出本体的形态。

  这才是真正的身外化身,刚才他就是为了试验分身实力,让他和白祁斗了一场,虽然吞天蚕不是修炼真气,而是修炼妖力,但是任何力量本质都是差不多的。

  可以用实力来衡量。

  吞天蚕是上古异种,天生速度快,肉体强,妖力强横。

  刚才和白祁打斗已经让龙小山估算出分身实力,完全达到宗师级别,而且不是裘震那种准宗师,是真正的宗师。

  就算让分身不用吞噬神通,直接凭力量和裘震对打,龙小山也有信心击败裘震。

  这可比本体强多了,本体现在还没有宗师实力。

  那天要不是吞天蚕施展神通,是打不过裘震的。

  当然本体的精神力更强大,只是神魂为了炼制身外化身,现在处于虚弱期,无法发挥出真正实力。

  “再祭炼一番,让分身形态更加稳固一些。”

  龙小山继续祭炼分身。

  夜深人静。

  虽然总统套房刚刚经历了一场剧烈的打斗,甚至差点把总统套房都拆了,可不知道是不是隔音的缘故还是白祁施展了手段,并没有惊动到楼下的人。

  罗刹女虽然嘴上说要走,但是最后也还是没走,好在总统套房很大,还是能找到休息的地方。

  于是各自休息去。

  夜深了。

  一个身影偷偷摸摸的爬起来,走到了窗外,注视着花园内缓缓流动的白雾一眼,默默道:“主人,对不起,我要走了,再见,花蝶只能下辈子再伺候你了。”

  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白雾。

  花蝶咬牙,转过头,悄悄的走到了门边,她的手刚刚放在门把上。

  一个有些懒散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我说小花蝶,大半夜的你这是准备去哪儿那?”

  花蝶一惊,急忙快速转过头,发现龙小山居然站在她背后,她紧张的双手抱胸道:“主人,你,你,你怎么出来了。”

  龙小山笑眯眯的,一只手撑在门上,用壁咚的姿势俯视着自家的小女奴,说道:“现在可不是你问我话,而是我在问你,说吧,小花蝶,你偷偷摸摸的想去哪,不会是因为白巫教要来,想抛弃主人吧。”

  “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呢,我才不是那种人,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花蝶急忙道。

  龙小山嘿嘿一笑:“那你到底准备去哪?”

  “我,我要回白巫教。”花蝶犹豫了一下说道。

  “你要回白巫教?”龙小山有些惊讶,不过转瞬间他就明白过来:“你想回白巫教认罪?”

  “对,主人,让我回白巫教吧,只要我回到白巫教,白巫教不会因此而和一个宗师级强者过不去的。”花蝶一脸的果决。

  她知道自己就算回白巫教,也肯定不会好过。

  因为她发蛊誓认龙小山为主的事情已经被白祁知道了。

  就算她现在还是处子,身体还是清白的。

  可是她这种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教义,等待她的将是非常严厉的惩罚。

  但是她不得不这么做,只有她回去白巫教,才能让白巫教放弃追究龙小山,白巫教虽然很强大,却也不会随意去招惹一个宗师级强者,权衡利弊,很可能会对龙小山不了了之。

  啪!

  一个巴掌落在花蝶的屁股上。

  花蝶痛的哎哟一声,她急忙捂住自己的屁股道:“主,主人,你干什么打我?”

  “我不该打你吗?”龙小山别提多生气了:“你居然敢背着我偷偷摸摸回白巫教,难道你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现在可不是什么白巫教的圣女,而是我龙小山的小女奴,你先是背叛了白巫教,现在又想背叛我么?”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