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555.第555章 差点吓尿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05 12:42:26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第五百五十五章

  “怎,怎么可能!”

  玛蕾看到自己饲养的五毒居然被蓝婠儿随手的收服在手心里,像乖顺宝宝一样,脸色大变。(看啦又看小说)

  她急忙捏了好几个咒诀,试图让五毒重新回到她的掌控,攻击龙小山和蓝婠儿。

  然而无论她施展出什么巫法,甚至连自己的精血都逼出了一口,那五毒都趴在蓝婠儿的手一动不动。

  这时候,便只有一个可能了,那是蓝婠儿的巫法她更强。

  这小姑娘柔柔弱弱的,看起来不到二十岁,居然是个她更强的降头师?

  玛蕾脸色露出了警惕道:“你到底是谁?”

  “玛蕾大师,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动手?”躺在地的吴威完全没有搞清状况的大吼起来。

  玛蕾没理会他,这吴威不过是她雇主的一个儿子,她才不会为了他冒什么生命危险,面对不知深浅的蓝婠儿,她心里已经有些犯怵了。

  蓝婠儿冷笑道:“我是谁?你很想知道吗?”

  玛蕾脸皮抽动了几下,她现在想一走了之又觉得面子下不来,毕竟蓝婠儿只是露出一手,而她还有一些压箱底的手段没使出来,这么被吓跑了实在有点丢脸,以后也没脸混降头师的圈子了。

  而且吴家的小子被打成了太监,吴家那位吴总在仰光还是很有实力的地产商,她要是这么跑了,估计那位吴总也会怨恨她。

  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算她是降头师也不愿意轻易得罪这种极有势力的大富豪。

  所以玛蕾强撑着脸面道:“我师父是五毒尊者来着,指不定咱们认识。”

  玛蕾完全是扯虎皮,五毒尊者这人特好钱财又好色,连自己的弟子都不放过,玛蕾年轻的时候仗着几分姿色,曾经爬过五毒尊者的床,所以弄了个记名弟子的头衔,不过这种所谓的记名弟子,五毒尊者收了不知道多少个,算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像玛蕾这种年老色衰的,早被五毒尊者赶出来自力更生了。

  这师父的名号虚的很。

  不过五毒尊者到底是一个尊者,在整个缅国的降头师圈里都能排进前十的强者,哪怕是一个名号,也足以吓退许多人,毕竟没人敢到五毒尊者面前去验证。

  玛蕾现在拉出五毒尊者来,相信对方听到怎么也会给几分面子,哪怕来头太大,至少她保命问题是不大了。

  “原来你是五毒那老家伙的弟子。”蓝婠儿嗤笑了一声,随手把弄着手里那些毒物,不得不说,这些恐怖的毒物在她洁白如玉的手臂游走的画面充满一种妖异的美感。

  玛蕾一听脸色更便秘了。

  她没想到自己报出五毒尊者名号对方丝毫没有在意,还轻飘飘的喊了声五毒那老家伙。

  她现在怀疑对方在虚张声势,冷冷道:“你居然对我师尊不敬,要是让我师尊知道绝饶不了你。”

  “是吗?不如你让五毒那老家伙亲自来找我算账。”蓝婠儿拿出一块乌黑色的令牌随手扔出去。

  玛蕾接过那块令牌,看了一眼,脸色差点绿了,身体如筛糠一样狂抖,噗通一声跪下来,大叫道:“尊者饶命!”

  她万万没想到。

  眼前这个妖娆的小美人居然是蛇巫教的一位尊者。

  蛇巫教是缅国最强的大教,蛇灵尊者座下拥有灵兽,实力强大无匹,据说连黑豹尊者,血蚊姥姥,鬼尊者等强大的尊者全都被蛇灵尊者收服了。

  现在整个缅国的降头师界,蛇灵尊者绝对是头一号人物,无人敢掠其锋芒。

  眼前这女人居然是蛇巫教的尊者,别说是她,算是五毒尊者在这里都要礼敬有加,不敢放肆,玛蕾差点吓尿了,堂堂一个尊者,居然跑到这鬼地方来。

  还能被她遇,也真是活见鬼了。

  “尊者饶命,尊者饶命!”玛蕾叫的那叫一个凄厉,砰砰砰用力磕着头,几下子额头见了血,她是不敢做样啊,降头师都是一群心狠手辣的人物,别看眼前这个尊者细皮嫩肉,完全是一捏能掐出水来的小美人,但是能爬尊者位置的,哪个不是满手血腥来着,降头术的修炼大多数都是特别阴毒的,动不动要人血,婴儿,鬼魂之类的东西,是她这个区区的小降头师,为了饲养毒物也弄死了好几个人,别说那些降头术修炼的那么高强的尊者。

  指不定手头有几百千条人命,在这种凶狠的人面前,前一秒还阳光明媚,下一秒一个心情不好,能让你去地府报道。

  蓝婠儿现在在她眼里跟那些邪恶的老妖婆没啥区别。

  她能不胆战心惊,诚惶诚恐。

  这下子整个厕所里,所有人都不叫了,便是吴威这个蛋蛋被踢碎的杯具男也停止了叫唤,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幕。

  这什么鬼?

  玛蕾大师是失心疯了吗?

  居然向他两个仇敌磕头。

  下体的剧痛涌来,杯具男脑子一热大吼道:“玛蕾大师,你特么醒醒,你脑子被驴踢了,赶紧起来,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老子要他们死,不,这么杀了他们太便宜他们了,先把这男的蛋蛋给割了,再叫他把这里的马桶都舔干净,然后找一百个大汉把这个女人**米轮到死。”

  杯具男本来是一个二世祖来着,现在下面痛的要命,完全把他神志痛糊涂了,这时候还没搞清楚状况,吓得玛蕾跳起来给了杯具男一脚,然后揪着他脖子,拖死狗一样拖到蓝婠儿面前道:“尊者,这小子居然敢对你无礼,我先割了他舌头,怎么处置尊者你一句话来着。”

  说着玛蕾抽出一把刀来,要把杯具男的舌头给割了。

  杯具男这时候也被吓醒了,似乎明白过来,玛蕾绝对不是来假的,他很清楚这阴沉老女人有多狠了,次仰光一个老板和他爸争一块地起了冲突,是被这老女人用蛊术弄死的,警察去的时候,看不出那个人咋死的,只知道这人肚子鼓鼓跟个孕妇似的,后来一个警察不小心按了一下使者的肚子,肚子立刻炸裂开来,爬出满肚子的虫子,据说把几个警察活生生吓尿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