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255.第255章 砸车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05 12:42:26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二百五十五章

  说了几句话后。(看啦又看小说)

  看出周玉山眼中隐隐的焦急之色。

  龙小山也不难为他,毕竟自己是收了报酬的,他淡笑道:“周总,那咱们就开始吧,我给你治疗。”

  周玉山连起身道:“多谢龙大师。”

  龙小山和身旁的白雪痕道:“雪痕,我给周总治病,要一段时间,你可以四处走走,这里风景还是不错的。”

  “那好啊,小山哥哥你忙,我去走走。”

  白雪痕也觉得浑身不自在。

  毕竟周玉山的名头太大了,在这样的大人物面前,即使对方客气,她也觉得拘束着。

  “海叔,你安排人给雪痕小姐带路。”周玉山说道。

  “不用不用,周叔叔,我自己四周看看就好了。”

  白雪痕连忙拒绝道。

  “让她自己玩吧,这里又不大,不会迷路。”龙小山笑道。

  “也好,雪痕小姐自便,有什么事吩咐下人就好了。”周玉山说道。

  “嗯。”白雪痕礼貌的应了声,走出门。

  龙小山站起来,走到周玉山身旁,手放在他脑袋上装模作样检查了一下,暗暗开启天眼,在他的视线里,周玉山脑袋忽然变得透明起来,里面的血管,骨骼,大脑,小脑,脑干等组织全都浮现出来。

  确定了在他的大脑右侧,有几根畸变的血管,有的地方因为病变已经鼓胀起来,好像蚯蚓一样,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情况十分的危险。

  龙小山沉吟了一下。

  抽出手指上的生死针。

  刺入周玉山的脑袋,用长生诀真气治疗起来……

  轰!

  在沉闷的引擎声中,一辆兰博基尼冲上了九龙山。

  “少爷!”门岗的人看到这辆兰博基尼,连忙打开大门。

  不过看到兰博基尼前后的破烂,这些门岗都面面相觑,这位爷又是闹的哪一出。

  兰博基尼很快来到了山顶。

  把车开到会馆门前的停车场,墨镜青年下车,正要叫人把他的兰博基尼拖去修理,忽然他眼睛一眯,看到停车场一角停着的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

  法拉利这种车在哪都是吸引人的焦点。

  墨镜青年走过去,发现法拉利前保险杆上有破损撞击的痕迹,脸上露出狞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一路开过来,正恼火着呢。

  他周小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还是被一个女的打脸了。

  尽管能开得起法拉利的人肯定非富即贵,但是他周小海,还不用怕过谁,四下一看,从一旁花坛一角,捡起一块转头,冲上去对着法拉利一顿猛砸。

  乒乒乓乓!

  法拉利的玻璃碎了一地,车身上也出现了许多凹坑。

  砸车声引来了会馆的保安。

  可是看到砸车的是周小海,这些保安都不敢上前来。

  这位可是周家的大少,周玉山的亲侄子。

  周玉山没儿子,这位在周家的地位可想而知。

  白雪痕正在会馆里走着,欣赏着九龙山的风景,忽然听到法拉利的警报声,她连忙往停车场那边走过去,还没有靠近就看到一个人正在那里猛砸龙小山的那辆法拉利。

  她心中大急,没想到在九龙山这地方,居然有人敢乱砸车。

  而且还没有人制止。

  她连忙跑过去,喊道:“你干什么,为什么砸车,快住手。”

  周小海正在发泄,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白雪痕,他眼睛一亮,这不就是刚才开法拉利的那个女车主吗?

  正想找她算账呢。

  周小海冷笑道:“小妞,我就砸了,怎么着?咬我啊!”

  说完,他很是嚣张的往车头灯砸去,砰!法拉利的车灯应声碎裂。

  “是你!”

  白雪痕也彻底怒了,她已经认出来,这人就是刚才在路上不断挑衅她的兰博基尼车主。

  “你混蛋,你要不要脸,为什么砸我的车。”白雪痕义愤填膺。

  “为什么?小妞,给你脸你不要,刚才在路上我跟你打招呼你居然无视我,还敢撞我的车,你说我要不要让你记住这教训。”看到正主来了,周小海更癫狂兴奋的猛砸车子。

  乒乒乓乓。

  眼看法拉利被砸的千疮百孔。

  白雪痕怒声朝四周围观的那些保安喊道:“你们都看不到吗?这人在砸我的车,你们都不制止!”

  那些保安装作没有看到,一个个仰望苍穹,似乎星空中蕴含着无穷的奥秘。

  白雪痕只是一个外人,而周小海可是周家大少,九龙山主人的侄子。

  别说砸一法拉利,就算烧了它也没人敢去制止,除非他们不想干了。

  “你们!”白雪痕见到这些保安居然不干事。

  心中又怒又急。

  情急之下,自己冲了上去,抓向周小海的胳膊,喊道:“你给我住手。”

  周小海见胳膊被白雪痕抓住。

  狞笑着反手拧住白雪痕的胳膊,一把搂住她,邪笑道:“小妞,你胆子不小啊,今天小爷就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天。”

  说着,他撅起嘴巴,往白雪痕脸上亲去。

  白雪痕见周小海居然光天化日敢轻薄她,吓得一口咬在他胳膊上。

  啊!

  周小海惨叫一声,胳膊上被白雪痕咬出血。

  他愤怒的往地上一推,白雪痕应声跌倒。

  周小海拿起砖头作势要砸白雪痕。

  “啊!”

  白雪痕尖叫一声,抱住脑袋。

  正在会馆内给周玉山治病的龙小山耳朵一动,他刚才似乎听到了雪痕的尖叫,抬眼望外面看去,天眼穿透了层层墙壁,他的脸色陡然厉变,大怒道:“找死。”

  说着,便是一阵风般冲出。

  连周玉山的病也不管了。

  “龙大师,发生什么事了。”周玉山见龙小山忽然暴起,连忙也起身追出去。

  停车场上。

  周小海倒是没把砖头真的砸下去,毕竟他还不是完全没脑子,能开得起法拉利的女人,家里肯定不会简单,报复一下也就罢了,真要砸出人命,他也兜不住。

  不过胳膊上的剧痛,让他怒火攻心,并不打算就此放过白雪痕。

  他狞笑着,猛的从地上抓起白雪痕。

  “你要干什么?”白雪痕拼命挣扎着。

  “贱女人,敢咬我,我要你尝尝裸奔的滋味。”说完,周小海拉着白雪痕的衣服用力一撕,刺啦!白雪痕的上衣被扯破,一大片雪白露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