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六百六十二章 魔女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更新时间:2018-12-22 21:32:15 源网站:2K小说fpzw
  第六百六十二章

  “魔鬼!魔鬼!”

  房以祥吓尿了。

  是真的尿了,一股尿骚气从他的双腿中涌出。

  虽然他是翩翩公子,家世尊贵,见多识广,可是,何曾见过这样妖异而血腥的画面。

  罗刹女那种杀人如割草般的气质,让房以祥真正的恐惧了,他怕死,比一般人还要怕,因为他的命比普通人金贵,他是房家大少,金钱美女唾手可得,他还有很长的人生可以享受,他才不想死。

  所以真的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他所有的气质,涵养都消失殆尽,显得比普通人还要狼狈。

  独耳刘比房以祥就好多了。

  尽管此时他心中也是惊惧交加。

  罗刹女的实力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他还能冷静,见到罗刹女踩着鲜血逼近过来,独耳刘连忙道:“站住,你到底是谁?”

  罗刹女这种身手绝对不是普通人。

  独耳刘想打听下对方的来路。

  不过罗刹女并没有说话,因为她没有和死人说话的兴趣。

  独耳刘被罗刹女的眼神弄得一阵心颤,那是一种看待死人的目光,好像他已经死了一样。

  独耳刘心头邪火涌起,他独耳刘什么场面没见过,真以为身手好就行了,他独耳刘可不是那么好杀的,独耳刘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大吼道:“开枪。”

  砰!

  厂房的不知道那个角落里,响起了枪声。

  子弹飞速射来,罗刹女似乎完全反应不过来。

  独耳刘脸上的喜色刚起,罗刹女忽然抬手,一道寒光闪过,叮!那颗子弹被罗刹女斩成了两段,落到地上。

  独耳刘脸色凝固。

  露出惊骇之色。

  罗刹女居然能白刃劈子弹,这是什么概念,这人恐怕已经不是一般的身手高明了,她是隐门中人?

  独耳刘猛然想到。

  这时候,子弹继续射来。

  罗刹女的身影快速模糊,虽然她能斩开子弹,但是子弹的威力毕竟非同一般,她也很耗费内力,所以展开鬼魅般的身法,避开子弹,同时隔空射出一道寒光。

  噗!

  数十米外一个隐藏在角落的枪手脑袋上插着一支飞镖,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缓缓倒下。

  罗刹女一个起落,到了独耳刘跟前,一刀刺去。

  独耳刘身前爆出一团黑光,挡住了罗刹女的一刀,独耳刘狼狈的翻滚,他看到自己脖子上带着的一个白骨项链已经裂开了一道缝隙,急忙道:“住手,阁下应该是隐门中人吧,其实我也是隐门中人,一切都是误会。”

  罗刹女认出了独耳刘刚才挡住她的黑光是一件巫门法器。

  独耳刘有巫门法器,还真有可能是隐门中人。

  可是她罗刹女杀的隐门中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黄泉宫接的都是隐门中的杀手任务,极少接世俗任务,隐门中人又怎样,照杀不误,罗刹女冷笑一声,鬼魅闪过,挥刀再刺。

  独耳刘的项链再次冒出一团黑光。

  挡住罗刹女一刀,但是这一刀下去,那项链的裂缝更大了,而且黑光变得极度不稳定。

  独耳刘惊骇欲绝,罗刹女居然一点不留情面,这女人出手也太可怕了,两刀下去,就把他好不容易求来的巫门法器都快劈开了。

  念头刚闪过。

  罗刹女的第三刀已经划过来。

  咔嚓!

  独耳刘脖子上的巫门法器应声碎裂。

  罗刹女的刀带着寒光,擦过独耳刘的脑袋,将他仅剩的那只耳朵也削了下来。

  独耳刘惨叫一声,捂住脑袋,惊骇欲绝的叫道:“住手啊,我是白巫教的人,你真要杀了我,白巫教不会放过你的。”

  “白巫教?”

  罗刹女的刀子在独耳刘的脖子前一毫米处停下。

  冰冷的刀芒让独耳刘不敢动弹。

  见罗刹女停下刀子,独耳刘眼睛一亮,他知道应该是自己的话起作用了,他快语道:“是,我是白巫教子弟,你应该是隐门中人,不会不清楚白巫教的厉害吧,它可是我们西南最大的巫门。”

  “你是白巫教的?”罗刹女冷笑一声,转过头道:“花蝶,你过来一下。”

  花蝶快步走了过来。

  刚才罗刹女动手很快,而且是一面倒,所以她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帮忙。

  走到罗刹女旁边,花蝶问道:“罗刹姐姐,什么事?”

  罗刹女用刀尖指了指独耳刘道:“花蝶,这家伙说他是白巫教的人,你来认认看,他是白巫教的人么?”

  花蝶打量了一下独耳刘:“我不认识他,而且加入白巫教都有一道特殊纹身,你怎么没有?”

  花蝶乃是白巫教圣女,对白巫教的规矩太清楚了。

  罗刹女眼中冒出杀气,手中刀尖动了动:“你敢骗我。”

  “不要啊,我真是白巫教的,我师父是白巫教的白祁长老,而且他一会就到了。”

  “白祁?”花蝶脸色一变。

  罗刹女问道:“怎么了,真有这个人?”

  “是,白祁是白巫教的长老。”花蝶盯着独耳刘快语问道:“白祁长老要过来?”

  “是,是,他马上就来了。”独耳刘道。

  花蝶一拉罗刹女道:“罗刹姐姐,我们快走吧。”

  她可不想和白巫教的长老碰面,现在她放弃白巫教圣女头衔隐姓埋名成了龙小山的侍女,要是被白巫教知道这件事,还不炸裂了。

  罗刹女是聪明人,立刻明白了花蝶的意思。

  “好,我们走。”

  话音刚落,罗刹女一刀划在独耳刘的脖子上,独耳刘眼睛顿时瞪大:“你,你怎么敢杀我?”

  他刚才道出白祁的名字就是让罗刹女投鼠忌器,没想到罗刹女知道白祁是他师父后还要杀她。

  干掉独耳刘后,罗刹女目光看向一旁的房以祥。

  房以祥吓得三魂七魄都快没了,他跪地求饶,痛哭流涕道:“别杀我,别杀我,我是房家大少,我可以给你们很多钱,你们杀我没有好处……”

  话还没说完,罗刹女又一刀下去,把房以祥也给杀了。

  黄泉宫的罗刹,从来就是刀下无情,出刀必见血。

  何况,房以祥居然敢打她的注意,把她们骗到这里来,罗刹女自然不会饶他。

  干掉两人后,罗刹女才拉着花蝶快步出了厂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