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五百十五章 帕敢战乱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22 21:32:1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五百十五章

  哒哒哒哒……

  枪声大作。

  刺破帕敢镇的夜空,也让站在一个巷子里的龙小山和宋怡面面相觑。

  本来以为只是哪里进行了小范围的冲突,毕竟缅国内乱,发生枪战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动静越来越大,枪声越来越密集。

  轰隆!

  忽然一团剧烈的火光腾空起来,掀起一个小型的蘑菇云。

  地面剧烈的震动起来。

  龙小山清晰的看到,那炮火亮起的地方是帕敢镇入口的地方。

  “不好,这不是普通的冲突,是开战了!”

  龙小山连忙说道。

  “什。。什么?”宋怡脸色十分的慌乱,她一个出生后就养尊处优的有钱人家小姐,哪里遇到过战争。

  轰轰轰!

  越来越多的炮弹轰进了帕敢镇。

  有一颗就落在离龙小山和宋怡几十米外的一间房子里,将那幢房子炸的四分五裂。

  掀起的热浪扑面而来。

  宋怡吓得差点坐到地上。

  龙小山连忙拉住她,他发现驻扎在帕敢的军队全部动了起来,大量的缅军在路上飞奔,汽车声,枪炮声,人们惊慌大叫的声音交杂在一起。

  龙小山皱着眉头,虽然他没有经历过战乱,但是历经过不少生死的他倒是很冷静,并没有任何的害怕,只是分析着目前的局面,说道:“宋怡姐,现在我们出不去了,往回走。”

  宋怡六神无主,紧紧拉着龙小山的手道:“我,我听你的,小山,你,你说我们会不会死啊。”

  这个霸道总裁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小鸟依人的女人,面对战乱,也无法再保持那种高冷了,一瞬间脑补了很多电视电影里战争的残酷血腥的场面,脸色煞白,变成了一个急需要男人保护的小女人。

  察觉到她的恐惧。

  龙小山轻轻搂了搂宋怡的腰,沉稳的安慰道:“什么死不死的,我保证把你安全的带回去,再说了,帕敢镇是军事重地,防守比缅国的首都估计都严密,外人想要攻进来哪有那么容易,我们先退后一些。”

  “嗯。”宋怡紧紧依偎在龙小山身边。

  虽然平时特讨厌这小混蛋油嘴滑舌,爱占她便宜。

  可是真正遇到事,才发现有他在旁边才有安全感来着。

  心情也没有刚开始那么紧张了。

  龙小山拉着宋怡往帕敢镇内退去,此时,街道上很混乱,除了有军队,还有很多紧张的出来的帕敢镇的当地人。

  大量的炮弹直接轰进了帕敢镇里面。

  有许多人仓皇的逃离出来,和龙小山他们一样往镇里面跑。

  夹杂在人流中,龙小山和宋怡也往里面走着。

  与此同时,在帕敢镇的入口处,缅军和联合军正在激烈的交火,机枪喷吐着火蛇,大量的炮弹互相往对方的阵地轰去。

  枪炮的火光,将黑夜照彻得明亮无比。

  联合军不断的冲击着缅军的阵地,但是帕敢镇是真正的军事重地,这里驻扎的是缅军精锐部队,而且数量很多,又占据着地理上的优势。

  在入口处,建造着许多战壕,碉堡之类的工事。

  再加上帕敢镇的地势本来就有些高。

  缅军只要占据这个地势,从上往下倾泻子弹和炮弹,就能形成一个密集的火力网,在这个火力网下,任何东西都要撕成粉碎。

  联合军的一次次攻击都被阻截了下来,在帕敢镇的入口抛下上百具尸体。

  离帕敢镇几百米的地方,联合军的阵地里。

  联合军的指挥官拿着一把指挥刀在狂吼。

  一次次的进攻失败,让他极为的愤怒。

  “吴登玛将军,让我来吧。”

  身后传来联合军惊恐之声,一条巨大的蟒蛇游走过来,蛇头上坐着一个蛇皮男子。

  在其身边,还有四个人,一个蓝眼巫女,一个骑着黑豹的老者,一个黑袍人,一个老妪。

  看到这几个人,吴登玛将军的脸色浮现一丝敬畏,微微弯腰道。

  “尊者!”

  蛇皮男子哥丹威淡淡道:“不要再浪费兵力,做无谓的牺牲,让我们来打开这个缺口。”

  一股黑烟从远处飘来,在夜色的掩映中,笼罩住了帕敢镇门口的上百具联合军尸体,那些尸体在被黑烟钻入体内时,抖动了几下,居然一个个爬了起来。

  它们的目光木然,毫无神色,身体僵硬无比的朝着缅军的工事中冲去,这些“死而复活”的人让缅军惊恐无比,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是人的天性,眼看着那些死人冲了进来。

  缅军连忙开枪猛烈的扫射起来。

  在子弹的冲击下,这些尸体血肉横飞,但是他们就像毫无知觉的存在,只要不把她们的双腿和脑袋打碎,依然在不断的冲击着缅军的阵地。

  就在缅军和那些死而复生的联合军交战的时候。

  一阵剧烈的嗡嗡声从高空中传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高空中出现了一大团血云,这团血云足有十多个平米从空中俯冲下来,轰的散开。

  等这团血云散开,冲入了缅军阵地中,缅军才发现这血云是无数小拇指大的血蚊组成,这些血蚊十分凶猛,而且口器极少,疯狂的朝着缅军冲去。

  噗!

  一只血蚊落在一个缅军士兵的脖子上,口器深深的刺入士兵的脖子中。

  缅军士兵惨叫一声,很快,他的脖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很快整个脖子就肿得好像在上面长出了另一颗脑袋,剧烈的瘙痒让他不住的抓着自己的脖子。

  红肿的表皮被扯开,流出大量腥臭的脓水,最后他抓烂了自己的整个脖子,连动脉血管也被扯断了,鲜血狂喷,倒在地上抽搐着死去。

  类似的画面不断的在缅军阵地内上演。

  缅军不断的倒下。

  这些血蚊细小,数量又多,枪炮根本对它们毫无威胁,最多只能用喷火器对它们构成一些威胁。

  沙沙,沙沙!

  “蛇,蛇!”

  忽然缅军大叫起来。

  那些活死人和血蚊尚未被消灭,缅军又发现他们的脚下爬满了毒蛇。

  大量的毒蛇好像五彩斑斓的波浪一样沿着地面翻滚而来,来不及逃跑的缅军,很快就被这蛇浪吞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